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针灸歌诀·扁鹊神应针灸玉龙经

 nqj0108 2017-12-04
针灸歌诀——扁鹊神应针灸玉龙经


——选自元•王国瑞《扁鹊神应针灸玉龙经》

扁鹊授我玉龙歌,玉龙一试痊沉疴。玉龙之歌世罕得,研精心手无差讹。

吾今歌此玉龙诀,玉龙一百二十穴;行针殊绝妙无比,但恐时人自差别。

补泻分明指下施,金针一刺显良医;伛者立伸患者起,从此名驰湖海知。

中风不语最难医,顶门发际亦堪施。百会穴中明补泻,即时苏醒免灾危。

中风口眼致㖞斜,须疗地仓连颊车;㖞左泻右依师语,㖞右泻左莫教差。

头风呕吐眼昏花,穴在神庭刺不差;子女惊风皆可治,印堂刺入艾来加。

头风偏正最难医,丝竹金针亦可施;更要沿皮透率谷,一针两穴世间稀。

偏正头风有两般,风池穴内泻因痰;若还此病非痰饮,合谷之中仔细看。

项强兼头四顾难,牙疼㖞作不能宽;先向承浆明补泻,后针风府即时安。

牙疼阵阵痛相煎,针灸还须觅二间;翻呕不禁兼吐食,中魁奇穴试看看。

乳蛾一症更希奇,急用金针病可医;若使迟延难整治,少商出血始相宜。

鼻流清涕名鼻渊,先泻后补疾可痊;若更头风并眼痛,上星一穴刺无偏。

不闻香臭从何治,须向迎香穴内攻;先补后泻分明记,金针未出气先通。

眉目疼痛不能当,攒竹沿皮刺不妨;若是目疼亦同治,刺入头维疾自康。

九般心痛及脾疼,上脘穴中宜用针;脾败还将中脘泻,两针成败免灾侵。

三焦邪气拥上焦,舌干口苦不和调;针刺关冲出毒血,口生津液气俱消。

少冲穴在手少阴,其穴功多必可针;心虚胆寒还泻补,上焦热涌手中寻。

痴呆一症少精神,不识尊卑最苦人;神门独治痴呆病,转手骨开得穴真。

眼睛红肿痛难熬,怕日羞明心自焦;但刺睛明鱼尾穴,太阳出血病全消。

忽然眼痛血贯睛,隐涩羞明最可憎;若是太阳除毒血,不须针刺自和平。

心血炎上两眼红,好将芦叶搐鼻中;若还血出真为美,目内清凉显妙功。

风眩烂眼可怜人,泪出汪汪实苦辛;大小骨空真妙穴,灸之七壮病除根。

肝家血少目昏花,肝俞之中补更佳;三里泻来肝血益,双瞳朗朗净无瑕。

耳聋气闭不闻音,痛痒蝉吟总莫禁;红肿生疮须用泻,只从听会用金针。

若人患耳即成聋,下手先须觅翳风;项上倘然生疬子,金针泻动号良工。

哑门一穴两筋间,专治失音言语难;此穴莫深唯是浅,刺深反使病难安。

咳嗽喘急及寒痰,须从列缺用针看;太渊亦泻肺家疾,此穴仍宜灸更安。

忽然咳嗽腰膂痛,身柱由来穴更真;至阳亦医黄疸病,先泻后补妙通神。

伤风不解咳频频,久不医之劳病终;咳嗽须针肺俞穴,痰多必用刺丰隆。

腠理不密咳嗽频,鼻流清涕气昏沉;喷嚏须针风门穴,咳嗽还当艾火深。

哮喘一症最难当,夜间无睡气遑遑;天突寻之真妙穴,膻中一灸便安康。

气喘吁吁不得眠,何当日夜苦相煎;若取璇玑真个妙,更针气海保安然。

哮喘咳嗽痰饮多,才下金针疾便和;俞府乳根一般刺,气喘风痰渐渐磨。

口气由来最可憎,只因用意苦劳神;大陵穴共人中泻,心脏清凉口气清。

小腹胀满气攻心,内庭二穴刺须真;两足有水临泣泻,无水之时不用针。

劳宫穴在掌中心,满手生疮不可禁;心闷之疾大陵泻,气攻胸腹一般针。

肩端红肿痛难当,寒湿相搏气血狂;肩髃穴中针一遍,顿然神效保安康。

两肘拘挛筋骨痛,举动艰难疾可憎;若是曲池针泻动,更医尺泽便堪行。

筋急不和难举动,穴法从来尺泽真;若遇头面诸般疾,一针合谷妙通神。

两胛疼痛气攻胸,肩井二穴最有功;此穴由来真气聚,泻多补少应针中。

肩臂风连背亦疼,用针胛缝妙通灵;五枢本治腰疼病,入穴分明疾顿轻。

虚羸有穴是膏肓,此法从来要度量;禁穴不针宜灼艾,灸之千壮亦无妨。

