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故事收藏馆 / 少年儿童 / 猪八戒回家

0 0

   

猪八戒回家

2017-11-21  小说故事...
猪八戒回家
 




  唐僧、行者、八戒、沙僧四众前去西天取经,一路之上,历尽千辛万苦。这一日,来到西天灵山脚下,但见那青松翠柏,郁郁苍苍,瑶草照眼,琼花送香,一曲流水,清波荡漾,真是个世上不曾见过的好地方。

  唐僧却认不得,策马扬鞭问道:“这是什么所在?”

  行者听得笑道:“师父,俗语说得好,身在福中不知福。如今你到了天堂,还问什么所在。”

  唐僧听说,慌忙翻身下马,便要向灵山叩头行礼。行者一把拉住道:“师父,人说不要拣佛烧香,可这里连佛影也没见一个,这头也大可省得。”

  唐僧这才罢了。

  那八戒伸头探脑,四处张望,忽地扯住行者问道:“哥啊,你说已到了天堂,敢是错认了?”

  行者骂道:“夯货,老孙少说也来过几十趟,怎会错认?”

  八戒道:“既是到了天堂,怎也不见个酒店、饭馆、茶楼、澡堂,连个熟肉铺、烧饼摊也没有……”

  沙僧笑道:“八戒又是嘴馋想吃了!”

  八戒道:“怎的不想,这一路上担惊受怕,受尽辛苦,为的是来天堂享福的。既到这里,就该舒舒服服大吃一顿,安安稳稳大睡一觉。”

  行者道:“想得好,想得好,有你吃的,有你睡的,待你长上八斤四两肥膘,也让我们受用一顿。”

  四众说笑耍子,不觉来到山旁。只见那山麓之间,隐隐一处牌坊,行者赶上看了,说:“牌坊在此,总该错不得了!”

  八戒随后走来,抬头一望,见那牌坊两柱上,刻着斗大的几个字。八戒不识,问行者道:“哥啊,这上面写的什么言语?”

  行者道:“原来你不曾念过书。”

  八戒道:“念过,念过,只是几年来取经忙碌,忘了大半!”

  沙僧上前道:“如此总还识得几个,你且仔细认认。”

  八戒端详了半天道:“这下边的,仿佛是个我字。”

  行者道:“亏你认得不错,那上边的呢?”

  八戒摇头道:“那就认不得了。”

  沙僧道:“这个人字笔划不多,为何你倒忘得干净。”

  行者道:“呆子!看来你是只知有我,不知有人也!”

  八戒嚷道:“胡说,胡说。这人字笔划虽少,可就是难记。”

  八戒正在嚷嚷,那大路上走来一位长者,一见四众,连忙迎身上来问道:“来者莫非就是唐僧?”

  行者一看,认得是如来佛大弟子迦jiā叶,便就告知唐僧。

  唐僧赶紧下马行礼,迦叶一把搀住道:“一路辛苦了。佛爷等候已久,快请上山。”

  唐僧连声答应。八戒挑担,沙僧牵马,行者持棒,迦叶前导,一行向灵山宝刹走去。

  绕过山左,只见风光又是不同。那青山翠谷间,散落着一座座琼楼玉宇,都是绿砖红瓦,画栋雕梁,飞檐冲天,更显得气象万千。那山谷之间,还有那凌空飞阁,彩石虹桥,真是说不尽的绚丽夺目。四人看了,个个称好。行经半山,却见一片参天古木,遮天蔽日,不辨昏晓。古木林中,传出一片邪许之声。八戒听得,心中疑惑,不免探头张望。一眼看到林中有几百个大汉,有的哼着号子,有的唱着山歌,在那里伐木锯树。八戒不知究竟,扯住行者问道:“这些人敢是闲得没事干,在那里斫木头耍子?”

