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73 / 田园对话原创... / 其实这该是一个沉静的冬天

分享

   

其实这该是一个沉静的冬天

2017-11-30  为什么73


福贵导读:


入冬了,寒风仍旧在给树木“剪枝修叶”,我们也一直忙着秋收和给土地“剪枝”,清理干枯的玉米杆、丝瓜藤和霜降后才肯停止结果儿的西红柿藤,挖起地里丰收的大白菜、地瓜、萝卜,摘下一个个大葫芦,抱到院子里晾晒,去皮……


北京城的喧嚣浮躁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田老师带着我们,在这片“田原时光”中,浸泡在春夏秋冬气候风物的流转里,感受四季之神的变化之手,风气,阴阳,冷暖,感受身体在岁月迁移中的微妙改变,回到古人的“生活频道”,阅读《内经》,完成一篇篇新的访谈。


心生欢喜时,就想捧出片段愉悦,和知音分享。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编辑中的,即将在2018年出版的田原老师的新书选摘:《秘方中医·我身轻轻》(暂定名)。


新书,希望每一天阅读,都是一日禅修。




这个冬天,让自己安静就好



冬三月,此为闭藏。水冰地坼,勿扰乎阳,早卧晚起,必待日光,使志若伏若匿,若有私意,若已有得,去寒就温,无泄皮肤,使气极夺。此冬气之应,养藏之道也;逆之则伤肾,春为痿厥,奉生者少。


——《素问·四气调神大论》


1


冬三月,我们和炉子学习睡觉、生阳


冬三月,书院地热取暖,我们自己用锅炉烧煤,烧好的热水,在水泵压差的推动下,在地板下盘绕的管道中循环生热。冬天的时候,水泵和水管,就像书院的心脏和血管,给这座将近五百平的小楼,输送温暖。

冬天夜长,下午五点多,太阳就落到山后去了,没有“夜店”的山区,夜来了,就黑得很彻底,人也融进黑夜,唯有天空之上,以北斗星为中心的璀璨星群,漫天散落。将炉膛添满煤球,关好锅炉的每一个风口,调小烟囱的开关,氧气的消耗降到最低。北方叫“封炉子”。封好的炉膛,不过两尺见方,里面装满煤球,却能足足烧上十四五个小时还有余火。

天睡了,炉子睡了,人也回到屋里,看看书,上上网,身体的炉膛也准备“封上”,人也该睡了。

天光亮起,温暖回到大地,把生命从夜的寂静中唤醒。调皮的鹅老二再次成功“越狱”,跳出鹅圈,跑到房前嘎嘎叫唤,抗议为什么还没早饭;狗儿大雄用尾巴花样敲着落地窗,不许我们赖床;麻雀结伴滑到院子里,捡食菜地里的草籽;喜鹊从一个枝头跳到另一个枝头,寻找可口的食物……

《内经》讲,冬三月,人们要“早卧晚起,必待日光”,其实生活在这里,太阳升起落下,身体都能够感应,哪怕厚厚的窗帘挡住了阳光,“神”也会不自觉的清醒,就像大鹅、小狗、麻雀,没有人叫它们起床,但是太阳光出来的时候,它们自然就醒来,觅食去了。太阳的光热,像魔术师的手,用无形线牵引悬空飞舞的拐杖一般,牵引着我们的身体。

早起第一件事,是帮锅炉“新陈代谢”,掏出炉底闷烧了一夜的煤灰和焦炭,炉膛腾出大量空间,痛快呼吸,充足的氧气,让炉膛里的余火欢快的飙升起来,再补起新的煤球进去,新的一天,就从生火开始了。

处理好炉膛,短暂的活血生阳,让我们身体里闷烧的火种也蠢蠢欲动,跑到卫生间给身体“解封”“推陈”,再喝上一碗热乎乎的白粥,配几块腌制的生姜,微微汗出,通体舒畅,完成身体的“生阳”。


2


冬寒来了,你有没有封好身体的“锅炉”?


生活是造物者留给人类的一本巨大的启示录,是“禅”的发生之处,所有困惑都能在里面找到答案,关键是愿不愿沉静下来,把时间都留给生活本身,心无杂物的阅读,学习,贯通。

每天烧锅炉,才发现,从一个锅炉竟然能读懂人体、读懂生命,真妙!

《内经》告诉我们:“冬气之应,养藏之道”,当冬气降临时,大地和万物生命与之相应的那个变化,叫做“藏”,冬天的养生,就是养“藏”,烧锅炉的时候,才懂得,“养藏”,就是要封好身体这座“炉膛”。

寒冷会让新陈代谢变慢,这是必然的事实。在漫长的冬天里,身体借不到“天力”的温暖之气,又要保证五脏六腑有足够的温度运行,人才能活着,这是我们的身体所面临的难处。

身体是“神”的容器,“器者,生化之宇,器散则分之,生化息矣。”“器者,天地及诸身。” 如何帮助身体“容器”在不同的季节里减少伤害,减少负担和阻力的运行,这是古时候的中医,一直在探索和实践的事情。

没有了身体这个容器,生命发生、变化的能量就没有了盛装和运行之所,就像没有了电脑,没有显示器、CPU、硬盘……程序也将不复存在,而程序,就是电脑的“神”;天地间那个生生不息、生化不止的能量,就是我们生命的“程序”;电脑的运行需要电力,人体的运行需要温暖。

冬天,大自然无法再提供充足的温度,寒冷的空气还不断在消解身体的温度,除了增加衣物,我们还能怎样为身体增暖?靠吃大量食物补充吗?食物也需要脾胃的消化,脾胃需要温度才能更好的消化食物,但脾胃的温暖又从何而来呢?

