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满拦江: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没有爬不上的半边天

2017-11-27  醉拥天下

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没有爬不上的半边天



文 | 雾满拦江


(01)

 

先出道题,走走脑子。

 

话说有一年,米国总统大选。

 

大选这事,花老钱辣。上电视做海报各种标语各种口号各种宣传手册各种宣传单。都要花到无数的钱。

 

有位候选人,斥巨资印制了宣传单,吩咐大家广为散发。

 

可是有位老兄心细,他先拿起宣传单看了看:等等,这宣传单,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

 

传单上有张照片,照片上有行小字——标注的是摄影师的版权。

 

这扯不扯?用了人家的版权照片。万一宣传单发出去,被人家告到法庭——那摄影师可就脱贫了。

 

宣传单不能发,除非先给人家打钱。

 

可打多少钱合适呢?万一人家狮子大开口呢?万一人家压根不同意你用这张照片呢?

 

——现在,你是这位总统候选人的智囊团顾问,请你给摄影师打个电话,麻溜的解决这个问题,不然立即炒你鱿鱼!

 

在电话里,你该怎么跟摄影师说?


(02)

 

耶鲁大学校长彼得·沙洛维,曾对同学们说:

 

孩子们,你们读书学习,一定努力做狐狸,千万不可太刺猬。


……这话啥意思?


 

狐狸,脑子里多种体系并存,体系认知相互矛盾,但能够游刃有余的解决问题。

 

刺猬,脑子里只有一种理念,凡事用此解释,解释不通就是现实有毛病。

 

狐狸,遇到问题时表现灵活,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没有爬不上的半边天。

 

刺猬,遇到问题只会赌气对抗,凭什么?凭什么这么倒霉老是遇到问题?


(03)

 

狐狸和刺猬,是指两种不同类型的人。

 

当然人类非止这两种,更多的介于狐狸与刺猬之间。

 


但越是靠近狐狸,就越是通权达变。

 

越是靠近刺猬,就越是执拗冥顽。


(04)

 

耶鲁大学的校长,是个文化人。

 

人家的话可不是乱讲的。

 

——人类社会上,举凡活出名堂,干出事业,快乐自在的人,多半都不太象人。

 

比狐狸更象狐狸。


(05)

 

计算机,大家都熟。

 

这世上,怎么会有计算机呢?

 

起因是个数学家,名叫冯·诺伊曼。他在普林斯顿大学教书。

 


忽然有一天,他觉得应该制造一台会计算的机器,帮他节省演算草纸。就给校方打了个报告,申请10万美金的研制经费。

 

校方看到报告就乐了。开会讨论说:老冯神经乐,数学家吗,给他支2B铅笔,一叠白纸就够了。张嘴就要10万美金,有没有搞错?他咋不上天呢?

 

申请驳回,一分不给!

 

不给?老冯就炸了,你看我这个爆脾气。得让校方知道我的厉害。

 

于是老冯就给哈佛写了封信,意思是自己想跳槽,去哈佛教书。哈佛大喜,马上寄来聘书,开出很高的年薪。

 

但老冯,却把哈佛大学薪资条件,写信告诉了芝加哥大学。

 

芝加哥大学赶紧开出更高的价。

 

然后老冯再把这两所学校的开价,告诉第三所大学……就这样,他向每所大学表示跳槽之意,加入进来争夺他的人,越来越多。

 

然后他拿着一大堆名校名院的聘书,去找校长:校长,你看这事……

 

校长急了:咋了老冯,我没亏待你吧?你咋背后捅人家刀子,想跳槽呢?

 

这不是……你不肯通过我的预算吗……

 

行,行,不就是十万美金吗,给了。

 

老冯拿到这笔钱,从此机械智能的历史,就开始了。

 

玩的就是心跳,专家最会撒娇。

 

如果冯·诺伊曼太实在,只知道跟校长讲道理闹情绪,事情会这么容易吗?


(06)

 

其实我们都是狐狸。

 

之所以会出现刺猬思维,那是因为心里赌气。

 


凭什么?凭什么别人做事顺风顺水,轮到我却处处不顺?

 

其实呀,这世上每个人面前,都有无数人拦路,存心不让你过去。

 

但是狐狸思维,知道这种情况是个常态,不生气不抑郁,想个办法绕过去。


(07)

 

世上有个难干的差事,叫米国总统。

 

总统有权,只是说了不算。

 

国会各种扯皮,各种捣蛋。

 

比如说林肯出任美国总统时,提出了废奴法案,不许再有奴隶,给每个人以自由。

 

多好的法案啊,可是国会连哭带闹,打死不同意。

 

咋办涅?智囊团束手无策,来找林肯讨主意。

 


林肯给智囊团讲了个段子:

 

兄弟我早年是律师,有次遇到个妹子,嫁了个人渣老公,妹子一怒之下,轮起菜刀把人渣公给剁了。剁就剁吧,谁年轻时没剁过几个人渣?但当地法庭上,剁老公是要判死刑的,我就接了这个案子,替妹子辩护。

 

我到法庭时,妹子对我说:律师,我有点口渴,哪里有水喝?

