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能听过锦江饭店,但你不一定懂得董竹君

2017-11-14  小酌千年


 



听过锦江饭店,但你不一定懂她 来自十点读书 25:31 

  

文 | 朵娘

十点读书签约作者

 

20年过去了,董竹君仍受到女人们的追崇——

 

无论是文艺女性、创业女性,还是家庭主妇,大家都喜欢拿她做榜样。

 

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拿她作为励志榜样呢?

 

有人说:“因为她比烟花绚烂。”

 

有人说:“因为她比梅花坚韧。”

 

有人说:“因为她比竹子傲骨。”

 

有人说:“因为她比莲花出污泥而不染。”

 

我认为主要是因为她是一个极具有精气神的人。

 

她的精气神可以物化为梅、竹、莲的各种美好品格——

 

宁折不弯,坚持原则,人格独立,不怕吃苦。

 

十四岁时,她宛若一朵清朗俊逸的梅花:

 

身穿黑纱透花夹衣裤,剪刀式刘海,戴着碧绿翠玉耳环。

 

尽管沦为卖唱的董小姐,但眉眼神色里皆是坚毅。


13岁在妓院时的董竹君 


老年的董小姐是雅致文竹,白发苍苍,温婉知性,朴质无华。

 

纵观她的一生,作为一个被卖入青楼的卖唱女,一个革命军阀太太,一个日本留学生,一个提出离婚的惊世妇女,一个上海滩白手企业家,一个单身母亲......一生坎坷。


但精气神始终很足,始终追求自由、自立、自尊,追求美好,正如她自己所说:

 

“我从不因被曲解而改变初衷;不因冷落而怀疑信念;不因年迈而放慢脚步。”

 

 

一个人能否有所作为,精气神往往起着决定性作用。

 

精、气、神是人体生命活动的要素,可理解为一种精力、一种气势、一种气质。

 

何谓精?

 

精,是生命起源,是客观存在的精神,是独特的能量场。

 

它是一种力量,是一种人格。

 

董竹君从小就展现出独立、自尊与追求自由的精神风骨与力量。

 

小时候母亲多次给她裹脚,她都用剪刀剪了,拒绝裹脚。


父亲染上伤寒无力偿还看病的钱,不得不将她抵押到长三堂子“卖艺”三年。

 

她刚开始是拒绝的,因为觉得人不是“货物”,怎能说抵押就抵押了。

 

但当父亲求她体贴他们的境遇时,她同意了,她说:“我是为了孝,为了孝而屈服的。”

 

除了孝,她再也不想让自己的自尊和灵魂有所屈服,哪怕是为了爱情。

 

初识夏之时,人们认为青楼歌妓配不上爱国英雄,但董竹君却并不以为然。

 

她并不妄自菲薄,自认为相貌配得上爱国英雄,灵魂更是配得上。

 

夏英雄想为她赎身,她拒绝:


“我自己会想办法逃出去,不用你花钱。以后我和你做了夫妻,你一旦不高兴的时候,也许会说,‘你有什么稀奇的呀!你是我拿钱买来的!’”

 

夏英雄问她,那你要如何脱身?

 

她告诉夏之时,只要他同意“约法三章”,她自有办法脱身。


夏之时与董竹君 


夏半信半疑她能自己脱身,但欣然同意“约法三章”。

 

14岁的董竹君借助自己的机智,某夜把看守灌醉后,脱去身上华服与金银珠宝等首饰,清清白白,一身素衣逃跑来到夏之时。

 

那时候她是义无反顾的,因为她认为她有“约法三章”保她自由与尊严:

 

1.坚决不做小老婆;

 

2.带她到日本求学;

 

3. 成家后,共同经营家庭,男主外女主内。

 

这个傲骨的姑娘,哪怕是危机关头,也不抛弃她对自由和自尊的追求。

 

这次从火坑逃出,让她真正领略了一把裴多菲诗歌诗歌所描绘的自由——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关于这次出逃,董竹君在自传中这样表述:

 

“一直被束缚在身心上的什么东西全部解除了!能向天空飞翔似的浑身轻松,乐开了花一样。这是我第一次对自由的体会,永难忘怀!”

 

 

那么,人格呢?