古人给出的答案,就是“养藏”。如何去藏?我们从封炉子的体会中,思考一个“藏”字:

秋天的丰收,是给炉子添煤,冬藏,则是完全关掉炉子的风口,调小烟囱的开关,消减更多欲求,欲望就像火焰,燃得越高越烈,消耗也就越大。

“早卧晚起,必待日光”,冬天,长夜寒冷,不旦得不到能量,还是一场漫长的消耗,睡眠,也是对炉膛的封藏。我们的炉膛,装满一炉煤大概50斤,封上炉子能燃烧十几个小时,如果把风口全部打开,这个时间差不多要缩减一半,所以“养藏”。

“去寒就温,无泄皮肤,使气极夺。”为什么冬天要多待在温暖之处,要多穿衣物保暖呢?从炉子就能看出,这也是一种“减耗”,炉膛由生铁铸成,导热很快,但是你会发现,即使炉膛内烈火燃燃,轻触炉身,也不会体会到与烈火相应的炙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自然界的寒气,不断在消解里面的火热,密封越差的锅炉房,火热被消解的越快速,为了尽可能保护身体里的火种,让它燃烧的慢一点,久一点,王冰会告诉我们“宜居深室”,而且不要让自己大量的出汗,让寒冷之气,夺走身体更多的阳气,出汗太多,想藏,也藏不住了。



3


奋斗之前,你的心脏升级了吗?


锅炉热水的循环,依靠的是循环泵,原理是控制进水和出水的压力差,让水在双向水管里实现自循环,简单理解,就是将锅炉里的水调动上来,推进水管,循环回来的水进入锅炉重新加热,再被循环泵调动上来,如此往复。那么在人体里,没有人工安装的循环泵,这个循环的动力,由哪个脏腑管控呢?是不是心脏呢?

董草原这样理解心脏的功能:心脏是万里油管的输压泵。我倒认为可以再加上“循环”两个字:心脏,是万里循环油管的输压泵。这个理解,西医对心脏作为人体“血泵”,推动人体动静脉血管儿的循环,在道理上是相通的。

一条万里长的循环油管儿,如果没有超强的泵力,想将油推送万里,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就像锅炉,一间五百平的房子,没有相应功率的循环泵支持,热水在这么大的空间里曲折循环,也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越大的房间,水管越长,需要的泵力也就越大。

董有本说:现在的人,没有几个人心脏是没问题的。这是他在几十年临床,几万病人身上观察到现象,但是我一直在想,要怎么去理解和剖析他这句话背后的含义?现在人的心脏怎么了?

或许这是一个角度:现在人为了实现梦想,过一种更好的生活,不断拼搏、奋斗,这当然没有错,但是有没有考虑到,他心脏的泵力在哪个水平上?五脏六腑的配置,能不能够应对这种超负荷的付出?如果买了一千平米的房子,用的却是六十平米房子用的水泵,即便煤火和水都充足,但是要怎么应对多出那九百多平米的供热要求?

这就好像一台洗机,它的功率摆在那儿,说明书上写着承重是三斤,装四斤衣物,勉强还能转转,装了七八斤,连转都转不动了。

一般汽车发动机的转速在7000左右,像法拉利、保时捷一类的名车,转速超过9000转,一般的汽车厂家,会为汽车设置极限内的自动断油,为的是保护发动机。有一些改装车,转速远远超出表盘,达到13000,可以说,这是对汽车的一种升级,但是我们的身体,在要扛起更大负荷和转速的时候,升级了吗?


4


为什么人不会飞?


“阳生则井寒,阴生则水暖”,这是《素问》“主编”王冰对阴阳在天地间“升降出入”四种变化的注释:夏天阳气上升,地下的水是寒凉的,到了冬天,阴气上升,地下的水是温暖的。同样的解读,还出现在后世《圆运动的古中医学》中,作者彭子益举的例子是:冬天时,井下工人都是光着膀子的,说明冬天的时候,地面上虽然冰封寒冷,但地下反而十分温暖。

王冰对《素问》的解读,很多都基于对自然现象和生活里的“物理实验”:“以物投井,叶附空中,片片不急,而生气所在也。”把叶子扔到井里,叶子翩翩下落,而不是嗖一下就掉下去,这就是因为有从下而上的生气的力量在托着叶片,才让它不会急速下沉。

