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囤够脂肪,春天才有力气去旅行

2017-12-02  alayavijn...

 


 

但是

去哪里旅行是个值得思考一冬天的问题

远离开愤怒、罪过和痛苦,

在绿草如茵的群山、幽谷,

到处都可以听到大海絮语,

有柔和的阳光古老的森林,

林中音响所引起的共鸣声,

和艳丽多样的香草与鲜花

所发出的芬芳气息和光华:


 我们可以在那里尽尝欢欣,

以至连那些天空中的精灵也会羡慕我们,

甚至可能把许许多多灵魂不洁的人

吸引到我们这忘忧的乐园,

但是他们的怨恨会被安恬

美丽的环境和会给振作的

灵魂降下镇痛香膏的和风、

隐蔽舒缓起伏大海的绿叶

所治愈


(雪莱:《尤根尼亚山中抒情》

 

温柔的生之气息,可以治疗一切纷争,可以让“月光下的所有生灵悔改那徒劳无益的嫉恨”,雪莱在诗中描绘了一个世外桃源,旅行有多种选择,但是,像这样可以抚慰心灵的地方,很多人一定非常向往吧。

 

其实,大部分旅游景点都是很美的,也都有着一份独有的静谧,之所以我们没见到,只是因为——





好不容易攒钱攒时间出去玩儿,本来是为了放松身心,最后搞得身心俱疲,真是不划算。不过,只要我们用心发掘,还是可以找到人少景美的旅行目的地。


在我国的乡村,就有很多被遗忘的角落,它们深邃又静默,时光流走,岁月回荡,它们的安静与美好却未被遮掩。等到莺飞草长的季节,去那些地方走走,会让人心生安宁,卸下疲惫,放空复活。


今天,我们就走进广东的古村落,去探访一个过去从未发现的、古朴至美的广东。


1. 江门开平碉楼


在开平乡村,人们看到的是大量各不相同的碉楼或碉楼群,它们有的独立护卫着村落,有的像自力村、马将龙村那样三五成群,有的像立园那样融入一个奢华的园林当中,或者像赤坎古镇那样成为小镇骑楼街巷中的最高建筑。

 

2. 佛山长岐村



这是一座位于佛山市三水区芦苞镇的古村落,始建于明代,现存建筑最早建于清朝初年。历经数百年风雨侵蚀,村落依然保存得极为完整,里巷的肌理脉络清晰可见。路上发滑的石板,建筑中触感生涩的青砖,都镌刻着时间的味道。

 

3. 潮州龙湖古寨


龙湖古寨的建筑,荟萃了木雕、石雕、嵌瓷、彩绘、贝灰塑等潮汕民间工艺的精华,很多祠堂、府第、民居的门廊主面装饰颇为浓重,门匾等多绘有风俗彩画,墙上还有以人物、动物、山景、树石等为主题的壁画。

 

在龙湖,随便走入一家老宅子,几乎都能看到屋檐和屋顶上的嵌瓷。屋檐下的石榴嵌瓷,屋脊上的兰花、狮子等嵌瓷,都寄寓人们对生活的美好愿望。方伯第的嵌瓷让人印象深刻,这座巨宅是明代布政使刘子兴的宅第,里面的装饰融汇了西式建筑的韵味,嵌瓷屋脊有飞禽走兽、各类水族、花卉水果等,陶瓷片被镶嵌组合得生动活泼,让人眼花缭乱。

 

4. 梅州桥溪村



时至今日,桥溪村的交通并不发达,需要经过大量的爬坡山路才可到达。想必当年到这个地方居住的人,看中的或许便是这里的交通闭塞、与世隔绝。

让人讶异的地方在于,就是这么一个交通闭塞的村落,和一般印象中的山村小屋完全不同,小桥流水旁边的人家是庞然大物般的民居建筑。村内的世德楼、宝善楼、世安居、继善楼、燕诒楼、仕德堂等,和闽西的土楼一样,硕大的建筑尺寸令人觉得不可思议,更像是被外界生生移过来的。


5. 河源林寨古村



林寨古村各处耸立的四角楼,像一个个的小城堡。四角楼是中国乡土建筑的独一无二的特殊类型,集防洪、防卫、防盗、居住、仓储等多种功能于一体。每座四角楼都留有数十个石头枪眼,用于瞭望和打枪,有梅花形的、工字形的、葫芦形的、水滴形的,既实用又美观。


6. 南雄珠玑巷



在漫长的珠玑巷巷道上徜徉,一百多个不同姓氏的祖居一字排开,一层的黄泥房子,有些陈旧了,屋瓦相连,中间隔一段便设有一道城楼,飞檐翘角,颇具气势。从门口往里一户人家看去,后院幽深,不见底。一公里多长的巷道,走到尽头便是清浅的沙水河,两株千年古榕树,立在水畔,沉默、安宁,等待归人。河的左岸,是一字排开的新建宗祠,右边是珠玑巷的另一段。

 

7. 珠海会同村


会同村的栖霞仙馆


栖霞仙馆是莫咏虞为原配郑玉霞所建。莫咏虞由香港或海外运进建筑材料,模仿香港太古洋行模式建造一座400平方米二层中西合璧的骑楼,设置有梦香阁、念经堂、客厅和厨房等,建置电房、车库、凉亭、假山、观音池和种植名贵花木的庭园。

时间匆匆,古村落之所以迷人,往往因其布满年轮的古老建筑,显赫的历史。在会同村,栖霞仙馆流传的情爱纠葛是隐于莫氏买办风云后一缕迷之霞光。


8. 清远欧家梯田


夏日的午后,是乡村最清闲的时辰。禾苗已抽穗,收成指日可待,菜园里长满瓜果,狗慵懒地躺在树荫里,人在巷口乘凉,穿堂风送来倦意。欧家村拥有广东面积最大的梯田,交通不便,游客不多,几年前只有少量摄影发烧友。这两年开始有中国香港、日本的游客,甚至有剧组来拍电影。


漫步在欧家梯田,落霞晕染,清风抚平稻浪,泉水汩汩,一切寂寞又深邃,自然的美给人带来安慰。田间除草的人告诉我,无水不成田,这些纵横在山坡上的沟渠,是梯田的生命,“山有多高,水有多深”。


以上内容均节选自《乡愁里的广东》(许伟明 余婷婷/著)


繁华都市不是广东的全部,

这里还有太多安静而美好的村落。

林寨古村、开平碉楼、山水城堡、沙湾古镇、

英西峰林、欧家梯田、客家围、大雾山….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