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变暖很恐怖?看看人类历史吧

2017-12-20  cityonsea


2017年6月2日,当人们还没有从“六一儿童节”的快乐中完全醒来(即使是大人,也可以沉浸在儿童节的快乐中),美国的新任总统,“童心未泯”的唐纳德·特朗普就又宣布了一个重量级的决定,退出美国于2016年4月22日签署的《巴黎气候协定》(以下简称巴协)。这一当时由美国国务卿克里抱着外孙女签署的协议,才一年多就被川普同学扔进了废纸篓,求此时克里心理阴影面积…



说几句题外话,近些年,不少政治活动,似乎总少不了孩子出来“卖萌”(当然,这往往不是孩子们的主观愿望,而是大人们的),例如在叙利亚,在土耳其,还有在前面提到的纽约,无数人总是试图“用孩子来唤起人们的良知,结束暴行,弃恶从善”。但是事实证明,再多的孩子们也阻止不了“邪恶的大人们”在有关重大政治问题上的拖延搪塞与反复。不过,“孩子们”在这里,又何尝不是另一些“邪恶的大人们”的把戏呢?



川普的决定一石激起千层浪,从国外到国内,都此起彼伏的声讨川普的这一决定。(当然,巴协的本质是一个超大号的生意订单,主要内容为在今后的时间里由发达国家出钱向能源大亨们购买环保的能源设施和能源以支援第三世界国家,能源大亨们能赚一大笔钱,等等…怎么好像哪里不对…)在推特上,各路能源巨头纷纷发推声讨川普的这一决定,在民间,各路政商学教界的环保主义者更是发动了游行示威等种种抗议活动来反对川普的这一决策,美国的某些州、市甚至试图绕开中央政府(即华盛顿),自行参与“巴协”。


这番活动,让笔者想到了某种经典的叙事方式——21世纪前叶,美帝暴君川普倒行逆施,退出巴协,置全球数十亿人之生命于不顾,世界各国人民团结起来,与其坚决抗争,书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音乐起~~~好吧其实是我编不下去了,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倒暴君凯撒(川普)!)



关于川普决定退出“巴协”的动机以及有关各方为什么会激烈反对的原因,本文并不想去深究,因为这涉及如笔者这样的常人所不能接触到的领域,若是强行分析,难免有陷入“阴谋论”的尴尬。(不过关于“巴协”的本质其实是一个生意大单,尤其是“新能源”的大单,这点是毋庸置疑的。)所以笔者决定还是就事论事的好,也就是一个最直接的问题:若是未来真的全球变暖,会有一些人们描述的那么糟糕吗?


(上图是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大会时,有关方面提出的七个为名义上阻止全球变暖而设计的七个控制碳排放的方案,仔细看,会发现很有意思~o~)


要搞清楚这个问题,其实也并不困难,因为地球就曾有过气温比现在高得多的时期,即使在人类出现以后,这样的时期也存在过,虽然这一事实往往被以IPCC(即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为首的鼓吹全球变暖的“科学家们”所无视,因为在那个时代,人类连是否出现都是问题,更谈不上什么进入工业化时代,这与IPCC的“科学家们”的立论基础完全相左。不过这对于研究地球气候宏观演化的学者以及关注者来说,这倒是更类似于某种“常识”,其实在不少科普作品中都有说明,今天的地球,是由一个“火球”逐渐降温而来的,即使到今天,地心的温度也有7000°C。



当然,“火球时代”的地球,自然是一个没法存在生命的时期,还是说说生命出现后的地球气候吧,例如恐龙存在的侏罗纪时期,那是一个各种举行生物生活于地球各处的时期,其中就有著名的、曾经被认为是巨大的蜥蜴而其实是现代鸟类的祖先的恐龙。谈到恐龙,可能很多人都会联想到那有着庞大身躯、锋利牙齿、以及蜥蜴般皮肤(咳咳,根据最新的科学研究,恐龙似乎有羽毛…)的庞大巨兽。其实,恐龙所生活的侏罗纪时期便是一个典型的“温室时期”,侏罗纪时,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是现今浓度的四倍,气温要比现今高5—10°C,海水温度至少比现今高8°C,在全球范围内都很难找到大规模的冰川。要知道所谓的“厄尔尼诺现象”,其海水温度上升最高也只有6°C。


