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野骑士V / 国粹和皇汉 / 你只知苏武却不知耿恭?这支堪称“大汉军...

0 0

   

你只知苏武却不知耿恭?这支堪称“大汉军魂”的忠义节烈之师应该被我们铭记

2017-12-06  旷野骑士V

这支堪称“大汉军魂”的忠义节烈之师应被铭记 来自有听读书 12:51

点击上方音频收听

文 | 子繇 · 主播 | 读书君 · 编辑 | 卿年


《后汉书》的作者范晔曾在《耿恭传》后附言:“余初读《苏武传》,感其茹毛穷海,不为大汉羞。后览耿恭疏勒之事,喟然不觉涕之无从。”


东汉司徒鲍昱亦曾直言耿恭:“节过苏武”。苏武被扣押在匈奴牧羊,面对威逼利诱十九年持节不改,读之无不使人喟然流涕,那么耿恭是为何许人也,竟得与苏武比称,而又能使范晔泣涕不止呢?


耿恭雕像


南有班超,北有耿恭


耿恭,字伯宗,东汉扶风茂陵人。你可能不一定听说过耿恭,但你一定听说过东汉开国将领“云台二十八将”之一的耿弇,论起来,耿恭是耿弇的侄子。耿恭自小丧父,但为人慷慨多谋略,有将帅之才。


由于王莽篡汉时汉王朝无力北顾,致使西域地区脱离中央统治,屡次受到匈奴侵扰,而经过东汉初年的恢复和发展,汉王朝决定与匈奴一战,重新夺回西域地区的统治管理权。在东汉初年的一段时期内,有两位对经营西域地区做出杰出贡献的人。一位是我们所熟知的班超,班超在天山以南地区独自经营西域三十多年,另一位就是在北疆和东疆地区抗击匈奴的耿恭。


永平十七年(公元74年)前后,班超与耿恭先后被朝廷派往西域抗击匈奴。南下西域的班超在一年时间内就使西域南道大部分地区的城邦重归汉朝版图,相比之下,由于一直没有遇到匈奴的主力部队而使耿恭的西域之行显得并没有那么顺利,直到这年的冬天。


永平十七年冬,骑都尉刘张奉命出击车师国,耿恭随军任司马,与奉车都尉窦固和驸马都尉耿秉共同击败车师,将其纳入汉朝版图。经此一役后,朝廷复置西域都护与戊己校尉来管理西域地区,并任命耿恭为戊校尉,屯兵车师后部的金蒲城,任命关宠为己校尉,屯兵车师前部的柳中城,两支部队都只有数百人的兵力。



深陷绝境


永平十八年(公元75年),匈奴单于趁汉朝大部军队奉诏罢兵回京之时突然派遣左鹿蠡王率二万骑进击车师后部。车师急向耿恭求援,而耿恭此时只有数百兵卒无法抵挡匈奴大军,遂立即向朝廷上报。此时朝中正值明帝病重不理朝政,上报的奏书无法得到应援。救还是不救?耿恭并没有犹豫,他认为汉朝好不容易重新建立起了对西域的统治,若此时弃置不顾,车师必定落入匈奴之手,这也会使得西域其他城邦惊惧不定。所以必须要救,即便救而不得,也能让其他城邦看到汉王朝维护西域的决心。于是耿恭带领三百壮士前往营救,可是不久便在与匈奴交战的过程中全军覆没。


没过多久,匈奴大军攻破车师后部,转而将矛头转向金蒲城。此时耿恭手下只有几百人,要对抗匈奴的两万大军似乎是有点天方夜谭了。但金蒲城在当时具有很重要的战略地位,作为新疆东大门的金蒲城,一旦失守就会使匈奴军直下西域腹地,乃至使整个西域地区受到威胁。对于这一点,耿恭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所以是战是走?耿恭依然没有犹豫。


此时应战是绝无胜算的,那就只能拼死守城了。耿恭首先给匈奴军来了一个心理战。他让士兵将毒药涂在箭头上,然后在城上向匈奴兵喊话:“你们看好了,这是汉家神箭,凡中箭者创口必有异样!”说罢下令发箭射虏,中箭者伤口处血水沸涌,匈奴军大惊。就在匈奴军惊惧不定之时,天空中突然风雨大作,耿恭趁机率领士兵从城中杀出,犹如神兵天降,将匈奴杀得落荒而逃。



“誓令疏勒出飞泉”


