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意诚工作室 / 北京截根术 / 苗医中的截根术

分享

   

苗医中的截根术

2017-11-29  李意诚工...
苗医中的截根术

众里寻她千百度——与神奇的苗医邂逅

来源:贵州民族报2013-05-16 第3版“散文天下”

苗医中的截根术


本市中医一附属医院苗医诊室里,人满为患。

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将一颗带线的中号缝衣针,斜刺入一光膀大汉的背部皮肤,尔后抓住线头两端猛然上拽。随着啪的一声响,大汉背上的皮肤瞬间撕裂,大汉的身体也随之一颤。

这场面实在令人有些毛骨悚然,我扭头不敢再看。可又被大汉那痛并快乐着的神情所吸引,不禁又怯生生地上前询问:这是干什么?话刚出口,旁边的几位患者便争先恐后地抢着说:这是夏主任家祖传绝活,专治老花眼和近视眼等眼疾,我们就是来治疗老花眼的。闻得此言,我心顿时大喜。

我自幼喜欢看书,成天地捧着中外名著不挪窝,导致从小学四年级起,近视镜就变成了我的亲密伴侣。
可这伴侣,却着实令人心烦。且不说其镜架平时扯耳根、压鼻梁的让你生怨,还有那镜片,夏天,捂得你两眼周围汗泪争流,冬天,雾镜经常累得你浑茫莫辨。再若是遇到温泉、游泳池等地,只能摘镜祼视的你,就更是举步维艰了。

我日益近视的眼睛,让成天被生计累得喘不过气来的母亲又添心病,至今我还记得,百忙中为我奔走求医的母亲,那总是行色匆匆的样子。

记得有一位樊姓中医师,经常带我到公园的草地上去挖草药。他嘱咐母亲,将草药与鸡肝一并烤熟后给我吃。天天强咽着这些让人看着都作呕的、焦黑的草药和鸡肝的我,那付眉眼紧蹙的模样,难看得让母亲都犯愁。吃了好多好多,但提高视力的希望却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之后,又得知解放军0276医院能用针灸治疗近视眼。

当喜出望外的我们顶着炎炎烈日步行5公里赶到医院时,却见等候针灸的患者,里三层外三层地把医院挤得个水泄不通。绝望之余,平素就野性十足的杨七姐,索性找了个相对僻静处,爬窗跳进邻近的一间诊室,又一把将我拽了进去。

针灸治疗近视主要是通过刺激穴位,起到疏经活络,行气活血,补益肝肾之阴血,振奋阳气的作用,促进眼部血液循环,增加眼区营养,从而提高视力。世界卫生组织已将针灸列入治疗近视疾病的医术之一。

也许是我们人小动静不大,又或是对越窗而入的现象已司空见惯,当时,正在给患者针灸的军医们连眼睛都没瞅我俩一下。直到结束治疗后,一位肤色白净的军医才面带微笑地说,你们跳进来也没用,第一批治疗门诊号已经发完了,回去吧。

这无异于晴天霹雳,一时间,满怀热望的我们如遭霜打的秧苗一样,耷拉着脑袋,蔫了。不知是我们可怜巴巴的样子让军医动了恻隐之心,还是我们小口小嘴地恳求打动了他,他终于答应每天在正常门诊结束后给我们治疗,这让我和杨七姐乐得一出门就蹦得老高。

但针灸治疗,对假性近视疗效不错,对真性近视却收效甚微。

因而,尽管我天天坚持往返10余公里到医院接受治疗,任小脸被太阳晒得红了又黑,黑了又红,小脚的水泡被磨得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可直到暑假结束,恢复视力的希望,却仍像高空中一颗细小的星儿般,遥不可及。
再后来,又经历了一次Rk治疗。RK手术是通过在角膜前表面做多条放射状切开,让角膜中央因周边的膨出而相对变成平坦,这样屈光度就会发生相应改变,从而达到矫正近视的目的。

此手术由日本佐藤教授于1939年最先发明,当时的方法是把角膜的前表面和后表面同时切开,但没过多久,很多患者就出现了严重的并发症。

1987年,我国眼视光学专家前往苏联,将RK手术改良引进国内。随后,RK手术治疗近视就开始风靡全国。90年代初,本市的首家近视眼专科医院也就应运而生。

专科医院的成立,对于饱受近视折磨的我来说,无疑是个天大的福音,因而也就完全忽略了“手术不仅要一次性缴纳1200元手术费(当时,相当于我月工资的10倍),还要有承担手术失败风险和后遗症”的心理准备。
求医心切的我在第一时间内,只身悄悄地住进了医院。可我至今都忘不了,母亲得知消息后赶来医院时,那满眼的爱怜和担忧。也忘不了手术后,当医生摘除蒙在我双眼上的繃带时,慢慢睁开双眼的我,为眼前一片清晰的世界而欢欣不已的感动。