“虚管溉满,捻上悬之,水固不泻”,比如一个喝饮料的吸管,在里面注入水,然后用手指堵住一端,把它悬在半空中,即便吸管的另一端是敞开的,里面的水也不会流出来。

其实这都是孩子们小时候玩儿过的游戏,喝汽水的时候,用舌尖儿顶在吸管上,饮料就被吸在吸管儿里,下不去了。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古人的理解是,因为堵住了吸管的一端,导致吸管的气只有升而没有降,如果按照现在的物理解释,就是空气中的压力,将水“压”吸管儿里,另一端又被堵住,水流不出去。这是两种语言,但道理却相通。

就是因为“无生气而不能降也”,“空瓶小口,顿溉不入”,小口径的空瓶子,如果用大量的水去灌,会发现水很难灌进去,这就是因为瓶子的气,被水的冲击堵在里面,没有入气,就没有出气,瓶子里的气和水就形成了对抗关系,这都是古人做的物理实验,为了是验证在自然界中,气没有了升就没有降,没有出就没有入,只要含有这种升降出入的气息,就是“生化之器”,是能够生长收化藏的“器皿”,“形为之器”,人的肉身,就是这样一个器皿,对于太阳系来说,地球也是这样一个器皿。

生命来源于自然气机升降出入的变化,这是古人的语言,如果从物理学的角度去理解,其实也是空气中自然存在的“对流”现象。

空气对流:受热的空气膨胀上升,受冷的空气下降,这也是热气球的原理。而我们忘记了,处在这样的热升冷降的空间中的人类,其实也存在这样一种机制,否则是什么样的能量让我们能够站力、走动、奔跑起来?

做一个闹着玩儿的假想,如果有一天,人体内产生的热量,达到了能让热气球飞天的热比例,那么人同样可以飞天。

让人不能飞天的,大概就是四季循环中,秋天时,寒气来临时的“沉降”力量,这是和热气球这种单向热能完全不同的。

还记得大概十年前,第一次读《圆运动的古中医学》,似乎可以意会,但又不可想象,“圆运动”到底是种什么样的运动?其实不管是“圆运动”还是“升降出入”,都是一种对自然界意象的表达,近现代物理学几百年来在探索中发现了空气对流、热运动、量子理论……这些看上去高高在上的“专业学问”,回到生活中才发现,原来西方学者和中国古代的智者,是在用不同的语言和视角,描述自然界里的同一种现象——生命存在的原由和意义。

唯有生活,能让东西融汇,古今贯通,因为大家都是地球人,几千年来,甚至更久以后,都生活在臭氧层保护下的这片天空和土地上,见识着自然界同样的景象变化,感受着这种变化对生命、生活带来的种种影响。别无他路。


5


生命需要“出路”,更需要“出入”


生命需要“出路”,更需要的是“出入”,“出入废则神机化灭”,这是《内经》留给后人的警示。“出入”,是启动“神”的机关,没有了出入,生命得以生化的那个神机也就灭亡了,生命也就不存在了。这个“出入”在人体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大小便,董有本的小药丸作用于人体,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大小便量的增加。

出入是为了升降,升降是为了出入。有升无降,不管这个上升的路线有多长,终究要走到终点。

就是因为宇宙间有这种“升降出入”的循环体系,才有四季轮回,草木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黄帝问歧伯,这种升降出入的变化有终点吗?歧伯回答:“不生不化,静之期也。”直到什么时候,没有生也没有化,静到极致,就到达终点了。

黄帝又问:没有了升降出入,真的就没有生化变化了吗?

歧伯说:“出入废,而神机化灭,升降息而气立孤危,故非出入,则无以生、长、壮、老、已;非升降,则无以生、长、化、收、藏。”一旦天地间这种升降出入的循环机制有那么一天变化了,或者说静止了,这种生长壮老已、生长收化藏的生命规律,也就不存在了。

如果说叶片落到井里,因为有上升的“地气”托着它,让它不能迅速沉落下去,吸管因为堵住了一端,里面的水都不会掉落,那么世界万物,一定都是禀自然界这种升降出入之气能发生、变的,人自然也是如此。

而且中医通过很多具体的方法、方药,在人体内实现着这种升降出入的调节。如果董有本的药不能解决一个升降问题,就不能理解为什么他所说的“止疼药”,吃上以后,会有脊柱和两侧腰窝温暖的感觉,然后就是大量的小便。他首先解决了升的问题,才能解决降的问题,因为有升才有降。这是他的秘方关键。升降的问题解决了,出入的问题也就解决了,才有了大小便的“卸货”。

人的下半身寒凉,腰腿,胯骨,屁股蛋儿……都是因为阳气没有降下来,阴气没有升上去,心肾不能相交,说的这么回事儿。但说到具体上,这应该是“肺”和脾胃的责任,尤其是脾胃的责任,因为中焦堵了,想降也降不下来。

董有本解决的恰恰就是“升降出入”问题,从“出入”入手,解决了出入,也就解决了升降问题。



             为身体剪枝

一物从来有一身,一身还有一乾坤。


能知万物备于我,肯把三才别立根。


天向一中分体用,人于心上起经纶。


天人焉有两般义,道不虚行只在人。


——邵雍《观易吟》

“器者,生化之宇,器散则分之,生化息矣。故无不出入,无不升降。”

