大爽片它称第二,没人敢当第一

2017-11-10  ljnljnljn...

1979年,詹姆斯·卡梅隆还不叫卡神。


有天,事业处于低谷的他,做了一个梦——


熊熊烈火中,走出一个金属人,皮肤被烧毁,露出狰狞的钢铁面目。



以这个梦为起点,卡梅隆完成了剧本。


1984年电影上映,以650万美元的成本狂揽3600万美元票房,影迷、评论界一片欢呼雀跃。


现在你知道了,这部电影的名字叫《终结者》。


Sir接触这个系列,始于它的第二部。


也是最难以忘怀的一部——


《终结者2:审判日》

Terminator 2: Judgment Day



看完这部片,Sir整个人都是懵的。


就像爆炸过后的短暂失聪,只有嗡嗡作响的声音。


它可能在很多人的观影史中,首次确立了美国大片这一概念。


当年的我们还没见过多少大世面。


美国大片是什么?


就是那种能让你“卧槽!”“卧槽!”停不下来的片。


坦白说,这种感觉久违了。


今天的好莱坞电影特效升级,产业完备,分工精确,仍然在批量生产着标准、合格的快消品。


但你有多久没感受过被电影之神操纵心弦的窒息感了?


《终结者2》过去算一部。


即使今天看来,它也是神一样的存在。


不过时的记录。


1991年上映,电影史上首部投资过亿(美元)的电影。


一场豪赌,赢来全球5亿美元的票房,至今仍是该系列最赚钱的一部。


计划明年开拍《终结者6》,卡梅隆选择紧随《终结者2》的剧情,直接忽视了后面几部续作。


无疑,《终结者2》才是值得“”的那一部。


不过时的脑洞。


一场由人工智能掀起的末日审判。


美国研制的智能导弹防御系统“天网”产生自我意识,将所有人类视为威胁。


它向俄罗斯发射了一枚核弹,引发了核战争,30亿人在当天毙命。


《终结者3》


为了掌握历史的书写权,“未来”向“现在”派出两种机器人,分别要谋杀和保护小男孩约翰·康纳,因为他长大后将成为人类领袖。


人工智能、核战争、时间穿越……今天仍然是科幻片的热门话题。


不过时的特效。


詹姆斯·卡梅隆不烧钱,名字倒过来写。


但他从来都烧得值——


《阿凡达》开启3D大片时代,《泰坦尼克号》用灾难和爱情征服全球,《终结者2》则是让电脑特效,首次逼真得吓坏观众。



成功的特效,从来不是一味摆阔。


它必须有丰富细腻的层次,必须与人的感受真切地相连。


在这方面,卡梅隆是行家。


来考你个问题,核爆炸,如果你是导演的话会怎么拍?通常的画面:一朵巨大的蘑菇云,缓缓升上天空。


而詹姆斯·卡梅隆呢,他首先拍一个游乐场。



对,灾难必须要摧毁美好,才称之为灾难。


接下来,他还原出灾难细致的过程,让你体会到切肤之痛。


首先,光的传播是最快的,在强辐射下人体瞬间被点燃。



接着,冲击波从核爆中心,向外传递。



最后,晚一步到来的冲击波,把已经烤成焦炭的人震得灰飞烟灭。



这才是真实可感的恐惧。


不过要说到本片的惊悚之最,还是要请出你们的童年阴影,T-1000



詹神霸气,不得不服,早在26年前就向流体发起挑战,要知道这至今都是CG制作中的难点。


T-1000属于液态金属机器人,身体可以任意形变,外观化身成接触的人,不管你怎么打他都能自动复原。


他无孔不入,阴魂不散,可以说将追杀的惊悚感发挥到了极致。


为了制作这个噩梦般的反派,T-1000的扮演者罗伯特在实验室接受了激光扫描,所得数据被用于雕刻一个小型半身像。


再通过软件把数据还原成 3D 模型。



这是电影制作中,第一次用数字合成技术完成所有工作。


在这之后,卡神在特效领域并没有玩得尽兴。


他带着他的技术团队,成立了自己的特技制作公司“数字领域”,与当时一家独大的“工业光魔”分庭抗礼。


左为数字领域;右为工业光魔。


作为全球最大的数码制片厂之一,“数字领域”以其创新性和艺术性蜚声国际,曾以《泰坦尼克号》和《美梦成真》两获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奖和奥斯卡技术成就奖。


当然,Sir这么夸T-1000,不是不给T-800面子。


不同在于,前者成就了视觉效果,而后者成就了阿诺·施瓦辛格的不朽形象。


深夜,一个健硕的裸男从天而降。


他径直走入酒吧,不顾旁人的眼光,开口第一句话:“给我你的……”


等他走出酒吧,皮衣、墨镜、摩托、霰弹枪,形象从此确立。



这个开场简直爆炸啊。


上一部,他还是“天网”派出的机器杀手。


这一部,他站到了人类一边。


只不过,比T-1000机型更老一点……


正是这种处于下风的劣势地位,让全片保持了紧张的悬念——


一个旧机器人,两个人类,怎么对抗打不死的T-1000?


先不说打斗场面。


就连台词也写得精彩纷呈——


T-800:狗叫什么名字? 约翰:麦克斯

T-800:嘿,珍妮,沃菲怎么了?

养母:沃菲没事,它很好。



然后T-800对约翰说:你养父母死了


我们才知道,电话那头是T-1000。


T-800模仿约翰的声音,T-1000模仿养母的声音,寥寥几句,却刀光剑影,话里藏锋。


T-800和T-1000不仅是两种材质的较量,也是两个程序的较量。


不同在于,T-800的芯片除了“只读”状态,还有学习模式。


一开始,没痛觉、没表情,因为对执行任务,没用。



但在逃亡的路上,我们看着这钢铁之躯,渐渐地焕发出“人性”。



救出母亲后,约翰的眼睛流出液体,T-800第一时间表示关心,询问是不是受伤了——


你的眼睛怎么啦?



这个问题约翰没有直接回答。


任务结束,T-800必须自我终结。他发现,一路下来,他学会了——


我现在知道你们为什么会哭了



他擦干小约翰的泪水,转过头,与莎拉握手致意。


象征着他的任务已经终结,保护约翰的责任,重新交到了莎拉的手中。


影片的最后,T-800竖起拇指,缓缓沉入铁水中。


皮衣,哈雷,一把长枪,一句“I’ll be back(我会归来)



这一句好莱坞的经典台词,已经回荡了二十余年。


时至今日,Sir听到这句话依然振奋不已。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