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有种移民叫无脑式逃跑

2017-11-16  天侠论坛


凶猛的移民热,直接的负面冲击,一是资本外流;二是智力外流。

长远的恶果,在于中国阶层的断裂,难以孕育出富裕、中产和平民“三明治”式的稳定结构。

今天尽管有了物权法,对于财富被剥夺的恐惧,并没有从人们的心灵深处抹去。

最近,和一文化圈的朋友聊天,聊到了当前的移民现象。他说到身边很多朋友都开始办移民了,在经济下行的大趋势下,做实业、经商的人开始压缩企业规模,走投资移民之路;一般的中产家庭出于小孩教育和环境因素的考虑,也开始减持房产,选择有一定门槛、成本相对较低的技术移民。

不管是财富商业精英,还是知识技术精英,他们都代表了未来和希望,在改革开放还在继续的今天,他们都选择了用脚投票,离开这里,剩下的人怎么办?

对于这个问题,我有共鸣。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趋势,就像大海的洋流一样,在外星引力和季风的引导下,在全球奔流往返,千万年不息。一颗水滴,只能本能跟随着洋流的方向流动,没有任何阻止的力量。



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第一, 财富和知识的空心化。

改革开放短短30多年间,中国出现了三次移民潮。前两次的移民潮,第一次是上世纪70年代末国门开启之际,诸多有海外关系者纷纷出国团聚,第二次是90年代的技术移民。而2012年左右出现了第三次移民潮,与前两次不同的是,移民的主体从普通的穷人,变成了技术精英及财富精英,且主要移居地为北美、欧洲和澳洲。主要原因涉及子女教育、环境污染、财富安全等方面的考虑。

中国富人移民海外,使国民财富迅速流失,也使精英人才外流,最重要的是国民对国家的信心大打折扣。越来越多的富人移民国外,将导致财富、智力空心化,使改革开放30年的财富积累和知识积累付诸东流。

在当今中国,有移民心结的人并非少数,包括影视明星和公派留学生在内,一旦有机会就很少有人回国。资料表明,自1978年以来,有106万中国学生留学海外,仅27.5万人回国。

据媒体报道,大陆拥有资产超过1000万元人民币的富人中30%已经移居海外,尚有47%左右准备移民;而2008年加拿大批准的投资移民为1万宗,其中70%来自中国。这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移民潮了。

凶猛的移民热,直接的负面冲击,一是资本外流;二是智力外流。如果说前两次移民潮,无论是移民数量还是“含金量”,都不足以产生什么影响的话,那么,第三次移民潮不仅规模大,而且主体多为技术和财富方面的精英,是资金和技术的全球大转移,肯定会对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层面产生相当的负面影响。

第二,阶层断裂  经济“印尼化”?

但资本和智力外流的冲击仅是表象。移民浪潮本身就是“用脚投票”。长远的恶果,在于中国阶层的断裂,难以孕育出富裕、中产和平民“三明治”式的稳定结构。

还有中国经济的“印尼化”隐患,这主要是指中国企业家的财富在外、企业在内的分离。印尼华人掌握着印尼经济的70%,但是有限的政治地位和排华事件的惨痛记忆,使得印尼富翁选择在印尼设厂赚钱的同时,选择新加坡为国籍和财富存放地。印尼局势好转就返回挣钱,印尼局势恶化就逃离暂避。

第三,谁能给他们想要的安全感?

“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中国数千年的乡土社会和宗族血缘文化,让中国人天生有种对乡土的依恋,但凡有口饭吃,有个过得去的生活环境,很多人老死都不会离开故土。

移民群体中相当多的人,其实并不想走。他们只是通过持有他国绿卡和护照,给自己留一条后路,让内心更踏实。移民人群的这种不踏实感,源于自身的不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感除了来自食品安全、水源、空气污染等客观的生活环境,更来自于自身财富的安全问题。

尽管中国经济这两年增长速度有所下降,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这里仍然是发财致富机会最多的地方,全球的冒险家争先恐后到中国淘金,全球热钱的首选目标亦是中国。当其他国家人士以进入中国为荣,中国富人却举家外迁,这多少令人费解。

张维迎教授曾在演讲中声称:“中国对私有产权的保护非常弱,为什么那么多有一定资产的人都纷纷移民海外?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感到不安全。”中国社会对富人“原罪”的追问,以及不时引发的“仇富”心态确实让中国富人找不到安全感。

2003年前后,富人移民潮波涛汹涌。当时全国出现了包括山西海鑫钢铁公司董事长李海仓被枪杀等针对富人的恶性案件,富豪们对社会治安与大众“仇富”心理心存忌惮,无不纷纷为自己安排好出路。而近年来“国进民退”以及金融危机使民营企业经营环境恶化,在如此严格监管下,一个偷税漏税的调查和指控,就能让很多富豪身陷囹圄,黄光裕就是例子,中国富人们的神经再次紧张了起来。

在中国古代,富人,贵人,哪怕高官厚禄,哪怕皇亲国戚,只要风云转换,在斗争中失势或者受到牵连,财产,包括家室,就都会一风吹。任何人的生命财产,都得不到法律的切实保障。“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红楼梦里《好了歌》描绘的场景,其实是社会严酷的现实,没有健全的法治,每个人都可能成为牺牲品。

今天尽管有了物权法,对于财富被剥夺的恐惧,并没有从人们的心灵深处抹去。有权的,有钱的,有名的,都没有真切的安全感。说句大白话,他们不踏实。改革开放30多年,首富如过江之鲫,如今安在?就算是如今的诸多首富富豪,海外投资也成为他们避险的投资保障。

只是他们的选择保全了自己,而代价却由国家承担。无论哪个国家,精英流失都代表着一种抛弃行为,绝非流出地之福。

更何况,精英可以引导主流,他们的出走行为,还会对国人产生连锁的示范效应,直至竞相仿效,这显然会对国家发展产生不利影响。但是,要想遏制这种移民潮,唯一的办法,就是给他们以制度和法律上的财富保障,给他们良好的食品、水、空气等基本的生存环境,除此,别无他法。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