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圣诞节当天一家四口遇害身亡,35年后女子报警称有人酒后坦白作案

 昵称30671027 2017-11-11

编译:馒头老妖

我们都知道,对于欧洲和米国而言,圣诞节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节日,其影响力差不多快赶上我们的春节了。特别是在物资匮乏的年代,圣诞节也是小孩们最期盼的日子——五光十色的圣诞树,圣诞老公公送来的礼物,以及一家人围坐在壁炉边上唱圣歌,都是很多人终身难忘的美好回忆。

然而,并不是每个人的圣诞节都很平安,比如我们今天要讲的这个案子,就是一个案情并不复杂,但让人颇为唏嘘的例子。

悬案提示

◇本案至今仍未破获◇

本案,于1959年12月19日,发生在米国佛州的奥斯普里(Osprey,FL)。

当天清晨,大概五点半左右,农场主唐·麦克劳德(Don McLeod )驱车来到了另一处农庄。这儿住着他的好友漫步者(Walker)一家。两人之前就约好,今天进山去打野猪的。

然而,和往常不一样的是,峭壁·漫步者(Cliff Walker)先生似乎还没起床,没有在门口刷马、收拾干草,房门也紧闭着。麦克劳德先生有些奇怪,对于勤勉的佛州农夫而言,日上三竿还不起床,简直是一种犯罪。再说了,峭壁先生素来信守诺言,怎么可能忘了和他的约定呢?

他走到门前,咚咚咚的捶着门板,“起床咯!几点了!”

门里一片死寂。

他有些疑惑,会不会是这家人昨晚收到消息,去城里看老漫步者先生了呢?好像听说老先生病了,这倒是说得通的……

提示

◎本案受害者中有未成年人◎

然而,他绕到房子背后一看,漫步者家的两辆车都好好的停在那儿,显然不会是徒步进城的吧?麦克劳德先生觉得事情有点不妙,会不会是这家人煤气中毒了?

想到这里,跑到后门那儿,用折叠刀撬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在门厅里,他看到了一颗刚砍下来的小树,估计是打算拿来做圣诞树的吧,旁边还摆着几个漂亮的礼物盒,应该是装的圣诞礼物。

他随后走进卧室,碰到了一个人体,低头一看,我去,这不是女主人的脚嘛?再低头一看,女主人身上浑身是血,显然是出人命了!

麦克劳德先生吓得赶紧退出屋去,赶紧想去报警——然而,1959年还么有手机呢,而最近的公用电话,都还在几公里之外。麦克劳德先生准备开车去报警,但想到自己刚刚把马拴在车厢里,车子也开不快,就打算开漫步者的那辆越野车去吧!

越野车里,车窗玻璃是摇下来的,车后座扔着一杆.22步枪,那支枪他认识,是漫步者先生的;后车斗里还有一些干草,似乎是从谷仓里拿出来,准备喂牛的。

换句话说,漫步者先生似乎是一天的劳作之后回到家里,然后就出事了。

麦克劳德开着车一路狂飙,终于找到一个公共电话亭,但口袋一摸,没硬币,打不了……他只好又朝前开了一段,遇到一个小酒馆,好心的酒馆老板娘给了他一个硬币,这才拨通了报警电话。

“XX农场,死了人了,快来啊!”他冲着接线员大声喊道。

“呃,XX农场啊……你打电话给县治安官吧,那个地段,不归我们管。”对方回答到。

麦克劳德气得七窍生烟,冲着电话吼道:“老子没钱了,打不了电话!死了人了!”

很快,县警长罗斯·波义耳(Ross Boyer )就赶到了案发地点。推门一看,果然是女主人的尸体,但仔细一看,我去,是两具尸体!不对,再仔细一看,两个大人身边还有个小男孩的尸体呢!

三具遗体都显然死于头部枪伤,血流得到处都是。

然而,事情还没算完。等他忍着恶心走到洗手间,又看到了更恐怖的一幕:一名小女孩脸朝下趴在浴缸里,而浴缸里的水,已经被染成了红色……

随后,警方确认,这一家四口都不幸罹难。他们分别是:男主人峭壁·漫步者(Cliff Walker),殁年25岁;女主人克莉丝汀·漫步者(Christine Walker),殁年24岁;儿子杰米(Jimmie),殁年3岁;女儿黛比(Debbie),殁年仅仅1岁……

漫步者一家生前照片

法医检验证明,4名死者均死于枪击。其中,峭壁先生前额和右眼各中一枪,杰米头部中了3枪;克莉丝汀有被殴打留下的伤痕,同时生前曾遭到了性侵,然后头部中了两枪。

而最令人发指的,是小女儿黛比的遭遇:凶手对着她的头部开了一枪,几乎把她的颅骨击碎;但不知道为啥,凶手又在浴缸里放好水,特意把她脸朝下扔进了水里,似乎要来个双保险,或者是为了。

通过现场勘察,警方发现了一些证据和线索:一只沾满鲜血的牛仔靴,但可以确定不是漫步者家的;一条从Kool香烟的外包装撕下的玻璃纸;一枚在浴室龙头上找到的掌纹印,经过比对,不是漫步者一家留下的,那就很可能是凶手留下的了。

