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大葱算什么,我知道你们不怕。

2017-11-15  大狮子王

前阵,毒大葱事件沸沸扬扬,

上百只羊的吃大葱被毒死了

很多人以为是谣言!

通知:来领专属红包福利!
广告
图片

小编要告诉你们的是:

NO !NO!NO!

这次可不是谣言,

这事确确实实发生在山东寿光

....

读完这个新闻,我一口气喝了五杯水压压惊!

你可以想象,这些大葱在市场上大卖,被你买回家然后清洗一下,剁巴剁巴调一盘饺子馅。时间久了,你就是那只小绵羊。

我们一直说农药,以为农药就是菜买回来多洗一洗的事。然而这样的事件摆在眼前时,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以后如果我讨厌谁,就去买几根大葱送他吃。

展开剩余90%

如果这点新闻就让你的小心脏怦怦跳了,那你就太脆弱了,一个经常吃农药产品的人还怕这种!你尽管放心吃,我再给你讲讲一些端上餐桌前我们吃的蔬菜都经历了什么?你就当盘小点心吧。

种植者:蔬菜的生长离不开农药

农资成本,农药、化肥、种子等投入,其中属“用药”最让老农操心,严格按照农业部门要求,不用剧毒、高毒农药—如“3911”,而改用成本比较高的低毒、生物制剂农药。

“基本确保蔬菜上市农药残留达标,让公众吃上放心、安全的蔬菜,我们心里也踏实,种菜就是一个良心活……”

“3911”是什么?早在2010年4月,农业部、公安部等部门发文,限制在蔬菜等作物上使用17种农药,名列榜首的“甲拌磷”,俗名“3911”。

菜农老李说,国家禁止和限制使用的农药残留大,对人体危害大,但杀虫效果好。比如韭菜病虫害多,但使用“1609”效果非常好;黄瓜打激素类农药后,果型完美、色泽光鲜;西红柿使用催红剂、膨大剂后,可提前上市……

问题比较严重的是不成规模的散户菜农,用药随意性强,配药浓度大,喷洒周期短,特别是夏季,此情况更是严重,亟须加大监管力度。

高毒的“3911”在农药市场能买到吗?

记者:有没有3911?

老板:有,没有摆出来,你干啥用?

记者:给蔬菜用呀,虫害多,杀地下虫。

老板:杀地下虫3911不太管用,定植后虫害太多才用3911呢。

记者:一瓶多钱?

老板:整件卖,每瓶12元,零售每瓶15元。

记者:那好,先买一瓶吧。

老板:一瓶太少了,整箱拆开我们怎么卖呢?

尽管老板嘟嘟囔囔不情愿,但还是走出农药店,蹲下身子拉开了隔壁卷闸门,门只留了半人高的缝,老板猫着腰钻进后又快速拉下卷闸门,不一会老板取出一瓶“3911”给了记者。这瓶农药画着恐怖的高毒标识,使用说明标注:只能用于棉花拌种或浸种,禁止用于粮食、蔬菜、果树。

蔬菜进入批发市场是如何把关的?

记者:蔬菜要进入批发市场是如何把关的?

刘某:按照规定进入市场都要索证验票的,但市场就这么大,固定摊位300多个,散户流动性大,核查每一辆车显然不现实。

记者:你们抽检品种、数量都有哪些?

刘某:每天抽样100多样品,水果、蔬菜、大肉(牛羊肉未做检测),只对固定摊位批发企业抽检,散户不抽检,没法抽检。

一些批发商也不知道蔬菜来自哪儿

“新鲜洋葱便宜批发喽,不多了赶快来批发喽……”在西安某农产品批发市场蔬菜批发区,记者被一女老板的吆喝声所吸引。记者上前和她聊起来,她说这批洋葱是山东的,但具体是哪家企业的就不知道了,她的菜源也不固定,好像从没索要人家产地合格证明。

在另外一家蒜薹批发店,一对年龄约50岁的夫妇,生意略显冷清。记者询问:“这产地是哪里?”女老板回答:“是山东的,很新鲜。”记者再次追问:“是山东哪家企业的?”女老板愣住了,“哪里的?孩他爸,这是山东哪里的?”男的不耐烦地说:“问那么具体干啥,别人送来的,我们也不知道?”

