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葉一如来 / 阅读文摘 / 【邓氏简史】 族谱的历史变化

0 0

   

【邓氏简史】 族谱的历史变化

2017-12-14  一葉一如来

一、家谱

百家论坛》文章《中华民族具有悠久的修谱历史》一文称:

家谱是家乘、家牒、族谱、宗谱、大宗谱的总称,又称谱牒。

乘:春秋时期晋国的史书名乘,所以后来有人将史籍称为乘。作家谱,袭用“乘”名,称家谱为家乘。

牒:造纸术发明之前,要写在竹简上,称为简牌,故称谱书为谱牒。

家谱,是以图录传记的方式,记载直系血缘关系及其一家源流世系和重要人物事迹的历史文化典籍。

族谱,是以图录传记的方式,记载同宗共祖的血缘集团及其一族源流世系和重要人物事迹的历史文化典籍。

宗谱,是同宗共祖的血缘集团在综合各地家谱、族谱,以图录传记的方式,记载一宗源流世系和重要人物事迹的氏族历史文化典籍。

大宗谱,是同宗共祖的血缘集团在综合各地家谱、族谱、宗谱,以图录传记的方式,记载一姓源流世系和重要人物事迹的氏族历史文化典籍。

家谱的发展行成了族谱,族谱的发展又形成了宗谱,宗谱的发展又形成了大宗谱。但无论名称、形式上如何发展变化,其核心内容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总之,家谱是人类文明的标志,也是人类历史形成的基础和源泉。谱牒的价值与正史、方志一样,共同构成为中华民族历史大厦的三大支柱,是我国珍贵历史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

那家谱是从什么时间开始有的呢?下面孤峡山人详细介绍如下。

二、家谱变化

(一)、家谱的起源:起源于夏朝甚至更早

王侯贵族才有家谱,普通百姓没有族谱

据《百家论坛》文章《中华民族具有悠久的修谱历史》一文称,据专家考证,家谱的历史可以上溯至中国古代的夏朝甚至更早,《世本》说,容成氏和仓颉氏是黄帝之臣,容成是第一个造历的人,仓颉是第一个造字的人。

……有了文字就有了家谱,有了家谱才有了人类历史。……家谱最初是王侯贵族的产物,庶民没有族谱。

(二)、魏晋南北和隋唐时期:家谱编修为王室所垄断

家谱发展到魏晋南北和隋唐时期,家谱编修为王室所垄断,普通姓氏和普通人民并无自己的家谱。无论是帝王谱、官谱、还是士族谱,实际上仍然是世袭制、分封制、门阀制度的产物。……庶族仍然无谱。

唐代的姓氏谱由官方统一修撰,至高宗显庆四年(659)修成的《姓氏录》,五品以上的官僚全部收录入谱,五品以下的即便是原大族也不能入谱,普通百姓更是望尘莫及。

北京图书馆藏存的《敦煌姓氏录》中……诏令……以前太史曰:尧置九州,今为八十五郡合三百九十八姓,今贞观八年五月十日壬辰,自今以后明加禁约,前付郡姓出处,许其通婚媾,结婚之始,非虚委怠,必须精加研究,知其谱囊,相承不虚,然可为匹,其三百九十八姓之外,又二千一百杂姓非史藉所载,虽赖三百九十八姓姓限,而或媾官混杂,或从贱之入良,营门杂户,慕容商贾之颜,虽有谱亦不通,如有犯者剔除藉。光禄大夫兼吏部尚书许国公士廉等奉敕令,臣等定天下氏族,若不别条举,恕无所凭,准令详事,讫会录如前,敕旨依奏

说明,这398个姓氏进入皇家姓氏谱,可通婚、可史载,其余2100姓氏列为杂姓,不入史册,不可与史册所载之398姓通婚。

(三)家谱毁灭:唐末至五代十国时期

唐末至五代十国时期,各地农民造反,风起云涌,天下大乱,门阀士族的特权制度遭到毁灭,士族谱牒焚毁殆尽。……从此士庶难分、士庶不分,士庶均无谱牒。

……自五代以后,人们已不崇尚门阀,家谱之学,遂绝而不传。

……辽、金、元三代的家谱如今也已全部失传。

(四)、当代家谱的编修方法源自宋朝

宋代理学的兴起,官府不再开设谱局。……“盖自唐衰,家谱废绝,士大夫不讲,而世人不载

欧阳修(1007年生,1072年卒)在主持编篡国史《新唐书》的过程中,以大宗之法编修皇族家谱《宗室世系》,并用小宗之法(以其已知的五世祖为始祖)编修了自己的家谱。采用史书的体例和图的方式,将本家族的迁徙、婚嫁、官封、名谥等编成一部新型家谱。不久家族显赫的苏洵也始修也编成《苏氏族谱》。

