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大的好事,为啥成了天大的笑话?

2017-11-13  写字达标

从饥寒困厄的乞丐到君临天下的帝王,明太祖朱元璋的逆袭之路流弊程度无人能及。他也是一个自律严谨、勤政爱民的好皇帝,特别是办起贪腐毫不手软。但为什么朱元璋的子孙最终被活不下去造反的农民逼得自挂了?呵呵……因为那阵子贪官实在太多!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呀!




元末,天下大乱,群雄并起。


出场只有一块破瓷碗、连一根像样点儿打狗棍都欠缺的小乞丐朱重八,给地主放过牛,在皇觉寺当过和尚。直到25岁投奔红巾军,开始了他一发不可收拾的开挂人生。


要说元朝皇帝对汉人那是真心不好,连个正经名字都不让起,只能用数字替代。排行第八的朱重八,家里兄弟除了大娃和他这个幺娃,从二娃到七娃,扑街的扑街,失散的失散。


(全部扑街……)


朱重八升级打怪能力强,得到大头领郭子兴的赏识,把养女嫁给他。他也帮自己取了个像样名字朱元璋。


人缘好、朋友多的朱元璋,又在队伍里认了二三十个义子。在大家帮助下,爬上大头领的位子。


很快,鞑子被大伙儿合力赶跑了。随着队伍发展壮大,朱元璋开始逐鹿中原的谋篇布局。


通过败陈友谅、灭张士诚、歼方国珍三大战役,荡平劲敌,开国立朝,当上了皇帝!

定鼎之后,朱元璋和百官讨论,认为元朝之所以灭亡,主要是因为贪官污吏太多,荼毒百姓过剧造成的。


打小卑贱、感觉自己深受其害的朱元璋,对贪腐那是肯定咬牙切齿的。


那事情就简单了!打击贪官嘛!说干就干!



朱元璋奉行的,是重典治国,特别是在对付贪官这件事上


实施的形式,首先是定罪从严。只要涉及贪贿一律革职查办,绝无宽恕。就特么连收一件衣服、一双袜子、一条头巾、几本书这样鸡毛蒜皮的,也不放过!



其次是刑罚从重,动辄处死。很多奇奇怪怪的肉刑,因为太残忍被前朝弃用,都被朱元璋给捡回来了。不但如此,他还自创武功。比如把贪污数额折算达到3万块钱的,活生生剥下皮再往人皮里填进石灰和稻草,放在衙门公堂上,和续任的日日作伴,相看两不厌。


(脑洞呐!)


再来是深挖到底,不惜大肆株连,甚至一单案子能弄成万人斩。鬼知道朱元璋对贪官的恨到底有多深,反正他是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就连自己的近亲和功臣、重臣,都不能幸免!有五六个省的全体官员,好些年下来年居然没有一个能做到任期满的!


这么耸人听闻的清洗之下,看到贪腐之风大大收敛,百姓高兴坏了


但让百姓更高兴的事,还在后头哩!


造反出身的朱元璋,给了百姓对贪官造反的权利,可以闯入官府拿下有劣迹的官员并扭送京城。沿途有胆敢阻挡的,则诛灭全家!不止如此,还允许百姓越级上F,可以直接到京师告发贪官。皇帝专门为此设了“登闻鼓”,接到鸣冤,亲自接待!


呵呵……从来都是被官府想怎么虐就怎么虐的百姓,这下子分分钟出大招五杀没毛病了……


不过,讲真!狂热了一阵子,百姓毕竟还是有各种不可描述的顾虑啊!所以慢慢也就没那么积极响应了。后来,某地官员东窗事发,皇帝怪罪市民没及时举报,责罚全城不分男女老幼全部去干了半个月苦力。


(这届群众不行)


朱元璋还将自己主持修订的《大诰》和《醒贪简要录》颁行天下,大量印刷,几乎人手一本。


特别是《大诰》一书,是他亲自审讯和判决的一些贪污案例成果的记录。不止钦定为国子监教材和科举考试内容,更让人节选抄录到处张贴、广泛宣传,要让官员学习后自律,让百姓学习后对付贪官。


由于当时距战乱结束不久,百姓的物质条件还不咋滴。所以除了认真学习,有时就会把《大诰》当作很有价值的礼物互相赠送。



朱元璋是不吃“法不责众”这一套的,只要是该杀的一个都不留。往往一轮大案要案过后,甚至连朝中各重要部门都只剩下几个端茶送水的杂役,新上任的话事人只能事事自己动手,那叫一个苦逼!官不聊生啊


明朝公务员的工资,绝碧是历朝历代最低的!一个正五品,那是挺流弊的干部啊,一个月的工资折算一下不会超过3000块钱


(真尼玛“两袖清风”)


那个时候,一个大男人是要挣钱养全家老小的。再说官老爷府上如果没有几个家丁下人什么的,还有毛线的面子?衙门里的师爷杂役什么的,也是等着官老爷发工资过日子啊!