  行者正待回答,迦叶在旁听了笑道:“八戒有所不知,这原是五百罗汉,伐木斫树,要在灵山巅上,新盖一座摩天玉楼。”

  八戒笑道:“老猪明白了,想是如来佛爷嫌那大雄宝殿不够宽敞,叫盖座大楼好住得舒服。”

  迦叶道:“这又错了,那摩天玉楼盖成,大家都可住得。就说大雄宝殿,也不只佛爷一人使用。你日后自会明白。”

  八戒心中纳闷,也不便多问,只是低头跟随众人赶路。

  转过山腰,转眼将近山顶,忽听得一片音乐之声。四众抬头观望,见那山崖旁,有一座座小小红楼,窗扉洞开,那乐声正自楼中传来。八戒笑道:“这回我不会猜错了,定是那灵山仙女,闲来没事,在那里弹琴奏乐。”

  行者睁目定睛向小楼一望,道:“不对,不对,是众仙女在织布纺纱,那乐声是从布机中出来。”

  八戒道:“师兄休得骗人,你又几曾看见?”

  沙僧道:“大哥火眼金睛,千里之外尚且看得分明,谅来不是骗人。”

  八戒还待争辩,迦叶劝道:“行者果然看得不错,确是仙女们在纺织云锦。那布机也不同凡间,自会奏乐。”

  八戒拍手笑道:“妙啊,妙啊,这般织布倒没见过,想那织成的云罗锦缎,一定更加好看,倒不知卖几钱一匹,谁人穿得?”

  迦叶道:“云锦虽是好看,可并不卖钱,除了那吃饭不管事的,谁也能穿得。”

  八戒心中欢喜道:“好,好,老猪这身青不青蓝不蓝的梭布直裰,也已穿得破烂了,正好换换新的。”

  唐僧听见叱道:“八戒休得胡言!”

  说话间来到灵山顶上宝刹门前。这灵山宝刹造得十分庄严,一座座殿宇连接,一个个院落分隔,殿旁两侧,还有那侧屋房舍,西厢东轩。各个殿里都有头陀僧人,见四众到来,一个个合掌行礼。唐僧还礼不迭。来到大雄宝殿门前,唐僧先随迦叶进殿参见。

  不到一炷香工夫,唐僧出来,满面笑容道:“佛爷好不和蔼,你等快些进见。若问到各人心事,尽管直说无碍。”

  三人听得,心中喜欢,连忙整衣进去,唐僧自去安息不提。

  行者、沙僧、八戒进得殿来,只见如来佛爷已起身相迎。三人慌忙施礼,如来一一搀住,拉过蒲团,请行者等坐下。如来开口道:“你等三人保护师父前来西天取经,一路上斩荆披棘,杀妖除魔,真是辛苦了!”

  行者道:“这是我等本分,算不得什么。”

  如来道:“也难得你等心志坚定,不畏艰难,如今大功告成,那真经自会送往东土。倒是你等三人取经有功,不知有甚心愿,尽管道来。”

  八戒正待开口,沙僧抢先答道:“我等原只为保护师父而来,于今已心满意足。”

  如来道:“话不是这般说的,既来西天,也该有些事干。你等作甚打算?”

  八戒轻轻捅了行者一下,悄声说道:“那呆沙鳅嘴舌不灵,还是你去跟老头说说,叫他先送些灵山野味来尝尝鲜,再拨个上好的殿宇,好睡觉去也。”

  行者听了,也不答理,上前一步,对如来说道:“既承佛爷下问,我等也不是吃闲饭的。方才一路前来,看这灵山上,奇花异草,四时瓜果,应有尽有,只是不曾见那蟠pán桃。想当年我在南天,也管过蟠桃园,就那锄土、运水、修桃、剪枝的活计,都懂得一二。若让我在这儿种上千百株桃树,明年夏初,管叫灵山上下,大小诸佛,个个都吃到。”

  如来听说,笑口顿开,说道:“善哉!善哉!果是猴王本色!”

