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之殇:首富们为什么都被干掉了?

2017-11-14  天地人和w



明朝嘉靖年间,浙江嘉兴县一位进士花了23000两银子买了个小京官,当时人把这种花大价钱买来的官叫做“沈万三官”。这就好比我们现在看到,有个不那么低调的小土豪露出皮带,也会说:“哎哟,许家印同款。”


沈万三是元末明初的大富商。在网上,他有时候被称为元末明初的马云,有时候被称为元末明初的王健林,最新的称呼则是元末明初的许家印。


谁叫中国的首富换得太快,而他才是永恒的首富。在江浙一带,沈万三是超级大富豪的代名词。在山东等地,他被当作财神,张贴在各家门户上,像极了淘宝店主、电商企业集体拜马云。


无论历史还是当下,“首富”作为观察社会的一面镜子,往往真实得很吓人。


▲胡润富豪榜新晋中国首富许家印。


1


关于沈万三的身家,有一个记载说是“二十万万”,即20亿两银子。好事者经过换算,说这一身家大概相当于5.3个马云。


这一换算纯属娱乐性质,不能当真。不过,沈万三最辉煌的时候拥有苏州城半数田地,协助朱元璋修建南京城一半(有说三分之一)城墙。叫他“沈半城”,毫不夸张。


人们想要八卦的是,首富的钱从哪来?或者说,一个超级富豪是怎么赚到第一桶金的?


这种心理,跟一个社会财富转移的隐秘性相关。富人发家如果纯靠能力、眼光以及透明的市场规则,那是人人看得到的,也就没有八卦的必要。


沈万三的财富来源也很神秘。他的父亲擅长施肥灌溉,置地种田,干得不错,积累了一些家产。沈万三及其弟弟沈万四子承父业。但充其量只是个富农,撑死了是个小地主。这样的富农/小地主在江南地区,一抓一把,“首富”宝座怎么偏偏就轮到他坐呢?


富农/小地主沈万三几乎是一夜暴富。就像是一匹黑马,闯入了胡润的视野。没有人能弄懂他的财富从哪来,只能进行神秘化的解释。


这些解释包括:沈万三挖地挖到了金矿;学会了点金术;行善救了一批青蛙,得到了聚宝盆……总之人们猜测他的财富不是降自天上就是涌自地下。


传说沈万三把聚宝盆埋在南京中华门下


还有一种说法,说他的财富来自富豪陆道原。陆晚年散财避祸,把巨额家产分给了沈万三,自己做道士去了,深藏功与名。


时值元末乱世,农民起义此起彼伏,打土豪分田地。富豪们又没办法移民,很容易因财招祸。有些富豪看透历史大势,散尽家财求平安。当时的大画家倪云林就放弃了家财,漂泊江湖。


这个故事比点金术、聚宝盆之类的荒诞传说靠谱,但不一定可靠。每一个富豪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沈万三也不例外。当人们开始八卦他的财富之时,他知道需要为自己的财富找到一种合理的来源解释。所以,不能排除他本人参与了散播上述说法。


在我们这个时代,一个人突然登上富豪榜,甚至成了首富,他也会高兴并紧张社会舆论。他的智囊会帮他找来主流媒体记者,解释他怎么凭能力赚到大钱的,尽管这些解释十有八九隐瞒了关键环节。


不过,沈万三的第一桶金故事至少说明,他是一个勇于冒险的商人。从古到今,这是任何一个超级富豪必备的个人素质之一。当别人散财求平安的时候,他反其道而行,相信富贵险中求。


沈万三塑像


有了第一桶金,就有了以后的首富。沈万三走多元化的企业经营之道,其中最来钱的生意有两种:放贷与外贸。


传说朱元璋曾给沈万三一文钱,让沈帮他钱生钱,每日翻番,以一月为期。沈毫不犹豫接了单,回去越想越不对劲,姓朱的把我当猪头吗?1,2,4,8……一个月下来,天文数字啊。


