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贵霜帝国钱币

2017-11-20  钱币之家

欣赏个人藏品中穿越两千年时空的一枚枚贵霜硬币,宛如身处南亚、西亚和中亚那浩瀚的贵霜帝国疆域。整个古印度包括我现今客居的巴基斯坦是贵霜兴存和活动的核心区域,乃其帝国展演“恢宏实景历史大剧”的“中心舞台”。贵霜设都古城富楼沙(Purushapura,今巴基斯坦白沙瓦),并与地处其西南的莲城(Pushkalavati, 今地名查萨达)以及南面伊斯兰堡西侧的塔克西拉,构成半圆放射状都城圈。

《贵霜帝国钱币》(本文载于本刊2010年第二期)

《贵霜帝国钱币》(本文载于本刊2010年第二期)

        贵霜帝国成于公元30年,终于公元250年。该帝国全盛时期疆界西及咸海,东至葱岭,南连印度河和恒河流域广大地区,与我国汉王朝、安息、罗马并称世界四大帝国。使我兴趣倍增的是这个强盛王朝的形成与我国有着不可割断的人缘关系,贵霜原本是中国古代游牧民部落的一支,我国古时称其月氏(Yueh-Chi),或大月氏(Great Yueh-Chi),亦称焉耆(Arsi)。最初,游牧在西北甘肃祁连山、敦煌至新疆塔里木盆地一线地区。早在公元前176-160年间,受驱赶向西进入了我国称之为大夏的希腊化巴克特里亚,即现在阿富汗西北部和塔吉克斯坦一带。«汉书.张骞传»载述“大月氏复西走,徒大夏地”。至公元前165年,西迁月氏人在阿富汗奥克苏斯河谷落脚,建立了若干小型部落区。贵霜首领库居拉.卡德菲兹(Kujula Kadphises,我国古代惯称翕侯丘就却)利用帕提亚和萨珊-帕提亚之间的龃龉不和,自立为王,于公元30年建贵霜帝国,定都高附(今喀布尔)。继而逐步南扩,控制了较为繁盛的古代印度西北地区,即今巴基斯坦塔克西拉至白沙瓦区块的古代犍陀罗王国地域。据《后汉书》卷四“孝和帝纪”节文记述,公元90年(永和二年)月氏国(即贵霜帝国)遣兵攻打班超的月氏副王谢,此为该帝朝建立后乃至整个帝国存在期间,与我东汉政府发生的首次亦为唯独一次大规模军事交战。公元128年,迦腻色迦一世称帝,称号“大王,王中之王,贵霜天子”,又号“大王,王中之王,伟大的拯救者”。帝国进入鼎盛时期,首都迁至今巴基斯坦白沙瓦。以后又在印度南部马图拉建都。同时,在阿富汗巴格拉姆辟建夏都,收藏有我国等欧亚艺术珍宝。公元三世纪中上叶,随着萨珊帝国的崛起,贵霜帝国开始肢解,走向消亡,韦苏提婆一世被认为是贵霜王朝末代皇帝,但其完全彻底意义上的消亡则是到公元五世纪白匈奴强盛以及随后伊斯兰兴起。

        与其它古代王朝政权较稳定、语言文字较单一有所不同,贵霜王朝年代飘摇动荡,政权转接剧烈,语言文字不一,文化十分多元。经贸上,贵霜帝国处在陆上丝绸之路的要冲位置,充分扬己之长,促进了东西方物贸交流,大大发展壮大了本帝国经济实力;文化艺术方面,呈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艺术形式和风格。在帝国北部地区(以今巴基斯坦的古代犍陀罗为区域),来自东罗马的艺人工匠,与当地佛教艺术融合,制作塑造了典型希腊化罗马韵致的各种艺术造型,雕塑便是最突出的表现形式之一。而在印度南都马图拉区域,贵霜艺术表现承袭了巴鲁特和桑其这两个印度土邦的艺术形式和风格。典型表现如贵霜皇帝的长袍、袋裤等穿着,完全属于南部地方装束样式;宗教信仰上, 贵霜帝国尊奉佛教, 其国度久为世界佛教中心,为推动佛教兴盛和发展,作出了很大努力和重要历史贡献。在保护和发展原先小乘佛教(Hinayana)的基础上,贵霜帝国催生兴起了一种新的大乘佛教(Mahayana),这一发展变化与贵霜君王佛教信仰有关,例如迦腻色迦皇帝,他是大乘佛教篤信者和推动者,由其直接大力弘扬的大乘佛教深深地影响了铸就古代佛教和佛教艺术辉煌的犍陀罗佛教艺术,尤以雕塑造型艺术发展最为突出,深刻改变了印度原先以小乘佛教反对崇拜偶像、以莲花、菩提等为佛教象征为主的宗教信仰,转而主信吸纳印度教神念并兼融希腊和罗马神灵的大乘佛教。佛学史家对此给予很高评价,认为迦腻色迦皇帝堪比古印度摩揭陀国的阿育王、希腊化印度时期的美农德一世国王和玄奘«大唐西域记»中重笔写到的哈沙瓦尔德汗帝国哈沙国王。从其铸制硬币上的图文,也可充分反映这一佛教文化发展变化的特点。贵霜刮起的强劲佛风,吹向了其它国家和地区,从而加大了佛教的广域传播。大、小乘佛教包括佛教艺术持续传入中国,一些贵霜佛教僧人跋涉中国,行佛事交流和佛学研究,如高僧支曜、支谦和竺法护,他们到我国洛阳等地,译经(翻成中文)200余部,支曜(公元167-186)则是将大、小乘佛典经书译成中文的第一人。不仅于此,这时期佛教还经由中国传向日本、朝鲜等国家和地区。       