  随手拿起个布袋交给行者道:“这是一袋桃核,交付给你。要知道,这核不比寻常,一经种下,立见生长,只是要勤加修整,方保成熟。”

  行者欢天喜地接了布袋,谢过如来。八戒心想:“这老头原来是管仓库的,倒会管家。”

  如来又问沙僧,沙僧道:“适才在那灵山顶上,望见天河胜景,果真风光不同。想当年我在流沙河中,弱水三千,鹅毛不漂,养不得鱼鲜。两岸只有那红蓼白苹,见不到飞禽。如今若能在天河里养鱼,岂不是好。只求佛爷能给些鱼种就行。”

  佛爷听了,也是高兴,顺手取过一只钵盂,递与沙僧道:“你也来得凑巧,方才东海龙王,送来各色鱼种一盆,如今交给你去养了。”

  沙僧接过钵盂,连连叩谢。如来回头问八戒道:“八戒想些什么来?”

  那呆子见行者、沙僧没事找事,心中直是埋怨,忽听得如来问他,慌了手脚,支支吾吾答应不上。行者见状,心里暗笑,脸上却装作正经,代八戒回道:“我这师弟,心钝口拙,说不上话来。但要说干活,却谁也及不上他。想当年他在高家庄耕田、耙地、种麦、插秧、扫地、通沟、搬砖、运瓦,样样都会,件件俱能。我看那灵山脚下,还有三千净土,交给八戒去开荒种地,保管年年丰收,岁岁有余。”

  行者这一席话,说得如来连连点头,呵呵大笑道:“原来八戒有这等本事,倒不可埋没。”

  说着拉过一只麻袋,交付八戒道:“这是一袋谷种,给你好好去种。秋收登场,自有众家罗汉前来帮忙。”

  八戒暗暗叫苦,却又推辞不得,只好收下。

  三人参见已毕,告辞出殿。八戒气呼呼地把麻袋掷在阶下,嘴里唠叨起来:“爱吃桃的种桃,爱吃鱼的养鱼,跟我都不相干。千不该,万不该,把老猪攀上也来耙地。”

  沙僧道:“我等种桃、养鱼也不为自己,怎是攀了你也?”

  八戒道:“早知天堂也要干活,倒不如留在高家庄种田,还图个自在,好歹自个家受用。”

  行者听了,冷笑道:“原说你只知有我,不知有人;天堂虽好,也养不得闲人。也罢,待老孙回去禀明佛爷,送你回高家庄去就是了。”

  八戒欢喜道:“师兄,这话当真?”

  行者道:“当真,当真。只是在临走之前,让老孙先打你三棒,也消消我这口鸟气。”

  八戒慌道:“使不得,使不得,你那鬼头棒重,老猪消受不起。”

  说得行者、沙僧都笑起来。

  次日一早,行者醒来,叫起沙僧,见八戒还在打鼾,就上去拉鬃扯腿。八戒翻个身又睡,嘴里还叽咕着:“有福不享,坐等天亮,真是猴子傻相。”

  行者听了,一把拉起八戒耳朵,骂道:“这瘟猪可恶,睡着还骂人来!还不快快起来!”

  八戒被行者闹醒,捂着耳朵起床。行者叮嘱道:“我等初来,不要惹人笑话,快些干活去吧。”

  说着提起金箍棒就同沙僧出门。八戒无奈,也提起钉耙随来。

  三人来到灵山下,净土边上。行者道:“我与沙僧去了,八戒在这里切莫偷懒。”

  八戒道:“不消说得,老猪理会。”

  行者、沙僧笑着走了。八戒撩起直裰,使起钉耙,一口气翻了四五垄地,不觉身热难熬,又埋怨起来:“种地种地,大家吃的,要我老猪花这大力气,待我自去休息休息。”

  说着丢下钉耙,找到个荫凉所在,身靠大杨树,两耳招风,双眼紧闭,呼呼大睡起来。这一睡不打紧,足足睡了三四个时辰。

  且说行者看看日头当空,已近晌午,歇下手中活计,想找八戒、沙僧同去吃饭,转身来到净土,不见八戒。正在四面寻找,忽听得杨树下有呼噜之声,近前一看,见八戒犹自好睡,正想把他叫醒,转念一想:“这呆子,才翻了几垄地,倒睡了一大觉,待我来开他个玩笑。”

