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看出我本质是个美女的呢?

2017-11-22  依悸


常看古装偶像剧的朋友们应该都了解其中惯用的一个套路,它可以使剧情更为曲折,也可以使男女主角之间的爱情更为扑朔迷离,那就是——


女扮男装


但是往往,电视剧里的姑娘们扮起男装,依然是这样肤白貌美、皮肤细嫩。而最神奇的是我们睿智、腹黑的男主角基本看不出来,看不出来!



而如果有那么百分之一的几率被识破,天真的女主也往往会无辜地问一句:




小编很想说:怎么看出来的,你心里没点数吗?!


前几天,小编就发现网上有一部新的“雷”剧:《将军在上》,女主常年以男性角色生活,并且带兵打仗、建功立业。


这样的人设,是不是让你想到了一个熟悉的人物?奇女子“花木兰”。


但不知有没有人和小编同样好奇:女扮男装出行,甚至像花木兰般从军打仗,真的不会发现吗?


今天,小编就为你扒扒古代“女扮男装“的伪装难度。


 服饰伪装 


想要伪装成男性,首先得从服饰上做些改变。


《浮生六记·闺房记乐》中曾有记载:“我”收到朋友们的邀请去距离家中不远的水仙庙参加聚会,妻子想去而不能,于是想出一个女扮男装的好办法。然后“易鬓为辫,添扫蛾眉;加余冠,微露两鬃,尚可掩饰;服余衣,长一寸又半;于腰间折而缝之,外加马褂。”出门游玩一圈竟然没有人发现。

 

看起来简单,可不要以为是简单的换装游戏。


所谓量体裁衣,随随便便拿件男子的衣装小心变成拖地衣。鞋履同理可得。


有了合体的男子衣装和鞋履,任务就完成了一大半啦。但是要小心,在一些细节上别暴露了身份。


一个重要的地方就是发型需要改变。

 

虽然古代男子和女子同为长发,但是束发、盘发的方式有所不同,如果想要隐藏的好,就不能把自己的女子发髻有所保留,当然更不能戴平常用的簪钗饰物。

 

明 金发簪 上海博物馆藏


如果不割舍如这般美丽的女子发饰,恭喜你,获得“性别隐藏失败”称号。


难度:


 外貌伪装 


面部当然是不施粉黛为宜。不排除一些时期男子也是“化妆”的,但是想要隐藏女儿姿态,还是粗糙一点比较好。


如果爹娘生的你面相偏男性化的话,那扮起男子自然是极小的违和感。(这可能是古装剧女主扮男装违和的原因之一吧,一个个那么好看就算了还不舍得卸妆)


除了面容,还要隐藏好女性的第二性征,并且表现出男性特征。(说人话…)


说人话就是这位女子讲话时能够发出较粗的声音,咽喉部位的软骨比平常女子更突起一些胸部特征不明显(或者学会隐藏)等等。



当然啦,这些条件一般取决于天生……

 

这里有一个非常神奇的问题,这个胡须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按照传统观点,在多数情况下,古代男性对待自己的胡须是比较重视的,发、须轻易不剪。


而且胡须和头发如果修剪,需要选择特定的日子,剪下的须、发还不能乱扔。对待胡须也是十分爱护,注重保养。

 

髡刑可能有不少人听说过,它是古代剃发的一种刑罚。耐刑比髡刑轻一些,指的正是剃掉胡须一类的刑罚。


两类刑罚偏重于给罪犯带来心理上的惩罚而不是身体上的疼痛,在孝行观念里,剃去须发无异于在他的脸上贴上不孝的标签。




根据史籍和出土秦简的记载,至迟到战国,耐刑已经出现,到始皇时已经很成熟了。


但是这一刑罚存在的时间并不长,秦汉流行之后,较为少见,到隋唐已经消亡而不见于记载。

 

这或许从情感上表明了当时男性对胡须的珍视。

 

但是另一方面,古代男子并不是人人蓄须。(此处援引沈从文先生观点和资料,欢迎大神补充或反驳)