这特么还没算上不可或缺的上下打点用的公关费啊!


3000 块钱……呵呵!不贪的话,你让他去吃土都不够啊


朱元璋当皇帝的31年里,先后发起6次对贪官的大规模清洗,杀了超过15万人。平均起来,7×24H全年无休,每过去一个时辰就有一个官员必须死在任上。


仅肃贪一项,杀人之多,用刑之酷,绝对是空前的!


这些苦逼的公务员,简直是脑袋别在腰带上过日子,比朱元璋当年出生入死打天下还危险!特别是天子脚下的京官,每天清早入朝前得拉着太太的手交代后事、含泪诀别。如果下班了还能回到家里那可是得烧香拜佛放鞭炮,举家庆祝又平安活过了一天。



打算杀尽天下贪官、轰轰烈烈反贪的朱元璋,到最后只能叹息着说:“早上刚办了一个,晚上又有人犯了……好吧晚上办了,明天早上又来了……这特么尸体都还没搬走呐,马上又有犯了事的等在后面要被砍脑壳……握草!用的招越狠,犯事的越多啊!劳资苦苦相劝口水都干了,这些不懂觉悟的二货,怎么滴就是听不进去呢!”


这算是变相承认了,皇帝即使和朝阳群众联手杀贪官,那也是杀之不尽的啊!


但这其实就是皇帝的不是了。他怎么就不想想:帮皇帝打工,混个一官半职,不就是为了赚点钱吗?


这世上,敢公然声称自己不喜欢钱又不会被当作装逼过度的,可能也只有杰克马吧。


(装x界两大天王之间的世纪对决啊!)


再说了,有时候贪钱不但不是不懂觉悟,反而是真正的觉悟啊!


说是有那么一个清官,了解到有件大案存在冤情,就交代下属说:“这个案子已经拖很久了,现在给你们10天审理妥当。”


次日他发现办公桌上多了一张支票和一张纸条,写着“三万贯钱望笑纳,只请你不要过问这个案子。”


清官大发雷霆,要求下属5天就把这个案子给办完!


谁知次日又见到支票和纸条,写着“五万贯钱望笑纳……”


清官简直要气疯了,命令下属2天内必须了结这个案子!


可是,次日仍见到支票和纸条,写着“十万贯钱望笑纳……”


清官立刻下令停止调查,从此再不过问!


这回下属反而懵逼了,问说是咋滴啦?这可不是大人您的风格呀!


清官面如死灰,浑身止不住地发抖。他抹了一把冷汗,说:“已经送钱送到十万贯……这是通神的主啊!有啥事办不到?我特么再不收下来,吃饭家伙就要保不住啦……”


是啊!清官未必愿意贪污。但他很清楚,下一次这笔钱可能就是加码送到他上司的办公桌上,或者哪位刺龙绣虎挂大粗链子的角头老大那儿去了啊!到那时节……完全没法往下想啊!


收下这笔钱乖乖闭嘴,或许有一天被皇帝发现会死得很难看,但至少还有侥幸可以期待。


而当务之急,是先保住身家性命更要紧啊



朱元璋反贪,让百姓扬眉吐气。这简直大快人心!谁能说不是天大的好事?


可杀了辣么多贪官,最后大明反而成了贪腐最严重的一个朝代。就连朱家子孙,最后竟被造反的百姓给逼死了。这简直荒唐透顶!谁能说不是天大的笑话?


不过,要真说起来,其实原因并不复杂。


(连朕的职业都没体现!差评!)


朱元璋是皇帝,拥有绝对的权力。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化。他本身是源头啊!


没错!朱元璋厉行节约,勤政爱民。可是他能做到,不代表他的接班人也能做到呀。


你说他当年提着脑袋干事业,不就是为了能翻身做主人吗?翻身做主人了,能让一家人再过苦逼的日子吗?


骄奢淫逸习惯了,皇子皇孙们还能保证每个都像他这样吗?


朱元璋想让百姓监督官员,但这种自下而上的监督,用神马来保证百姓的真正安全?万一胡汉三又回来了,秋后算账还不是妥妥滴。所以,一阵风过去,大家还是得老老实实过日子。不管怎么说,河蟹涉会最重要!


