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满拦江:人生两个窍门:一要勇敢,二要恐惧

2017-11-30  醉拥天下

人生两个窍门:一要勇敢,二要恐惧



文 | 雾满拦江


(01)

 

成长之路,坑陷遍布。

 

上世纪90年代,作家郑渊洁,去家少年犯管教所演讲。

 

在那里遇到个小男孩。

 


郑渊洁问:孩纸,你怎么会在这里?

 

孩子:偷人家钱,被抓住了呗。

 

可你这么小,也要关起来吗?

 

孩子回答:刑法规定,年满14岁的人,一次偷盗500元以上的财物,或一年内累计偷盗三次,即构成盗窃罪。我是14岁生日那天,为了请同学们吃饭,在公车上偷了个钱包,钱包里正好是500块钱,所以就进来了。

 

当时郑渊洁很悲伤,心说:孩子,我看他们是抓错了人。应该做牢的不是你,而是你父母和老师。做为监护人,他们应该保护你,告诉你是非对错,避免让你走上犯罪道路才对。


(02)

 

当然,郑渊洁不会把这番话,说出来。

 

但他问了孩子一个问题:孩子,难道就没人告诉过你,盗窃罪的定罪年龄是14岁吗?就没人告诉过你,一次偷盗500元以上,就要被抓吗?

 

当时那孩子似笑非笑的看着郑渊洁,说出一句极幽默的话来:

 

你有告诉你家孩子,14岁以后每年只能偷一次,每次只能偷499元吗?

 

……呃,这个……郑渊洁张口结舌,无词以对。

 


郑渊洁老师,还真没对自家孩子说过这句话。

 

——因为自家孩子,根本就不必说。

 

可这孩子不一样。


(03)

 

郑渊洁老师发现:需要引导孩子学会爱。

 

爱自己,爱家人。

 

——对自己、对家人最大的爱,先是看好自己,别弄出大家全都兜不住的事儿来。

 

还要教会孩子勇敢。

 

——勇敢的做到这一点!


(04)

 

明朝的时候,皇帝朱元璋和臣子们聊天,忽然间他脑子一抽,问出来个问题:

 


什么人最勇敢?

 

这个……武将说:沙场上甘冒矢石的壮士最勇敢。文士说:朝堂上勇于进言的谏臣最勇敢。双方当场吵起来,都说自己最勇敢,谁也吵不过对方。

 

忽然间旁边冒出一个人,说:不怕人笑,遵守法律的人,才是最勇敢的。

 

大家呆了一下,旋即一起叫好。

 

真正的勇敢,是勇于“不敢”,不是畏首畏尾,不是胆小怕事。而是知是非,明善恶,所谋者大。勇于不敢的人,爱自己,尊重自己的生命价值,不让自己这么宝贵的资源,浪费在无意义的事情上。


(05)

 

犹太人的智慧宝典《塔木德》中,有个故事。

 


一位受人尊敬的智者,带着弟子穿越沙漠。

 

一边走,智者一边教导弟子们:孩子们,智慧的第一要义,是勇敢。不要怕危险,不要怕困难,勇敢的面对,并战胜之……哎呀妈那是啥呀?

 


远方,一只凶猛的狮子,发现这边有许多美味,正疾冲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弟子们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师尊已经四蹄趵开,嗖的一声,卷起漫天黄尘,逃得不见踪影了。

 

弟子们也拼命的逃,侥幸逃脱了狮子的利爪,与老师相会了。

 

老师,刚才你不是教导我们勇敢吗?可看看你自己……要不要逃这么快呀?我们这些年轻人,发了疯都追你不上。

 

你这叫勇敢吗?

 

智者回答:对,这就是勇敢。

 

真正的勇敢。

 

——面对人力不可抗拒的危险,最重要的是保护自己。

 

——战胜虚荣与虚妄,不介意被人说成胆小,不为了博取无知者的喝彩,而陷自己于危险之中。

 

——才是真正的勇敢。


(06)

 

莫言,诺贝文学奖获得者。



他在法兰克福书展上时,曾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有一天,德国的大诗人歌德,与音乐家贝多芬,两人并肩走在路上。

 

突然之间,前面来了国王的仪仗队。

 


贝多芬怒了,昂首挺胸走到仪仗队面前,不屑而过。

 

而歌德呢?却赶紧退到路边,摘下帽子,在仪仗队面前恭敬肃立。

 

小时候的莫言,读到这个故事时,拍案而起:贝多芬铮铮傲骨,不畏权贵。可敬!至于歌德,真是太不象话辣,见到国王的仪仗队就吓成这模样,你好歹也是诗人耶,至于这么没出息吗?