辣椒批发门店,新鲜的辣椒红艳艳一片,编织袋上印着“大鹰小椒、产地直销、中国河南”。

记者:能提供产地证明吗?女老板:可以,没问题,是山西货。

记者:那你的外包装写着产地河南?

女老板:哦,山西的辣子,我们用了河南的编织袋。

餐馆买菜一半认真、一半糊涂!

餐馆李老板,他是开着面包车来采购蔬菜的,认真地整理买菜的票据,然后装进上衣口袋。

“买菜一半凭认真,一半稀里糊涂,市场这么多家摊位没有哪一家挂出农药残留合格标示。一半认真就是买新鲜的蔬菜,至少没有霉变等明显缺陷;一半稀里糊涂就是不知道哪种蔬菜农药残留合格,心里真的不踏实”。

他开饭馆已经快三年了,每天进购蔬菜2000元左右。为了蔬菜的安全他基本是早晨买新鲜的蔬菜,贵一点但感觉心里踏实,当天购买当天销售完毕。

李老板呼吁,希望市场上检查次数多些,抽查多些,在醒目位置公示市场检查情况,公布举报电话,便于市民投诉反映;更希望公示出蔬菜检验报告,规范经营。

当提及消费者就餐后询问蔬菜购销渠道时,老板李先生从口袋里掏出一沓票据,“索票索证工作我还是比较认真的,哪怕是2元钱的香菜我都会要票据的,食药监局要求也比较严格,必须建立台账管理”。

不少餐馆在附近市场买菜 很少索票

记者在某连锁餐饮店就餐,吃饭期间和店长聊了起来。

表明身份后,记者要店长提供餐内出现的蔬菜的采购凭证,比如豆芽、馄饨皮、大葱的台账,店长先是一愣,“我们的食材都是公司统一配送的,只有豆芽是店里自己采购的,专门有人配送,至于是哪家公司我还不清楚,联系后给你答复”。

这几天他们也开始追溯豆芽是否合格,一直和送豆芽的人联系,终于拿到了“大豆芽”、“小豆芽”的质监报告和“玉成豆制品加工部”个体户工商营业执照。记者翻阅了两份质监报告,委托检验时间是2015年1月13日,检验结果显示:“送样品合格”。

那么冯某和该加工部是什么关系呢?这一问题又难住了店长,“我们也没想那么多,我们还要继续索证,豆芽到底是哪里生产的”。

记者在多家小餐饮店就餐,索要食材有关票据时,餐饮店老板疑惑地说:“我们蔬菜都在附近农贸市场购买的,也没有这方面的意识,即使索要蔬菜摊点也没有,都是熟人了,再去索证感觉对人家不放心”。

30多年前,印度人为了消灭害虫,大量制造农药。但某一天,一个农药厂因为技术原因,突然发生毒气泄漏爆炸事件,也就是大家熟知的博珀尔毒气泄漏事件。

农药中的剧毒气体在夜空中弥漫,人们在梦中惊醒、咳嗽。居民们感到眼睛刺痛,奔跑途中有人窒息而死。5万人的双眼被毒气一夜间腐蚀、失明,2万人死于这场灾难。

即使到现在那些印度人群中流产、畸形儿、后遗症的比例还一直在提高,并且对农药抱有深深的恐惧。

我不吃农药产品,我害怕。我怕时间久了,危及到我自己的健康,威胁到我爸妈的健康,甚至说句脸红的话,还怕危及我未来宝宝的健康发育。

但是我知道你们不怕,毒大葱算什么!农药毒气算什么!你们慢慢吃。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