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成为全球第一经济大国的十大门槛

2017-12-26   扫地僧一一


罗天昊    

公众号    IDLuotianhao99  (罗天昊国与城)

 

 

大国复兴,全民所望。

 

近年来,不少机构预测,中国将取代美国,成为全球第一经济大国。若中国与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增速基本不变,十几年之后,中国GDP全球第一,有可能。

 

但是,国家的经济实力,不仅表现在GDP总量,还表现在社会经济结构上。

 

是国富民强,还是国强民弱?是带血的发展,还是和谐的发展?是依靠技术,还是依靠环境牺牲?是权力垄断霸占财富,还是劳动人民享用财富?人民生活是否富足?

 

此外,国家的崛起,也必然要求软实力的提升,文化、教育、科技是否得到了伴随经济发展飞跃?国民的综合素质,道德水准是否得到了提升?

 

中国未来要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存在种种挑战,简言之,需跨越十大门槛。

 

    (1)         人均GDP,排名全球前三分之一

 

考验国民创造财富的能力。

 

现状:当下中国人均GDP8000美金左右。排名中游,为全球平均水平的80%左右。

 

按照中国速度,十年后基本可以超过全球平均水平并略超。

 

十年后目标为3万美金,排名全球前三分之一。

 

美国虽为当下最强盛国家,但是其人均GDP并非最强,而是落后于几个北欧和国家。

 

中国人均GDP不需要成为最顶尖的国家,达到当下传统发达国家水平就可以。

 

实现可能性:

若无巨大动荡,基本可实现。

 

    (2)         人均收入   全球中游

 

人均收入,考验国民的生活水平。

 

现状:2016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3821元,增长6.3%。没跑赢GDP

 

2016年,中国人均收入,在全球排名100名之后,与中国的经济地位严重不相乘,说明中国是一个穷人国。发展经济,仍是一大重要使命。

 

以人均收入而非人均GDP衡量国民的生活水平,因为国民创造的财富,很多没有投入消费,或者被铁公鸡吃掉,或者被浪费。

 

仅有人均还不够,后文还列出了基尼系数,有限的国民财富,不仅不多,多数财富还集中到少数人手中,这是对中国民众的双重伤害。

 

穷,还不公平。

 

中国的人均收入,必须每年增长10&以上,才可以在十年后,增长4倍,略超过全球平均收入。

 

实现可能性

最难的一道门槛。若增长乏力,十年之后仍低于全球平均水平。

若每年增长10%,跑赢GDP增长,基本可达到全球中等水平。


 

    (3)         基尼系数降到0.4以下,社会基本公平

 


基尼系数考验国家的公平性。

 

现状:2016年中国基尼系数达到0.463

贫富分化,触目惊心。占总人口不到1%158万千万富翁,持有资产达165万亿。几乎等于GDP的两倍。中国作为穷国,成为产生富人最多的国家,且财富极度集中。

 

十几年来,财富的创造机制,出现了畸形。部分人财富的获取,并非来自劳动与才智,而是来自腐败、垄断和特权,种引起了民众的强烈不满。

 

贫富分化是中等收入陷阱之因。阶层分裂是国家动荡之因。中国绝不能成为又穷又乱的“溃败国家”。

 

共同富裕,不仅是道义要求与国家使命,也是国家经济强盛的理性选择。

 

有趣的是,基尼系数与消费能力有内在逻辑关系。过去十年是中国基尼系数最高的时期,2008年达到顶点,消费占GDP的比重也在2009年下降到最低点,最近几年随着国家整肃贪腐,打击政商勾结,基尼系数下降,消费能力也上升。

 

贫富悬殊的危害在哪里?