王冰解读这句话,用一个词:“器者,天地及诸身。”身体是收纳生命能量的的“器皿”,这个生命能量,是个“变量”,随着天地的升降出入,不断发生变化,它是天地神机注入其中的那个“生命动能”,每一个细胞,每一个脏腑都是“神器”,家里的古董花瓶,每天还要爱不释手的去关注、擦拭,但是对自己身体这个“神器”,却往往忽视、伤害,更别说保养和维护了。

电影《雪国的列车》,结尾很有深意,住在车头里的列车独裁者发了永动机,但却没有办法解决一个问题:永动机本身是需要不断保养维护的,火车不停开动,零件也不断磨损甚至完全损坏。

“形器散敝,则出入升降无所依凭,各相离分而生化息矣”。生命的终止处,是“形器散敝”,是这个装载着生化之机的器皿破损、散架子了。

在董草原的理念里,一个人只有心神清明,才有守护、保养身体器皿的信念,这个信念大过人生中任何事,因为保养身体器皿,首先就要克制欲望,无论是肉身的欲望,还是情志的欲望,这就极大减少了对身体“器皿”的损耗;然后再学习使用恰当的食物和药材,来保养、维修这个肉身。两者缺一不可。不能消减欲望,就得不到一双雪亮的眼睛,看清楚这副肉身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那么任何保养维修的知识,就都可能被错误使用,反而成为伤害。

“我之蜜糖,彼之砒霜。”每个人的生命,在自然界的生化中,都有相似之处,却也略有不同,对你来说是蜜糖,适合你,对我来说可能是砒霜。中医人一直强调“个体化”,背后的深义,是让每一个人都过属于自己的那份生活,过一种去标签式的生活,穿透层层迷雾和声音,去识别“我”的这个“形器”、体质,需要的究竟是蜜糖,还是所谓的砒霜?

神清明,才能洞悉真相。

保养身体的知识有很多,不管董有本的“拉肚子”、董有草的“高营养、高水分、高热量”,还是陈胜征的“死保肺胃,清理胱肠”,回到根本,都在实践着《素问》所说的:“四者之有而贵常守,反常则灾害至矣。”

“四者”,说的就是升、降、出、入,这四种阴阳之气相搏、变化的状态,守卫生命升降出入的正常,人体自然安康长寿;如果升降出入反常,“灾害”就到来了。对于天地气候来说,是“灾害”,对于人体来说,就是疾病。对“生降出入”的守卫,是日常功课,就像每天都需要打扫。

武侠小说让人印象最深,是少林地寺的“扫地僧”,看上去平淡无奇,一出手惊天动地,从前以为就是这种反差,才更让人觉得深藏不露真高手;但是回到山里生活,到了秋天,每天都有大片落叶吹进院子,今天扫得干干净净,隔一天不扫,树叶就又堆满了墙角,有时候风大,我在不停的扫,柿子树在不停的往下扔枯叶……那时候似乎明白了,扫地僧一生都在重复做一件没有结果的事情,这种重复的背后,是“天道循环,往复不息”。

每年秋天,叶子都会落下,寒风不把全部残枝枯叶“剪掉”不会罢休,地面每天都有掉落的叶子,都要清扫,因为秋天不允许任何一点多余的残败的生命,去耗散树根的营养,就如同地下被封藏的阳热和仅有的一些水分,只需要好好养护地下的根脉,等待春天的新生,而再不需要向上供应。

我们的身体也如此,每天的吃的食物余下的残渣,并不能通过大小便代谢干净,尤其还存在体质的差异,还有现在人饮食的问题、脾胃的伤害,每个人体内,或多或少的存在死角和堵,更不要说情绪上的喜怒悲忧恐,也在不断制造堵塞。自然界有秋风给大树剪枝,我们身体谁来剪枝呢?

董有本的小药丸,某种程度对身体起着秋天的作用,将体内各个秘处积攒的浊水、浊便、浊气,通过“拉肚子”、增加小便的方式,帮助身体做一些清理。

还记得采访朱良春教授,他说,根据他的体质,常常要吃一些大黄,帮助身体推陈出新。从五运六气去分析,朱老是尾数为7,木运不及的体质,木,代表春天、生机、发陈,回到升降出入这个范畴,木气不足,也就是升降之机不利,和其他人相比,这个年份出生的人,在身体的新陈代谢、推陈出新方面,更缺少活力,这是先天禀赋所决定的,朱老选择用大黄来“代偿”自身“发陈”之力的不足。朱老过世的时候已经98岁寿龄,在他95岁(印证)那年,我和赵中月先生去南通拜访,那时的朱老,思路依旧清晰敏捷。

扫地僧每天清扫落叶,落叶代表的,是新陈代谢的产物。升降出入是固有、常在的,就像有树叶的生长,就有树叶的凋落,守住升降出入的正常,人年轻漂亮,身体轻松,必然多寿;如果守不住升降出入,肉身这个器皿被破坏了,神就要离开,人就要死亡。守护升降出入,就是守护身体各处气、血、粘液、细胞水液渗透等的正常流通,大小便的产生,是这些体内气体、体液正常流通后的代谢产物。