谱谍体例的创新以欧阳修和苏洵为代表。百姓仿效欧苏谱例,开始采用小宗之法编写家谱。

宋代作为宗族典籍,家谱其编修已经扩散到广大平民族群,谱牒编修形成一个高潮。

(五)、民间统宗统系的家谱源于明朝嘉靖皇帝以后

开始出现乱认先祖的现象

明初家谱的体例得到了发展,增加了序、跋、谱例、世系图、世系录、先世考辨等内容。民间修谱多沿袭欧阳修、苏洵的小宗之法

自嘉靖推恩允许民间建祠堂以后,,民间建祠堂之风兴起。因姓族间攀比成风,故民间祠堂的规模越来越大,且逐步兴起了连宗修祠之风,继而催生了各姓各氏的联宗修谱之风,家谱的体例增加了祠堂、祠产的内容。各姓各氏都开始出现了统宗统系的族谱、宗谱、大宗谱,随意上溯、攀援望族、趋附名门、冒接世系、乱认先祖的现象开始出现。

(六)、清朝族谱乱象导致规模浩大的全国性谱禁

因明朝嘉靖皇帝推恩令以来,民间各姓氏随意上溯、攀援望族、趋附名门、冒接世系、乱认先祖的现象,危及到了清朝统治。清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江西巡抚辅德的上奏引发了一次规模浩大的全国性谱禁。

谱禁规定:

在追溯祖先时,禁止妄自攀附,只能以五世祖或始迁祖为始祖,超过五代的上溯之祖视为伪托,朝廷分封或者选官时不仅不以采信,而且还要追究伪托冒认上祖者的欺君罔上之罪。

所有新编族谱必须呈送地方官府审查,对于上溯内容有违者一律删节毁版。

谱禁期间,辅德在江西境内,就查出1016姓的所谓始祖荒诞不经,这些家谱也全部遭到了删节或毁版处理。

到了清朝嘉庆、道光年间以后,统宗统系现象再度泛滥,各姓各氏均以采用皇族家谱的大宗之法联宗修谱,编修族谱、宗谱、大宗谱为荣,随意上溯,攀援望族,趋附名门,冒接世系,乱认先祖的现象已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

(七)、清代谱牒体例得到充分发展

虽明清以来采用大宗之法编修的谱牒,上溯世系荒诞不经,但清代谱牒的体例却得到充分发展。

清朝谱牒的记事范围几乎涉及到家族、宗族事务的各个方面。

除要排列家族世系外,又增加了传记、著述、家规、家训、恩荣录、凡例、家法族规、字辈、谱论、科举、墓图、墓志、五服图、家礼、寿文、贺文、祭文、名绩录、契约、艺文、遗像、赞词、仕宦、传记、行状、志录、年表、余庆录、领谱等20多项,并增加了女子、婚嫁、岳家等人物记述,还对入谱人物也进行了限制性规定,行文重视修辞和文采。

为使家谱不至中断,还规定了 “30一小修“60一大修的年限。

所有这些,使得清时家谱的纂修体例更系统,更完善,但其世系和世序却出现了严重混乱。

为祖先封官加爵者有之,为祖先取名按讳着有之,为祖先娶妾生子者有之,为祖先添兄加弟者有之,为祖先认父攀祖者有之。所谓南北朝人以南宋人为祖,隋唐人以明清人为祖比比皆是,其真实性大打折扣。

(八)、民国修谱沿袭清代

民国时期,修谱沿袭了清代修谱的体例。在统宗统系方面继承并发展清代修谱的不良风气。

(九)、1949年到1985年间,编修谱牒基本停止

1949年以后,编修谱牒等宗族文化活动基本停止。

1966年~1976年中,民间保存的大量极其珍贵的旧谱牒遭到了焚毁的厄运。宗族文化遗产更是遭到了极大破坏。

(十)、1985年再兴民间修谱高潮

1985年以后,特别是上世纪末至今,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发展以及港澳台和世界各地宗亲寻根问祖热的蓬勃兴起,民间修谱再度掀现了高潮。