那么侏罗纪时代的地球,是一个什么样的自然环境呢?是某些持“全球变暖论”者所想象的缺少食物、难以生存的“温室世界”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这从霸王龙、腕龙等巨型恐龙那庞大伟岸的身躯上,便能知晓一二。动物身躯的庞大,往往说明当地食物的充足,这点即使在现今也依然具有普遍意义,例如当今陆地上最大的动物大象,便往往只能生活于枝繁叶茂、食物充足的热带、亚热带地区(当然,我是指野生的),而如果要将其在温带甚至寒带进行饲养,那往往就代表着天文数字一般的“餐饮费”。


抗战期间,远征缅甸的中国远征军就曾从缅甸当地带回了几头在战争中与他们并肩作战的大象,结果他们很快就发现,将大象养在远离热带的地区有多烧钱,最后不得不试图将这些大象进行杂技训练,以赚取餐费(大象都这么能吃,何况那些恐龙)。而侏罗纪时代的恐龙,自然是没有人类来喂养它们的,它们能拥有庞大的身躯,只能说明它们所处的环境中,一定是个不缺乏食物的。也就是说,即使极而言之,地球的温度出现了极大的上升、冰川融化、海水升温,地球也并不会如一些人设想的那样成为一个“寸草不生的荒芜世界”,反倒可能出现例如侏罗纪这种巨型生物大量存在、繁衍的“生物爆发”时代。



即使不从这种常理推论来看,就从东北地区丰富的石油和煤炭资源,也能知道今天冰天雪地的东北曾经是什么样子,关于石油和煤炭如何形成,这个应该在小学的自然课中就会有老师介绍过了,不过还是不打哑谜了,直接说比较友好:石油、煤炭以及天然气,是古代有机物(动植物的尸体)被埋入地底深层,通过漫长的压缩和加热后逐渐形成的。也就是说,石油、煤炭以及天然气资源丰富的地方,在古早古早,一定存在着一段植被密布、生物繁多的时代,而那个时代,普遍处于某些人幻想的如同地狱般的“温室时代”。


当然,恐龙的时代毕竟对于人类来说还是遥远了一些,那么人类出现后的时代,地球可曾还有过温度比现在高得多的时代?答案自然是有的,不过自从人类出现以来,如恐龙时代那般的“温室时代”是再也没有出现过了。甚至根据研究,人类的出现,就与气候的降温化发展有关,因为温度下降,导致大量热带丛林逐渐转变为草原,因此在原本树上生活的的古猿不得不下树生活,逐渐发展为今天的人类。可以说,自从人类出现以来,地球就比过去“冷”了许多。


当然,这个“冷”是相对侏罗纪而言,与现在相比还是比较热的。而人类的大发展,就与一次气候转暖的时期有关,这段时期,就是发生在距今8500多年(所谓距今中的今,为1920年)的“全新世大暖期”。在不到200年的时间里,地球的平均温度上升了4.5°C(要知道,所谓的全球变暖,其温度上升幅度也只有0.74°C/100年,即在20世纪的一百年间,地球的气温上升了0.74°C。)。


这个暖期大约持续了5500年。期间气候暖湿,降水大量增加,今天的青海湖、内蒙古岱海等湖泊的水位大大上升,含盐量有了明显的下降(关于含盐量的变化,是从盐湖沉积中发现有含盐度相对较低的淤泥从而分析得出的)。在今天的河北地区,榆、胡桃、柳等暖温带植株的数量也大大增加,甚至出现了亚热带植物山毛榉。


而在这一时期的人类,也因为气候的暖湿而迎来了一个大发展的繁荣时期。我国新石器时代时最重要的古文化之一的仰韶文化(因为级别不够,所以不能称为文明,便退而求其次称之为文化,最重要,是因为遗迹极多),就是在“全新世大暖期”中走向繁荣的。仰韶文化以粟(俗称小米)作农业为主要生产方式,在全新世大暖期的促佑下,以关中为中心,西至甘清、东至黄河下游、南至江汉平原、北至内蒙古南部的广大区域,都有仰韶文化活动的痕迹。但随着“全新世大暖期”的结束,气温开始逐渐下降,仰韶文化也逐渐衰落了,最终在距今5000年左右被龙山文化所代替。了解仰韶文化的兴衰史便可以发现,人类社会与气候环境的关系是:温暖带来繁荣,寒冷带来动荡。