这个事同样不靠谱,但可以说明高利贷是沈万三商业帝国版图的主业之一。


明人笔记《云蕉馆纪谈》记载,沈万三“变为海贾,奔走徽、池、宁、太、常、镇豪富间,辗转贸易,致金数百万,因以显富”。可以看出,沈万三登顶富豪榜,最主要还是靠海外贸易。当然,他不像前首富王健林,他不做海外投资。


元朝鼓励海外贸易,沈万三踩到政策的关键点,从而享受了政策红利,定一个小目标,先挣它一个亿。


1356年,张士诚攻占苏州。这个私盐贩子出身的新霸主,知道外贸的重要性,设立市舶司,继续元朝的开放政策。沈万三家族从财力上支持张士诚,换取政治上的靠山。这名老资格的“海贾”在张士诚统治苏州的十余年间,稳坐富豪榜首席。


但这也为朱元璋上台后沈万三家族遭受打击埋下伏笔。


2


朱元璋最终赢得天下,沈万三在政治投机中押错了宝。


明朝肇始,沈万三方才凭借老干部的敏感意识到,曾经支持朱元璋的死对头,现在成了洗刷不掉的“历史问题”。他的第一反应是,必须马上重新站队,向新主表示诚意,让对方知道自己已经触及灵魂,洗心革面,痛改前非。


多种史籍记载,进入明朝,沈万三家族积极助饷犒军,协助朱元璋营建新都城。各种紧跟新主的节奏,但求博得一个政治正确。


朱元璋画像


朱元璋是穷苦出身,对富豪怀有天然的仇恨心理。再加上自元末以来,江南士绅富豪对明政权深怀芥蒂,以致朱元璋曾无奈感叹:“张士诚小窃江东,吴民至今呼为张王。我为天子,此邦呼为老头儿。”江南地主富豪此前宁可拥张而不愿站在朱一边,双方关系紧张。


最为关键的是,朱元璋不是大度之人,而是气量狭小的君主。沈万三们的财富保续,因此大成问题。


沈万三能够与权力进行交易的,除了钱,还是钱。他以商人的精明,希望重复前朝的致富故事。然而,用力太猛了。


作为首富,沈万三曾组织两浙大户主动纳税献金,用于新王朝的日常开支。朱元璋修筑南京城,沈万三以一家的财力承担了三分之一的筑城任务。


为了进一步表达诚意,这个富可敌国的首富主动提出要给朱元璋的军队发饷。朱元璋反问他,我有百万军队,你发得过来吗?沈万三回答,每人发一金,没问题的啦。


就在犒军这件事上,沈万三犯了政治大忌。天子的军队又不是国家足球队,岂是什么人都有资格劳军发饷?


萧何当年拿出自己家里所有的财产资助军用,刘邦很不高兴。萧何不得不多买田地、贪小便宜,引得沿路都是告状的老百姓,刘邦才放心下来。


沈万三要是多读点历史,就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了,可惜啊。首富也要多读书,多学历史。


总之,朱元璋暴怒,说沈万三是乱民,要把他拉出去砍了。


马皇后赶紧劝谏,说一个人富可敌国,这个社会仇富的人多了去了,上天自然会灭掉他的,不用你亲自动手啦。


最爱君插播一句,马皇后这句话绝对是大真理。从古到今,我们社会就在崇拜财富和仇视富人的怪圈里打转,几千年都出不来。一个首富诞生了,大家都膜拜叫好;同样一个首富倒下了,大家还是拍手称快。


朱元璋听了老婆的话,没杀沈万三,将他流放到了云南。


3


沈万三出事,并不是沈家财富传奇的终结。就像黄光裕入狱,并不是国美的终结。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沈万三的财富积累至少荫庇沈家三代人的荣华富贵。