        贵霜帝国占踞富庶的印北(今印、巴北部),其与东西方国家特别是中国、埃及、罗马以及中亚诸国的商贸甚为热络,昌盛的国运和发达的经济使得贵霜政权的财脉粗壮,其钱币制发符合并印证了该盛世荣景。贵霜铸币量大质佳,影响久广,具很强的特色性,又有极大的包容性,在世界古钱币史上独树一帜。贵霜币包括印度有史以来铸发的首枚贵霜金币,在冶炼铸制、币面图案造型 、文字符号应用等多个方面,融汇了当时雄霸欧亚的中国、希腊、罗马、波斯、印度等东西方强势民族的文化元素,在多元文化结合基础上创新发展。例如人物取舍方面,东西合壁,人神并用。在同一币上,一面印制当政在位皇帝人像,另一面采用印度教湿婆(Siva)神像或立(坐)姿佛像。早期贵霜币多见阿波罗、雅典娜等西方文明演进过程中出现的著名希腊和罗马神造型,晚些时候则被波斯帝国的阿索(Aoso)、毛乌女神(Mao)等人像取代。又如钱币铭文,可见希腊文字、希腊文体大夏文字、印度佉卢文字等多种古文。词意为“伟大拯救者”、“王中王”、“佛陀”等。然而,从君王拥有至高无上王权这一意义统察,则与中国历代封建王朝帝王自恃“天之骄子”不谋而合。钱币上最常出现的动物都是贵霜所管控地区和周边国家通有的狮子、骆驼、象、牛等 。硬币形制无超常特异,其铸币总体朴实无华,端庄厚重。

    下面介绍分析几枚本人集藏的贵霜硬币,堪为该帝国不同时期和不同皇帝所制硬币之珍。

        币品一:贵霜帝国胡维色迦皇帝第纳尔金币

        该币成色24K,重7.81g,直径19~19.5mm,公元140-183年间制作。币正面是云雾中现身的右侧向胡维色迦皇帝,头戴装饰有鹿角和羽毛的圆形盔帽胸像,左手握装饰棍,右手抓象牙棒,右肩冒火焰。整个图像表示皇帝正在娱玩燃边火;币背面是立姿印度毁灭神西瓦(湿婆),四臂显威,右下手拿宝瓶,下放有一标志符号,右上手握象牙棒,左下手抓一头印度羚羊的角,左上手握三叉戟。颇含意味的是 ,获得贵霜帝国权运的月氏人多为草寇,身世贫贱,故而硬币上载现帝君人像,一般都不注意人物的内在气质和外化形象。该币是贵霜帝国铸币上帝王像感观效果变化的分野,该金币仍沿用了此前胡帝像臃肿平庸人物造型,乃该皇帝旧版人像设计版本的终结币。此币后同是这位皇帝币面造像,形象处理上强调突出了君王超拔与神明的外形美化效果,开始给人以秀俊威严观感。
        币品二:贵霜帝国丘就却皇帝指环铜币

        该币公元30-80年间铸于巴基斯坦查奇,一面是公牛,另一面是骆驼,极为稀见。

        币品三:贵霜帝国阎膏珍皇帝泰特拉德拉克姆铜币

        该币公元80-105年间铸于阿富汗卡比沙。正面是皇帝头戴皇冠、身穿披风朝右胸像,脑后有一个三叉戟标志,左手握权杖,头顶有五道向外放射的光芒,寓意皇帝英明伟大、光彩照人; 背面箭士骑马朝左行进,右手握马鞭,左边空间有一标志,外圈文字意为“伟大拯救者”,系仿用古希腊对王者称谓的词语。

        币品四:贵霜帝国卡德菲兹二世皇帝铜币

        该币公元105-127年间铸于巴基斯坦塔克西拉。正面皇帝立像,身着前胸中间上下开口的厚棉长大衣,脚穿踝部系带鞋面夹衬的皮靴,头戴皇冠朝向右边,左手抓握佩于髋际的剑柄,右手抬起向右伸出于祭坛上方,右侧空间竖有一杆三叉戟,左侧空间一个三叉戟头标志;背面印度毁灭神湿婆与她的看门神和驮具牛神“南迪”,外圈刻铸巴克特里亚文字。

        币品五:贵霜帝国韦苏提婆一世皇帝铜币

《贵霜帝国钱币》(本文载于本刊2010年第二期)

        该币公元191-225年间铸于巴基斯坦白沙瓦。正面皇帝戴冠全身立像,左手抬起手臂向上,手心握权杖;右手下垂略向外提祭具,右侧有一个三叉戟;背面为站立的印度毁灭神湿婆,身后是头朝右方横立湿婆的看门神和驮具牛神“南迪”,外圈为记述文字。

           (本文作者:陈朋山)本文载于中国钱币2010年第二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