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逐出自己国家的流民,是怎样当上天下宰相的?

2017-12-07  依悸



一个被驱逐出自己祖国的人,如何站在第一帝国的顶点?



时间:战国时代。


地点:楚国的上蔡郡。

 

这里有一个不起眼的小公务员,名叫李斯,和现在一样,他的职业让很多人羡慕,收入稳定,不担心失业,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会一直在上蔡生活下去。

 

但历史的进程总会改变小人物的命运,就像牛顿被苹果砸中,发现了万有引力一样,在一个瞬间,李斯脑中的灵光一闪,也改变了自己,乃至中国的命运。

 

他灵光一闪的地方,在厕所。

 

有个理论说,在公司和单位,最容易获取秘密的地方就是厕所,因为在这里人们最放松,也最容易口无遮拦。我曾经看过一篇小说,就是讲一个公务员在厕所无意间听到了单位的秘密,从而一发不可收拾,每天的大多数时间都在厕所里偷听,我把这篇小说给我一个朋友讲了,他说:这作者真tm有生活。

 

不过李斯听到的不是什么秘密,而是在如厕时所进行的思考。


    

他看到厕所中的老鼠,面黄肌瘦,以粪便为食,一看到人来都惊慌逃走;他又联想起自己见过的谷仓里的老鼠,一个个吃的脑满肠肥,人进去连躲都不躲。

 

同样是老鼠,为何处境如此天差地别?

 

在双腿蹲麻之后,李斯终于找到了答案:其实老鼠就是老鼠,让他们分出高低贵贱的并非单个老鼠的努力奋斗,而是生长在了不同的地方,即便你是只才高八斗的老鼠,生在粪坑旁,也注定难以自我实现!

 

看清本质的李斯又将自己的命运联系起来:我生在上蔡这种十八线城市,注定难以实现自己的抱负,何不去外面看看更大的世界?

 

于是,他打包起行囊,告别妻儿,踏上了求学之路。


 

他先是拜在了大儒荀子的门下,在经过了三年的学习时光之后,他与韩非子成为了好基友。毕业后,同学们问他打算去哪里发展,他说:秦国,咸阳。

 

有人不解:你一个楚国人,没事往秦国跑什么?

 

李斯说:你呀,图样图森破,看看其他六国,阶层早已固化,一个普通人即便撞破头,也难以出人头地,平时干点什么都得找人托关系,而秦国则不然,自商鞅变法以来,按照军功升迁,屌丝也有逆袭日,这就是公平。再者,虽然咸阳人才济济,但机会也多啊,我相信我总有一天可以征服咸阳,实现我的秦国梦!




-1- 

杀了那八个武士


虽然李斯在荀子那拿到了不错的学历,但进入咸阳之后,衣着相貌依然像个土鳖,他“秦漂”的第一站就是投奔当时权倾朝野的相国——吕不韦。

 

吕不韦到底是不是嬴政的生父,疑点甚多,当做传奇故事看就好,但他在嬴政“名义上”的爹异人身上的投资确实得到了丰厚的回报,此时异人刚死,嬴政继位,吕不韦被尊称为“仲父”,意思就是嬴政的第二个爹。

 

土鳖李斯来到了相府前,跟门口的八个武士说明了来意,这几个武士看他那穷酸样乐了:每天要见相国的人排队能排出十里,瞅你那揍性,也配见相国?

 

李斯是个执着的人,非要见吕不韦不可,武士很感动,把他揍了一顿。

 

挨完揍的李斯看着这八个人,咬牙切齿地说:别看你们现在闹得欢,有朝一日,我早晚杀了你们几个王八蛋!

 

八个武士听完这话愣了,他们还没见过哪个求见相国的人敢这么和他们说话,冷静过来之后,又毒打了李斯一顿。

 

挨了两顿打的李斯并没有气馁,他在相府门口苦守多日,终于遇到了自己的贵人。

 

郑国是一位来自韩国的水利工程师,他很幸运,在面见吕不韦的日程表上获得了排期,而他认识李斯之后,觉得此人必有一番大作为,于是和李斯商量好,在面见吕不韦的时候,李斯扮作他的仆人,借机和相国说上话。

 

李斯终于见到了吕不韦,他俩聊了什么,因为篇幅所限,不多说。我们只知道,经过李斯的一通神侃,吕不韦觉得面前的这个乡下人简直就是智慧的化身,比自己豢养的三千门客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吕不韦为李斯提供了offer,要将其招致麾下,按照绝大多数人的逻辑,李斯一定会感激涕零,二话不说同意。

 

但一般青史留名的人都不喜欢按照套路出牌。

 

