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伏夜出qqalrl / 美景 / 我歌,吴哥——柬埔寨的旋律

分享

   

我歌,吴哥——柬埔寨的旋律

2017-12-07  昼伏夜出q...

 

 柬埔寨。Cambodia。一个苦难的民族。一个伟大的民族。

在没有真正了解柬埔寨的时候,我对她的印象是一个战火纷飞、苦难深重的国度。当我象亨利·莫哈特(Henri Mouhot)一样“发现”吴哥以后,我才知道,柬埔寨是如此的美丽,我被她的美丽深深吸引,让我对她有了初恋般的期盼,无时无刻不在想象着与她的约会。终于,半年前,我开始计划我的柬埔寨行。然后,吴哥窟、巴杨寺、达布隆、女王宫、洞里萨、阿朴萨拉……这些名字与幻象常常出现在我的梦里。

在我孤独地搜集关于柬埔寨的资料的时候,偶然看到了经典音乐片《海上钢琴师》,不懂音乐的我被爵士乐感动了。这是一种有着美妙旋律的音乐,生动、流畅、激情、细腻,恰是我心中吴哥最佳的背景音乐!我要带着《海上钢琴师》去吴哥!我被我的想法激动了。

洞里萨,柬埔寨的母亲河。我一定要尝尝洞里萨湖水的滋味,我要用洞里萨的湖水调配出西湖梅家乌龙井的别样甘美!

2006年元月29日,背包、MP3、龙井、 NIKKO D70与我一起登上了重庆——广州——金边的航班。

 

金边(Phnom Penh

金边是一个没有高楼的城市,所有的建筑都被要求不得超过独立纪念碑的高度。其实,柬埔寨人原本也没想要建高楼,舒适的法式小洋楼已足够让人生出羡慕。然而,战乱还是让这座柬埔寨最豪华的城市显得落后,但同时又可以享受完全具备三星级软硬标准的酒店及服务。金边,落后与进步,正在同时上演。

金边最值得去的地方毫无疑问是皇宫。堪与泰国皇宫媲美的建筑足以让柬埔寨人骄傲。深受印度文化、宗教与艺术影响的柬埔寨比泰国更早消化并形成自已的风格,当很多人觉得西哈努克的皇宫象泰皇宫时,金边人会说,泰国是受柬埔寨的影响!诚然,柬埔寨在真腊时期的吴哥王朝,领土一度囊括泰国南部与湄南河流域的广大地区,并影响到马来半岛,是整个东南亚的霸主。而这一时期,中国的宋真宗与宋仁宗正被契丹人攻城掠地搞得焦头烂额呢。

“洞里萨湖”进入磅清扬省便成为“洞里萨河”,在金边注入湄公河。入河口的岸边,满是法式的露天咖啡店与酒廊。仅仅90多年的殖民历史,法国留给柬埔寨的,是一幢幢的法式建筑、地道的法式面包、还有这露天喝咖啡的“FB恶习”。坐在湄公河口岸边的露天咖啡店,炎热的天气让滚烫的咖啡发不出一丝热气,我带上耳机,选中“October Moon,散淡的钢琴声盘旋在我脑顶,一遍一遍地放着,一些凉风掠起……

 

暹粒(Siem Reap

暹粒是个旅游城市,吴哥景区离暹粒城区只有几公里、十多分钟的车程。暹粒市区有完善的城市设施:从GUEST HOUSE到五星级酒店,从菜市场到购物中心,从路边排档到大餐馆一应俱全。暹粒是为纪念柬埔寨打胜泰国(古称暹罗)而命的名,如若不是吴哥被重新发现,暹粒也只是热带丛林中的一片树林,不会具有今天的规模与繁荣。

 

吴哥(Angkor

吴哥是包括吴哥寺、通王城、女王宫等方圆45平方公里、大小600多座寺庙宫殿星布地区的统称。其中最为重要的标志性建筑是吴哥寺,亦称小吴哥、吴哥窟。

柬埔寨古代国王的名字很难记,字数多,发音古怪。但有两个人一定要记住:“苏利耶跋摩二世”(Suryavarman Ⅱ1113-1150在位)和“阗(“门”内一个“者”字)耶跋摩七世“(Jayavarman 1181-1219大位)。苏利耶跋摩二世建造了吴哥寺,即小吴哥,柬埔寨一度成为东南亚最强大的国家,吴哥建筑艺术达到顶峰;“阗耶跋摩七世”建造了包括巴杨寺在内的吴哥通王城,即大吴哥。这是柬埔寨国家版图最大的时期,也是吴哥王朝的鼎盛阶段。“阗耶跋摩七世”也因此成为柬埔寨人民心中的英雄与神灵,巴杨寺里“高棉的微笑”一直被当作是按他的面容雕刻的。出土的“阗耶跋摩七世”断臂像与“高棉的微笑”有着非常相似的笑容,当你凝视这笑容,你会感受到,只有拥有这样笑容的人,才有能力创造出伟大的吴哥。