当晚,尽管医院停电,可我和病友们舒心的笑和欢乐的歌,早把黑暗逐得干干净净。然而这欢乐没持续两天,我就惊慌地发现左右眼的视力不一。确诊是手术失误后,我的右眼又遭受了二次切割。

尽管如此这般的遭罪,可我仍然满心欢喜,可接下来的情形,却让我陷入了失望加绝望的冏途。

根据医嘱,为避免切开的角膜恢复原状,出院后的一个月内,每晚得用繃带绑压双眼睡觉。这康复手段不仅叫你夜晚难以成眠,还让你成天两眼泪汪汪。可松绑不久,我就伤心地发现,双眼的视力不仅明显下降,右眼还变成了近视加散光。

事后得知,此手术存在“预见性差、极易发生散光、眼睛经不起冲击、医生很难掌握”等明显缺陷,返工率一直居高不下。

为这雪上加霜的后果,医院同意送我到上海去重新手术,可数遭蹂躏的我,却从此再也不敢以眼试刀了。
此后,不仅近视镜的程度从600加深为700,右眼还附加散光50度……

想到这些,让我不得不对眼前这简便易行的苗医疗法产生出极大兴趣。于是,便认真地倾听起夏教授和患者的闲聊来。

据夏教授说,1993年,自己在中医学院就读时,每逢周末就会坐车到沙子哨场集市上去勤工俭学,用“挑刺术”为赶场的人治眼疾。

他说:此事源起于一次同学之请。本班同学石某,有一居住在沙子哨集市上的舅舅,前段时间因病双目失明,生活不能自理。知我能用挑刺术治疗眼疾,便恳请我前去为其一试。于是,我便利用周末为其舅治疗,约20次后,他舅舅失明的双目便获得了0.1的视力。

同学重见光明的舅舅欣喜万分,得知我一直靠勤工俭学筹措学费,便再三邀请我利用周末到沙子哨集市上去行医,他免费提供食宿……

听到这,我想起前几次治疗近视的患者中也曾有个别幸运儿,便忍不住插话:夏教授,您用挑刺术大概治疗了多少眼疾患者,治愈率是多少?夏教授淡淡地笑了笑,尔后不紧不慢地说,挑刺术是我家世代单传的绝技,治愈率100%。但这不是我的主业,所以只治疗了近100例。停顿片刻又说,挑刺术不仅对校正视力疗效显著,对眼底黄斑,飞蚊症、弱视、鼻泪管堵塞等眼部疾病也有明显效果,前段时间,我小孩的班主任老师双眼总是迎风流泪,也用该法治愈了。

在一片对夏教授敬佩的眼神和赞扬声中,联想起由于自己经常在电脑上阅读和写作,近来,视力已逐渐下降到连三号字体都看不清的窘况,于是,尘封已久的——校正视力、告别混沌的夙愿,瞬间爆炸。

就在我第四次接受挑刺治疗时,却捕捉到夏教授听见我的视力还未见效的答复时,眼中闪过的一丝不安。虽然火热的希望又面临再次破灭的可能,可我的心此时却波澜不惊。因为这是一项仅在背部皮肤上用针进行的、不伤身、不见血的手术,且三、五分钟就能完成。再者,手术一次仅需缴纳30元人民币。这些问题,对在求医路上几经磨难的我来说,可谓微不足道。

不曾想,当晚看电视时,我就惊喜万分地发现,自己居然能看清电视荧屏上的小字幕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欣喜之余,不由得开始为这旷世绝技的生存现状产生了深深的忧虑。

长期以来,苗族医生在与疾病作斗争的漫长历史中创造了丰富的医药理论知识和临床经验,民间一直有“三千苗药,八百单方” 说法。可由于仅靠口传脑记,一直散落民间,不能广为悬壶济世,比如这深得视力患者欢迎与信赖的“简、便、廉、效”的“挑刺术”便是。

眼前这位夏教授,出生于贵州省黎平县的一个苗医世家,挑刺术是他家世代单传的秘方。其治疗原理是通过剌激背部相关穴位来调理视神经,从而达到校正视力、治疗眼疾的目的。可这本应普及的绝无仅有的杏林奇技,却至今仍被封存于民间,默默无闻。

这现状,很让人痛心。我禁不住想高声呼吁:相关部门和各界仁人志士们,时下,应尽快将保护、发掘、整合、创新及科学发展民族医药医术的理论、临床研究成果,列为重要的研究课题!

否则,某些珍贵的民族医药绝技如果在一夜间永远消失,有关部门将无法面对民众及其后代子孙!

微信:13822787566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