不过,看看沈家人的表现,就知道这个曾经的首富之家难逃朱氏政权的二连击、三连击。


▲周庄沈万三故居。


那是洪武二十一年(1388),沈万三已过世多年。沈家姻亲、官居正三品的莫礼过访沈家,结果惊呆了。


你看这家人的日常器用:一般暴发户用金银器皿,沈家做宴席用刻丝(丝绸中的精品),用紫定器(定窑中的至尊),连筷搁都是羊脂玉做的。


莫礼也算是出身于富豪排行榜上的家庭,什么大场面没见过。但他还是被沈家的奢华震住了。他随即想到,这家人真是富贵惯了,一丝政治敏感性都没有,现在举国上下打击豪强,还这么不知收敛,恐怕很快又要惹祸上身了!


从沈万三开始,这家人做生意有一套,应付政治却图样图森破。


与沈家不同的是,明朝开始后,一些有远见的富豪跟元末乱世一样,散财避祸。当时有个段子说,嘉定一个富户,问刚从京城返乡者的见闻,那人对他说,皇帝作了首诗:“百僚未起朕先起,百僚已睡朕未睡,不如江南富足翁,日高丈五犹拥被。”富户一听,马上警觉起来,随即安排把家产托付给仆人,自己买舟带着妻儿漂浮别处去。


不到一年,江南的富家大族几乎都难逃厄运,这个政治嗅觉敏锐的富户却获得善终。


朱元璋对江南富族的打击是逐步推行的,先是课以重赋,再则没收其田地作为官田,然后是强制迁徙、流放,最后放大招,利用“胡党”“蓝党”“空印案”等政治案件,借通党之名,全力打击江南地主富绅势力。每一次政治大案,被牵连的富商大户都达数万人。


洪武二十六年(1393),蓝党案发。沈万三的儿子、女婿、姻亲等人都被牵连进去,要么抄家,要么流放,要么被诛。连几年前发出预警的莫礼,也没能逃脱。


这次打击对沈家是致命的,曾经的首富之家,急剧衰落。同时代人找到周庄沈万三家,看了看,不觉得房子宏伟,感慨说不过是中产人家罢了。


马云经常说,自己对钱没兴趣。最爱君觉得真不是矫情,他自己说得很明白:首富有好下场的并不多。


胡雪岩:李鸿章为何要干死他?



经商到了一定层次,你不搞好政治,政治就搞死你。


西晋首富石崇如何炫富,石崇临死前被装在囚车里,他感慨地说,“这帮害我的奴才,是想吞我的家产啊!”负责押送他的人便回他说:“早知道是家财害了你,干嘛不早点散财呢?”


石崇答不上来。


因为他至死都没看明白,他的死,固然与财富有关,但更重要的原因,则是政治——他所倚靠的贾后家族倒台了,赵王司马伦要清除异己,作为外戚贾家党羽的石崇,当然得跟着死。


这个首富,死得太不明不白了。


而今天,最爱君也要来说说在石崇之后1500多年,一个帝国首富的故事,他因政治而兴、也因政治而败,身家一度达上千万两白银之巨,最终却落得家财散尽、含恨而死。


他,就是大清国的首富:胡雪岩。


1、政治的漩涡


大清光绪九年,公元1883年,大清帝国与法国,为了争夺越南的宗主权开始干架了,这时,远在江浙一带的帝国首富、从放牛娃出身的巨贾胡雪岩刚好60岁,没读多少书、却聪明绝顶的胡雪岩没想到,这相隔几千里的一场战争,即将把他卷入一场毁灭的漩涡。


60岁,身家至少上千万两白银,作为帝国亦官亦商的首富,胡雪岩还同时身兼着布政使、江西候补道的官职,同时被御赐二品顶戴、赏穿黄马褂,他能得到这些官职和御赐的荣恩,与晚清重臣、湘军名将左宗棠的推荐渊源很深。


胡雪岩会钻营,能做上帝国的首富,跟他会巴结浙江巡抚王有龄、闽浙总督左宗棠关系很大。


作为一个从放牛娃、钱庄伙计出身的,来自古徽州(安徽绩溪)的小伙子,胡雪岩对于学习徽商的经营方法很有一套。

  