 

吴哥通王城(Angkor Thom

清晨,热带雨林旱季的阳光斜射在吴哥通王城南门,城门上的人头像泛着一层金光,双眸平视,看着八百年历史的变迁与苍桑,神态纹丝不动。

通王城里最大的建筑是巴杨寺(Bayon),平地垒石而成,巨大的人像石雕遍布每一个塔型建筑的顶端,展颜微笑,大气而稳重。我打开相机镜盖,上好遮光罩,启动MP3,选中Brian Culbertson 的“You’re Not Alone”,轻按STAR钮,钢琴曲舒缦展开。我躲开人群,呆坐在一块褐色石块上,从巴杨寺一角窥视。音乐屏蔽了所有的噪杂声。我只身一人,从中国的西南来到东南亚的热带雨林,此时,看着眼前迷人的石头城,我仿佛从现代回到了八百年前的吴哥帝国:巴杨寺里香火缭绕,婆罗门教和大乘佛教的善男信女进进出出,带着那永恒的微笑,从我身边一一经过。巴杨寺每一块散落在草丛里的石头,都在给我这个发呆人讲述几百年前的动人故事,我感动得热泪盈眶。然后是巴芳寺、大象台、癞王台、古王宫……在钢琴曲里,我畅游通王城,迷失在声音与图像中。

 

达布隆寺(Ta Prohm)

达布隆寺的奇观是人与自然共同造就的。吴哥被遗忘的四百多年时间里,达布隆的石头与树木在丛林里悄悄地战斗。最后,一种当地叫“思胖”的树成功地占领了达布隆寺,成为达布隆寺的主宰与灵魂:树与寺紧密地交融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如胶似漆、难解难分。

 

女王宫(Banteay Srei

吴哥的石雕非常精美,与建筑交相辉映。但是,集整个吴哥石雕艺术之大成者,是女王宫。我租了一个“摩的”从“通王城”去相距25公里的“女王宫”,沿途风光令人陶醉,以至四十五分钟危险、颠簸得足令全身麻木的摩托车旅程也没有显得特别难受,倒是朴实的柬埔寨男孩高超的骑技让我叹为观止。

我留给女王宫的音乐是“Charlie Riley”(查理·赖利),这是巴巴拉·希格比(Babara Hgbie)想象钢琴家、作曲家、极限主义音乐创始人特里·赖利碰上“查理·布朗”(史奴比配乐大师文斯·葛拉第的作品)时可能出现的音乐场景。这是作曲家巴巴拉的一个梦想。而女王宫,却是在我真正见到后,成为了我的梦想。女王宫终结了我的想象空间。

女王宫的石头与吴哥别处不同,石质呈红色。这是一群不知名的古代柬埔寨女人的作品,她的细腻与精美堪与木雕媲美!这里的每一块石头都被雕上了花纹、图案与人物,随便取一段石柱花纹或门眉雕饰,均达到无可挑剔、美仑美奂的地步。这不是用脑设计、用手雕刻出来的,这是对信仰至高崇敬的流露,是心迹赤裸的表白。女王宫里两尊著名的女人浮雕被誉为东方维纳斯,虽然口鼻部分已严重风化,但仍无法掩饰其美妙的身体、饱满健康的丰胸与受神指引的手姿。在女王宫,那怕是一个石门框,也由四种线条、分层细细勾勒雕刻而成。然而,让人着迷的女王宫,是一个很小的建筑群,从大门口到最尽头也就一百多米进深的样子,保留下来的主体建筑只有几百平米,进门两侧只留下了门框与石窗,从隆重繁华的石门望去,当年盛景影约可见。

女王宫,不经意进去,会发现一处天堂掉进人间的华丽殿堂。

 

吴哥寺(Angkor Wat

我为“吴哥寺”准备了我最喜欢的曲子:赞颂,Glory。这是一首带有赞美诗风格的钢琴曲,是我献给心中吴哥的礼物。走在吴哥寺外长长的护城河的桥上,这首由戴维·本奥特和金·布里克曼演奏的乐曲便在我的耳边缓缓响起。可是,我错了,在进入吴哥寺的那一刻,我便再也没有控制住我的旋律,被惊呆了的我任由音乐肆意流趟。