《素问》讲的生气通天,什么是“生气通天”?就是升降出入的通道都正常,人气和天气交换的正常。现在人,大小便、排汗都不好,人体的鼻涕、大小便、汗液,都显示出人体升降出入处于什么样的状态。

《素问》讲的:天枢之上为天气,天枢之下为地气,天枢这条线,是人体的“阴阳线”,要解决人体升降问题,首先得通吧?哪儿通啊?中间这条阴阳线得通,阴阳得相交,心肾得相交,水火得相交,天气地气得相交,这条线路通了,才能提到升降。偏偏现在很多人,这条线都是拥堵的。

给身体“剪枝”,就是为了把多余的东西,清扫阻碍升降出入的通道。

还记得和李玉泉探讨“口气”问题,他的回答非常简洁,有口气的人,是大肠有寒堵,其实就是下水道堵了,有东西沤在里面,那股发酵之后的污染之气没办法从下面的通道排解出去,就返到上面来了,有的人还被这股浊气“熏”的头晕,到医院去检查,没看出什么问题,就当成心脑血管儿病去治了。所以他用拔罐儿解决了大肠的寒堵,口气和头晕也都跟着消失了。

《内经》和《伤寒论》都谈到“补不足,泻有余”的问题,但是,你知道你的不足和有余究竟是什么吗?中国的文字真的很有意思,这句话可以理解为,补充不足,泻掉多余,从董有本的临床实践来说,还可这样理解:泻掉多余,也是一种“补不足”,所以多年前,《中医人沙龙》中对董有本的专访以“以通为补”为主题,今天再深度的去剖析这个“通”字,其实就是“升降出入”而已。

人活着,就要呼吸,要吃饭、喝水,要大小便,要出汗,甚至要排痰、流鼻涕、排眼屎、流眼泪……要有出有进,有升有降,没有什么道理可讲,它就是存在,就是事实。

——田原笔记




田原对话民间奇医董有本


1身体机器的耗损,造成体内积压“库存”


田原:咱们刚才说到当年那个老人给你的秘方,其中有人参,黄连,半枝莲,蝎子尾等中药,你理解这个秘方的大法是什么?

董有本:如果用老百姓能够理解的角度来说,就是以排毒为主。

田原:这个毒是什么?是排除肠道中的毒素和宿便吗?

董有本:在中医看就没有这么简单。我呢,理解的很简单,李可老先生说过现代人阳虚之人十有八九,阴虚之人百不见一。一方面我赞成这个观点,另一方面呢,我就要思考了,是什么造成了这个阳虚?饮食起居的寒湿自然是罪魁祸首。但是这些东西如何清理出去?这就是各医家有各医家的高招了。李可扶阳,很好,也有人善补脾胃,也没错。我呢,就用下法。这就是这个秘方的医理。为什么还有人参呢?就是攻下不能不补正气。为什么很多人吃了这个药,没有虚弱的感觉,反而气色好了,症状消失了?有一个在北京媒体工作的陈先生,这个人不到五十岁,家里生活条件非常好,喜欢各种美食,没有肉不吃饭,人也不是很胖,但是,在我看来就有些脸色偏浮白,口腔溃疡一年多了,西医诊断为白塞氏综合症,看了中医,西医,都没有明显的好转,我只给他开了七天的量,他排出了大量的东西,用他自己的话说:白天做人,晚上做鬼。因为他白天要上班,晚上才能吃这个药,拉肚也在夜里,他自己感觉很遭罪,但是这个病就好了……

田原:《四圣心源》谈阴阳篇,有这样一段话:“病于阴虚者,千百之一,病于阳虚者,尽人皆是也。后世医术乖讹,乃开滋阴之门,率以阳虚之人,而投补阴之药,祸流今古,甚可恨也。”这本书成书在乾隆年间,这个补阴的“时间”可是不短了。

回到老百姓的生活空间,一直讲民以食为天,好生活来了以后,大家一直在补充,某个层面来说,也是一种滋阴,可是光补不通,也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董有本:究其根源,我觉得现代人体内多有寒邪,湿邪。尤其现代人善于补营养,问题是,补进去了,有没有化作气血呢?多数没有。那么在体内就形成了瘀滞。比如,很多小孩都是嘴壮以后引起感冒发烧。就是因为孩子脾胃虚弱,没有把食物化生气血,导致食积,然后发热。这个角度虽然很小,但是可以以小推大。

田原:谈到这儿,我倒想起一个有意思的话题,就是关于吃的话题。细想一想,大家真是想尽一切办法来搞吃的东西,美食文化、美食节,什么都可以吃,什么都是补。关于吃的场所到处都是,就连洗澡的地方都几乎是以吃为主了。老祖宗讲饱腹不可洗澡的古训也遗忘了。因为民以食为天,所以中国人,亲朋好友见面第一句话就是:吃了吗?可是,进来的东西,消化了多少?出去了多少?这就只有医院来关注了。甚至医院也没有办法,灌肠好像是医院常见的手段。这和之前享用美食,感受色香味俱佳,真是天壤之别!