(仰韶文化的陶器)


如果说仰韶文化的历史太过遥远,那么说一说公元后的故事也许更有价值。比如众所周知的大唐盛世。虽然近些年来,有关大唐的“赫赫武功”开始遭到不少质疑,但是大唐盛世时中原地区的稳定与繁荣,不会有人提出异议,“风调雨顺,年登岁稔”,是史料对优越自然环境下大唐盛世的明确描述。而这种优越的自然环境,就建立在大唐盛世温暖的气候上。


其实唐朝建立初期,气候也并非温暖和煦,而是冻害频频,这种气候状况,应该是延续隋末以来的气候动荡(也就是说,隋朝的灭亡与气候的转冷有很大的关系,“寒冷带来动荡”的又一个例证,根据最新研究和考古证实,秦代的灭亡也与气候恶化有关)。即使到唐太宗继位初期,有关各种灾害的记载也不鲜见,而这些灾害,基本都与寒冷有关,比如蝗灾,就是典型的在气候冷干的时候才会出现的自然灾害,“唐太宗吞蝗虫”(鸡肉味,嘎嘣脆~o~)的故事,就是以此为背景。


但是自从贞观三年开始,气候逐渐向暖湿方向变化,至贞观四年时,已经出现了“天下大稔,流散者咸归乡里,米斗不过三、四钱”的盛世景象。这种气候暖湿的情况持续到了唐玄宗执政的开元时期,成为了长达四十余年的“开元盛世”的物质基础。这段时期由于气候的暖湿,天文学家僧一行在编纂的大衍历干脆就去掉了表征寒冷气候的《正光历》“七十二候”时令。


但是“盛世俏随流火去”,进入天宝年间,气候转向寒冷干燥,天宝十年时,皇宫内的橘树结果都成了祥瑞之兆。皇宫中栽有橘树,至少说明在栽种时以当时的园艺水平,是可以让这些橘树开花结果的,否则皇宫中也不会栽种。而在天宝十年时因为橘树结果而被认为是祥瑞,说明此时的外部环境即气候已经发生了变化,橘树结果已经成了稀奇的事情。


“橘生淮南”的故事人们耳熟能详,南方水果能移植到北方,虽然不排除有人类技术发展的因素在其中,但考虑到古代的生产力水平,自然环境的变化也不可忽视,也就是说,“橘树结果成祥瑞”说明,天宝时期长安地区的气候已经明显转冷,至少已经于今天的西安气候处在一个水平(今天的西安橘树也不能结果),而这种气候下西安地区的农业状态如何,也就可以想象了。


后来的历史大家都知道了,公元755年,“安史之乱”爆发。这点即使在义务教育阶段没有认真上历史课,在看几集大甜甜主演的《大唐荣耀》应当也能有所了解。而756年的一件事可能知道的人就少一些了,那就是实施了29年的《大衍历》被废弃,历法被废弃,说明其已经完全不能指导生产生活,从侧面说明天宝以来的唐朝,其气候环境已经明显恶化了。唐朝末期,在渤海海域甚至还出现了“海冰”现象,所谓“海冰”,就是因为极低的温度导致不易结冰的海水也结冰的现象,这种情况在1935—1936年冬季也曾出现过,那时北京的冬季气温达到了距平-3.1°C的低温。


而根据考古数据,在唐朝末年(公元850—940年)更是出现了明显的弱季风期,中国气候的特点是季风气候雨热同期,而如果季风变弱,气候转为干旱、寒冷,最终导致社会动荡。同样的弱季风期,还出现在了元末明初(公元1350——1380年)与明朝末年(公元1580——1640年)。



