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人适合当“内鬼”?这个中国人潜伏CIA长达四十年

2017-11-28  风过静无声



保密,最怕什么?最怕的是出“内鬼”。虽然保密的各种纪律法规很多,比如“不用民用电话谈论秘密”、“不在非保密场合谈论秘密”、把军队的计算机网络与互联网物理隔离等等,但这些都是防止无意泄密的,假如有人就是存心要把机密外泄,那么这些手段就很难真正起到作用。



特洛伊木马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希腊人围攻了十年也打不下来的坚固城池,被几十个藏身于巨大木马中的战士拿下——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这是个颠扑不破的道理。在特洛伊战争中获胜的希腊人,在几百年后也吃了这个亏,斯巴达的勇士们在温泉关让波斯大军寸步难行,却因为一个叛徒当了“带路党”而功亏一篑。



木马计本质上还是从外界打入的思路,而现实中更为常见的是直接收买对方内部的人充当了间谍,这比从外面打入要更省事,成本也小。这种例子非常之多,很多企业、组织、军队都曾经是受害者。解放军在方面吃过的最大一亏,就是九十年代的刘连昆案,刘连昆原是总后勤部军械部部长,级别高,能接触到许多机密。1992年被台湾情报部门策反后,在长达七年的时间内,出卖过相当数量的情报,内容涉及装备发展、部队编制、甚至高层会议。在1996年台海海峡大演习期间,正是因为他的泄密,使演习的威慑力几近于无。



虽然内鬼最终都难逃被清除的命运,但造成的损失却是难以挽回,正因如此,如何防住内鬼便成了需要格外关注的问题,甚至是需要投入大量资源的重点。


防止内部出现被敌方收买的,或是外来的内鬼,提高内部人员的忠诚度是最重要的措施。提高忠诚度可以用一些物质手段,比如提高收入,增加奖金和福利等等,但更重要的还是要做到上下一心,如果所有人都能在思想上做到高度一致,有共同的理想和方向,那么出现内鬼的可能性就非常之低了。抗战时期有许多知识青年前往延安投奔八路军,但八路军并不是来者不拒,而是要做比较严格的筛查,通常要经过三次审查后才能最终奔赴延安,吸纳后也要时常进行政治思想方面的教育,以确保这些新鲜血液在政治上基本合格。


▲沈之岳是唯一打入过延安,

甚至接近核心圈的国民党特工

是《潜伏》中“佛龛”的原型


抗战期间,国民党和日本都企图派间谍渗透到延安,在八路军政治保卫部门铸就的防火墙面前却是屡屡碰壁,难以得手。但即使在如此严密的防范之下,仍然出现过漏网之鱼——沈之岳,这个戴笠手下的军统特工,不仅混过了普通审查,甚至连情报部部长康生也被骗过,被认为是进步青年中的“楷模”,居然进了抗大,“入”了党,后来还被外派到浙江工作,可见其伪装能力之强。据当代一些史学家的研究,皖南事变中新四军遭袭,就是由沈之岳提供的情报。


唯一成功打入过延安的木马特工沈之岳,前后潜伏了三年,但除了有可能在皖南事变中提供情报外,别的高价值情报好像一样也没搞到,这说明延安的保卫和保密工作并不只是审查而已,还有另外的后手,保证了即使有特工打入,也不可能搞到核心机密。这就要得益于共产党长期的保密工作经验了,由于长期在恶劣的环境中生存,早就养成了全党保密的习惯,中央有专门的保密部门,核心机密更是严格控制知晓范围,各种程序一丝不苟,讲纪律不讲人情,即使来了一个特务,也看不到、带不走,很难讨到便宜,这也是防内鬼的最后一招。


▲纽约时报的有关报道

 

“以毒攻毒”,往对方派遣或在对方内部发展出一个“内鬼”也是对付内鬼办法之一,看过《无间道》的小伙伴想必对此会有很深的印象,实际上这也是世界间谍界的常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美国媒体就曾曝出消息,称中国已经在几年之内摧毁了中情局在中国建起的情报网,很多“线人”都消失了——所谓的“线人”就是内鬼,这些内鬼是怎么被“定点清除”的呢?据美媒的猜测,可能是中情局内部也出了“内鬼”,要真是这样,就很有意思了,简直就是《无间道》的现实版。


▲在《建国大业》中,张涵予扮演了

这个险些改写历史的小人物内鬼


真正被收买的内鬼危害就要大得多,因为这个内鬼可能就是核心领导的身边人,哪怕级别不高。在《建国大业》中,有一个中央驻地遭到国民党飞机轰炸的情节,而泄露驻地位置的,就是一个叫刘从文的伙房司务长,他被国民党特务收买后,出卖了这个信息。要论当特务的本事,一个小小的司务长哪里比得上受过专门训练的间谍,但造成的后果却更加严重,险些办到了职业特工沈之岳想办而办不到的事情。如果这个被收买的内鬼级别更高,比如前面提到的刘连昆,危害就更大了。


那么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彻底消除内鬼产生的可能呢?这个恐怕很难,因为只要有利益存在,就免不了会有人动心,会有人叛变,从概率上讲,是不可能完全杜绝的,只能尽量减小这个概率或减少危害。