此外,在女主人的一只高跟鞋的鞋跟上,留下了一些血迹,从位置上看,更像是女主人曾经以它作为武器,狠狠的戳在凶手的身上。

从现场留下的血迹和屋外的车辆停放情况来看,警方推测,凶手应该是和平进门的,而且很可能是单独开着一辆车,和女主人克莉丝汀一起从外头来到这里:女主人的车并没有停在平时的位置上,而是空了一个位置,似乎是某人曾经把车停在那里过。

随后,这个凶手突然抓住了女主人的头发,意图不轨;女主人拼命挣扎,很可能还试图逃跑。凶手随后开枪,残忍的将她杀害,再把尸体拖回卧室,还顺手扯下了枕头擦干净自己靴子上的血迹。然而,凶手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静静的呆在屋里。

等峭壁先生带着两个娃进门,还没反应过来就遭到了突然袭击,惨遭杀害。随后,两个孩子也先后遇害。

凶手除了掠走4条人命之外,还从漫步者家里偷走了一些现金,这倒并不奇怪;奇怪之处在于,凶手还偷了别的东西:两人的结婚证书,克莉丝汀穿过的鼓手制服,峭壁先生的瑞士军刀。前两样东西,让人不由得产生了一种联想:这个案子,不会是桃色事件演化成的悲剧吧?

实际上,克莉丝汀·漫步者女士的确青春靓丽,即便是在婚后,身边也不乏献殷勤者。从这个角度说,凶手因爱生恨,追求不成而突然行凶,倒也是说得通的。

克莉丝汀·漫步者生前照片

此案,在当时引发了相当大的轰动,主要是凶手的行为太过残忍,实在令人发指。可以想见,警方的破案压力那也是相当的大。

漫步者一家的葬礼场面

警方怀疑的第一个对象,实际上就是报案者麦克劳德。他很爽快的接受了测谎器测试,结果证明他并非凶手。

后来,有个连环杀手艾米特·斯彭赛(Emmett Spencer)在入狱之后,供认说这个案子是自己做的,曾经让警方一度相当激动;但仔细一问现场细节,没有一条是对得上的,反而是和当时很时髦的一本犯罪小说《冷血》(Cold Blood)里的描述一致,遂被警方排除。

此外,警方还怀疑过两名连环杀手理查德·希柯克(Richard Hickock)和佩里·史密斯(Perry Smith),但两人至死都拒绝承认此案。考虑到两人都背着好几条命案,当时已经被判死刑,如果真是他们做的,认和不认都没啥区别了,所以坊间也普遍认为,此案的确并不是两人所为。

佩里·史密斯和理查德·希柯克

实际上,警方当时还曾经怀疑过另一个人:阿尔伯特·漫步者(Elbert Walker),峭壁先生的表弟。有群众告诉警方,据说阿尔伯特和嫂子克莉丝汀有一腿,而且案发后表现奇怪,葬礼当天还因为伤心而昏倒过两次,非常可疑。

对此,阿尔伯特予以断然否认,说这纯属污蔑。警方手里也没有石锤证据可以指证他,无奈之下只好又安排了测谎。在3次检测中,结论都是“因为受试人太过紧张,得出的结果无法判断”;但在其中一个问题上,主持测试的人确认,阿尔伯特是撒了谎,这个问题就是:

“对于本案,你是否向警方隐瞒了任何相关信息?”

当然,即便检测结果可信,这个问题也说明不了啥:万一阿尔伯特隐瞒的信息,只不过是“和嫂子有暧昧关系”,但真的对案子完全不知情,测出来的结果也是这样的嘛。因此,警方始终没有对他采取强制措施。

对了,随着法证技术的发展,2004年,当地警方宣布,在克莉丝汀尸体上穿着的内裤上,发现了嫌疑人的精斑,并从中成功提取到了DNA信息。

2012年,法庭批准对希柯克和史密斯开棺验尸,提取DNA样本进行比对。遗憾的是,比对结果显示,两人和本案确实是毫无瓜葛。(也有人认为,这是因为那个精斑存放的时间太久,出现了腐化的情形,才导致比对失败,但这种说法本妖并不赞同,才四十多年而已,不至于会比对不出来的。)

该案最后一个水花,出现在1994年8月,当地警方接到一个电话,一名成年女子声称,自己可能知道漫步者一家被害案的凶手了:她在匹兹堡开酒吧,然后遇到一名顾客,喝醉之后心情沉重的告诉她,自己年轻时曾在佛州的奥斯普里枪杀过几个人。

她随后又跟此人聊了几句,对方提到了“漫步者”这个词,让她顿时想到了本案,就打了这个电话。

她还告诉警方,这个人大概六十来岁,但并没有说出此人的姓名。

随后,她突然说,我要挂了,下次再打给你——然后就和其他说这句话的人一样,她再也没有给警方打过电话,这条线索也就无从查考了。即便她说的是事实,也完全可能是酒客喝醉之后胡说八道,并不能作为证据使用。

因此,时至今日,“漫步者一家被害案”,依然是毫无头绪的悬案。谁也不知道,在漫步者一家人兴高采烈的期待圣诞节到来的时候,究竟是谁下了如此残忍的毒手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