▲大清首富胡雪岩:依靠政治而兴。


他先后依靠着王有龄、左宗棠的关系,经办浙江全省钱粮、军饷,又为左宗棠筹办军饷、购置军火,帮助开办企业,主持上海采运局,兼管福建船政局,加上操纵江浙商业,专营丝、茶出口,经营药业,收取清政府跟洋行的借款回佣,一时间,胡雪岩要说自己是首富,大清国还没人敢说比他更富裕了。


可就在这时候,政治的漩涡也离他越来越近。


当时,剿定太平天国后,湘军势力坐大,尽管曾国藩主动裁撤湘军,但左宗棠等湘军将领势力仍然不断壮大;同时,李鸿章的淮军势力也不断崛起。


对于满清的主子来说,太平天国虽然已经平定,但北方捻军仍在叛乱,天下纷扰,剿灭乱匪需要汉人的军队,但坐视他们壮大,也是帝国心中的隐痛,因此,清廷想出法子,让湘军与淮军的势力相互牵制,如此既可维系帝国的安宁,又可制衡汉人的势力。


由此,湘军的后起之秀左宗棠,自然与淮军的领袖李鸿章,杆上了。


2、左宗棠的人


帝国首富胡雪岩,是左宗棠的人。


早在大清同治元年(1862年),胡雪岩就获得了当时新任闽浙总督左宗棠的信赖,被委任为总管,主持浙江全省的钱粮、军饷,使得他手下的阜康钱庄大获其利。


作为官商,胡雪岩还经常帮助清军经办粮台转运、买办军火等生意,不仅如此,他还曾帮助左宗棠训练了一支1000多人、全部采用洋枪、洋炮装备的常捷军。


同治十二年(1873年),调任陕甘总督的左宗棠要西征新疆、平定阿古柏之乱,西征钱粮紧缺,又是胡雪岩出面,帮助清政府以江苏、浙江、广东海关收入作担保,先后六次出面借到了外债1595万两白银,从而保证了清军军费,顺利平定新疆。


胡雪岩则从借款中赚取利息差,例如跟洋行1厘借的,就跟清政府说是1.1厘,有研究者指出,光是平定新疆的“西征借款”,胡雪岩从中赚取的利差就达288万两之多。

  

▲左宗棠,是胡雪岩赖以起家的政治靠山。


作为左宗棠和清政府几乎是半公开的“财政大臣”,大清国的官员和各地富商们,自然对胡雪岩青睐有加,早在1864年湘军从太平军手中夺取浙江后,大小将官们便纷纷将掠夺的财物等寄存在胡雪岩的钱庄中。


胡雪岩也借助着帝国官员和各路富商的存款,将自己的钱庄、当铺、生丝、药局等生意越做越大,可以说,依托着帮助清政府借款、买办等特殊的政商生意,加上胡雪岩多元化经营有方,到了帝国末年,胡雪岩的名声之大,已经震撼了整个帝国。


对此《异辞录》就记载说,胡雪岩“藉官款周转,开设钱庄,其子店遍布于南北,富名震乎内外。官商寄顿钱财,动辄巨万,尤足壮其声势”。


但作为依托左宗棠和大清而生的帝国首富,胡雪岩没有忘本。


对于他起家发迹的杭州,胡雪岩为当地百姓免费提供了钱塘江义渡,他还义务收敛了几十万具战争遗骸,设立粥厂、善堂,修复名寺古刹,并多次向直隶、陕西、河南、山西等涝旱地区捐款赈灾,仅仅到光绪四年(1878年),他向各地捐赠的赈灾善款就达到了20万两白银。


此外,他还协助清廷开办了福州船政局,并为左宗棠调度军费、收复新疆、维护祖国统一作出了贡献。


3、 '斗丝'起风波


但胡雪岩名声越大,离左宗棠越近,他的政治风险就越高。


当时,大清国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湘军和淮军矛盾由来已久,而作为湘军后起之秀的左宗棠,和淮军领袖李鸿章的碰撞,明里暗里都在进行着,因此淮军方面的人都知道,“倒左必先倒胡”,如果将胡雪岩这个左宗棠的“财政大臣”干掉,那看左宗棠他还哪来的军费、拿什么打仗?