这波修谱的谱牒质量却明显不如清代。

在世系方面故意弄虚作假、进一步统宗统系的陋习较之于明清时期随意上溯,攀援望族,趋附名门,冒接世系,乱认先祖的现象只有过之而无不及。也正是这个原因,孤峡山人常言,明清以来的族谱,可信度不是特别高,自1985年新编修的邓氏族谱更不可信。

当然,随着上述陋习的进一步发展,发生了河南省邓州市政府,为了招商引资,为了地方经济的发展,由少数官员出面,先后伙同邓腾、邓宏(重庆人,某酒业公司老板)、邓延寿等部分良心泯灭的邓氏人,利用族谱编修、宗族感情绑架邓氏家族,拉帮结派、勾结成利益集团,妄图建立邓州在邓氏人心中的绝对领袖地位,实现这个利益集团对邓氏家族的绝对精神统治。

这个利益集团打着邓氏一家亲或是家族公益的旗号,利用中国现行法律、法制漏洞,在邓氏家族内部,互相勾结、互用利用、互相欺骗、尔虞我诈,在邓氏家放攻城掠地,将邓氏家族变成了他们的私人提款机(ATM机)、私人银行、贪污平台工具,还将邓州是邓氏发源地的这一错误学说以文字方式刻入了各地邓氏家族新修的族谱,特别是1985年至今的新修邓氏族谱。

这些反人性行为、反人类行为,引发了以邓伟坚、邓继团、邓东风、邓必军、邓主光、邓富贵等部分有良知的邓氏民间人士强烈反对。所幸的是,这些有良知的邓氏民间人士,通过QQ、微信、网站、微信公众号、撰文写稿等手段强烈反对,已经警醒了一大批邓氏族人。越来越多的邓氏族人已经开始看清了邓州政府和那些良心泯灭的邓氏人所结成的利益集团的真实面目,并自觉的与之划清界线。


附:

《文化认祖与血脉认祖分列并存的修谱方法》载:

清朝以后是谱牒编修最为兴盛的时期,也是统宗统系现象最为泛滥的时期。清朝设宗人府,掌管皇族和百官谱籍,民间族谱也一修再修。各姓各氏只有少数家谱采用欧阳修、苏洵的“小宗之法”,大部分家谱为彰显门第,采用宋朝皇族家谱的“大宗之法”,编修族谱、宗谱、大宗谱“会千万人于一家,统千百世于一人”。

随意上溯,趋附名门,攀援望族,冒接世系,乱认先祖的统宗统系现象十分泛滥。由于统宗统系的谱牒影响到了封建世袭、继承制度的实行。清乾隆二十九年(1764)时,江西巡抚辅德的上奏引发了一次规模浩大的全国性谱禁。谱禁规定:在追溯祖先时,禁止妄自攀附,只能以五世祖或始迁祖为始祖,超过五代的上溯之祖视为伪托,朝廷分封或者选官时不仅不予采信,而且还要追究伪托冒认上祖者的欺君罔上之罪。

 

清代谱禁是中国家谱史上一个特有现象。

所谓谱禁,是指清代官方对家谱内容和格式所作的规范。有关清代谱禁的研究,发端于杨殿珣,

乾隆年间,江西境内大量出现合族建祠现象,几个本来没有关系或关系不大的同姓家族,在省城或府城合资建立一座祠堂,供奉所谓共同的祖先,借以收敛钱财,导致祠产纠纷不断增多。

 

乾隆年间两次谱禁(文摘一)

   《文字狱的巅峰》(节选自《中国古代言论史 第十二章 清代:文字狱的巅峰》綦彦臣著 航空工业出版社2005-9-29

纵观乾隆治国六十年,竟发生了各类打击社会底层的文字(言论)“小案”四十二起,计分四类:炫才邀恩十六起;妖言案九起;愤怒谤议八起;僭妄犯讳九起。

(四)僭妄犯讳

2、胡学成兄弟刊修家谱案

湖北汉阳知府胡学成、广东连平知州胡功成先后罢官回福建故里。兄弟俩于乾隆十九年刊修家谱,内有“太祖”、“昭穆”、“武宫”、“炀宫”、“世室”、“升遐”、“笼罩天下”、“亲贤乐利”等“僭妄”字句。二人卒后,奸人胡作梅因图产不遂,便控告胡氏家谱有上述'悖谬之词'。福建巡抚定长上奏朝廷,认为胡作梅'挟嫌诬蔑',拟发附近充军;胡氏兄弟身为职官,非乡愚可比,竟将“僭妄”字句写进谱内,请旨革去职责,追夺诰命。得旨交刑部议奏,时为三十年(公元1765年)二月。

