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唱着《千千阙歌》的人

2017-11-29  真友书屋

《千千阙歌》虽然翻唱自日本歌星近藤真彦的作品《夕焼けの歌》,但自从1989年陈慧娴演唱它的粤语版以来,这首歌已经成为了华语乐坛当之无愧的经典,脍炙人口,传唱至今。



在华人生活的地方,你想不听到陈慧娴的歌也不容易呢。《夜机》、《傻女》、《红茶馆》、《跳舞街》等等等,在卡拉OK里,在餐厅里,在咖啡馆里,似乎在一切人群汇集的地方,那把温暖细致又单纯的声音,或疾或徐,或轻或重,像雨点,像鼓点,敲打在人心柔软的地方,教你永志勿忘。


尤其《千千阙歌》。佛家说人生诸种苦,别离即其一。中国人从来安土重迁,别离乃人生大事,民族文化深处的禁忌和不得已,不然自古以来也不会有这么多事关别离的名篇佳句。这首歌虽然旋律来自东瀛,在一衣带水的中文世界绝不违和,不胜贴切。陈慧娴的演绎哀而不伤,情感自然流露,分寸把握极其恰当,将离情别绪深深扎进人心,竟不带来痛苦,这已经超脱了流行,无限抵近艺术的境界。


没有挥手,心中道声“再见”, 离开这座肮脏不堪的城市

曾那样恨过的一切,没有完结,却又为何感受到了痛

曾经的梦想,还没有实现

摇摇晃晃在高楼林立的城市中漫开,同那时一样的夕阳

嘴里嘟哝着tmd,在沥青路上蹭着步,啦啦啦,春夏秋


这段译词来自网络。作为《千千阙歌》的原曲,《夕焼けの歌》歌词主题集中在“城市蚁族”的情感与失落上,生活化,接地气,是首纯粹的城市民谣,与中文歌词的意境颇不相类。


《夕焼けの歌》原唱歌者近藤真彦,1964年生于日本神奈川县,是杰尼斯事务所所属的歌手暨演员,目前也是该公司的董事。他是80年代十分活跃的偶像歌星,有一定的创作能力,以在流行歌曲中融入VR、RAP、R&B等音乐元素而知名。


当年他与日本乐坛当红的女星中森明菜和松田圣子有过情感纠葛,据说与香港歌手梅艳芳也有一段情。后者1989年将他的《夕焼けの歌》翻唱为粤语版,即《夕阳之歌》。这首歌与歌者的一生紧密相连,仿佛为她量身定做,深得梅艳芳的喜爱,也是她人生最后的演唱会上最后的一支歌,具有撼动人心的力量。


一段独白胜过千言万语。

最后挥别,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在粤语歌坛,张国荣和谭咏麟也翻唱过《千千阙歌》。张国荣的这个版本出现在他1989年退出歌坛的演唱会上,背景是香港乐坛“谭张争霸”时代的终结。据说谭咏麟在张逝世后也曾唱起此歌,怀念故人。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香港乐坛爆发“谭张争霸”。谭咏麟和张国荣在各大音乐奖项上的角逐异常激烈,而两人的歌迷经常发生口水大战,甚至肢体冲突,其狂热程度,为华语流行音乐史上罕见。


张国荣89年退出歌坛的告别演唱会版本。同一年,陈慧娴一曲唱罢,亦暂别歌坛。在诞生的这一年,《千千阙歌》已注定成为离别之歌。


歌迷的不理性行为,媒体和经纪公司的推波助澜,令两位主角不堪其负。1987年,谭咏麟宣布不再领取竞争性奖项,失去竞争对手的张国荣在独领风骚两年后,也宣布退出歌坛。其实,谭张私人关系不错,所谓争霸,更多是媒体的炒作和歌迷的一厢情愿罢了。1999年,谭咏麟、张国荣两人出人意料地同台合唱了一首《幻影+雾之恋》。多少感慨,尽付歌声中。


《夕焼けの歌》在华语世界还有不少翻唱版本,如台湾李翊君的国语版《风中的承诺》,甚至还有闽南语版。这首歌对华语乐坛的影响,只能用“深远”两字来形容了。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