吴哥寺的主体建筑由一个高高的石台与梅花形的五座塔构成,进入主体建筑前,是一条长长的主道,有点象北京故宫里正中间的皇道。主道两边有石栏,石栏外是空矿的草坪;在近寺的两边,东西两边是一大一小两个水池,在水池前拍摄吴哥塔,可以取到水中的倒影,这是拍吴哥寺全景最好的位置。进入吴哥寺,左右两侧是长达数百米的长廊。长廊外侧由几百根石柱支撑,内墙上便是闻名于世的浮雕。长廊浮雕的价值不仅是因为其出色的雕刻艺术,更重要的是它的内容。浮雕内容包括了战争、宗教及百姓的日常生活,是了解古高棉人政治、宗教、经济、文化的重要历史资料。浏览完两侧的长廊后,进入石塔区。五座石塔建在一个高约二三十米的巨大石台上,呈金字塔形上升。登上石台需攀又窄又陡的石梯,每一步的小心谨慎,让你生出对建造者与神灵的无上崇敬。上石台便是宫殿般的寺院,完全由石头砌成的建筑中心是最高的石塔,四角是四座形状相同个头稍小的石塔。中心高塔里面贡奉着佛主,香火袅袅,却并不噪杂。吴哥的石塔与中国的塔不同,塔的底层虽然也是中空的,但是塔内并不能攀登,到了顶部甚至完全是石头垒实的。

整个建筑所用石材的数量相当惊人,大部分的石头均来自几十公里外的采石场,通过木筏运到吴哥。当你亲眼见到吴哥建筑的宏大场面后,你会为这个世界级的大工程发出由衷的赞叹。但是,也正是因为这耗资巨大的工程,成为吴哥在经历几百年辉煌后没落的重要原因。

吴哥寺大部分的石墙均有各种装饰花纹,我呆坐在石柱旁,长久地看着那些纹饰。有人说,美是一种距离,可是零距离与吴哥的亲近非但没有破坏我对她美丽的印象,却更加深了我对她无限的依恋。以至回家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仍会做到许多关于美丽吴哥的梦。

吴哥寺,既有恢宏的美,也有细腻的美;既有阳刚的美,也有温柔的美。吴哥各式各样的美,让所有的音乐都能找到赞美的对象。我只能倾其所有,一首一首放出来:Past VoicesSomething About UsThe Rising MoonTo Love AgainIn FlightAs For Us……

 

洞里萨(Tonle Sap)

在我从暹粒坐上去往金边的船、行驶在洞里萨湖上、结束我的柬埔寨行的时候,我心里反复念叨的一句话便是:“完美的句号”。

三千多平方公里(雨季达一万平方公里)的“洞里萨”是柬埔寨人民的母亲河,养育了祖祖辈辈的柬埔寨人民。封闭式的铁壳船舱是洞里萨湖上的“豪华游轮”,四十多个座位完全无法满足众多的乘客。然而,以国外的背包族与游人为主的乘客多数选择坐在船顶。

船缓缓驶出港口,朝霞满天,湖面波光粼粼。学生模样的少年三五个一条船,划了去上学。是湖面上最令人陶醉的风光。

船进入湖区,并加快了速度。湖里的波浪打在船头,洒在船顶所有人的身上。不一会儿,浑身上下已被湖水打湿。水珠象子弹一样打在身上,风也象刀子一样将身上的热量夺走,冻得我卷成一团。洞里萨湖,长160公里,宽36公里,过了这湖区,进入洞里萨河,就能结束这困境了。终于,在我快坚持不住、几乎冷得出现幻觉的时候,船速慢了,阳光出现了暖意,两岸的风光旃旎了,蓝天白云飘荡了,我想欢呼了。接下来是最美好的时光,既有温暖的阳光,又有蓝天白云,还有两旁河岸树林里隐约可现的吊角楼般的村屋。在经历了冷与暖的洗礼后,我们到了金边。

 

关于柬埔寨

柬埔寨大体分三个时期:公元一世纪到六世纪的扶南王国时期;公元六世纪到十五世纪的真腊时期;公元十五世纪到现在的定都金边时期。其中,在真腊时期的900-1400年间,进入柬埔寨最为鼎盛的吴哥王朝。近六百年的建设造就了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吴哥建筑。

早在一千多年前的扶南王朝,柬埔寨信奉由印度传入的“婆罗门教”与“佛教”。婆罗门教一度成为柬埔寨的国教;与婆罗门教相同时间传入的佛教在柬埔寨的影响也十分巨大,到了近代,已超过婆罗门教而成为柬埔寨的主教。

今天柬埔寨落后的面貌与昔日吴哥王朝的极盛有着强烈的反差,在目睹了吴哥建筑群的伟大与精美后,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个民族在结束战乱后进入和平时期,一定会有一个惊人的发展。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