 

“竹君,今天才知道你的人格。”

 

这是签署离婚后,夏之时对董竹君说的话。

 

夏之时的人格,从离婚之后便分崩离析了。

 

董竹君的人格,却在她离婚之后越发纯粹起来。

 

1914年,夏之时27岁,董竹君才15岁,俩人正式结婚。

 

然而,夏之时却是个民国“直男癌”,婚后生活并不美好。

 

日本留学期间,董竹君学师范,但夏之时不允许她去学校上课,而是请了家教,怕她被人勾引走。

 

夏之时由日本返川,临走前给了她一把枪,除了防贼自卫,主要还是为了告诉董竹君,万一做出对不起他的事,就举枪自杀。


此外,他还特意派了他的四弟到日本陪董念书,监督董竹君的行为。

 

回川后的生活更是艰难。


婆婆等家族人不待见她说:


“一个卖唱得只配当姨太太罢了,况且嫁给我们这种大户算怎么回事?你赶紧给我娶个正房回来!”


久为人妇的董竹君

 

董竹君展现了她的高情商,初去四川时,她从老至小给所有人准备了一份礼物,初次见面给大家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在平日的生活里,对长辈恭敬,对同辈忍让,勤勤奋奋。

 

但她刚“摆平家人”,丈夫夏之时又因被解除了公职,脾气越来越坏,沉迷鸦片,活得越来越像个旧式遗老。

 

而董竹君呢,从离开青楼开始,她就在努力改变命运。


在日本时,她白天上课,夜晚挑灯奋战读书看报,常读到两眼红肿。

 

回川后,董竹君认为既然已经儿女成行,便积极地动用个人力量去改变家风,希望借此拯救这段婚姻已经在发霉、腐烂、变质的婚姻。

 

她动员夏之时创办学校。

 

她开办“富祥女子织袜厂”和出租黄包车的“飞鹰公司”。

 

她创业的初衷有两条,一是改善经济,二是帮穷人尤其是女性独立。

 

“富祥女子织袜厂”里面全是周围的穷苦女性,她创办的“飞鹰公司”不但福利比其他出租车公司好,她自己还常常亲自去给大家演讲。


从医疗保健常识到薪酬福利制度,再到企业理念,她的演讲内容丰富多彩。

 

她在主持家务、育儿以及创业中,展现了她动人的人格魅力。

 

除此之外,她爱读书,她会买大量的杂志书籍阅读,有了孩子和孩子们一起读书。

 

有国民党人来她家,赞叹道:“你们家前面朗朗读书声,后面一片织机声,真是朝气蓬勃,好一个文明家庭。”

 

但遗憾的是,夏之时始终在炕头烟雾缭绕。


无论她怎么勉励他多读书,他不以为然,甚至觉得她被新思想戕害。


在夏的眼里,女子就应该在家相夫教子,料理家务。

 

夏之时重男轻女,反对送四个女儿读书,甚至觉得董竹君将精力花在生病的女儿身上也是浪费。


不但如此,他还常拿董竹君妓女的出身说事儿,对岳父岳母也是看低到尘埃。


有一次竟对着因丢失金镯子而哭泣的岳母下令道:“把她给我绑了!”

 

一个没落陈腐,一个积极向上。

 

气场不同,强融也融不了,俩人注定分道扬镳。

 

离婚时,董竹君除了要求夏之时按月付孩子的生活费外,只有一个请求:若有一天自己意外离世,希望夏之时能培养女儿至大学毕业。

 

签字当日,夏之时夸赞董竹君人格。


董竹君(右)和大女儿夏国瑛

 

但过后,他不但没有履行协定,从未给孩子们寄过一分的生活费,反而不断写信给各亲朋好友,诋毁董竹君携款潜逃等等。

 

然而,董竹君品格,让人们都相信她,而视夏之时为胡说八道,他们甚至将他的信拿给她看,还安慰她,让她放宽心。

 

 

气,即生存方法中表现出来的态度或气概。

 

按照《现代汉语大词典》的解释是:人或事物表现出来的力量和威势。

 

于董竹君来说,这气势便是有胆识、有魄力、知分寸懂进退。

 

董夏分手时,四川舆论界一片哗然,很多人钦佩董竹君出走的勇气。

 

出走的娜拉,精神独立,但物质生活却陷入窘迫,不得不常去当铺典当抵押。

 

为了自由,她心甘情愿摒弃在别人看来荣华富贵的生活。她有一身胆色又有一双手,又不怕吃苦,未来有什么好怕的?

