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琮坑 / 教育与高考 / 影响因子操弄大法之综述为王(一)

0 0

   

影响因子操弄大法之综述为王(一)

2017-11-24  璇琮坑

江晓原

影响因子操弄大法之综述为王(一)

       我在2016年本专栏关于影响因子的九篇系列文章中,系统揭示了Nature、Science、Lancet等“国际顶级科学期刊”操弄影响因子的重要手法之一:将期刊办成“两栖刊物”并大幅减少“引用项”(即学术文本)的篇数。
       不过,环顾当今SCI期刊影响因子游戏前20名的顶级玩家,上面这个手法能够成功解释其中的一半;那另一半顶级玩家又靠什么功夫称霸江湖?这些玩家的“武学秘籍”是另一套国内很少有人注意到的学问。

奇峰突起的《SHELX简史》
       《晶体学报A》(Acta Crystallographica, Section A)原是一家不起眼的SCI期刊,影响因子只有2.0左右,但是该刊2008年发表了一篇名为《SHELX简史》(A short history of SHELX)”的综述文章,意外获得超高引用,成为影响因子游戏史上令人印象极为深刻的影响因子波动案例:该刊的影响因子从2008年的2.0突然飙升到2009年的49.9,再到2010年的54.3,它在JCR报告中的排名,居然从2000名开外的寻常位置上,火箭般窜升至全球SCI刊物的第2名!
       这样奇峰突起的事件,当然会引发学界普遍关注,2010年Nature杂志为此事发了专文进行报道。而据Nature杂志2014年发布的“1900年来百年百篇SCI超级高引论文”榜单,截止当时发表仅6年的《SHELX简史》,已经以累计被引次数37978次在榜单中高居第13位了。
       不过相当荒诞的是,按影响因子的计算规则,无论文章多么热引,对影响因子的有效贡献期限一概为发表后的第2、第3两年,一旦《SHELX简史》的引用计算有效期结束,《晶体学报A》的影响因子立刻回归原形,2011年重新降回2.0。
       此事除了下文就要谈到的对影响因子游戏的启发意义,还涉及另一重公案——不是本文谈论的主题,但不妨附记于此:
       我们检索了SCI和JCR数据库,发现《SHELX简史》一文73.6%的引用来自《晶体学报A》的另外4个姊妹刊(Section B、C、D、E)。根据生产这两个数据库的ISI公司(私人商业公司“科学情报研究所”,影响因子的发布者)2007年开始实施的新规定,期刊“自引(self citation)过多”属于违规,将被逐出SCI期刊之列;后来又将“引用同盟”(citation stacking)列入“逐出SCI”的惩罚范围,并对一些刊物实施过这样的惩罚。严格来说,《晶体学报》姊妹刊相互间的引用,其实很难摆脱隐蔽的“引用同盟”之嫌,不过它似乎成功规避了惩罚。这种姊妹刊之间相互引用的情形,与近期有些学者指控的国内某些期刊之间的“引用同盟”,又何尝没有“异曲同工”之妙呢。

神刊之王《临床医师癌症杂志》揭秘
       《SHELX简史》这个奇特的例子虽然只是昙花一现,但它的启发是显而易见的:一篇高引的综述文章可以让期刊影响因子得到难以想象的大幅度提升!影响因子游戏的那些顶级玩家很自然地会想:要是敝刊年年有一篇《SHELX简史》这样的文章,我们的刊物不就可以长踞神坛了吗?
       事实上,这样的想法早就有期刊践行了,而且极见成效!
       创办于1950年的《临床医师癌症杂志》(CA: 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可谓当之无愧的“神刊”,多年来影响因子位居全球前列,并已连续12年蝉联第一。以2017年为例,其影响因子高达187——这个值也是影响因子游戏有史以来的最高纪录,是排名第二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影响因子72)的两倍不止,排名第十的Nature杂志(影响因子40)的4倍不止。
       许多盲目崇拜影响因子的人,只知对这种“神刊”顶礼膜拜,却很少有人去注意,《临床医师癌症杂志》如此惊人的影响因子,是靠什么获得的?难道真是因为这本期刊上的文章特别优秀(比如说平均比Nature杂志上的文章优秀四倍),所以得到大量引用?当然不是。事实上,《临床医师癌症杂志》作为一种专业期刊,它在期刊界的综合声望肯定不能和作为综合性期刊的Nature杂志比肩。
       要了解《临床医师癌症杂志》长期称霸江湖的武学奥秘,还是要检索并分析数据。我们研究之后发现,它之所以能够在影响因子游戏中称霸江湖,主要归功于它的两种报告:一种是1979至今逐年发表的《癌症统计报告》(Cancer Statistics),另一种是不定期发表的《全球癌症统计报告》(Global Cancer Statistics,1999,2001,2005,2011年)。
       我们对《临床医师癌症杂志》2001年来的SCI数据做了统计,结果表明:它的上述两种报告,为影响因子做出的贡献始终超过70%,基本上在80%附近摆动,在最突出的2010年,贡献比例高达86%。这个期刊的影响因子从2001年的35,连年上升,2017年达到峰值187;从2005年起它的影响因子就雄踞全球SCI期刊第一位,至今保持不坠。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当今全球影响因子游戏的冠军期刊,约八成的引用就是靠两篇综述文章支撑起来的。

综述文章是影响因子江湖中的太祖长拳
       对此事细节有兴趣的读者,也许会产生疑问:《SHELX简史》也好,《癌症统计报告》和《全球癌症统计报告》也好,标题中都没有“综述”字样,凭什么认定它们是综述呢?
       根据ISI公司每年发布的JCR报告(期刊引证报告,全球SCI期刊影响因子的排名即在其中),对“综述”的定义是,满足下列四项条件之一,即为“综述”文章:
       1、文章参考文献超过100项;
       2、发表在综述期刊(只发表综述文章的期刊)或期刊“综述”专栏上;
       3、标题中有“综述(review)”或“评论(overview)”字样;
       4、文章的“摘要”表明该文是一篇综述或评论。
       可见标题中有“综述”字样只是四项条件之一。尽管《癌症统计报告》和《全球癌症统计报告》在《临床医师癌症杂志》杂志上被归入“论文”栏目,但是,首先,《癌症统计报告》在它的绪论中明确指出该文是一篇“评论(overview)”。其次,这两种报告从内容来看完全是“模版化”的:文章除各年统计数据不相同,从标题、摘要、关键词、绪论到行文内容几乎一模一样,甚至文章作者也连续相同,很难想象原创论文可以用这样的方式进行写作。所以若按照文章实际内容来划分,也完全有理由将这两种报告列为“综述”。《SHELX简史》的情形也是类似的,“简史”在这里几乎可以视为“综述”的同义语。
       借用武侠小说中描述的武功来比喻,影响因子游戏前20名的顶级玩家中,靠办“两栖”刊物操弄影响因子计算公式分母项者,好比练传说中的“九阳神功”,没有极好的基础和罕见的机遇,基本上是不可能成功的。因为要让一本期刊像Nature、Science那样既被学界公认为“顶级科学期刊”,又被大众媒体和时尚潮流深度接纳,毕竟难如登天。相比而言,综述的“王道”却好比江湖上广泛流行的“太祖长拳”,入门容易,见效很快,一般人若勤于练习,也能有成,甚至也能登临绝顶,比如《临床医师癌症杂志》杂志就是如此。因为修行此道时,仍可办“纯粹”的学术期刊——基本上只刊登学术文本。
       综述为何能成“王道”,或者说综述文章为何能够得到高于一般学术论文的引用?这就要且听下回分解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