李斯表示:让我为相国效力可以,但门口那八个保安必须给我杀了。

 

吕不韦经过再三考虑,满足了李斯的要求,相府门前的八个武士因为当初的骄横都丢了性命。


 

后世史书写到这段的时候,往往希望借此表明李斯的记仇和残忍,但其实大伙仔细想想,李斯这么做还真有他的理由。

 

韩信当年钻了别人的裤裆,等当了大将军之后,反而赏赐了当年羞辱他的人,为什么韩信能这样?因为他已经是大将军,可以裂土封王的角色,此时再追究过去的事除了显得自己小气之外,没别的卵用,而赏赐那个人,还会被别人赞扬豁达。

 

但李斯不同,他只是刚刚进入了相府这个平台,按资历,他是三千门客中最低的,门口的八个保安都不把他放在眼里,何况那些早就加盟相府的幕僚呢?

 

所以,杀这八个武士,是李斯的一次立威行动,他要告诉所有人,惹火了李斯,没好果子吃。而且我李斯言出必行:说把他们全弄死,就会把他们全弄死。



-2-  

我以我屌转车轮



吕不韦虽然权倾朝野,但也有一件事让他始终寝食难安,就是他和嬴政的生母——赵姬的关系。

 

在把赵姬献给异人之前,吕不韦就和赵姬有过一段风花雪月的往事,如今异人已死,嬴政还年幼,两人自然再次做起了鸳鸯蝴蝶梦。

 

和太后睡觉,最初让吕不韦既感到刺激,又能找回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但时间长了,这件事就成为了吕不韦身体和心理的双重折磨。

 

从身体上来说,赵姬才34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而年近五十的吕不韦人老不讲筋骨为能,性生活无论是从频率还是从质量上都在日趋下降。

 

从心理上来说,和太后睡觉虽然刺激,但毕竟是在刀尖上行走,嬴政尚未亲政,太后就是秦国名义上的国家象征,你天天把秦国的国家象征压在身下,走漏了消息,你还活不活了?

 

在双重折磨之下,吕不韦每次去见赵姬都不像是享受鱼水之欢,而是去受刑一样。

 

正当相爷愁眉不展的时候,一个天赋异禀的神人出现了。

 

嫪毐在史记中被称为“大阴人”,注意断句,是大阴的人的意思,也就是说,他身体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异常的大。


到底有多大呢?据说嫪毐可以将不祥之物插入车轮当中,仅凭不祥之物就让车轮行走。

 

李斯观摩到嫪毐的壮举之后,连呼了多声“卧槽”,然后拍拍嫪毐的肩膀:后人李白曾说“天生我材必有用”,上天让你如此天赋异禀,必然有着神圣的使命在等着你完成。

 

有次李斯跟吕不韦提起了嫪毐,吕不韦不信,于是李斯把嫪毐叫来给相国表演,纵然吕不韦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但是面对滚滚驶过的车轮,他还是震惊的目瞪口呆。

 

本来吕不韦想把嫪毐引荐给某位扶桑动作片导演,但他突然一拍脑袋:这嫪毐简直是他的救星!



 -3- 

嬴政的弟弟们



吕不韦假装对嫪毐进行了阉割,办理好了进宫做宦官的手续之后,就把嫪毐送到了赵姬,也就是太后身边。


 

太后得到了嫪毐这个大阴人之后,很快就冷落了吕不韦,这下,相国高兴坏了,以为终于甩掉了一个累赘。

 

但他很快就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

 

基辛格说过:权力是最好的春药。而嫪毐每天和太后耳鬓厮磨,也必然会染指权力的毒瘾。至于太后,张爱玲说过:通往女人灵魂的通道是阴道。大阴人嫪毐的表现实在太过给力,所以太后也十分宠幸于他,没事就给他赏赐。

 

有了太后这颗大树,嫪毐是老太太摸电门——抖起来了,他开始豢养门客,勾结朝中大臣,成为了崛起的新势力。

 

嬴政20岁那年,他的弟弟成蛟叛乱,嫪毐在平叛过程中立下大功,被封为长信侯,风头甚至盖过了吕不韦。

 

相国此时必定非常郁闷,他不仅自己给自己戴了顶绿帽子,还给自己树立了一个政敌。

 

另一方面的嫪毐其实在得意之余,也非常惴惴不安。虽然从吕不韦手下一个不起眼的门客,当上了长信侯,他应该感到知足了,不过嫪毐清楚,他所得到的一切都是来自于太后,别看其他大臣对他俯首帖耳,那都是因为惧怕他身后的太后,而他们的内心一直恨不得把这个吃软饭的人碎尸万段。

 

而且他还和太后生了两个孩子,这事儿嬴政会一点不知道,一旦嬴政真正掌权,他会放过这两个便宜弟弟以及他自己?