董有本:人体内的“毒”来自好多方面,病从口入,这没错。那么还有自然界中的风、寒、暑、湿、燥、火。还有情绪因素,就是中医说的怒、喜、忧、思、悲、恐、惊,《黄帝内经》说“恬淡虚无,真气从之”就是这个道理,人的情绪好,不过喜,不过怒,就不好生病,就怕大喜、大怒、常怀忧虑或者欲望过于强烈,一般人都知道,在经历过大悲、大喜之后,人就觉得累,有点儿像被掏空了似的,其实就是对生命之气的过度消耗。

其实人的身体它既是精神体,也可以看作是一台生命机器。但凡机器,用得时间久了必然要有磨损,用得多,用得费,磨损得就越快,作为机器的功能就越要大打折扣。本来流利的工作,生产、运输气血,以维护人日常活动的脏腑、经络、血管等等有形无形的“生产线”,年头一多,生产力量和运输都上不来了,人的精气神、体质等各方面就都要受到影响。

尤其是人的这个胃肠啊,就像很多家里用的绞肉机一样,刚开始用着挺好,进去多大块儿肉都能绞碎了,年头多了就不行了,绞不动大块儿肉了,有时候,连小块儿肉都容易卡在里面。绞肉机旧了,把它一扔换台新的,人的身体旧了,怎么能换新的呢?

田原: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身体并不是完全自由的,它不像人们以为的那样,可以放纵吃喝,随意透支。经年累月,本来的山青水秀,就有可能变成潮湿森林,甚至雾障沼泽,这些都是有利于产生疾病的“领域”。

董有本:所以我所说的排毒是什么呢?人生是不一样的,有的人会觉得不享受生活那活着有什么意思?但是,在享受的同时,一定不能忘记给身体机器一个维护。身体是一个相对封闭的个体,把一个桃子放在密封的袋子里都会很快烂掉,更何况滞留在身体各处的湿气、瘀血、痰浊,乃至不良情绪,这些问题,当身体机器没办法顺利地使之流畅起来,排泄出去,一定会成为负担,让人觉得沉重不爽,而且这些痰浊和瘀血,久而久之就要滋生各种疾病,还有可能积聚而成肿瘤。

田原:所以要定期清理身体里的不良库存。

董有本: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不是说简单的清理肠道和宿便就能解决问题的。我要看人的面色、舌象、脉象,这些检查手段告诉我这个人的身体哪里出现了问题。前些日子,中国贸易报的一个记者来我这里看病,他说自己这几年来西医检查都是肝大,脾大,胆囊有息肉,吃药半个月以后,再去检查,这些问题都解决了,尤其是胆囊息肉,真是不见了,胆囊壁光滑。

对于慢性肝炎的人来说,体内的瘀滞多,怎么挣扎都动不了,出不来。这个时候,你用药去鼓动他,效果肯定不理想,怎么办?帮助身体排除瘀滞就显得很重要了。这些瘀滞排除以后呢,人体自己有一个很好的调整机制,老百姓常说:有病不治,常得中医。啥意思?有些小毛病不去治疗,身体自己就是一个中等水平的中医大夫,因为身体有这个能量和智慧,会调整到一个自身比较平衡的状态。作为医生只需要给他一个助力,你想啊,把堵的地方疏通了,就是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了。正所谓推陈出新,就是这个道理。

田原:有很多人总是感觉身体不爽,其实就是水湿等瘀滞所致。从这个角度来讲,解决身体的问题可以简单一点啊。但是这个“推陈出新”一定是有技术含量的。可不是随便的排毒减肥。


2排便不好,身体里必然会积压更多的废物


田原:其实说到排毒,大家第一感觉还是应该从下走。你的排毒理念有什么理论根据呢?

董有本:我的中医基础理论很薄。所以一开始没有依据,就是我自己深刻感悟的东西,通过自己和病人吃药的反应,还有长年研究这个方子做出的判断。不然人体哪儿来那么多东西?有的人吃了药,能排出十几斤的水便,但是体重只是稍微浮动而已,说明它不是靠脱水来清理身体的。

后来呢,我发现我这个秘方,跟宋朝金元四大家之一——张从正的“攻邪法”很相似。因为我的病人吃了药之后,上边有病从上边走,有呕吐的反应,下边有病的就从大便走。这些都跟张从正的汗、吐、下有很相似的地方。我对他的“陈莝去而肠胃洁,癥瘕尽而营卫昌”的理论也很认同,莝就是说杂草,癥瘕是说包括肿瘤在内的一切气血瘀滞。本意也是对身体内部进行清理和打扫。然后又看到《黄帝内经》谈到过“六经为川,肠胃为海”,基本上就给下法找到依据了。

田原:“六经为川,肠胃为海”与下法有关系?