 

乾隆年间两次谱禁(文摘二)

《谈谈清朝乾隆年间的谱禁问题》(节选自《南山天地的日志》南山 2006.10.16

在清朝的乾隆年间,曾发生过一次因民间修谱内容不合规范而导致政府出面干预的事件。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江西巡抚辅德上任后,发现江西境内大量出现合族建祠现象。本来没有关系或关系不大的同姓家族,合资修建祠堂,借以收敛钱财导致祠产纠纷不断增多。同时,受当时风气影响.各家族在纂修家谱时大都远攀古代君主作为自己的祖先,行文中也经常出现一些僭越之词。于是他给乾隆皇帝上书,希望采取措施,改变这种状况。根据他的奏章,乾隆皇帝下令各省督、抚和地方官员留心稽查,也就是说对所属地区家谱内容进行一次全面的审查,并明令禁止不准在省城、府城内合族建洞。辅德深受鼓励,在江西境内全力执行,逐族审查,调验谱书,果然发现问题很严重:江西各族谱中,始祖推到唐、宋,已属近代,而以两汉之前,三皇五帝为始祖者,比比皆是,甚至已远涉到盘古帝皇,据统计,江西境内家谱中载有荒诞不经始祖的共有1016种,足见这种现象的普遍。辅德在清查的基础上,下令所有这些族谱一律删除,并毁其版,而以始迁本地或世系分明者为始祖。家谱修成后,必须经官府审查无误,盖印后方可分发。族谱审查期间,许多家族顾不得家谱不外传的古训,恭恭敬敬地将族谱交送地方官府审查,以求过关。

这次族谱审查还仅仅是开始,如有违规现象仅仅是删改内容,审查通过后还可以付印刊行,问题严重的也只是将族谱原版毁掉,没有涉及到人身安全。到了乾隆中期愈演愈烈的文字狱对族谱编修则是施加了更大的压力。清政府出台了有关家谱编修的具体规定更加严厉,违者就要冒掉脑袋的危险了。这些规定是:

1.祖先名字如果犯了庙号、御名、亲王名直至孔子名讳的,一律改用同音字以避之。

2.不准妄自攀援祖宗,只能以五世祖为始祖,或以带领全家或全族迁至当地的祖先为始祖。

3.禁止在族谱中出现世表”“传赞名目。

4.如果行文中遇到本朝年号必须另起一行,后改为必须空一格。

5.取消艺文录,这部分内容不好审查,也最容易出问题。

6.不准刊载祖宗的画像。

7.禁用一些帝王和朝廷专用词汇,如开基创业中兴”……

 

乾隆年间两次谱禁(文摘三)

   《家谱避讳与谱禁》徐建华著《中国的家谱》(百花文艺出版社200205月出版)

到了清代,情况发生了变化,修谱时,不仅需要注意避讳,而且对内容、格式也有了些具体要求,一些内容被严格禁止,不能违背。皇权的触角终于伸到这一纯粹私人家族的角落中,这就是通常人们所说的「谱禁」。

对纂修家谱进行干预,发生在清乾隆二十九年时,起因是江西境内大量出现合族建祠现象,几个本来没有关系或关系不大的同姓家族,在省城或府城合资建立一座祠堂,供奉所谓共同的祖先,藉以收敛钱财,导致祠产纠纷不断增多。同时,受当时风气影响,纂修家谱时都远攀古代君主作为自己的祖先,人人以华族帝胄自居,行文中经常出现一些僭越之词。这种情况,引起江西巡抚辅德的注意,根据他的奏章,乾隆皇帝要各地地方官员对所属地区家谱内容进行审查,并明令禁止不准在省城、府城内合族建祠。原来清朝初年的顺治、康熙、雍正三帝,出于维护统治的需要,都是热心鼓励各家族纂修家谱的,想以此运用宗族伦理来达到和睦宗族、联络疏远,达到稳定社会秩序的目的。可没想到,最后会出现的某些后果而不得不采用政治力量进行干顶。

清代谱禁的内容主要表现在如下方面:

首先,祖先名字如果犯了庙号、御名、亲王名直至孔子名讳的,一律改用同音字以避之。这就是说,很多人要为自己的祖先改名字,这是一件很不舒服的事,可也没办法,脑袋和饭碗比死去的名字要重要的多。当然,避讳也不是针对一般人家的,即使皇帝家谱玉牒中写到皇帝名字时也要避讳,或用一块黄绫盖住名字,或只写庙号、谧号。

其次,在追溯祖先时,不准妄自攀援,只能以五世祖为始祖,或以带领全家或全族迁至当地的祖先为始祖。在清朝,只有皇家是最高贵的,其它百姓均是治下子民,如果攀援到几十代上百代之外的祖先也是皇帝,以帝族自诩,岂不混淆视听,引起混乱吗?以五世祖或始迁当地之祖为本家族祖先的上限,则一切人家最多只能是豪门世家,祖先也是子民,现在仍为子民,心安理得,不存邪念。

第三,结构上不准出现「世表」、「博赞」之类,以符合庶民身分。世表、传赞等是史书体例。世表在史书中只能用于皇帝国戚,达官显贵,传赞也不是普追庶民之家所应该使用的。为此,世表一律改成世谱,傅赞取消。同时,谱中还不准刊载祖先画像。

此外,对于明代以来家谱中经常采用的只供形容古代帝王诸侯的用词,如始迁为开基,置业称创业,造屋称启宇,复兴称中兴等僭妄之词,一律恢复原称。

第四,行文中遇到清代的年号,要换行抬一格写,有时考虑到不断换行,太浪费纸张,也可采用在本行空一格再写,以示尊崇。在行文中如有晚明的年号,一律删掉,换算成清朝年号,或直接写明唐王某年或桂王某年。

此外,文人惹祸全在笔端,因此,对于家谱中艺文类的文章严加审查,只要有违碍文字,一律抽改,更有许多在此时新修的家谱,干脆取消这方面的内容,不要艺文类,以保无虞。

在谱禁严格的时期,很多家族在家谱修成之后,不顾家谱不外传的规矩,恭恭敬敬地迭交地方官员审查,以保安全。

可是,宋代以后的家谱,都由私人所修和珍藏,很少会流传出去。再说,子孙给祖先改名字,本身就不符合传统的道德准则,家谱的序、传、艺文,通常是修谱人家用以炫耀家世之所在,不容粉饰,据实而言,又何以能够骄人。先人画像,原也是家谱的特色之一,如果去掉实在也是使人感到遗憾的。因此,即使在谱禁最严厉的时期,除了一些较为谨慎、或有在朝做官的家族严格遵守之外,一般家族大多没有严格遵守。尤其是乾隆之后,统治者对思想文化方面控制逐渐放松,再加上全国新修家谱数量激增,无论是哪方面,已没有精力或不可能再一部一部地审查所有家谱了,清代的谱禁也就逐步取消了。

 

乾隆年间两次谱禁(文摘四)

《孔子世家谱:稀世的私谱之冠》(节选自《家谱》/吴强华 著/重庆出版社/20061月版)

康熙《孔子世家谱》是孔氏家谱中质量较高的一部,24,共印100,其中10部朱印,90部墨印。家谱记载了孔裔二十派六十户的繁衍情况,这也是第一次在谱中确认孔裔的二十派六十户。

清乾隆九年(1744),71代衍圣公孔昭焕依例修谱,这也是孔氏家谱惟一的一次按照60年一大修的规定进行的修谱活动,全谱24,刊印120部。然而,该谱刊印30余年后,乾隆四十七年(1782),衍圣公府紧急颁布札令,将所有原本全数收回。原来当时适值谱禁高潮,清政府正在重点清查家谱中的僭妄、违碍字句,已经发生多起因家谱中用词或体例不当而遭地方官员举报的案例,孔府虽然地位尊贵,但也不敢无视当时的谱禁形势,于是便有了这次召回家谱的事件。家谱收回后,孔府删除了姓源和年表两卷,删节了大部分旧序和跋,精减了孔子事迹和历代名人事略,并修改了所谓的违碍、犯讳字句。改刊后的《孔子世家谱》为22,刊印165部。

或许是受到乾隆年间谱禁事件的打击,此后孔府便绝口不提修谱之事,嘉庆、同治两个甲子年都没有续修家谱。直至1930,孔府才重新设立谱局,开始了新一轮的家谱纂修工作。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