在西征新疆、顺利平定阿古柏之乱后,左宗棠在清廷内外的名声越来越大,这不,都压到淮军风头上了,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光绪九年(1883年),中法之战爆发。


淮军的机会,终于来了。


这一年,因为胡雪岩的“斗丝”,李鸿章,终于逮到了反击湘军和左宗棠的机会。

  

▲李鸿章竭尽心机:想扳倒左宗棠和湘军势力。


“斗丝”,说的是19世纪70年代末以后,洋商把持了丝茧价格,使得丝农备受盘剥,在此背景下,为了对抗洋商,从1881年开始,胡雪岩利用票号集聚的资本大量收购丝茧,“举江浙二省之育蚕村镇,而一律给予定金,令勿售外人,完全售与胡氏”,以期垄断丝货,使丝价不再由外商操纵。


但天意弄人,由于外商联合抵制胡雪岩,加上意大利生丝突然丰收、产量大增,加上中法战争爆发,市场剧变,丝价大跌,胡雪岩一时间资金被困、进退两难,转眼亏损便达到了100多万两白银。


眼看着左宗棠的得力助手遭遇危难,李鸿章认为天赐良机,于是秘密下令,要趁机干掉胡雪岩!


于是,李鸿章的得力干将、盛宣怀出马了。


4、屠刀盛宣怀


作为晚清名人,李鸿章的幕僚和得力干将,秀才出身的盛宣怀身兼官办商人、买办、企业家和慈善家的名号,他同时也被称为“中国商父”、“中国高等教育之父”,曾经一手创办了北洋大学堂(天津大学前身)和南洋公学(上海交通大学、西安交通大学等前身)。


而作为中国近代史上的名人,盛宣怀搞起政治斗争来,也同样不负“盛名”、心狠手辣。


为了帮助李鸿章除掉胡雪岩,盛宣怀开始向胡雪岩发起了一系列秘密攻击。


1878年,清政府缺钱,胡雪岩于是便代表清廷,以私人名义向汇丰银行借款650万两白银;1882年,中法战争前际,清廷命左宗棠领战,对此胡雪岩再次受命,又以个人名义向汇丰银行借了400万两白银。对于这前后共1050万两白银借款,清廷采取了以各省的协饷作担保的形式,由胡雪岩转手还给汇丰银行。


“斗丝”大战后,胡雪岩的资金一时周转不灵,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汇丰银行每半年一度的还款日期又快到了,于是,胡雪岩就去找负责每年协饷的上海道台府。


对此了然于心的盛宣怀,于是首先祭出狠招,让作为李鸿章派系的上海道台邵友濂,故意缓发这笔协饷,听说是恩公李鸿章的意思,邵友濂于是照做了。

  

▲盛宣怀充当李鸿章的屠刀,秘密出击胡雪岩。


然后,盛宣怀又找到汇丰银行等一众银行,说胡雪岩眼下没钱了,你们得赶紧找他要钱,他快破产了。


对于汇丰银行来说,虽然借钱的人是清政府,但经手人毕竟是胡雪岩,于是,他们就拼命追着胡雪岩,而对于身家上千万两白银的胡雪岩来说,汇丰银行催要的80万两白银,自己垫付一下,本来倒也问题不大,可偏偏眼下自己的资金,又因为“斗丝”被困住了,没有办法,胡雪岩只得从自己的钱庄抽取了80万两白银来垫付清廷的借款。


危机由此而发。


由于现金流都被“斗丝”和垫付清廷借款所占用,胡雪岩一时资金链困窘,在这节骨眼上,盛宣怀再次向各个洋行和储户、官员、富商大肆传言,说胡雪岩快没钱了,要破产了,你们赶紧上钱庄去找他讨钱啊!