为了更加有效打击贪官和排除异己,朱元璋搞了个直接对自己负责的情报机关锦衣卫,可以便宜行事,甚至逮捕和处置皇亲国戚。但是这样一来,等于给锦衣卫的贪腐、罗织、党同伐异大开方便之门。弄到最后,这尼玛还得分出精力来办他们……


弄死了一批又一批贪官,皇帝还是需要官员干活啊!


因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贪官被办的进度实在太快。替补的、续任的远远跟不上被揪出来的……于是不得不搞出了“戴死罪、徒流罪办事”的名堂。


那就是被判了死刑或流放但还没有马上执行的的贪官,需要继续留任办公,等到公务办完或者完成交接后再杀、再流放。呵呵……看看这衙门里,现在是啥情况?那是堂上犯人在审堂下犯人啊!


这特么是肃贪?肃个毛线嘛!丫就是吃饱了撑的吧!



其实早于朱元璋几百年前,苏绰就告诉过北魏丞相宇文泰控制官员的道理。


咔巴斯基虽然语文经常不及格,勉强试着翻译原文。原谅咔巴斯基一生不羁放纵怕翻车……撸友们看着累点也请多担待哈……故事大概是这样的:


打算当皇帝的宇文泰,向苏绰请教权谋之道。


苏绰曰:“然无利则臣不忠,官多财寡,奈何?予其权,以权谋利,官必喜。”


咔译:“当官的如果没好处谁肯为你效劳?如果没打算给他们钱,那就给他权,叫他用手中的权去换好处嘛。


宇文泰说:“哦……让他们去贪!可是,我的好处在哪儿呢?”


苏绰曰:“官之利,乃君权所授,权之所在,利之所在也,是以官必忠。天下汹汹,觊觎皇位者不知凡几,臣工佐命而治,江山万世可期。”


咔译:“当官的能得到好处是因为你给的权。为了保住好处,还不得维护你呀!皇帝谁不想当?得靠他们拥护你啊!”


宇文泰说:“嗯……这样说起来贪官是个宝啊!”


苏绰曰:“贪官必用,又必弃之,此乃权术之密奥也。天下无不贪之官,贪墨何所惧?所惧者不忠也。凡不忠者,异己者,以肃贪之名弃之,则内可安枕,外得民心,何乐而不为?”


咔译:“对!但是要用贪官,还得反贪官!别怕他们贪,该怕的是不听你的话。凡是不听话的,就说他是贪官,直接把他们给灭了!百姓都拍手称快,那不就更拥戴你了嘛!”


宇文泰说:“哈……言之有理!”


苏绰曰:“倘或国中之官皆清廉,民必喜,然则君危矣。清官或以清廉为恃,犯上非忠,直言强项,君以何名弃罢之?弃罢清官,则民不喜,不喜则生怨,生怨则国危,是以清官不可用也。”


咔译:“再说了,如果你用的都是特么的清官,那百姓就支持他们了。万一不听话,你哪来的借口灭他?即使来硬的,百姓肯定会说你特么是个杀清官的昏君啊!


宇文泰说:“呃……假如因为用贪官,招惹民怨了又该怎么办?”


苏绰曰:“下旨斥之可也。一而再,再而三,斥其贪墨,恨其无状,使朝野皆知君之恨,使草民皆知君之明,坏法度者贪官也,国之不国,非君之过,乃官吏之过也,如此则民怨可消也。”


咔译:“这再简单不过了!为民伸冤啊!这不刚好可以祭起旗帜,加大宣传力度嘛!让百姓看到,你是心系黎民的。社会上这些问题,你早就注意到了,都怪这班贪官污吏没有好好执行政策……现在劳资好好收拾他们,看谁还敢贪!


宇文泰听得喜形于色,赞道:“壮哉!快哉!”


最后,苏绰说:“你再想想看,他们用尽吃奶力气贪的这些钱,又特么是进了谁的腰包呢……



朱元璋可能是看过这故事的,但他要么是不信邪,要么是以为百姓的名义可以压制人的贪婪本性。


所以他对贪官大开杀戒。想让朱家王朝做大做强,成就千秋伟业。


结果,也是徒然为天下笑!


反正啊,朱家的大明也好,赵家的大宋也好,只要天下还是皇帝的天下,苏绰对宇文泰说的故事才是治世之道的正确打开方式,没有之一。



来源:老斯基野驶(ID:lsjyeshi) 作者:咔巴斯基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