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祺:最不“正经”的人,最深情

2017-11-13  西湖谐人

若有诗词藏于心,岁月从不败美人

后台回复“日历”“图书”可获取诗词日历和免费图书

今日优课,点击收听→学校欠孩子的诗词课




人,是美的,是诗意的。你很辛苦,很累了,那么坐下来歇一会儿,喝一杯不凉不烫的清茶。不纠结、少俗虑,随遇而安,以一颗初心,安静地慢煮生活。


——汪曾祺《慢煮生活》


慢熬风花,细炖雪月,不过一碗人间

1、一个人口味最好杂一点,耳音要好一些,能多听懂几种方言。口味单调一点,耳音差一点,也不要紧,最要紧的是对生活的兴趣要广一点。——汪曾祺《五味》


2、我对异乡人称道高邮鸭蛋,是不大高兴的,好像我们那穷地方就出鸭蛋似的!不过高邮的咸鸭蛋,确实是好,我走的地方不少,所食鸭蛋多矣,但和我家乡的完全不能相比!曾经沧海难为水,他乡咸鸭蛋,我实在瞧不上。”——《端午的鸭蛋》



3、许多东西吃不惯,吃吃,就吃出味儿来了——《岁朝清供》


4、我不爱逛商店,爱逛菜市。看看那些碧绿生青、新鲜水灵的瓜菜,令人感到生之喜悦。做菜的人一般吃菜很少。我的菜端上来之后,我只是每样尝两筷,然后就坐着抽烟、喝茶、喝酒。从这点说起来,愿意做菜给别人吃的人是比较不自私的。——《五味》



5、江青一辈子只说过一句正确的话:“小萝卜去皮,真是煞风景!” 长沙火宫殿的臭豆腐因为一个大人物年轻时常爱吃而出名。


这位大人物后来还去吃过,说了一句话:“火宫殿的臭豆腐还是好吃。”后来火宫殿的影壁上就出现了两行大字:最高指示——火宫殿的臭豆腐还是好吃。——《五味》



一花一叶,一草一木总关情


1、栀子花粗粗大大,又香得掸都掸不开,于是为文雅人不取,以为品格不高。栀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人间草木》


2、我在这些腊梅珠子花当中嵌了几粒天竹果,我到现在还很得意:那是真很好看。我把这些腊梅珠花送给我的祖母,送给大伯母,送给我的继母。


她们梳了头,就插戴起来。然后,互相拜年。我应该当一个工艺美术师的,写什么屁小说!——《人间草木》



3、他什么都画。人物、花卉、翎毛、草虫都画。只是不画山水。他不只是临摹,有时也“创作”。有一次他画了一个斗方,画一棵芭蕉,一只五彩大公鸡,挂在他的画室里(他的画室是敞开的)。这张画只能自己画着玩玩,买是不会有人买的,谁家会在家里挂一张“鸡芭图”?



4、赏花赏到气息,氛围,情怀。隔江看花,隔窗听雨,隔着人世中一层一层占有的标签,轻启那古旧又明润的光。 


如同,浴一回月光,落两肩花瓣,踏一回轻雪,活着,走着,看着,欣喜着,却没有患得患失的心情。——《人间草木》


5、为什么西方人把这种花叫做 forget- me -not呢?是不是思念是蓝色的。昆明人不管它什么勿忘我,什么 forget- me -not,叫它“狗屎花”!——《岁朝清供》



全世界都是凉的,只我这里一点是热的!


1、那一年,花开得不是最好,可是还好,我遇到你;那一年,花开得好极了,好像专是为了你;那一年,花开得很迟,还好,有你。——《人间草木》


2、都到岁数了,心里不是没有。只是像一片薄薄的云,飘过来,飘过去,下不成雨。——《受戒》


3、  我事写作,原因无它:从小到大,数学不佳。


考入大学,成天泡茶。读中文系、看书很杂。

偶写诗文,幸蒙刊发。百无一用,乃成作家。

弄笔半纪,今已华发。成就甚少,无可矜夸。

有何思想、实近儒家。人道其理,抒情其华。

有何风格?兼容并纳。不今不古,文俗则雅。

与人无争,性情通达。如此而已,实在无啥。

——《我为什么写作》



4、我后来到过很多地方,走进过很多水果店,都没有这家水果店的浓厚的果香。这家水果店的香味使我常常想起,永远不忘。那年我正在恋爱,初恋。


5、我散步后坐在爱荷华河边的长椅上抽烟,休息,遐想,构思。离我不远的长椅上有一个男生一个女生抱着亲吻。


他们吻得很长,我都抽了三根烟了,他们还没有完。但是吻得并不热烈,抱得不是很紧,而且女生一边长长地吻着,一边垂着两只脚,前后摇摇,这叫什么接吻?这样的吻简直像是做游戏。这样完全没有色情、放荡意味的接吻,我还从未见过。



慌乱的世界,不慌乱的生活!

1、隆冬风厉,百卉凋残,晴窗坐对,眼目增明,是岁朝乐事。——《岁朝清供》


2、山家除夕无他事,插了梅花便过年。——《岁朝清供》


3、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的世界很平常。——《一辈古人》


4、人生如梦,我投入的确是真情。世界先爱了我,我不能不爱它。


5、我舍不得你,但是我得走。我们,和你们人不一样,不能凑合。——《大淖记事》


题字:煮面条等水开作此


1997年5月16日,“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汪曾祺永远离开了我们。


作别前,他想喝口茶水,便和医生“撒娇”:皇恩浩荡,赏我一口喝吧。


医生点头,他便唤来小女儿,“给我来一杯,碧绿!透亮!的龙井!” 只可惜,龙井还未端来,他却微笑着离去。


【版权声明】本文来源于“寻匠之美”。有任何问题请加诗词世界小编微信号wh-pos001,小编等你做朋友。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