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孩子,我绝不支持保护这些人渣的隐私!

2017-12-04  拔涉者文摘



12月1日,在江苏淮安发生了一件对于未成年人保护来说,具有历史意义的事。

 

淮阴区人民法院依法对四名涉嫌强奸、猥亵未成年人的被告人进行宣判。


判决生效一个月后,这四个人的个人信息将通过司法机关的门户网站、微信公众号、微博等渠道向社会进行公开。


公开内容包括犯罪人员的姓名、身份证号、照片、年龄、性别以及案由。并禁止其从事与未成年人密切接触的工作,如学校、幼儿园、培训机构、妇科及儿童医院、儿童乐园等。



但有媒体质疑“这样公开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人员信息,合情却未必合法”,认为不能以红头文件越俎代庖,并且与现行法律存在冲突。


也有网友评论说,这不是侵害了他们的隐私权吗?但是,这些人毁灭的,很有可能是孩子们的一生。


2015年10月,浙江余姚一4岁女童告诉母亲“下面痛”,执意不肯去幼儿园。后去医院检查,女童下体撕裂、处女膜破损。

 

最后犯罪嫌疑人落网后,女童指出他是在厕所下的手,而且嫌疑人竟然是幼儿园园长的父亲,还在园里担任门卫。

 

本应该给人安全感的门卫叔叔在她的眼里变成了恶魔的象征,也许这个孩子一生都会对门卫以及制服产生无法控制的恐惧。

 

2015年5月,宜宾市长宁县11岁男童被34岁男子获知家庭住址后,躲在他家边上,等到男童孤身一人时候,将其哄骗至屋后竹林实施性侵。


而此男子曾因性侵男童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年,一年前刚刚刑满释放。


今年1月,湖南永州市蓝山县13岁女孩放学路上,被同村48岁男子强奸,男子威胁“敢说出去杀你全家”。


女孩因此不敢告诉家人,在十个月后肚子疼痛难忍,去医院检查才发现怀孕,第二日产下一女婴。

 

随着这个女婴长大,不知道要怎样让她接受自己身世的现实。


这个恶魔不仅毁掉一个女孩的一生,让她未谙世事就为人母,更是让一个婴儿从出生那刻就注定是一个悲剧。

 

印象中的孩子们,总是露着天真无邪的微笑,对世界抱有无尽的同情和善意。

 

而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无数找不到爸爸妈妈的孩子,面对露出淫笑的人形野兽,只能无助地哭喊,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

 


被性侵过的孩子都被毁了


本以为性侵未成年人只是一些极少的个例,但是这群被兽性支配的人竟愈发猖獗,并且离我们越来越近。

 

根据最新公布的报告显示,仅2016年一年,有记录的儿童被性侵案件数量是433起,受害人778人,比2015年增加22%。

 

平均每天曝光1.21起,受害者年龄最小的不到2岁,7岁以下有占16.07%,7到11岁的占18.38%,12到14岁的占57.71%,另有7.84%的受害者未提及具体年龄。

 

 

然而这只是被记录曝光的案件,美国儿科协会的研究指出18岁以下的少年儿童,约有12%-25%的女孩和8%-10%的男孩遭遇过各种形式的性侵害。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王大伟教授也曾说过,每发现一起性侵案件,就会有7起隐案,也就是说发现了一个孩子被性侵,那么他身后可能还有7个孩子被侵害而没有发现。

 

更可怕的是,性侵带给他们的影响很有可能是终身且难以摆脱的。

 

韩国电影《熔炉》改编自真实事件。

 

2008年12月,在韩国安山市檀园区,57岁的赵斗淳在路上拦下了一名正要去上学的8岁女童,对她实施暴力性侵。


事后为毁灭罪证,用硬木及棍子捣毁她的下体,导致下体多处器官被撕裂捣毁。

 

2012年夏天,一名7岁女童独自在家睡觉,半夜被一男子入室掳走,实施了强奸和殴打,子宫、阴道、直肠都受重创,最后人们在下雨的河边发现了重度昏迷的女孩。


术后女孩安装人造肛门,可能终身无法生育和正常排便。

 


如今案件过去第9个年头,她在接受两次痛苦的手术后,已经基本可以摘掉便袋生活了。

 

但和电影里一样的是,犯人在开庭以醉酒为由,否认犯罪经过,最后检察官判处赵斗淳12年有期徒刑,并驳回了受害者家属的赔偿要求。



也就是说2020年,犯人将被释放,而受害的女童还在上大学,仍有可能遭受报复。

 

给恶魔带上锁链有用吗


公开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人员的信息,是我们国家在未成年人保护领域迈出的一大步。

 

因为一些历史原因和环境因素,其他国家在对待未成年人犯罪人员或轻或重,都有不同的举措。

 

