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子们,为什么不放过我爷爷奶奶

2017-11-30  四月的猴H


撰文 | 庄亦谐

出品 | 网易浪潮工作室


如果在大街上看到“免费体检”或“专家会诊”,你一定会绕路走开,但你的父母或爷爷奶奶就不一定了,他们不仅真的相信马路边有神医,甚至买回了一堆价格不菲的“神药”。


不止是虚假保健品,他们或曾听信“投资回报高”的噱头,而坚持把全部的积蓄交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又或许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收藏品”,信誓旦旦地称不出几年就价值连城。


如果没有,那么恭喜你的家人已经战胜了60%的中老年人。

2016年,在遭遇电信诈骗的人群中,5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比例最高,达到五成,高出平均水平11个百分点。2009年的情况更糟,电信诈骗中老年受害者比例超过70%。


为什么骗子都盯上了老年人,而他们又为什么这么容易上当受骗?

老年人太好骗


作为子女,有时候不得不面对这样的窘境:他们一边是随时给予你人生经验和生活指导的智慧父母,一边又是器官功能衰弱、对环境变化的适应能力降低的迟暮老人。


这代人的文化水平普遍不高。1946年前出生的农村老人有超过一半从没上过学。城市里也没好到哪儿去,学历在高中及以上的不到四分之一,大多数老人的最高学历是小学,甚至更低。


有无受骗经历老年人的人口学特征比较 /《老年人受骗状况及其影响因素》


受教育水平低,带来的结果就是常识的欠缺。以理财产品为例,一般银行理财产品的年化收益率在5%左右,因此,如果一个投资理财项目声称其月收益率就达到2%,基本可以判定为虚假理财。可是这样荒唐的骗局常常令老人趋之若鹜,过去一年里,老年人因投资理财损失的金额高达248亿元。


数据进一步证明了这一点:2012年,在一项针对中国受骗老人的调查中,初中及以下的文化程度占六成,而高中文化程度的受骗老人仅占15.5%。总体看来,学历越低,被骗的比例越高。


但有两个例外,一个是完全不认字的老人受骗比例最低,只有8.1%,这类老人的经济状况普遍较差,社会交往活动较少,因此被骗的概率更低。相较而言,大家或许更难理解的是另一种情况:一些受教育程度很高的老人也很难逃被骗的噩梦。



今年4月份,浙江大学心理学系退休老教授黄秀兰在保健品上投入了四十多万,动辄数千元的心脏病药品、营养液买回家;82岁老教授没能扛得住年化利率24%的诱惑,掉进了“高利息风险投资”的骗局;清华大学的老教授被冒充公检法的骗子电信诈骗人民币1760万元。


这些高学历的老人,具备一定的专业知识和生活积累,甚至还接触过反诈骗宣传,他们究竟为什么栽进了骗子的圈套?


不得不说,“被骗子盯上”是每一个老人晚年生活必然遭遇的“宿命”,根本原因在于生理上的衰弱,让他们变成了骗子的刀俎鱼肉。


老年人更容易相信别人,跟他们身体的变化密切相关。衰老,让他们对陌生人面部表情的捕捉变得迟钝,尤其对陌生人撒谎时奸笑的表情、游离的目光、后倾的身体,捕捉能力严重下降。


医学研究者在扫描人的大脑后发现,年轻人看到可疑线索时,脑前岛区域有明显的活跃迹象,能够帮助我们判断社会情境中的潜在风险和陌生人的可信度。而在同样的情境下,老年人的脑前岛区域几乎没有任何反应。


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老年人对别人的信任感也在逐渐增加,尤其是陌生人。身体衰弱,行动不便,老年人其实更渴望跟他人建立亲密关系,主动忽视人际交往中的负面信息,天然地想要依赖别人的帮助。


可以说,这是老年人为了生存下去,在社会生活中一种无奈的自我调节。

孤独的一代

事实上,有很多高学历、高收入老年人并不服老,仅仅是身体的衰弱,并不足以解释他们容易被骗的根源。


上世纪末,美国退休者协会曾对745名电话诈骗犯罪的老年受害者展开调研,发现很多高学历的老人仍然掉进了骗子的圈套,根本原因是因为他们脱离社会太久,不知道诈骗手段已经先进到了什么程度。


大多数中国老年人获取信息的主要渠道仍然是电视、报纸等传统媒体,其中充斥着大量的虚假广告。吉林省消费者协会2009年前3个季度,农民投诉电视广告占投诉总数的比例占到了50%。