老人虚弱小便多,夜起频频更若何;针助命门真妙穴,艾加肾俞疾能和。

针灸歌诀——扁鹊神应针灸玉龙经


胆寒先是怕心惊,白浊遗精苦莫禁;夜梦鬼交心俞泻,白环俞穴一般针。

传尸劳病最难医,涌泉穴内莫忧疑;痰多须向丰隆泻,喘气丹田亦可施。

满身发热病为虚,盗汗淋漓却损躯;穴在百劳椎骨上,金针下著疾根除。

肾虚腰痛最难当,起坐艰难步失常;肾俞穴中针一下,多加艾火灸无妨。

脊膂强痛泻人中,挫闪腰疼亦可针;委中也是腰疼穴,任君取用两相通。

腕中无力或麻(qún),举指酸疼握物难;若针腕骨真奇妙,此穴尤宜仔细看。

手臂相连手腕疼,液门穴内下针明;更有一穴名中渚,泻多勿补疾如轻。

连日虚烦面赤妆,心中惊恐亦难当;通里心原真妙穴,神针一刺便安康。

腹中气块最为难,须把金针刺内关;八法阴维名妙穴,肚中诸疾可平安。

腹中疼痛最难当,宜刺大陵并外关;若是腹疼兼闭结,支沟奇穴保平安。

妇人吹乳痛难熬,吐得风痰疾可调;少泽穴中明补泻,金针下了肿全消。

妇人白带亦难治,须用金针取次施;下元虚惫补中极,灼艾尤加仔细推。

脾家之疾有多般,反胃多因吐食餐,黄疸亦须腕骨灸,金针中脘必痊安。

环跳为能治腿风,居髎二穴亦相同;更有委中出毒血,任君行步显奇功。

膝疼无力腿如瘫,穴法由来风市间;更兼阴市奇穴妙,纵步能行任往还。

髋骨能医两腿疼,膝头红肿一般同;膝关膝眼皆须刺,针灸堪称劫病功。

红肿名为鹤膝风,阳陵二穴便宜攻;阴陵亦是通神穴,针到方知有俊功。

寒湿脚气痛难熬,先针三里及阴交;更兼一穴为奇妙,绝骨才针肿便消。

脚跟红肿草鞋风,宜向昆仑穴上攻;再取太溪共申脉,此针三穴病相同。

丘墟亦治脚跗疼,更刺行间疾便轻;再取解溪商丘穴,中间补泻要分明。

脚步难移疾转加,太冲一穴保无他;中封三里皆奇妙,两穴针而并不差。

疟疾脾寒最可怜,有寒有热两相煎;须将间使金针泻,泻热补寒方可痊。

时疫疟疾最难禁,穴法由来用得明;后溪一穴如寻得,艾火多加疾便轻。

瘰疬由来瘾疹同,疗之还要择医工;肘尖有穴名天井,一用金针便有功。

九般痔疾最伤人,穴在承山妙如神;纵饶大痛呻吟者,一针长强绝病根。

大便闭塞不能通,照海分明在足中;更把支沟来泻动,方知医士有神功。

浑身疼痛疾非常,不定穴中宜细详;有筋有骨须浅刺,灼艾临时要度量。

五痫之证不寻常,鸠尾之中仔细详;若非明师真老手,临时犹恐致深伤。

病称水肿实难调,腹胀膨脝不可消;先灸水分通水道,后针三里及阴交。

由来七疝病多端,偏坠相兼不等闲;不问竖痃并木肾,大敦一泻即时安。

竖痃疝气发来频,气上攻心大损人;先向阁门施泻法,大敦复刺可通神。

冲心肾疝最难为,须用神针病自治;若得关元并带脉,功成处处显良医。

痔漏之疾亦可针,里急后重最难禁;或痒或痛或下血,二白穴从掌后寻。

脾泄为灾若有余,天枢妙穴刺无虞;若兼五脏脾虚证,艾火多烧疾自除。

伤寒无汗泻复溜,汗出多时合谷收;六脉若兼沉细证,下针才补病痊瘳。

过经未解病沉沉,须向期门穴上针;忽然气喘攻胸胁,三里泻之须用心。

脚细拳挛痛怎行,金针有法治悬钟;风寒麻痹连筋痛,一刺能令病绝踪。

风牙虫蛀夜无眠,吕细寻之痛可蠲;先用泻针然后补,方知法是至人传。

中都原穴是肝阴,专治身麻痹在心;手足不仁心腹满,小肠疼痛便须针。

金门申脉治头胸,重痛虚寒候不同;呕吐更兼眩晕苦,停针呼吸在其中。

水泉穴乃肾之原,脐腹连阴痛可蠲;更刺大敦方是法,下针速泻即安然。

咽酸口苦脾虚弱,饮食停寒夜不消;更把公孙脾俞刺,自然脾胃得和调。

臂细无力转动难,筋寒骨痛夜无眠;曲泽一针依补泻,更将通里保平安。

NQJ0108·欢迎朋友光临!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