 

我回答她:田纳西州有水喝。

 

那妹子好聪明,立即听懂了我的话。知道我在说,在田纳西州,法律不一样,剁了人渣老公,是不会被判死刑的。于是妹子趁人不备跳窗逃走,一口气逃到了田纳西。从此快乐的活了下来。

 

听懂了,智囊团心领神会,立即出动。去找国会议员。听话的,给钱贿赂。不乖的,发其私隐,让对方下台。就这样拉到了过半的选票,最终通过废奴法案。

 

——至今人类仍然称颂林肯之伟大。

 

——他伟大就伟大在:为了正义,选择狐狸。不做刺猬,跟自家赌气。


(08)

 

科学家脑子活。

 

政治家心眼多。

 

不然的话,为政客者,肩不能扛手不能提,没专业没技术,却厚着脸皮吃妹子睡汉子坐车子拿票子坐位子,凭什么?

 

凭的就是狐狸般的机诈。

 

回到本文开篇的故事。那位总统候选人,就是大名鼎鼎的罗斯福。



他当时脑壳进水,误用了人家的版权照片。发现这个疵漏后,大家赶紧来找他,商量跟摄影师谈判时的价格底线。

 

罗斯福说:有没有搞错,还价格底线?尼玛这是典型的刺猬思维。

 

可我是谁?

 

我狐狸耶!

 

——立即打电话给摄影师,我们准备用他的版权照片,给他做广告,问他能出多少广告费,或是政治献金。

 

嘿,这个办法好。

 

智囊团立即打电话,询问摄影师想出多少广告费。

 

摄影师接到电话就哭了:拜托各位爷叔,人家现在穷到饭都没得吃,你们还剥皮榨骨的朝我要广告费,我最多把今天的饭钱给你,100美金,不能再多了。

 

不可以,至少要400美金,不能再少了。

 

最后摄影师苦苦哀求,看在自己生存不易的情面上,把广告费压到了250美金。

 

——250,有多少可怜的朋友,明明遇到了机会,却因为狐狸的诡诈,让你机会失去,反而再遭盘剥呢?


(09)

 

耶鲁大学校长彼得·沙洛维说:刺猬思维,其实也不是一无可取。

 

比如说做学问,这需要沉下去,把功夫做扎实。这里玩不得半点机巧。



好的学习方法固然需要掌握,但对学问扎实研究的态度,狐狸之心只会坏事。

 

但沙洛维又说了,我们为什么研究学问呢?当然研究本身就是快乐的——可你瞧瞧老冯,冯·诺伊曼,人家不给他钱,不让他研制计算机。如果他只刺猬不狐狸,他还有学问可以研究吗?

 

连研究的权利都无法保障,你还做个屁的学问?

 

再瞧瞧美国总统罗斯福,这厮好歹也算伟人吧?可是他欺负盘剥人家摄影师时,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

 

大德不德,太上无情。你要是真有本事,先得把发挥你能力的资源抢过来。这事儿只有狐狸才能干成。而如摄影师一类的刺猬,纵然才华横溢,只能是退以自保,缩成个球来保护自己。但最终的结果,是让罗斯福这只老狐狸,轻松的将刺猬摄影师掀翻,从肚皮吃起,最后把刺猬啃光光,留在苍茫大地上的,只有一张张刺猬皮壳。

 

这就是耶鲁大学校长,要告诉每个孩子的话。


(10)

 

耶鲁校长沙洛维说,在对人生事物的判断上,最顶尖的专业人士,跟普通人其实没两样。

 

都是个稀哩糊涂马马虎虎。

 

那,为什么专业人士广受尊敬,活得快乐开心涅?

 

这是因为——接受过狐狸式思维训练的精英,不固执,不僵化。他们不是得出结论之后,就止步不前。相反,他们会观察,会调整,他们今天的说法,可能跟昨天相反。他们明天要做的,可能跟今天不同。而且他们知道这一点,所以会承认自己的无知。

 

承认无知,就是智慧。

 

——所以那些刺猬式的人,总是无法理解这个世界。他们注意到了狐狸与自己的相同,却完全忽略了双方之间微妙的不同。

 

这个不同,就是永远要怀疑自己,而非彻底的否定自己。怀疑自己目前的选择,是不是可以调整到更好?怀疑自己的努力,是不是可以更有效率?怀疑那些无法解决的一切,会不会有个全新的思路?只有狐狸式的努力,才能登上智力制高点,从任人盘剥的困窘状态,走向广阔的自由空间。从此成为智力贵族,把自己的智慧与爱,献给这美丽人间。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