在很多国家,性侵儿童就是全民公敌。他们对性侵儿童持零容忍态度,相应的做出了许多举措,这其中包括颁布法案,用法律手段制裁性侵儿童者。

 

而在这些法律中,很少法律是以孩子之名命名的。其中一部是1996年美国颁布的《梅根法案》。

 

这部法案规定:美国所有州刑满释放的性罪犯都必须到所住各州执法机关登记,执法机关会将性罪犯的资料公之于众。

 

公众可以进入美国司法部网站查询,看看自己居住的区域内有哪些性侵案底的危险分子,包括他们的姓名、照片、住址和所犯罪行等详细的资料,有孩子的家庭以此提高警惕。

 

同时,重复犯罪者必须每90天去警察局报道,如果他们的外貌有任何变化,诸如留胡须、整容等,一定要通知警察局。

 

然而这部严苛的法律背后,却有一个生命的代价。

 

1994年7月,新泽西的一个安宁的小镇上,七岁的梅根在家门口玩耍时,邻居杰西过来说家里有一只小狗,要给梅根看。好奇的梅根便跟着杰西到了他家里。

 

这一去就是羊入虎口,杰西是个性惯犯,曾两度因猥亵儿童罪被判刑。在搬到汉密尔顿镇前,杰西刚刑满释放。


他将梅根诱拐到家中后,残暴地强奸了她又将其杀害。

 

梅根的父母忍住失去爱女的巨大悲痛,在新泽西州发起了一场修改现有法律的运动,要求政府制定法律,强制性罪犯在出狱后向居住地执法部门登记,并将记录公诸于众。


后来,时任总统克林顿签署了“梅根法案”。

 

迄今为止,美国五十个州均已拥有自己的“梅根法”,已经形成了一张针对未成年人性侵犯的天罗地网。

 

刑满释放的性罪犯只有离开美国才能逃避登记和自己的资料被公诸于众的命运。各州的“梅根法”规定也不尽相同。

 

在路易斯安纳州,公众可以随便查询性罪犯搬家的资料,甚至有私人公司通过电子邮件随时向用户提供性罪犯的最新住址。

 

在华盛顿州,如果一名刑满释放的性罪犯乔迁新居,警察则会挨家挨户打电话通知邻居罪犯的姓名和住址。

 

最严格的当属俄勒冈州,搬到俄勒冈州居住的刑满释放的性罪犯必须在家里窗户上张贴醒目的记号,以警告邻居自己的身份。

 

也许这个法案没有办法杜绝性犯罪,但这个会让人一辈子留下污点的代价会让很多有性侵儿童想法的人望之却步,放弃这个念头。

 


2010年7月,韩国修改了《电子脚环法》,此前电子脚环仅供假释犯人佩戴,修改后的法律规定,性侵未成年人或有多次性侵犯罪史的罪犯即使刑满释放,也要佩戴电子脚环接受监控。

 

这个脚环装有定位系统,有专人追踪,当佩戴者进入敏感区域,电子脚环就会产生强烈震动,观察员即刻通过专用手机通知当事人。

 

如果佩戴者对电子脚环进行破坏、未携带专用手机或不接听专用手机,都会接到警报。如果佩戴者擅自分离、损坏、拆解电子装置,将被处以7年有期徒刑或2000万韩元(约11.5万元人民币)的罚款。

 

据韩国2014年统计,72%的佩戴者表示“强化了再次犯罪会遭逮捕的意识”,91.7%的佩戴者表示“佩戴电子脚环后对不法行动进行自制”。

 

最为突出的效果是减少犯罪复发率,2004年至2008年,韩国性暴力犯罪复发率为14.1%,而在该制度正式实施7年后,骤降至1.7%,复发率减少至原来数据的1/8。

 

有人说,这些法案是不是太过残忍了,很多人权主义者也反复抗议《梅根法》对于人权的侵犯。

 

然而最终《梅根法》还是保存了下来,我相信一个社会肯定是有同情心的,但是当看到一个成年人能够肆意摧残社会的未来后,对他们的同情就是对孩子们的残忍。

 

如果这些罪犯的人权受到了保护,那些被侵害以及将要被侵害的孩子们的人权,又将由谁来保护?