大唐盛世的终结让人惋惜,明朝的灭亡更是使人慨叹。而明朝的灭亡与满清的入关,就与始于15世纪,在17世纪达到极盛的“小冰期”有着不小的关系,因为“小冰期”的肆虐,17世纪时世界各地都出现了严重的政治动荡与自然灾害,这一事件又被称为“17世纪普遍危机”。当然,网上很多“明粉”把明朝的灭亡原因全部推到小冰期上,这是不符合唯物史观的。明朝的灭亡过程是社会发展规律和多种历史因素叠加的结果,只能说气候在这一时期确实造成了相当的影响。


有关明代长期处于“小冰期”的这一事实,现在学者们已经基本达成共识,有关的论文、论著也为数不少。所以笔者就不准备再耗费太多篇幅对其进行复述了,有意者可以搜索一下相关书籍的PDF即可,这些资料并不难以取得。例如葛全胜的《中国历朝气候变化》、王绍武的《全新世气候变化》以及满志敏的《中国历史时期气候变化研究》,都对这一时期有较为详尽的介绍。如果觉得学者的论著毕竟有偏向性,还可以找一些大学课本来看,比如邹毅麟的《中国历史地理概述》。


说了这么多,可能有的读者会说,前文只阐述了气候的冷、暖对人类活动的影响,但是没有介绍现在气候到底处在什么状态的内容。其实这方面的资料,在王绍武的《全新世大暖期》中就有收录,为了节约读者的时间,现将内容摘录如下:在20世纪的最后十年,这种气候变暖的趋势已经出现了停滞。根据2009年8月美国气象学会周刊发表的报告,1999—2008年的温度增量为0.07摄氏度,已经显著低于1979—2008年的0.18摄氏度,更低于著名的IPCC估计的0.2摄氏度。而唯一可以明确的是,20世纪末时,地球的温室气体排放并没有丝毫的减少,反而在持续增加中,也就是说,地球的变暖已经开始停滞,并且这种停滞的力量不是人类活动即排放温室气体所能撼动的,“风大了,把猪吹了起来,猪就以为自己能飞了,等风停了,猪就会掉下来”。


当然,数据上的例证还是不太直观,有时候还是眼见为实的好。2013年,美国宇航局根据卫星照片对比发现,2013年8月15日的北冰洋冰面相比2012年8月27日扩大了60%左右。



除此以外,还有一些比较间接的证据,有些则是笔者自己做的一些对比分析。2012年02月02日,央视报道了“海冰面扩大 近三成海面封冻”的新闻。今年,也就是2017年6月17日CCTV1的《新闻联播》中,报道了长白山天池因为寒冷而延迟开冰的新闻。另外,在山东,旱灾已经连续多年爆发,让笔者不由得想到了在查阅明代山东时所看到的资料。


(以上是有关山东旱灾的新闻)


(以上是明代山东地区灾害的表格,要知道,明代就正处于被称为“小冰期”的气候寒冷时期)


综上,如果美国退出“巴协”就能导致全球继续变暖,那么笔者真的很原意相信那是真的,因为从现在的气候现象看,地球未来变化的趋势很有可能朝着“小冰期”的方向发展(当然了,指鹿为马的人会把这个也叫全球变暖),而气候寒冷时期,往往是“动荡时期”的同义词。


不过说一千道一万,作为人类,永远期盼着地球能四季如春显然也是不现实的。人类还是应该努力争取获得“脱离引力的束缚,飞向广阔宇宙,畅游于星群”的力量(比如可控核聚变什么的?),尤其是在当下这个“小冰期”迹象越来越明显的时期。人类历史迄今为止,还从来没有过在气候转冷的作用下没有发生动荡和混乱的例子。


具体到中国,应该将主要的精力用于研发新能源和降低现有低成本能源(煤炭、石油)的污染上,而不是徒耗资金,用“清洁的新能源”来代替现有能源,因为这样得到的可能是一时的“晴天白日”(况且,你怎么知道这晴天白日其实不是因为凛冽的寒风?),却可能将国家置身于凛冬之中。因为一来“清洁的新能源”往往十分昂贵,二来其第一用途也基本不是取暖,如果因为将其集中用于取暖而导致亟需“清洁的新能源”的工业生产陷入停滞,那么紧随而来的失业和通胀,并不比寒冷的冬天令人愉快。


“凛冬将至,谁可悠然?唯有执掌永恒烈焰之人。”


首先,要有光。——GOD


首先,要烧煤。——作者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