懂得利用互联网获得信息的老人比例还不到六分之一,45.1%的老年人甚至根本没有信息获取习惯,这就意味着,对于各类诈骗事件的报道,有近一半的老人接收不到。


老年消费者日常获取各类消费信息的媒体渠道 /《2013年中国老年消费者权益保护调查报告》


信息时代的车轮快速滚动下,老年人被狠狠地甩在了后面。其中固然有其生理因素的限制,但实际上老年人并不是不想学。60岁以上的老年人中,60%希望学习如何使用计算机知识,70%以上的人相信电脑可以帮助他们与社会保持联系。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根本没人教他们。


一项中国老年人孤独感自评调查告诉我们,62%的老年人处于高度孤独水平。在中国,空巢老人占老年人总数的一半,独居老人占10%,和老伴相依为命的老人占40%。大量孤独老人的存在,给了骗子可乘之机。


中国老人孤独比较特殊,人口流动的热潮,带走了他们的孩子。


以北京为例,2016年末,北京市有2172万常住人口,其中40%是从五湖四海来这里打拼的北漂一族。放眼整个中国,流动人口数量达到2.45亿,每六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背井离乡。随着城镇化进程的推进,这个数字在短期内不会骤减。


子女为了生计在外打拼,无法照顾家中父母,越来越多的“空巢”老人随之诞生。2000至2010年十年间,中国城镇空巢老人比例由42%上升到54%,农村由37.9%升到45.6%。


这对历来信奉“养儿防老”的中国人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比起欧美社会完善的福利制度和养老院养老的传统,中国老人晚年生活的幸福感离不开“父慈子孝”的陪伴。


如今,传统意义上的“家庭观念”被消解了。膝下儿孙满堂的温暖不再,邻里乡亲的人际关系网在崩塌,甚至因为户口限制难以享受暂住地的社会保障……他们成了被子女抛在身后的孤独人群。


1995-2011年数据收集年代与老年人孤独感的相关 / 《日益孤独的中国老年人:一项横断历史研究》


孤独的老年人为什么容易受骗?因为在老年人的决策思维里,情绪是第一位的。”让我开心点,我就愿意花钱“,“活到80岁了,还不能拿钱买个开心吗?”而且他们非常注重亲密关系,如果没有子女在身边,伪装成子女的骗子就很可能乘虚而入。


很多人只会责怪爸妈怎么又被骗了,恰恰忘了,是你的消失,把他们推向了骗子。

防不胜防的骗局


尽管老年人生理上具备了易上当的体质,但骗子要想万无一失,还得费一番功夫。天价“神药”,忽悠转账的电话诈骗,假借权威部门,解冻民族资产……每一样,骗子都做足了功夫。


以推销保健品为例,让老人“占便宜”是行骗的第一步。大米、鸡蛋、食用油免费送,甚至很多保健品公司会组织老人免费旅游,包吃包住,行程中照顾得无微不至。几天下来,80%的老人会购买产品。


为什么老年人特别吃这一套?老年人爱占便宜跟他们的经济生活状况密不可分。据统计,65岁以上的老年人中,近五成依靠其他家庭成员供养,其次是靠劳动收入、离退休金和养老金生活,有四成老人认为自己是家庭的负担。


手头紧,节约,爱占小便宜很正常,但“交几十块,解冻民族资产之后,分红几百万”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大骗局,为什么也屡试不爽?


一辈子苦过来,老年人就想安度晚年,在他们的决策思维里,不想再冒任何风险,小投资大回报最合适不过了,“零风险的投资多好啊!”而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回报越高,风险越大。


接下来,骗子就开始跟你父母拉近关系、建立信任。


“叔叔阿姨”、“爸爸妈妈”,没有他们不能叫的。比你还关心他们的健康,每天8个小时陪聊天陪做饭,甚至去医院看病,骗取信任。


在宣传策略上,骗子们巧舌如簧:普通的“压榨法”被说成是“一项复杂的提取工艺流程”,自己“一拍脑袋想出来的点子”被称作是“中科院院士的研究结果”,“不要犹豫快点买吧”要表述为“如果有条件可以尝试一下”。


如果你见过这种骗子,先不论他们说的有多荒谬,他们的口条一定很溜。在老人眼里,这套连贯清晰、易于理解的表达,比教科书上的装逼词汇更让人信服。


这就是心理学上讲的“认知流畅性”:哪怕其中漏洞百出,只要说得头头是道,乍一听还真是那么回事儿。


而且,老年人对人的判断不像我们,印象好或差,会根据每次的接触实时更新,他们的记忆系统衰退的很厉害,印象更改严重滞后。也就是说,如果老人第一眼就相信了骗子,就很难逃出骗子的手掌心了。