在匈奴军卷土重来之前,耿恭决定引兵到三面环山一面临水的疏勒城据守。另一方面派出范羌尝试向西域都护和己校尉关宠求援。而耿恭不知道的是,此时的西域都护因焉耆和龟兹叛乱已被杀害,屯兵柳中城的关宠也被匈奴大军围困,自身难保。七月,匈奴复来。耿恭趁匈奴大军立足未稳之际率领敢死队冲杀匈奴的先头部队,匈奴骑兵不敌汉军,于是转而截断了疏勒城上游的水源。城中无水使汉军几乎陷入绝境,万般无奈之下,士兵们只能榨取马粪汁来解渴。另一边耿恭一直派人在城中凿井,但疏勒城位于半山腰上,想要在山腰凿出水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井一直凿到十五丈深都不见有水出,耿恭仰天长叹道:“曾听说贰师将军拔刀刺山就有飞泉涌出,汉德有神明庇佑,神明之灵怎么会穷尽于今日呢!”于是整衣向掘井处拜了两拜。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此时,井中泉水喷涌,源源不绝。耿恭命士兵将水肆意向城下泼洒,匈奴兵看到后惊讶不已,以为汉军如有神助,于是引兵离去。


至此,耿恭和他的将士们又化解了第二次危机。后世唐朝诗人王维曾在一首诗中写道“誓令疏勒出飞泉”。汉军也许并没有神明相助,但耿恭和他的将士们忠义节烈的气节和誓死坚守的勇气却是真的感动了上天。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此时朝中正逢明帝驾崩,章帝即位之际,依然无暇顾及西域战事,而车师国竟在此时叛汉,与匈奴军一起进攻疏勒城。几个月后,耿恭又面临着断粮的威胁。士兵们只得煮铠甲弓弩上的筋革来充饥。而此时城中将士只剩下数十人了。匈奴单于知道耿恭兵士穷困,想要以利诱招降他们,于是派了一名使者与耿恭交涉。降还是不降?耿恭依然没有丝毫犹豫,他将匈奴使者带上城墙,亲手杀死后将其烤熟,在匈奴军面前与士兵谈笑分食虏肉。于是单于大怒,增兵围城。


“饥餐胡虏肉”的耿恭影响了千年后的南宋将领岳飞,岳飞一生心系家国,驱虏平寇,即便最后壮志未酬,也丝毫未能阻挡他“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赤胆忠心。


耿恭十三勇士图


汉朝的千里救援


对于耿恭的状况朝廷始终不甚明了,汉章帝即位后,朝廷又收到关宠从柳中城发来的求救信,这才召集公卿廷议是否应派兵救援之事。关于是否发兵救援,朝中俨然分成了两派,以司空为首主张不应救援的一派认为,大军为救几百人奔袭千里,得不偿失,况且此时西域情况不明,耿恭与关宠所率部很有可能已经以身殉国。而另一边以司徒鲍昱为首的一派则认为必须要救,鲍昱说:“如今只管派人去危难之地,一遇到紧急情况就弃置不顾,这是对外纵容蛮夷之暴虐,对内伤害忠义者之心啊。若以后边地无事则可,如果匈奴复来犯边,陛下再凭什么让那些将领为您平寇犯险?”这番话让章帝深以为然,最终决定发兵救援。


派出的汉军顺利收复车师后,听闻己校尉关宠部队已全军覆没,便打算就此引兵还朝。此时耿恭之前派出求援的使者范羌也在军中,强请军队救援耿恭。诸将不愿前往,最终决定分兵两千人于范羌,让范羌前去救援。范羌领兵趁夜来到城下,向城中遥呼一声:“我是范羌啊,汉朝派我来接你们回去了!”为了这一句话,耿恭他们在困厄中苦苦坚守了一年多的时间。城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所有人相拥而泣。范羌只救回了二十六人,这其中还有十多人没能熬过回家的漫漫长路。当三个月后军队度过玉门关正式进入大汉疆土的时候,却只剩下十三人了。而这十三人却真正撑起了大汉军魂的脊梁。


反观汉军的救援过程竟也如此一波三折,你也许会认为幸而朝中有鲍昱,军中有范羌,不然耿恭之师可能真的就会殒没在茫茫大漠之中。其实不然,相反正因为有耿恭这样的大汉军魂,就一定会有鲍昱和范羌这样的人站出来要坚持援救到底。如果说苏武的忠义造就了一个民族的气节,那么耿恭的节烈则铸成了一个王朝的军魂!


文章来源于有听读书投稿,作者:子繇;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参考、交流之目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