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K588 / 古国历史文明... / 陶泥文明||第三章 中国陶泥时代 第三节 中...

0 0

   

陶泥文明||第三章 中国陶泥时代 第三节 中国古代城邦国家(中)

2017-12-24  RK588



2、龙山城邦群

 

龙山遗址的发现就有一个至关重要的贡献:中国古代城邦国家的发现。20世纪90年代,在中国山东省大部分地区与江苏省的徐海地区,黄淮河大平原上,东夷城邦群被挖掘出来,一个密布的古国区域呈现于世,改变了中国无古代城邦的说法,使东方的古代城邦与西方互相映照。

中国古代小说《水浒》中有一段令人难忘的描写:行者武松在阳谷县景阳岗上赤手空拳打死一只吊晴白额大虎,然后来到阳谷县城官拜都头,故事中的地名景阳岗也声名远扬。

20世纪90年代,山东省西部的阳谷县张秋镇以北的东沙村景阳岗发现古代文明遗址,为了纪念英雄人物武松而修建的庙旁竟然是5000年前龙山文化古代城市国家的所在地。这个颇具传奇意味的考古故事,也为沉埋已久的中国古代东夷城邦国家甚至世界东方城邦国家的历史开创了新的篇章。


(景阳岗古城遗址图)1


这是一座巨大的古代城池,采用台城形式,所谓台城,是这样一种筑城模型,城市建筑在高台之上,从城外看,城墙高耸,在城内则是四周高地环绕。城垣内侧成缓坡,墙基内高外低。在城垣外挖斜壁沟或半斜壁沟形基槽,而城门的形状是斜坡形。很明显,这种城池易守难攻,具有重要的军事意义,是古代城池的典型形态。龙山文化中也有为数不多的直立城垣式的城市,这种城的内外是水平的。

景阳岗古城总面积38万平方米,分为西南与东北两个台基,西南为大台基,东北为小台基,结构复杂,有可能是设计者区分不同的城区,划分宫殿与平民居住区的意图。城墙采用板筑与堆筑相结合的方式,取土方便,建筑牢固,是古代建城术中的杰作。与世界各国的历史名城一样,这座古城是长期分阶段建筑的,不同历史时期中,城围不断扩大,最终成为今日的规模。城中灰坑与灰沟密布,表现出居民数量相当多,有多种复杂的生活需求。城中出土了大批陶器和70多年石器、骨器、角器和蚌器等,陶器种类丰富,有黑陶与灰陶,也有少量的红陶和褐陶,还有白陶鬶等器物,推测其用途,除了生活必需之外,明显与宗教祭祀方面有关,这也说明当时城邦社会生活已经进入相当高的阶段。

与世界同时代的城邦相比,景阳岗和龙山文化诸城邦都有过之而不及。古代西方地中海文明的历史名城特洛伊是荷马时代最大的城邦之一,德国考古学家亨利·谢里曼(Heinrich Scheliemann)成功挖掘这座神话中的古城,特洛伊城的直径不过为175190米,城墙用巨

大的石头砌成,分为内外两院。根据西方考古学家的研究,其二期年代大约是公元前2700年到公元前2400年,可以说与景阳岗古城基本相近。两相比较,景阳岗城的规模远远超过特洛伊城。


(特洛伊城Ⅰ、Ⅱ期简图)2

 

其实,景阳岗古城并非最早发现的东夷古城邦,只不过在此之前的发现并未公布,不为世人所知而已。

早在20世纪30年代,中国考古学家就在山东历城县龙山镇发现城子崖遗址,这也是龙山文化名称的来源。经过多年发掘,最终确定,城子崖确实是一处龙山时代的古城。这座古城呈方形,是中国古代城郭的基本形态,东西455米,南北540米,面积约为20万平方米。城有南北门,有道路通达。这座城也是台城,城垣外侧高7米,内侧高4米,城顶到壁根高2米多,城基宽约14米,城顶宽7米。

从宏观来看,龙山文化在鲁西地区形成了一个大型的古代城邦群,城邦林立,类似于古代希腊爱琴海地区。这个城邦群的城邦大小不同,可以分为两种,第一种是中心城式,即以城邦为中心来统治周边乡村,这是都邑郡县式政治的特色。但是不同于其他地区的非城市化管理模式。第二种是都市型,较大的城市区域,成为后世大都世的一种特点。这样,东夷古城聚落的基本特点也就相当清楚了。

集中分布的城邦是最主要的特色,根据现有的挖掘结果,龙山文化是中国也可能是世界上同时期最大的城邦群。山东、江苏和安徽的龙山文化遗址总数达到1500处左右。有学者估算其总人口达到40万左右,其中万人以上的大型城邦或是聚落,可能有50多处。


(张学海《龙山文化》一书中所列山东龙山文化城址分布图)


新石器时代的世界文明中,这种大型的城市聚落并不多见,与龙山文化相近的有南亚哈拉巴、爱琴海文明与苏美尔人时的西亚,如果从城邦的集中,城市形态的多样性,人口总数等方面而论,可能龙山文化仍是位居前列。

城邦历来被认为是西方民族国家的前身,希腊城邦是国家政治、经济和行政的中心,工商业主与手工业者集中于城市,居民数量多,文明程度相当高。城邦作为西方古代国家的典型形态,体现了社会生产与分工的形成,宗教、社会政治与行政专业管理机构独立存在,为人类社会文明进一步发展创造了条件。长期以来,一些西方学者总是将西方城邦认为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现代考古学彻底粉碎了这一谬误。中国龙山城市文化群的发现,证明中国古代国家形态不但存在,而且年代并不晚于西方。

早在20世纪80年代,中国考古学家苏秉琦先生等就已经提出“古文化、古城、古国”的理论,笔者认为,这是相当具有远见的历史主义观念,当代历史文明研究,正在证明着这些观点的意义与价值。


注:

1 本图及本章部分图均引自张学海著《龙山文化》,文物出版社,2006年版。

2 本图及相关图均引自[英]保罗·麦克金德里克:《希腊的石头》(晏绍祥译,浙江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