董有本:很显然,海纳百川,肠胃之所以成为能纳“百川”的大海,是因为人的胃肠,从实际的脏器上来说,平时要容纳、经过各种物质。而从无形的功能角度来看,为什么六经是川呢?六经是人体上的三条阳经,三条阴经,阳经走身体外侧,阴经走身体内侧,又因为人分上下,六经又以手足区分成十二经。我认为,六经在周身形成一个无形的框架、管道,通过它们来沟通全身,运送气血,同时,也因为它是一个开放的格局,长期处于“奔流不息”的状态,既能运载营养物质,也能“运送”病邪,这也是病邪能够传导到全身的重要原因。而下法,也可以说是利用了这样一个原理,用中药的力量将游走于六经中的病邪,及存在于身体里的不良库存,比如瘀血、肿块等等,都给清扫进胃腑里,再传导给肠道。

在中医里,肠和肺是表里关系。肺在五行中又属金,金就是秋天的意思,意指自然界中存在的一种强大的“压力”,当季节进入秋天,金气当道,产生巨大压力,迫使阳气下降,地上变得寒冷,地下水开始升温,哺养种子。没有这个降的力量,地下就不会温暖,就不可能有新的生命产生。所以在人体来说,肺的功能也是降,肺功能不好的人,肾阳也会不足,也会出现阳虚的症状。而肠道呢,可以说是实现肺气下降的一个物质管道,通过泻下大便的方式,将病邪,和体内的多余物质驱除身体。

田原:同理可证,排便不好,便秘的人,意味着身体里必然积压更多的不良库存,若干年后,某些疾病貌似突然爆发,其实已在体内蓄谋已久。这又回到了中医为什么要治未病之病的理念上。

董有本:这是肯定的。《黄帝内经》里谈到了“六腑以通为用”的说法,六腑就是胃、胆、大肠、小肠、三焦、膀胱。中医说五脏是藏而不泄,六腑是“传化物而不藏”,如果说五脏以生产、储存为主,是周身气血的大本营,六腑就是身体里的“物流机构”,要保持通畅的运输功能,外在表现就是大小便顺畅。如果六腑藏污纳圬,不能完成它的本职工作,那就成了中保私囊,久而久之身体必然要出问题。

有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在我父亲和我们生活的那个年代呀,大便都比现在的粗。那个时候的人,得的病大多是营养不良,现在人呢,大多得的都是营养过剩的病。所谓营养过剩,也不是说身体里存了多少好东西,再好的东西不为身体所用,就会成为糟粕,不能将糟粕排出体外,自然会久积成病。

田原:只管吃好喝好,没有人管出好、出净!我觉得,现代人应该好好关注自己能否“出干净”的问题,原先是老年人便秘的多,现在便秘的年轻人比比皆是。这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年轻时就便秘,年老的时候又会怎样呢?

董有本:还有很多人呢,其实都是有些浮肿的,但是没有一个可以参考的指标可以知道自己的问题。



3不乱补才是真的补


田原:这些日子,我观察很多人服用你开出的药,普遍感觉他们的面色通透了。有一个从小得强脊炎的中年男人,他跟我说,才吃了九天的药,就感觉腰这个部位没有原先那么疼了。他爱人也说,他的脸色真是透亮了。他很诧异这种中药治疗方法,就是拉肚子,什么病都可以调整。

董有本:有好多神奇的现象我也说不清楚。我治疗过很多脑瘤患者,脑瘤很容易再长出来,也是吃这个秘方,效果非常好,没有复发的现象。我听说过一个故事,说是一个老太太,有慢性肠炎,有人告诉她,把牵牛子炒了,吃一点就好了。这个老太太不知道量,就炒了一大碗吃了,结果是大泻不止,但多年的肠炎一举治愈了。其实还有很多这样的例子。说明这个下法虽然冷峻,但是治病出奇地有效。

田原:离开中医的治病理念,我觉得它应对了一个时代的身体问题——超额索取。如果说我们这个时代更适合下法,我觉得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吧。这样的大破大立是否适合所有人的感觉?

董有本:其实关于下法,彭子益在他的《伤寒论原文读法篇》中这样说:荣卫本病,也就是病在皮肤腠理时,可以用桂枝汤和麻黄汤来发汗解表,是为汗法。比如一些风寒感冒的初期就是最简单的表证;而病在阳明经时,邪热亢盛,胃部胀满,二便不通畅是最明显的表现,这个时候就可以用三承气汤——大、小承气汤及调胃承气汤,来泻下,是为下法;病邪深入人体的三个阴经,肝、脾、肾,就属于姜、附子的治疗范围了,此乃温法。病在少阳胆经,需要柴胡来和解,即是和法。这其中,出现了中医八法中的汗、下、温、和四法,说明病在不同的位置,都有相对应的“解药”。