 

《列女仁智图》(宋摹)卷上绘有一系列的春秋时期历史著名人物形象,其中有不少留着各式胡须的,也有已经成年不留胡子的。


《列女仁智图》(宋摹)局部    故宫博物院藏 


汉魏之际的石刻、壁画、漆画、泥塑等形象也可参考。宋代的《洛阳耆英会图》和《西园雅集图》中也有过四十还未留胡子的形象……


或许可以推测,古代男性在留须方面有着一定的自由,不同时期人们对于胡须的重视程度可能也有所差异。

 

另一方面,从生理学角度而言,胡须的浓密、多少,胡子的形态本身就是各式各样的,还有些人天生胡须极少。


所以在胡须这个问题上,以天生胡须少等各类理由蒙混过关也不无可能。


难度


 仪态伪装 


《木兰辞》作为中学语文必备篇目想必大家都不陌生。

 

木兰本来是一个普通女性形象,当兵之前可是一位乖乖在家安静织布的女子。所谓:“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


“从此替爷征”之后,不仅没有造成自己的残伤或不幸战死沙场,反而立有大功而归,“策勋十二转,赏赐百千强”。


回家之后才恢复真身“脱我战时袍,著我旧时裳。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出门看火伴,火伴皆惊忙: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


从文学作品赋予的木兰形象中,这是一位并非从小习武的普通弱女子,女扮男装从军之后,十二年隐藏身份成功还立有战功,实在是细思极恐啊。


假如木兰刚好外貌等特征伪装的条件都很好,但是其实男女之间举止和仪态的巨大差异能够让她很容易暴露。

 

《女诫》中有言:清闲贞静,守节整齐,行己有耻,动静有法,是谓妇德。此类标准下,教育长大的女子其实是比较难改变自己的“小女儿”情态。



如果隐藏身份之前未按照男子的举止行为要求“模仿训练”,很容易就会“露馅”。是不是许多人都有很难改变的习惯性小动作?

 

除了行为和仪态上容易暴露,木兰的体力值和战斗值还是挺叫人担心的。


难度:


 生活伪装 


木兰明明前几天还在家乖乖织布,保持着自己的清闲贞静,结果没几天为家人毅然决然去参加军事训练,接着上战场杀敌。


心疼木兰的身板,忽然就这么大强度的体能训练和战斗训练,居然吃得消?


征战沙场十几年,没有受过伤导致在医治时被发现身份?(真是福大命大)


还有一点是非常大的困难,那就是当兵打仗过的可是集体生活,私人的空间是很小的,想要隐瞒好性别,难度可想而知。

 

从中国古代的军队编制和一些战争的记载来看,普通的士兵是需要和大家同吃同住的。而将领则会有相对多的独立生活空间。


想要在长期的集体生活里隐藏性别,操作起来的难度欢迎脑补。

有人会问,除了木兰,古代女性上战场的记载和女扮男装的确实不少啊?

 

历史上的女将军确实有不少,但其实很多女将军并未隐藏真实的性别。真正女扮男装去当兵的寥寥无几。



今人修建的妇好塑像 


女扮男装的故事许多存在于明清文学作品之中,传奇小说多是真真假假。《木兰辞》衍生的情节,不知成为了多少明清戏剧、小说的创作源泉。

 

田艺蘅《留青日札》卷二十“复见两木兰”中记载了两则明代女扮男装故事。其中一位“韩氏”,在战场往返七年,竟然无人察觉,“虽是同伍亦莫觉也”。


如此看来,是有几分像木兰了,隐藏的很好,这种小概率事件可能也是存在滴。

 

当然啦,此书作为一本明人的笔记,也只能仅限参考。


难度:



看完详细版的任务介绍与分析,是不是觉得五颗星难度的任务达成概率很低呢?


好在那些对女子的限制早已破除,如今,英姿飒爽的女兵丝毫不输男儿。在各行各业的女性也展示着不同的美与才能。


而对于偶像剧中女扮男装的剧情,大家乐呵乐呵就好。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