一轮强势进攻下,你爸妈十有八九都中了招。但骗子们还有致命一击,恐吓。


老年人最怕什么?先看数据:除了食品、日用品之外,医疗已经成为老年人日常消费支出费用最高的领域。在50-54岁之间,有45.9%的老人需要经常服药来控制疾病,70-74岁这一比例达到了57.9%,养老保障、疾病医疗的需求尤其强烈。



最后,你爸妈买来一堆保健品兴致勃勃地服用,哪怕没什么效果也憋在肚子里,甚至还会对周围的朋友夸赞一番保健品的功效。你疑惑不解:为什么明知被骗仍然执迷不悟,对子女苦口婆心的劝说熟视无睹?


因为他们“认知失调”了。生活遭遇冲击了人的信仰,为了不走向崩溃,只能不断强化自己的信仰。被骗得越多,就越不想承认自己被骗了:“我付出了这么多,怎么会是这种结果?”


所以,嘲笑老年人容易上当受骗的我们又有什么资格,花大价钱买面膜、进口保健品、防脱发洗发水的我们,不也一样在缴纳智商税吗?


参考资料:

[1]These scammers are targeting your elderly parents,2015-2-18.

[2]Mark Button.,Cassandra Cross:Cyber Frauds, Scams and Their Victims.

[3]Li, T., & Fung, HH, (2013). Age differences in trust: an investigation across 38 countries. Journals of Gerontology Series B: Psychological Sciences and Social Sciences , 68(3), 347–355.

[4]Castle, E., Eisenberger, NI, Seeman, TE, Moons, WG, Boggero, IA, Grinblatt, MS, Taylor, SE, (2012). Neural and behavioral bases of age differences in perceptions of trust.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109, 20848-20852.

[5]Robert N.Why survive?Being old in America(New York:Harper & Row.1975).

[6]Taylor & Francis,Consumer fraud and the elderly a review of Canadian challenges and initiatives,Journal of Gerontological Social Work, 2006.

[7]Deborah S,etal《Five principle for research ethics》,Monitor on psychology,2003,34(1):56-62.

[8]Li JC1., Yu Yolanda M2., Wong GT3., Ngan RM2.Understanding and Preventing Financial Fraud Against Older Citizens in Chinese Society Results of a Focus Group Study,2015.

[9]高飞,徐烨,张红,岑爱飞,张林. 老年人受骗状况及其影响因素[J]. 中国老年学杂志,2017,37(08):2037-2038.  

[10]徐烨,高飞,徐杰,张红,岑爱飞,张林. 基于老年人受骗案例的社会心理学[J]. 中国老年学杂志,2016,36(21):5477-5478.  

[11]端文慧,赵媛. 老年人信息意识状况与提升对策——以老年人上当受骗为视角[J]. 图书馆,2016,(05):95-101.  

[12]刘荟琪,江黛苔,李敏,李嘉敏. 老年人消费受骗的影响因素及对策分析[J]. 黑龙江科技信息,2015,(33):296.  

[13]闫志民,李丹,赵宇晗,余林,杨逊,朱水容,王平. 日益孤独的中国老年人:一项横断历史研究[J]. 心理科学进展,2014,22(07):1084-1091.  

[14]彭玉伟. 论老年诈骗犯罪被害人的被害性[J]. 安徽警官职业学院学报,2013,12(01):46-49.  

[15]彭玉伟. 老年诈骗犯罪被害的社会对策研究[J]. 云南警官学院学报,2012,(06):73-77.  

[16]申继亮,周丽清,佟雁,张金颖. 亲子支持和孝顺期待对老年人孤独感的影响[J].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03,(03):167-169.  

[17]公安部:电信诈骗受害者女性、中老年人超70%,人民网.

[18]田雪原,《中国老年人口》.

[19]工商局长多次“卧底”保健品骗局,“那么多老人受骗我心里惭愧”,新京报,2017-7-6.

[20]2016年移动支付安全调查报告.

[21]中国8000万「空巢老人」缺照料,联合早报,2015-2-25.

[22]《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6》.

[23]《中国家庭发展报告2015年》.

[24]独家解读:在中国看病为什么那么贵、那么难?,凤凰资讯,2016-3-8.

[25]集体前往鸟巢零钱,为什么中国人这么相信传销?网易新闻,2017-4-26.


编辑 ✎ 邱小奕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