这是什么?挤兑!能搞死人的。


再势大财雄的钱庄和银行,也害怕挤兑,盛宣怀这招,果然够狠。于是乎,现金被困的胡雪岩由于遭遇到了大范围的挤兑,手下的阜康钱庄、当铺竟然纷纷倒闭。


而作为胡雪岩商业帝国的核心、阜康钱庄等金融产业的倒下,也使得胡雪岩的商业帝国开始崩塌,由此也拉开了李鸿章屠宰胡雪岩、削弱左宗棠和湘军势力的序幕。


5、做局李鸿章


对于胡雪岩的致命一击,是来自李鸿章派系的政治攻击。


光绪九年(1883年)十一月,李鸿章派系的人马出手举报,说刑部尚书文煜在胡雪岩的阜康钱庄中所存银两来历不明;随后,李鸿章又上奏,举报胡雪岩在代办清廷借款时,私下多加利息、收取利差,慈禧对此大怒,下令追查胡雪岩的资产,随后又将胡雪岩革职,并命令左宗棠追缴胡雪岩的欠款。


在李鸿章一派的强势干预下,清廷查来查去,最后得出结论,说胡雪岩倒欠的官私款项约1200万两,对此清廷还下发上谕,“勒令(胡雪岩)将亏欠各处公私等款赶紧逐一清理,倘敢延不完缴,即行从重治罪。”

  

▲慈禧下令治罪胡雪岩。


陈年老账被一一翻出,不仅如此,清廷还下令,将胡雪岩囤积的、价值千万两白银的生丝以低价掠夺充账,并将胡雪岩的典当铺等产业也予以掠夺变卖。


于是乎,在这场由李鸿章指使、盛宣怀策划、清廷出面掠夺的政治清账中,大清帝国的首富、胡雪岩,在短短几个月间,便迅速垮塌,而清廷地方官府、民间富商等纷纷出面低价掠夺、折卖胡雪岩的各种资产,胡雪岩名下的钱庄、当铺、商号、土地田宅等几乎被掠夺殆尽。


一场瓜分帝国首富资产的盛宴,在李鸿章和盛宣怀的政治密谋下,迅速推进。


历经两年多的掠夺、变卖,至1885年年底胡雪岩去世前,在掠夺变卖胡雪岩数百万两白银资产后,清廷对外宣称,除却私人欠账外,胡雪岩还差着大清帝国共208000多两白银。


6、首富的终局


胡雪岩迅速衰败,左宗棠也无能为力。


当这位湘军名将意识到政治的阴谋来袭,尽管他也曾试图救下胡雪岩,但盛宣怀的经济密谋、李鸿章的政治奏折实在够狠,转眼间,胡雪岩便被一系列的挤兑、革职、抄家和掠夺所迅速击垮,明哲保身之下,左宗棠只能选择弃卒保车。


因为归根结底,胡雪岩即使对于左宗棠而已,也不过是个政治棋子,如此而已。

  

▲胡雪岩作为政治棋子,最终被各方势力做死。


而历经两年多的抗争,中法战争最终于1885年,以清廷“不败而败”、法国“不胜而胜”告终。在政治斗争中占得上风的李鸿章,则将左宗棠的部属一个个革去兵权,最终成为威震清廷的第一重臣。


光绪十一年七月(1885年9月),在政治斗争中落败的左宗棠,死在了福州;同年农历十一月,贫恨交加的胡雪岩,也郁郁而终。


临死前,胡雪岩将子孙们叫到跟前,嘱咐他们说:“白老虎(银子)比真老虎可怕!”


帝国一代首富,至此,烟消云散。


作者 | 最爱君   ,

作者 | 最爱君   ,来源 | 最爱历史 (solovehistory)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