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宗波的图书馆 / 我的作品 / 关于父亲〈二〉 费宗波

分享

   

关于父亲〈二〉 费宗波

2017-12-04  费宗波的...

   祖父、三叔、大伯先后谢世,我皆悲不自禁,泪下如雨,乃至大恸失声。

    父亲过世,我竟始终没有流泪。

    父亲在天国看着我,我知道。他会体谅我,不,理解我!

    父亲罹患一年多,在与他朝夕相处的日子里,我早与父亲在终极问题上达成朴素之共识。或者勿宁说我知道生与死在父亲那边己达成默契!

    在我与父亲农民式的哲学探讨中,我们知道,无常就静默地端坐在床头的一角,像个耐心带客的亲戚,当他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他就会起身牵起父亲的手,尽管不舍,但父亲必须得去,这是宿命的礼仪。

    生未必可喜,死未必可哀。

    人自出生那刻起,便己向着死亡起程,向死而生。在未知扑朔的尘世,死亡是唯一可预知的结局。

    作为国教的儒教,强调自强自息,生命旅程犹希腊神话中西西弗斯推石上山,生命不息,推石不已。故子贡浩然而叹:大哉死乎,君子息焉,小人休焉。

    生为劳役,死为休息。

    道教视死如归,归于自然。故庄周鼓盆,箕踞而歌。阮籍丧母,蒸肫煮酒。

    基督教的解说幸福感最强,道是卸下皮囊,与主同住。

    佛家之说则令人玄想,云暂别东土,西游极乐。

    这就是宗教,这就是信仰!所有宗教信仰莫不以解决人之终极归宿为旨归。

    然人非草木,情异飞奔,一旦音容不见,慈严难睹,则衷心悲恸,神销魄散矣!

    竹林贤人王戎曰: 太上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

泪不代表痛,痛无需泪来装饰。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