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家弘教授在欧洲被窃案

2017-11-27  书法初步

“那两个窃贼并没有把包扔进垃圾箱或河里。我隐约感觉到他们的用心。”

何老师在维也纳联合国城对面的多瑙河边↑


我多次访问欧洲,去过许多国家,印象都很好,蓝天白云,阳光明媚。然而,这次欧洲之行却给了我不同的感受。在维也纳时未见蓝天,到弗莱堡后阴雨连绵。而且夜长昼短,下午四五点钟,天色就已昏暗了。这样的天气和环境很容易让人心情压抑。据说,有些德国人在家中安装白亮的电灯,就是为了防止在漫长的冬夜中煎熬而得上抑郁症。我的心情也很郁闷,但不是因为黑夜,而是因为失窃。

这次欧洲之行的第二站是德国弗莱堡,离弗莱堡最近的机场在瑞士的巴塞尔。

11日上午,我乘飞机来到巴塞尔。开往弗莱堡的下一班车要在50分钟后出发,我们就到候机楼内休息。我们在二层找到一个比较清静的角落。我把背包和外衣放在长椅扶手上,与小周聊天。其间,我和小周分别去过洗手间。当我们起身去乘车时,我突然发现背包不见了。小周急忙去找机场工作人员,后者打电话叫了警察。我首先想到护照。我一般在登机后就把护照放进背包,在随身的钱包里放一张护照页复印件。大概因为这次行程很短,我的护照还在衣兜里。这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何老师在弗莱堡街头 


几分钟后,两名法国警察走了过来。我们讲述了事情经过,指明了放包的位置。警察问了一些问题,包括我们的身份,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问警察这里有没有监控摄像头,能否去看看录像。警察便带我们下楼去了警务室。


警察在电脑上查看了几个监控摄像头的录像,但是看不到我们坐的地方——那是个监控盲区。警察又查看毗邻区的录像,找到了我们背包走过来和离开时发现丢包的画面。然后,警察仔细查看那个时间段内周边区域的录像,终于看到了一只快速拎包的手,随后又找到了那个拿着包离去的人。录像记录的时间是10时29分。此时已经11点了。警察说,他们会继续查找,但是希望不大,因为估计小偷已经逃离机场了。警察留下了我们的电话号码,答应会及时把侦查的进展情况告诉我们。我们无可奈何地离开了。在坐车去弗莱堡的路上,雨一直下得很大。我用力回忆放在背包中的东西——一些欧元和人民币,剃须刀眼镜等个人用品,参加联合国和国际足联会议的材料,还有U盘包!

何老师拍摄的监控系统中的行窃者图片


我周一讲座的课件没有啦!这是急需解决的问题。到达弗莱堡的旅馆后,我首先与家人联系,告知这个坏消息,让她们去我的电脑中查找那个课件,发给小周博士。然后,我又分析了那个小偷的行为。那个机场离市区很远,小偷也不像自己有汽车的人。因此,他在得手之后应该尽快找个清静的地方去查看包中的物品,拿走财物,把包丢弃。然而,对他没有价值的东西,对我却是非常重要的!于是,我看到一线希望,那就是小偷拿走财物后把包扔在了机场。

警察局出具的案发证明,图4


第二天上午,我和小周又乘车来到巴塞尔机场。我们首先找到失物招领处。工作人员查找一番,没有发现捡拾的黑色包。于是,我们又来到警务室,找到了昨天接案的两名警察,询问案件侦查的情况。我又特别说明了自己在国际足联道德委员会的身份,以及那些文件材料的重要性。警察的态度很好,详细地讲述了他们的调查工作和获得的信息。根据监控录像的追踪,他们发现那是两人合伙作案,一人装扮成旅客在旁边掩护,一人实施盗窃行为。得手之后,两人直接去了停车场,开车逃离。他们能看到车牌号码,但那不是法国的。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即使查到车主也很难拿到充分的证据,因为车主很可能不是那两个小偷。警察说,现在很难继续追查,只能寄希望于那两个小偷再次来到机场。我感觉,警察确实尽力了。根据我的要求,他们出具了案件调查证明,并且允许我拍下了监控录像中两名窃贼的照片。我向警察表示了感谢。坐在返回弗莱堡的大巴上,我对小周说,就丢包来说,这个结果绝不是最坏的。我们就把它当作一次特别的人生经历吧。生活还要继续。(期间,何家弘老师忙了很多事情,并来到瑞士的苏黎世——小编注。)

何老师在旅馆门外


在国际足联的雅诗阁酒店办理入住手续时,工作人员说,他们接到了巴塞尔市失物招领处的电话,有人捡到了我的黑包,让我去取。这是个好消息,尽管我不知那包中还有何物。

去还是不去,这是个问题。我只有半天空闲,而买票、乘车、找路都挺复杂的。两位女士也有些担心。不过,我心已定,哪怕是只剩下一个空包,我也要去领回来。当然,我也要做好准备。

周三上午,我请酒店工作人员打印了一张巴塞尔市区的地图并标明火车站和失物招领处的位置,又询问了购买车票和换车等事宜。一切准备就绪,我便出发了。

10点多钟,我到达巴塞尔。走出火车站,我乘坐出租车,很快就找到了那个失物招领处。那应该是一座政府综合办公楼,失物招领处只是其中一个部门。

失物招领处所在的办公楼及其标识


一位中年妇女见到我,很有些兴奋地问:he?我愣了一下才明白,有些外国人把我的姓当成名,而且发音不准。她见我点头应是,便快步走到后面,取来那个我非常熟悉的黑包,上面还挂着我参加联合国反腐败大会的名牌。这个普通的电脑包跟随我去过中国的许多城市和世界的许多国家。丢失的时候,我并没有多少眷恋,此时见面却有老友重逢的感觉。看着它那因一道道脏痕而倍显沧桑的样子,我的鼻子甚至有些发酸!

女工作人员说,你看看包里的东西吧。我连忙打开包,查看一番。女士不无期待地问,有丢失的东西吗?我说,有,现金,还有眼镜。她很有些失望地说,这种事情也会发生的。我明白她的意思,便解释说,我这个包不是丢失的,是被偷走的。她瞪大了眼睛。坐在旁边的那位男工作人员也走了过来。

失而复得的背包

我简要地讲述了失窃的经过和警方调查的情况。男士说,你在瑞士遭遇这种事情,我们感到非常遗憾。我忙说,我非常感谢你们,因为这些文件材料对我来说更为重要。我又问,这个包是在什么地方找到的?女士说,有人在一个旅游景点的公交车站捡到的。

那两个窃贼并没有把包扔进垃圾箱或河里。我隐约感觉到他们的用心。大概是我到联合国和国际足联开会的身份发挥了作用。政府工作人员如此认真负责地通知酒店,大概也有这方面的因素。我再次向两位工作人员表示感谢。他们都祝我在瑞士旅行愉快。

何老师拍摄的风景照片


走出大楼,看到蓝天白云,我的心情格外舒畅。穿过几个路口,我沿着一条窄街走上去,来到坐落在河畔的大教堂。这里也有我和妻子留下的足迹。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我很想念她,想念我的家!

何老师拍摄的风景照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