所以,仗着太后依然掌权,还不如放手搏一把,要不早晚都是一死,造反的话,没准还能搏出个未来。

 

最终的结局我们都知道,嫪毐作乱失败了,嬴政处死了两个弟弟,把嫪毐五马分尸。而吕不韦因为与嫪毐,与太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也被掌权的嬴政赶出了咸阳。

 

我们该说回开头的主人公李斯了,他在相府当了两年门客之后,终于走入了仕途,经过好些年一步一个脚印的成长和历练,李斯已经成为了新一代政治明星,嫪毐被抓之后,审理他的就是李斯。

 

此时李斯的官衔叫客卿,一般来说,客卿的下一步,就是相国。



-4- 

超级间谍



可这时,秦国爆发了一桩惊世骇俗的间谍大案,这个案件差点直接让李斯在历史舞台上的表演戛然而止,如果真这样的话,那么中国的历史一定也会改写。

 

距离韩国水利工程师郑国入秦已经十年了,十年前,他开始为秦国修筑水利工程郑国渠,在即将竣工的时候,经过有关部门调查发现:他是韩国派来的间谍。

 

早在嬴政继位之前,秦国已经展现出了压倒性的优势,灭六国,统一天下已经现出端倪,而六国中最弱的韩国,还很不幸地和秦国接壤,他们清楚,如果秦国出兵,第一个被灭的就是他们。


 

于是他们派出郑国去给秦国修渠,以耗费秦国的国力,让其短时间内无力出兵。

 

其实这个计策非常脑残,秦国修渠确实耗去了很大国力,短时间内无法组织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但郑国渠修成之后,大大地增加了关中地区的粮食收入,沃野千里的秦国变得更加强大,灭六国也就更加顺利了。

 

这就像一个壮汉要揍你,你为了消耗他的精力,给他办了张健身卡,结果等他练成施瓦辛格之后,回来再揍你一样。

 

但郑国是间谍这是个不争的事实,而且纵观这几年秦国出现的内斗,除了成蛟之外,几乎都和外国人有关:吕不韦——卫国人;太后——赵国人;郑国——韩国人。

 

而秦国的宗室早就对这帮来自六国的外来户不满很久了,于是宗室之间开了个关于处理外来人口的会议,在会议上,宗室们七嘴八舌地说:

 

——咱秦国从什么时候开始乱的,不就是这帮外国逼来了开始的吗?

 

——就是,秦国是秦国人的秦国,不是外国逼的秦国?

 

——就这帮外国逼,把朝堂上好的位置全站了,敢情我们本国人还得给他们让路?

 

——还有些外国逼,仗着读过几年书,天天嫌咱们秦国人没文化,我呸!不愿意待可以滚啊!

 

经过一番讨论之后,逐客令下:所有滞留在秦国的外国人,全都收拾东西走人,立刻,马上,immediately!


许多年前,来自六国的人怀揣着“秦国梦”来到了这里,他们在这里辛劳工作,遵纪守法,照章纳税,他们以为将汗水洒在这里,就能和地地道道的秦国人一样,享受秦国所拥有的一切,成为新秦国人。

 

但是王廷的一纸公文,让他们一下从梦中惊醒:无论如何,你们都是不一样的。

 

而且,王廷的命令是立即执行,不给任何缓冲时间,所携带的行李也有上限,换句话说,这些外来人口所创造的财富无法带走,只能留在秦国,换句话说,他们被打劫了。

 

而被驱赶的人中,也包括李斯。


 

在离开秦国的车水马龙中,人人带着绝望和叹息,李斯更是如此,本以为自己身为客卿,已经足够高端,可也要和平民百姓一样,默然朝着故乡归去。

 

突然一队士兵跑到了李斯一家面前,李斯一看,原来是名将蒙恬。

 

蒙恬拦住李斯:我的祖籍是齐国,按理说,我也不算是秦国土著,但蒙家为秦国立下汗马功劳。而被驱赶的六国人中,谁知道将来哪个会为秦国立下不世之功,这样被赶走,可能为别国所用,岂不是太可惜了,李先生您辩才一流,要不您上书劝劝大王吧?

 

在蒙恬的再三规劝之下,本来心灰意冷的李斯重新燃起了希望,挥笔写下了流传至今的名篇——《谏逐客书》:


臣闻地广者粟多,国大者人众,兵强则士勇。是以太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王者不却众庶,故能明其德。是以地无四方,民无异国,四时充美,鬼神降福,此五帝三王之所以无敌也。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