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夫义举,富贵加身

2017-11-12  定之方中

河西村有个后生叫刘义,十多岁上没了爹娘,是个孤儿,刘义生得五大三粗,魁梧有力,靠给人杀猪为生,主家常会送他些猪肠、猪腰等下水,因此刘义虽挣得是小钱,吃喝却也不差,只是孤身一人,回到家里冷锅冷灶,没有人嘘寒问暖,总觉得孤单凄凉。


这天,刘义给人杀完猪,拎着一大截猪肠子往家走,半路上突然下起雨来,雷鸣电闪,大雨瓢泼,举步难行,刘义看看四周一片旷野,远处只有一处破窑,便急忙朝破窑奔去,刘义跑进破窑,身上已经被雨浇透,便站在窑口,脱下身上的衣褂柠水,却听到身后有人叫了一声:壮士。


刘义吃了一惊,转身一看,只见破窑深处走出一个妇人来,四十多岁的年纪,衣衫破旧,容貌却很端庄。见刘义转身,那妇人又说道:看这大雨,一时也停不下来,壮士若不嫌弃,请到里面坐下歇息,雨停了再走。


刘义谢过妇人,便随她朝里走,进到窑中,却见里面有些锅碗家事,地上铺着稻草褥子,有一个七、八岁左右的男孩子也在窑洞里,原来这破窑子里居然住着人家,虽然破败简陋,收拾得却很干净。妇人让小男孩给刘义拿了个木凳子,让刘义坐下休息。


刘义好奇,便问这妇人是姓氏,因何住在这破窑子里?妇人说道,她叫王氏,儿子叫王强,因家中遭遇变故,和儿子逃难到此,因无安身之所,只好居住在这破窑里,靠给人洗衣、缝补衣服维持生计,有时实在没有吃的,只得上街乞讨。



刘义不到二十岁,虽生得粗壮,心底却很善良,看看这破窑四处透风,一对孤儿寡母住在这荒郊野外实在可怜,想想自己也是孤身一人,无依无靠,不由得心中一酸。看看天色已晚,雨还不停歇,便将猪肠子递给妇人让她烧煮了,妇人再三推辞,刘义执意要送,看看小男孩眼馋的目光,妇人不再推让,再三谢过,便将猪肠子烧了菜,又熬了稀粥,就着玉米窝头,请刘义一起吃,刘义也已饿了,便不客气,饭菜虽然简单,妇人做的却很可口,三个人放下拘束,有说有笑,吃得津津有味,父母去世后,刘义第一次有种家的感觉,心中竟有些温暖。


吃过饭,雨也停了,刘义告别母子二人,往家走,路上想起来此次经历,心中竟有些留恋。自此,刘义路过破窑常进去坐坐,也常带猪下水送与母子,日子久了,相处的有如家人。


这天,刘义来到破窑,刚走近,便听到里面有呼喊打闹声,刘义急忙跑进出一看,竟是两个泼皮流氓要非礼妇人,小男孩被其中一人打倒在地,另一个人撕扯着妇人的衣服,妇人正挣扎着与他搏斗。刘义大怒,提了杀猪刀要砍二人,两个泼皮见刘义壮实,又拿着大刀,吓得急忙跪地求饶,赌咒发誓再也不敢了,刘义将他们一顿好打,赶出了破窑。


妇人和儿子受此惊吓,哭泣不止,刘义心疼,想着自己不能常在身边,这荒郊野外没有人家,母子二人难免再遭侵害,便决定带二人回自己家里居住,还要认妇人为义母,男孩为兄弟,言说自己孤身一人,非常想要有个母亲关爱,若赵氏能做自己的母亲,三个人在一起生活,自己便又有了家,希望赵氏能够答应,赵氏知道刘义是个仁义善良之人,自己和儿子也有了安身之处,自然求之不得。自此,赵氏和儿子有了家,刘义又有了母亲和兄弟,一家人的生活虽然贫寒,却非常和睦开心。



这样过了两年,一日,刘义从外面回来,告诉赵氏他在镇上看到有官府的榜文,上面的画像与他们母子非常相像,只是他不识字,找人打听才知道,是京城里的赵王爷冤案得到平反昭雪,寻找他离散多年的夫人赵氏和儿子赵康。


赵氏一听,大放悲声,原来榜文上的赵氏和赵康正是她们母子。当年,赵王爷被奸臣陷害,关进大牢,家产具被查封,家人或被发配,或离散逃难,因赵王爷膝下只有独子赵康,奸臣便想斩草除根,找人暗杀她们母子,赵氏得信,隐姓埋名,连夜逃难出来,也不敢投奔亲戚,怕暴露身份,只好流落到此,在这破窑子里安身。如今王爷冤案昭雪,一家人终于可以团聚了,她们母子的苦日子终于熬到头了。


刘义一听,替她们母子高兴,忙再去找人打听,又问了官府的人,确信赵王爷平反昭雪了,这才揭了榜文,陪着赵氏母子回到了王爷府,一家人经此磨难,大难未死,具是抱头痛哭,悲喜交集,好在奸臣已除,大仇已报,赵王爷恢复爵位,儿子赵康封为郡王。


刘义见赵氏一家团聚,便要告辞,赵氏禀明王爷,赵王爷感恩刘义对夫人和儿子的恩义和照顾,奏明皇上,加封刘义为异姓郡王,刘义便在京城里住了下来,一生荣华富贵。


都道是刘义运气好,认了个王爷夫人做义母,才有了这做郡王的好命,试问街头的乞丐有几人能这样出手相助,这才是善有善报,万事皆是因果。



编辑微信:青青子(qingqingzi513)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