田原:可我理解你的下法好像是通用之法……

董有本:首先我很认同彭子益的观点。但是,是不是只有六腑的病,才能用下法来医治?这就要见仁见智,尤其要考虑到我们生活的时代背景。

至少从我的临床上来看是这样。这几十年我治好那么多癌症病人都用下法,没有一个用补法。为什么这么说呢?当年张子和熟读《黄帝内经》和《伤寒论》,这两本中医经典之所以到今天仍然经久不衰,仍然可以诊治现代人的大多数疾病,关键还在于它们的全面性,不同的人,读之有不同的感悟。而张子和选择了从中萃取下法,并在临床治疗当中加以研究、拓展,我认为最大的原因,就是他所处的时代背景。

我们国家很长一段时间,都盛行补法,宋金时期也是如此。当时人们相信补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不管有没有病,只要经济条件允许,都想给自己弄点补品来吃。而张子和有个观点,“不补之中,真补存焉”。他不反对补,但是反对滥补,尤其注重保养脾胃和食补,这一点跟我的理念也不谋而合。因此说他的攻下法,是针对当时的时代特性的。

田原:人觉得没精神,虚了,需要补补,吃点肉蛋奶什么的,吃点儿营养品,这个观念到今天仍然盛行。其实,我们可以逆向思维,是由于不通,瘀滞,进而出现的萎靡不振,这似乎和经济发展而出现堵车是一个道理。

董有本:是啊,这个比喻挺形象。我觉得人体内其实也是这个情况。

但是很少人考虑到,给你的好营养,送到需要的地方,这才叫补,如果身体本就是一片雾障沼泽,再好的营养进到里面都会再度制造堆积,因为已经超负荷运转,吸收不了,到达不了觉得“虚”的地方,那怎么叫补呢?反而给身体增加了负担。在这种情况下,最简单直接的方法是什么?整治身体内环境,还原她原来的湖光山色、康庄大道,恢复脏腑、经络正常的机能,只要正常吃饭,米饭、白菜的营养都能很好吸收,不要去补她,她都不会虚。

田原:“没有虚死的人,只有补死的鬼。”这句话,是我在多年前,采访的一位民间中医人时听来的。现在看来,值得深入思索。


4结肠癌、食道癌的病因很简单


田原:简而言之,现代人的病大多数都是吃出来的。而“吃出来”的背后,其实是人类生存文化的异化。

董有本:主要就是这个问题。你说一个病都是单独原因形成的吗?必然不是啊,我认为,首先是现在人的思想出了问题,因为条件允许了,生活中开始充满各种可能性,贪图享乐,放任欲望。只不过,“吃”为已经疲累不堪的身体。增加了更大的压力,设置了更多的障碍。而且我们现在的补呢,跟张子和那个年代不一样,现在的生活水平多高啊,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水里游的,只要有钱,想吃什么有什么。但人身体的需求和承载能力其实很有限,只不过在吃喝玩乐增加身体负担的时候,她不会马上表现出不堪重负,而是像小树一样一点点被压弯,终有一天,树干折了。

田原:但是,对大多数人来说,外面的世界太精彩,无所不在的诱惑让人难以招架。如何能抵挡住美食?

董有本:还是要改变观念,这个很难,但是我仍要讲出来。我是一个没有母亲的人,我希望所有家庭都圆圆满满的。

抗拒不了诱惑,就在吃的时候多想想后果。为什么过去癌症没有这么普遍?打仗的时候,没有东西吃,几乎个个营养不良,为什么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老人,尤其是艰苦一辈子的老红军,反而更少病,还长寿?这是因为过去没有细粮,肉也难得吃到,油就更不用说了。这些粗粮能给人的营养成分很有限,但是有一个好处,就是它不易于消化,反而在消化过程中,对肠道进行了“按摩”和清理,脏东西在身体里就留不住。但现在不一样,细粮和油腻食物几乎顿顿都有,但这些东西进了肠道,不像粗粮那么痛快就下来了。你看那个白面,揉过之后,都黏在手指上,油沾到手上也不容易洗掉,用这些东西做出来的食物,进入身体,哪儿那么容易就能排出来?更何况是顿顿吃,年年吃。

吃进去那么多的好东西都到哪儿去了?一少部分被身体消化了,还有一些不好消化的,尤其是油脂,要么变成脂肪,要么游离于血液中,还有一些,就挂在肠壁上了。日积月累,连肠子里的通道都越来越窄了。

为什么现在结肠癌的也多?结肠不是直的,是弯来弯去的一条肠道,比其他地方还要狭窄,在它的拐弯处,也最容易积聚杂物,比方说菜里的秸杆,米里的沙子等等杂物,有时候就卡到这儿,过不去了,最后就留在身体里,慢慢地被身体里的一层粘膜给包裹起来,就造成这个地方越来越窄,越来越多的杂物会积在这儿。有的还会形成肿瘤。

田原:结肠癌就是结肠里堆积物过多?

董有本:就这么简单。就跟家里的水管被杂物堵上了,水管出水就不通畅,堵在里面的东西长时间处在那么一个闷热、潮湿、封闭的环境里,就要发生变化,发霉、腐烂。不应该停在身体里的东西被滞留了,同样要发生不好的变化。你说它复杂吗?用西医的细胞学,这个学、那个学来解释它肯定复杂,其实人身体的学问,都能在生活中找到类比,一类比,复杂的事物就变得简单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