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失火,梁山好汉们雪夜被赶出了汴京

2017-11-28  看乐子


宋庆丰七年,突如其来的一场大火,开封多处民宅被烧。童贯、宋江等奉旨查办整改,还黎明百姓安宁。童贯建议进行为期四十天的大排查。已封为武德大夫宋江拍着胸脯向上保证:先从水浒家众人查起,以身作则。


率先被请出开封的是李逵。黑旋风忿忿不平:哥哥,不是失火吗?如何请走我铁牛?宋江说,招安入京后,你一不去山东迁户口,二也没有置办房产田地,天天拿着板斧到处喝酒乱窜,上面很不放心。听哥哥的话,去各地转一转。说完让下人递上来几坛好酒,一点银子。李逵最是听话,走了。


阮氏三雄兄弟情深,进京后也一直住一起,吃一桌饭,睡大通铺。官差们到了,认为这是群居,有火灾消防隐患。“我兄弟三人水性天下无敌,你们如何赶走我们?”阮小五不服。“村里莽夫,识得水,识得火吗?你们这种群居杂居是问题最大的。你看看,门口还堆着渔网,这是易燃物品!”。


阮小七正要动手,被小二拦住了,只好收拾东西,准备回石碣村——这清理直得甚鸟!爷爷回去打渔,乐得自在!三兄弟扔下一句话,也走了。


孙二娘在京郊的酒店也被查封了,主要是卫生检疫不及格。张青和来人反复解释:十字坡后再也没有来历不明的肉,酒都是从官方渠道进的,这事李应、柴荣几个哥哥都知道。“实话告诉你们,这只是一个理由。你们自己心里清楚,有没有经常留宿客人?客人身份都登记吗?这里有没有响马绿林?不要说没有,你们自己什么出身?武松当年的事,别以为我们不知道!开封府不允许你们这样的不稳定因素存在,封!“”同样被封的还有顾大嫂孙新朱贵开的连锁酒店。


招安后,武松、鲁智深二位行者一直在大相国寺挂单,一心向佛。但也没逃过这次清查,理由是寺庙里有明火,有隐患。官兵到来之际,武松还好言相告:这是相国寺百年香火,不是明火,还请转告给公明哥哥一下。


鲁提辖早就坐不住,拿出禅杖站在门口:何妨妖孽,认得你鲁达爷爷的拳头吗?谁敢过来,吃俺一禅杖!这时候林冲赶到:二位哥哥别怒,让他们先清查了吧,这相国寺没了香火事小,这一庙佛门弟子生计事大,不查不改,怕是都要轰出开封府呀!出家人关了和尚庙,难道都要云游吗?这大冬天的,无处可去呀!


武松道,我等平日习武练兵,如今太平盛世,倒无足可取了。要不回清河把武大哥哥的行当拿来,也好做个营生?燕青搭话道,哥哥休此念想吧,如今这东京正清理底端人口,卖炊饼怕是进不来的。小乙我前几日还收到李师师的书信,说院里的姐妹们也都收拾东西准备返乡了。


其他英雄们也都遭遇清理行动。在天桥附近工作的歌手乐和,在大栅栏附近上班的印章制作金大坚,书画代写萧让等都被当作底端给清理出来了,笛子、锤子、纸张、砚台被扔得满地都是。


改行做纹身师的史进,因为搭了违章建筑,店也被拆了,他自己因为纹身太多被带到衙门问话——进去的时候,青面兽杨志正解释:我这是胎记,胎记,不是纹身。坐在他旁边的是牛二则在写报告:关于菜刀购买来源的说明。


梁山好汉中遭遇最惨的是凌振,他在京东的火药仓库被当地热心群众举报,一夜之间全部查封,当年功勋战将被以非法储藏危险品的罪名被刑拘,投进大牢。


曹正赶着一群猪,连夜迁到了河北沧州;段景住的马场也被封了,安全起见,以后汴京百姓一律不得当街骑马。一直认为自己和公明哥哥关系不错的戴宗,觉得和自己没关系,子时收到清退离开的通知——日行八百一天必达?你就是一个跑快递的!底端,走!


因为火的问题被查并清理出城的还有:霹雳火秦明,船火儿张横,火眼狻猊邓飞、独火星孔亮,还有神火将军魏定国。这里边最冤的应该是双鞭将军呼延灼,他的诨号不叫火、名字也不带火,就因为灼字是火字旁的。老将军当场气出了病,在离京的马上摔了下来,不治。


腊月十八晚,清退限期的最后一夜。林冲提着枪出门,准备打几壶酒,送别武松鲁智深几位哥哥,让大家暖暖身子再上路。推开门出去几步,便已花白满头,汴梁城腊月迎来第一场大雪。


那雪下得很紧。林教头一路走过客栈、衙门、镖局、街市,白日的人荒马乱被大雪掩盖,四处悄无人声,白茫茫一大片,真干净。


他想起了当年在山神庙的那一晚——也是一壶热酒,一杆铁枪;满腔怨愤,漫天白雪。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