法律是武器,性教育是盾牌


2017年4月,26岁的青年作家林奕含在自己的卧室里自缢身亡。

 

这个正值芳华、面容姣好的姑娘,出身于台湾医学世家,曾是台南女子中学唯一在大学学科能力测验中获得满分的学生,相当于高考一模满分,还曾获台湾数学科展第一名。


她不仅擅长数学,还十分热爱文学,今年2月出版了长篇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讲述的是一个名叫房思琪的国中女生被老师诱奸的残忍故事。



在她离开后大家才知道,这本书原型就是她自己。

 

书中有这么一段让人毛骨悚然的话:


“那年的教师节思琪才13岁,这个世界和她原本认识的不一样。老师说爱我的方式是将XX塞进我嘴里,老师说我是全世界最好的礼物,却残忍的折磨我的身体。他选择硬插进来,而我要为此道歉。”

 

那一天,林奕含被强暴了。吃饭时,林奕含试探着向父母求助:“我们的家教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

 

妈妈不容置噱地说:“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这句冰冷的话一下子堵住了林奕含的嘴。

 

第二天饭桌上,林奕含又试探着说:“有个老师喜欢上了我们班一个女生……”妈妈没等她说完就打断了她:“女生不发骚,老师怎么会找她。”

 

两次向至亲至爱的人的求助,都失败无果。


在痛哭两个晚上后,林奕含只能无助地进行自我催眠:“没办法了,我只能强迫自己爱上老师。”“因为你爱的人要对你做什么都可以,不是么?”


她因此就患上抑郁症,大学的时候也因为抑郁症几度休学,甚至产生幻觉幻听自残行为。抑郁13年后,她决定离开这个世界。


如果说法律是从犯罪者层面来增加他们的犯罪成本,从而遏制他们的犯罪欲望,那么性教育就是从孩子层面增加自我防范意识和能力,从而加大犯罪困难。

 

我们国家的性教育,匮乏到几乎没有的程度。

 

北京市妇联曾做过的一个调查显示:74%的家长回避和孩子谈性。中国教科院的调查结果显示:近50%的家长从未提过性教育相关内容。

 

绝大多数对于未成年人的性骚扰以及性侵害都是利用了孩子对于性地无知:“叔叔可以伸进你的裤子里面吗?”“叔叔可以看看你的胸吗?”

 

这些成年人一眼能分辨的话语对于一个没有接受过相关教育的孩子来说可能和“握个手”的意义没有什么区别。

 

大多数家庭几乎“谈性色变”,对于孩子问自己是怎么来的问题一律闭口不谈或者胡编乱造,然而天真的孩子却总会信以为真。

 

家长们的保守封闭也让学校的性教育陷入恶性循环。

 

2014年,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彭晓辉在广州做了一个性教育的公开演讲,“女性身上要带几个安全套,如果不幸遇到了强暴,打不过也跑不了,就让他戴套。”

 

一个妇女听众听到这里就受不了了,冲上台,对着彭晓辉就是一顿乱打。接着,她撕开一个塑料袋,将满袋大粪泼向彭晓辉。于是,这个演讲就这样黯然结束了。

 

前一阵微博火了一本“小黄书”,来自杭州萧山的一位家长发微博吐槽,自己上小学二年级的孩子看的《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尺度太大了。

  


书中非常直观的性行为图解,和对精子、卵巢、阴茎等概念的直言不讳,这让这位家长“简直看不下去”了。

 

很多网友也在不停争论着小学生到底能不能接受这种尺度的性教育,舆论不停发酵后,校方是这样回应的:

 

“这批书本意是为了教导孩子学会保护自己,目前校方决定先收回该批书,但性教育课程在中小学开展很有必要,因此,将来会在合适的时机继续推进相关课程。”

 

看到最后一句话说这类教材将来还会继续推进,我反而松了一口气。因为这样一套性教育课本,对于小朋友来说实在是一种幸运。


除了正确认识自己的身体,课本还教小朋友如何保护自己的身体。课本里用很多图画教小朋友们辨认大人的哪些行为有性侵犯企图,应该被果断拒绝的。

 

而这两个“是什么”和“怎么做”就是中国父母最应该直截了当地告诉给孩子们的。

 

2016年《中国性教育现状报告》显示,我国青少年获取性知识的主要渠道是色情光盘、网络图文和影视作品。

 

我相信所有的父母相比于让孩子自己去看小黄片,还是更愿意自己把正确的知识教给孩子吧。

 

我们一直在担心性教育会变成教唆和纵容,殊不知越是推行性教育,青少年对性的认知就越健康。

 

推行全民参与性教育的荷兰,意外怀孕、堕胎、性病与艾滋病感染的几率,都是全世界最低的。

 

我们的父辈没有接受过真正的性教育,全靠自己摸索。所以他们拿出了同样的方式对待我们。

 

性教育的缺失,有着长久的历史,然而这并不是我们用同样的观念让悲剧重演的理由,改变错误的保守观念,就从看到这篇文章开始。

 

如果把未成年人性侵犯当做敌人的话,完善的法律法规就是武器,让他们不敢靠近我们的孩子。

 

而及时正确的教育,就是孩子们最好的护甲,增强他们的自我防范意识,才能真正做到防微杜渐。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