 

但过了好多年,莫言长大,成为大莫言。

 

想法就变了:

 

——像贝多芬那样做,并不难。

 

——只要有一身傲骨,不畏权势这八个字,就可以了。

 

——很多人都能做到。

 

——但像歌德那样,在周边都是傲骨的人中站出来,反向为之。不在意这些人的鄙视或不屑,这样才难。

 

——这并不是说,应该在权势面前奴颜卑膝,而是不要走到另一个极端。

 

——奴颜卑膝固然可憎,可是非要上前挑衅,秀自己的“傲骨”,这真的有必要吗?

 

——不偏不倚,允执撅中。不卑不亢,岂不是更好?


(07)

 

人,其实都是勇敢的。

 

但不同的人,勇敢用在的地方,是不同的。

 

郑渊洁在少管所遇到的孩子,不谓不勇敢。年纪小小,却视法律为无物。他脑子也足够聪明,甚至能把写了几千万字的大作家,噎得说不出话来。

 

但正像明朝皇帝朱元璋所评价的:他不怕法律,不怕蹲监狱,这根本不是勇敢,而是愚蠢。他蠢就蠢在,他应该害怕此生走错路,害怕光阴虚度,这些该怕的他都不怕,那他肯定是怕别的什么东西。

 

——他害怕的,是不怀好意的同伴的嘲笑。

 

——他害怕,害怕同伴们笑话他不敢犯法,不敢蹲监狱,不敢这辈子没出息!

 

——为了向同伴们表明自己不怕这些,他选择了伤害自己。

 

——这实际是恐惧。

 

很多人都遭遇过这种伤害,该好好读书,可遇到讥讽,就把书放下了。明明是心中喜欢的妹子,听到人嘲笑她,就不好意思追了。

 

恐惧人言,不敢选择自己。


(08)

 

相比于人言,对我们伤害更大的,是内心的恐惧。

 

早些年,我在粤西认识个朋友。

 

他人很好,只是对朋友寄望极高。

 

他有个发小,两人一起玩大。但成年后,却渐行渐远。要说责任也不在他,而是发小从一个电器摊起家,越做越红火,最后竟尔进入地产界,成为当地首富。

 


在发小一路起家的行程中,其实从未忘了他,总是想法设法的要拉着他一起做。

 

但是他对发小嗤之以鼻,务必要在人前展示自己的一身傲骨。无论在任何场合,只要提到发小,必报以一脸鄙视。据他自己说,有几次发小登门来求他,求他一起发财,都被他尽情的羞辱一番——他也不是不想发财,但他一定要让发小明白,他是一个有气骨的人,决不因为发小有钱了,就奴颜卑膝。

 

他很象莫言所说的贝多芬,最看不得别人牛气,一定要无事生非的挑衅一番,挫一挫对方的嚣张气焰。

 

但他又没有贝多芬的才情,自身能力,原也平平。连续羞辱发小几次后,发小就再也不登门了。他的事业每况愈下,日子一天天潦倒,心境更加恶劣。

 

实际上,他是败于自己内心的恐惧,生恐被人讥笑,说他在有钱的发小面前低三下四。所以努力表现出傲气与傲骨,表示自己不是那种奴颜卑膝的人。却忘记了,人生不唯有勇敢和恐惧,还有着不卑不亢的平和力量。


(09)

 

苏格拉底说:没有经过审视的人生不值得活!

 


可是我们该审视什么?

 

——审视我们的勇敢,和恐惧!

 

勇敢是恐惧的反面,恐惧对了,勇敢才对。


(10)

 

传统儒家,对修身有两个要求:

 

一是恐惧,二是勇敢。

 

恐惧些什么?

 

恐惧我们的心,不够强大,无足以辨识周边阴暗的力量。恐惧我们的意志,屈服于闲言碎语之下,不敢行有为之事,甚至会走向自毁以求认可。恐惧我们的心太纠结,一味强调傲骨,四处挑衅,却失去了平和的力量。

 

又勇敢些什么?

 

要勇敢的面对自我,爱自己,爱家人。勇敢的面对那些阴暗的讥讽,无论这讥讽的力量有多强大,也绝不允许做出伤害自己、伤害家人的事情。要勇敢的走入自己的心,审视内心的恐惧,相比于外界的闲言碎语,已心才是最大的危险。如果我们人生有什么不如意,一定是内心的认知曲解了现实,让我们陷入恐惧,生出挟愤。做不到不卑不亢,平和待人。

 

决定我们人生命运的,是内心明析力量与环境的对比,环境对我们压制与伤害,终究有限,因为环境时刻在变。而我们内心认知一旦陷入混乱,伤害就显现出持续性效应。道理都明白,但是否有勇气面对,这就需要勇气。智者说: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做为一个想活出价值的人,不能少了宽宏坚韧的品质,因为我们担负着自己和家人的寄望,要幸福,要快乐,要活在温暖湿润的爱之中,就必须明心见性,坚守自己。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