  想着摇身一变,变做个大马蜂,径飞到八戒厚嘴唇上,狠狠地叮了一口,痛得八戒大声叫起来。

  睁眼一看,见是个马蜂,骂道:“这个亡人,也不知我老猪到了西天还不曾吃过一口糖,你倒想吃起糖醋猪头来啦。”

  骂着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摇摇摆摆走去。

  行者听得好笑,复了原形,暗地跟随。只见八戒走到半路,又喃喃说道:“这回肚里却又饿了,如若有些山珍海味吃吃,这才是好。”

  行者心想:“这呆子好生惫懒,他既想吃好的,我且让他开开胃吧。”

  随手撮起一把土,吹口气叫声“变”向着八戒跟前掷去。

  八戒正走着,忽见路旁端端正正放着个石凳石桌,桌上安排着四盆八碗,一砂锅,外加金樽美酒,还热气腾腾。呆子不知行者戏弄,馋得口涎直流,心想:“也不知哪家罗汉,何处头陀,瞒着师父在这里暗地受用,如今又不知到何处添饭加菜去了,待老猪先来叨光吃了,谅他回来也作声不得。”

  想着就在那石凳上坐了,也顾不得口味,辨不得好坏,开口一杯,伸舌一碗,就似风卷残云,一转眼工夫,吃得干干净净。

  他何尝知道吃的原是些泥土沙石。待吃完了,觉得有点异样,啧啧嘴唇叫道:“这酒菜怎的又苦又酸,又涩又咸,吃得喉头作痒,胃里难受?想是这主人不懂烹饪,做出这般菜来。”

  再想:“人家原不曾请客,是自家不告而取,怨得谁来!”

  嘴里却又唠叨着:“说什么灵山,道什么天堂,想来想去,不如回到高家庄去好。”

  越想越对,不禁拾起钉耙,驾起狂风,径自回家去了。

  行者见了,叫声:“不好!这瘟猪越发不是,竟然迷了心窍,走回头路了,待我快点赶上,指点他一番。”

  说着一个斤斗,早来到八戒前面,摇身一变,变作个青面獠牙、赤发绿眉的妖怪,又拔下几根汗毛吹出口气,叫声“变”变作大大小小各色魔头,两旁站了。行者摆下阵势,但等八戒到来。

  八戒低头而行,忽听得前面有人吆喝:“八戒慢走!”

  猛抬头一看,只见好大一个妖怪,迎面挡住,吓得八戒软了半截。那妖怪开口问道:“猪八戒!听说你到了西天,为何不在天堂享福,又要到何处去来?”

  八戒心想:“这妖怪好生灵巧,晓得自己底细。”

  嘴里胡乱答应道:“实不相瞒,确是到了西天,见了佛爷,佛爷念我一路辛苦,着我回家将息几天,不料行走匆忙,半道冲撞,包涵,包涵。”

  说完要走,却又被妖怪拦住,问道:“既是从天堂回来,你且说说天堂的好处。”

  八戒叫道:“不说也罢,说来寒酸。那里罗汉仙女,诸等佛爷,都得干活,天河净土,统归大家,任谁也攒不几文私房钱。”

  那妖怪听得笑道:“似你这般口气,竟象是抱怨西天。”

  八戒忙说:“不敢,不敢!”

  心想:“这妖怪却能猜得别人心眼,待我问问他的来历。”

  于是拱手问道:“大王尊姓大名?从何处来?怎的西方路上,不曾见过一面?”

  妖怪见问,打个哈哈道:“原来你还不认得我,且听我道来:我乃玉皇大帝驾前,御厨房里,专管屠宰的职司,人称杀猪大仙便是。只因近来厨房里油水不多,故此下凡来做些零碎买卖。今天碰到你,是我的运气,是你的造化,看来你也回去不得了!”

  八戒一听是杀猪大仙,早吓得三魂出窍,六魄不存,赶忙脚底抹油,转身就逃。那妖怪一声吆喝,小妖们团团围上。妖怪叫道:“猪八戒,休想逃走!”