不过,也不是所有“内鬼”都干坏事,历史上也有为正义事业做出过贡献的“内鬼”。二战中,在军国主义氛围浓厚,全民陷入战争狂热的日本,就出现过两位为反法西斯战争做出过重大贡献的“红色内鬼”——尾崎秀实和中西功,一个是朝日新闻的记者,一个在满铁调查部,他们一起合作,向延安提供了大量日军和各个伪政权的情报。他们最为著名的行动是协助佐尔格搞到了德国准备突袭苏联和日军不会北上进攻苏联的重要情报。后来尾崎秀实与佐尔格被捕牺牲,中西功同样也被捕,但幸运地活到战后,还以共产党员的身份当选了日本第一届参议院议员,成为一代传奇“内鬼”。



另一个影响了历史的“红色内鬼”,则是潜伏在美国四十年的“深海”金无怠(Larry Wu-Tai Chin)。金无怠1922年8月17日出生于北京,1940年考入燕京大学新闻系,1947年毕业,著名红学家周汝昌是他的同期同学。1948年,他被美国驻沪总领事馆招募为翻译,而他在1944年就已经在为中国共产党工作了。


▲1981年退休后的金无怠与夫人的合影


1952年,金无怠进入中情局,当然,中情局也是看中了他兼通中西的能耐。有了中情局身份的掩护和便利,自然能够搞到高价值的情报。他在中情局任职期间,提供了关押志愿军战俘营地址、美国政府关于越南战争的态度和决策、美国政府关于对华外交的信息(特别是尼克松政府愿意改善对华关系的态度),使中国在对美交涉上占据了不少优势。


▲金无怠被捕照片


这位红色间谍居然一直没有被专搞间谍工作的中情局识破,金无怠一边搞情报,一边被中情局认为是“优秀成员”,1981年退休时,还获得了中情局颁发的奖章,之后又被“返聘”为顾问。直到1985年,才被美国FBI发觉并逮捕,在被逮捕后的第三个月,金无怠于监狱中自杀身亡。


军事或政治方面的间谍或内鬼,虽然很传奇,但离普通人的生活还是远了点。在今天的现实生活中,“内鬼”更多的出现在工商业领域,现代高科技领域企业,某些核心技术就是看家本领,如果被人摸了去,那损失不知道会大到哪里去了。


▲可口可乐的完整配方是以金库级别

来保护的,想偷?没门


我们所熟知的可口可乐,为了保住自己的核心机密,防间谍防内鬼,下的功夫可大了。在可口可乐的配方中,大部分成分还是公开的,最为关键的核心成分是比例不到1%的神秘配料“7X 100”,据说可口可乐公司内部只有三个高级职员知道配方,而且是每人只掌握三分一,只知道自己那一份,不知道另外两人的数据。完整的“秘方”则是被存放在防护严密的银行地库中,闲人休想接近半步,而且查询也极其麻烦,几乎不太可能得到批准,合作伙伴也只能得到浓缩的原浆。正因为有了严格的保密措施,可口可乐公司才能年复一年的大赚特赚。


可口可乐算是工商界保密的成功范例,但因为泄密而损失惨重的事情更多。这里举一个台湾电子产品企业的例子——2009年,台积电(台湾积体电路制造公司,世界500强第403名)的资深工程师、研发处长梁孟松离职,这是该企业的一个掌握“核心科技”,同时也是芯片业界的拔尖人物。


▲据报道三星是通过其妻(韩国人)进行“渗透”

许以三倍的收入从台积电挖走了这个关键人物


按照现在通行世界的“竞业禁止”规则,他在两年内不能去有竞争关系的企业就职,这个倒是遵守了,但满了两年期限后,梁孟松就加入了三星,还将台积电多年积累,甚至击败过IBM的集成电路技术也一并带去,使三星迅速赶上了台积电,并且从台积电手中夺下了苹果手机中A9芯片的大单。台积电花费千亿新台币和几十年时间建立的优势在半年内化为乌有,股价大跌,据估计损失超过了10亿美元。台积电怒而将昔日功臣告上法庭,2015年1月,台湾地区最高法院判决梁孟松2015年结束前不得以任何形式为三星服务。官司虽然打赢,但台积电的损失已经造成,还异常惨重,难以挽回。




我们普通人又不搞间谍工作,也很少能去经营企业,那么是不是就不会受内鬼之害呢?当然不是——骚扰电话,估计没有谁没接到过吧?有的还能叫上你的名字,说得出细节,不免让人背后发凉。本该只有自己和熟人才知道的电话号码,怎么就被散得到处都是呢?其实这是另一种内鬼,比如某些银行职员、保险推销、旅行社工作人员……甚至教育和医疗机构的某些人,把你的信息打包出售,或故意泄露了。只是这种内鬼所直接侵害的,并不是他们上班的单位或组织,而是他们本来应该为之提供服务的人群。如果只是骚扰电话就算了,关键是这些信息还有可能落到诈骗团伙手里,轻则失财,重则要命。看到这里,恐怕你会对那些泄露公民个人信息的内鬼恨得牙根痒痒吧?



不过,“内鬼”也许会成为你的发财机会——今年4月,北京市国家安全局颁布并实施了《公民举报间谍行为线索奖励办法》,根据这个《办法》,只要发现并举报了间谍行为,将会得到数额不等的奖励,如果提供了特别重要的线索,贡献突出的话,最高可以得到50万的奖金哦。间谍不一定会是007那种,更多的是隐藏在普通人群中的“内鬼”,假如你有抓内鬼的能耐,一笔财富可就到手了哦!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