 

李嵩高被她的气势打动,向她伸出了援手。

 

董竹君拿着李嵩高借给她的2000块钱创办了锦江川菜馆。

 

从饭店选址到装修,从人员招聘到培训,从菜色到定价,无一不亲力亲为。

 

这个傲骨的女超人,将她创办的“锦江小餐”川菜馆经营得红红火火,生意蒸蒸日上,上海大亨黄金荣、杜月笙等都是锦江座上客。

 

夏之时的传奇,从离婚之后便悄然结束了。

 

董竹君的传奇,在她离婚之后才正式开始。

 

紧紧抓住自由这根稻草的董竹君,正蜕变为有勇有谋的创业女性先锋。


后来,她又开办“锦江茶室”,1950年又将两店合并为“锦江饭店”。


至今,它已经接待了100多个国家地区的300多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

 

当初,夏之时看不起她:“你若混得出来,我就以手掌心煎鱼给你吃。”

 

董竹君不但混出来了,还在战乱中帮助过许多人,成为一个备受尊敬的人。

 

正是她的这份“气势”,让她在婚姻的困境中迅速断舍离,更让她在乱世漂泊中总能逢凶化吉、受益无穷。

 

70岁生日那天,她在狱中题诗一首以纪念:


“辰逢七十古稀年,身陷囹圄罪何见。青松不畏寒霜雪,巍然挺立天地间。”

 

 

所谓神,即在举手投足间表现出来的区别于他人的“气质”。

 

用大白话来说,是生命进取的气质源头。

 

董竹君的独特,在于她的雅致从容与端庄睿智。

 

人的优雅从容,往往可以投射到她的起居行住。

 

锦江饭店的装潢便是她个人气质的最好延伸——瓷器餐具上印着饭店LOGO——竹,雅致别趣;墙上有张大千画的竹子,郭沫若亲笔手书的“沁园春”等。

 

锦江的种种细节向人们呈现了一个有审美、有情趣、有品味、热爱生活的文艺女青年董竹君。


董竹君自传 


如果说她的雅致从容帮她渡过生活与事业里大大小小紧急难关,她的端庄睿智则让她始终保持着大格局大智慧。


让她成为家族、企业,甚至是战乱逃生小团队里的掌舵者。

 

金融动荡,通货膨胀,她能洞察动荡本质,敢于借钱囤货,助锦江渡过危机,并热心协助其他酒楼渡过危关。

 

有人来饭店找茬或生事,她总能与之得体周旋,平稳渡过各种难关。

 

她就像一块磐石,带领着锦江的家人员工,在风浪中穿梭而有惊无险。

 

据锦江某位老职员回忆,董竹君是一位非常睿智的女性,她给大家的印象,就是她只要眼睛一睁开,就在动脑筋。

 

后来,她把锦江饭店交了公。这其实也是她的睿智。

 

公私合营是那个时代的趋势,与其纠结,不如在时间上主动结束属于她的这个时代,才能在时空上永远保留它。

 

 

作家亦舒说:“人真的要自己争气。一做出成绩来,全世界和颜悦色。

 

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无论是生活,婚姻,工作,还是事业,人都得先靠自己。


靠自己用昂扬向上、乐观拼搏感染他人支撑生命,收获好运收获贵人收获事业,这样的状态才能使生命熠熠生辉。

 

董竹君和夏之时结婚时,周围人都瞧不上她,她拼命读书一改大家对自己的偏见;

 

董竹君和夏之时离婚时,连同夏之时本人都看不上她,她努力创业一改大家对女性的偏见。

 

在人生几十年的磨炼修复里,董竹君渐渐懂得:

 

自悲自怜,只会越来越消沉。

 

活出自我,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

 

在《黑铁时代》里,王小波写道:


“如果我会发光,就不必害怕黑暗。如果我自己是那么美好,那么一切恐惧就可以烟消云散。

 

而董竹君正是一个将自己活成了自发光且美好的人。

 

她了解自己的精气神,也善于运用自己的精气神,所以她活成了那个世纪传奇的董小姐。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