  持棒打来,八戒连忙举耙迎住,战不了几个回合,就被妖怪打倒在地。小妖们赶上,扯腿的扯腿,按头的按头,把八戒扎扎实实地捆了起来。只听那妖怪喊道:“把猪八戒宰了,带回去红烧清蒸,美美地吃他一顿,多下的还可以腌起来防天阴。”

  八戒忙叫:“且慢,且慢,有话好说。”

  妖怪问道:“你已被我捉住,还有什么话说?”

  八戒道:“大王,听我说来:你把老猪一顿吃了,也不过图一时口福;若放老猪回去,今后逢年过节,老猪一定带些家乡土产,前来奉献。大王一则留下个人情,二则也常受些好处,岂不比一顿吃了的好。”

  妖怪听得好笑道:“看这猪八戒傻头呆脑,倒也会说嘴。不过,要我放你回去,万难办到;如若你肯依我三件事,我便饶你一命。”

  八戒道:“快说,快说,只要能做到,一定依你。”

  妖怪道:“你听好:这第一件,以后你得叫我爷爷。”

  八戒心中气恼,想:“我老猪在西天,不论大小,也是个神仙,这妖怪却要我当他的孙子,好不气人。且听他第二件怎样。”

  那妖怪接着说:“第二件,你随我回洞,终身侍候我。一年四季,种田耙地,烧饭打水,盖房铺瓦,打扫茅坑,不论大小活计,叫你做什么就得做什么。”

  八戒听了更加怨恨,想:“在西天谁也不用侍候,干的活也是为己为人,如今岂不成了妖怪的奴才!”

  妖怪又道:“我可怜你胃大贪吃,每天给你一碗稀饭。只是你不得出洞门一步,休想再回西天,这是第三件。”

  八戒暗暗叫道:“我的老祖宗,这不活活把人饿死!我在西天有了吃的还嫌不好,若随了妖怪,可不成了囚犯!”

  妖怪见八戒不作声,厉声问道:“猪八戒,你依得依不得?”

  八戒叹了口气道:“似这般,还是一刀杀了也罢,省得零碎受罪。”

  妖怪怒道:“既如此,就怨不得我了。”

  叫声:“众将官,把猪八戒开刀!”

  众小妖答应一声,举起刀来。八戒紧闭双眼,低头等死。那妖怪却又道:“且慢!猪八戒,你临死有什么话没有?”

  八戒道:“没说的。千不该,万不该,不听我那大哥的话来!”

  妖怪道:“你大哥是谁?”

  八戒叫道:“毕竟你这妖怪见识不广,连我大哥齐天大圣孙行者都不知道。”

  那妖怪原是行者变的,听八戒提到自己名字,又见八戒那副呆相,不禁噗哧一声,笑将出来。这一笑不打紧,却露出那雷公毛脸。八戒一眼认出,蓦地跳起,大叫一声:“好猴头,原来是你!”

  行者见已被识破,也就放声大笑。八戒连声骂道:“这瘟猢狲,你骗得我好苦!”

  行者笑着,收了毫毛,那大小魔头,瞬眼不见,连八戒身上的绑,也不知何时去掉了。八戒松动手脚,上前一把扯住行者道:“好,好,我和你见佛爷去。我要告你个伪装妖魔,欺诈良民的罪名。”

  行者道:“告得,告得。我也请佛爷问问你,不在净土干活,怎的来到此地?”

  八戒见问,作声不得。行者笑道:“亏得妖魔是个假的,要是真的,还没这般便宜你呢!”

  八戒心中难受,低头不语。行者又道:“若说天堂寒酸,也还不少你吃穿;要嫌干活劳累,这天堂靠谁造来!象你这般只知有己,不知有人,早晚要堕入魔道。”

  八戒听了,十分惭愧,轻声叫道:“哥啊!老猪一时糊涂,今后决不再犯。”

  行者道:“你不告我了?”

  八戒道:“不告了。”

  行者笑道:“既如此,也罢。时候不早,快回去吃饭也。”

  说完,拉起八戒同回灵山去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