富人消费多落脚到国外以及奢侈品市场,对于大众消费拉动作用不大,财富也没留在本土,而平民财富不足,也制约了大众消费,最后,贫富悬殊导向消费不足。

 

北欧国家的基尼系数,普遍在0.25左右,欧美发达国家在0.3左右,美国比较高,在0.45左右。中国比绝大多数发达国家都高。2008年达到0.4912016年回落至0.463

 

基尼系数调整慢,根本愿意是权力经济没有得到扭转,近年国家将加大改革力度,估计基尼系数将大幅下降。

 

实现可能性:

 

若改革缓慢,基尼系数仍将在0.45以上,国家动荡不安。

若改革加速,经济体系更为公平阳光,基尼系数将降至0.4以下,软着陆。

 

    (4)         劳动者报酬占GDP比重50%以上

 

劳动者报酬占GDP的比重,衡量国家对劳动的尊重程度。市场的公平程度。

 

现状:


当下中国劳动者报酬占GDP的比重,远低于改革初期的1978年,最高峰是1983年,一度达到56.5%,此后劳动者报酬连降二十多年。2012年后回升,基本维持在40%左右。全球发达国家,占比约为70%左右。

 

鲜明对比,中国三十多年来资本报酬占GDP的比重上升了20个百分点。

 

中国还处于发展国家阶段,需要投资积累,但是必须保持平衡,劳动报酬占比,至少需要提高到 50%以上。

 

其中最迫切加薪的无疑是最弱势的农民工。其次是农民。紧随其后的就是技术人员,以及企事业单位普通职员。

 

中国逐步崛起,纵向比较,这是中国历史上相对富足的时代。不少人将此归功于政商和知识精英没错,但是这种评价是残缺的。

 

强调企业家精神,却忽视工匠精神,过度强调资本的价值,却忽视劳动者的价值。

 

提倡工匠精神,提倡“新愚公”精神,正是对精英主义的矫正和完善。“五帝三皇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平民大众才是历史的主人,财富的创造者。

 

未来需要通过改革不合理的分配机制,财富产生机制,稍减资本暴利,稍加劳动所得,让财富惠及更多的人。同时,减少政府所拥有的财富,更多藏富于民。

 

实现可能性:

 

通过十年努力,将劳动者所得占比提高到50%,基本可以达到。

但是,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差距。

 

    (5)         发展速度     全球最快的国家之一

 

中国仍是发展中国家。人民等不起。


谋求更美好的生活是民众的基本需求。保持适当的速度非常必要。中国还需要至少十年以上的高速发展时期。

 

当下,中国的人均GDP仅等于70年代末的美国和日本,落后全球主流大国数十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美国上世纪初期水平。中国虽为全球第一工业大国,技术水平亦落后全球十年以上,仅在大飞机和高铁等少数领域实现了突破。

 

当今绝大多数发达国家在起步时,多多少少靠征服和掠夺完成原始积累。印第安和亚非人民的血泪,才铸就了原始资本。中国是一个内向发展模式的国家,完全靠自己国民的牺牲,完成了原始积累。一代人栽树,一代人乘凉。

 

这就是中国必须在发展速度上胜过发达国家的内在动因。

 

国家要进步,家庭要发财,个人要发展。三位一体,如果国家发展速度过慢,将无法达到三合一的目标。

 

达成可能性:

全球增速在3%左右,中国应在57%

关键要提高发展质量。

 

    (6)         研发强度3%  初步建成创新型国家

 

现状:

2016年,中国的研发经费占GDP的比重为2.11%2000年的0.9%提高了一倍以上。同时也是金砖国家中的最高。但是相对发达国家,仍存在巨大差距。

 

目前,全球研发强度最高的是以色列,达到4.27%,欧美强国普遍比中国高,亚洲的日韩也比中国高。

 

国内城市中,北京研发强度接近6%,深圳超过4%。其它如上海,武汉,杭州,天津等,均超过3%。处于先发地位,未来将有更多城市成为科技强市。

 

2006年至2016年十年间,中国的技术革新速度突飞猛进。十年间,中国人口增幅仅为5%GDP增幅255%,授予国内的发明专利从2006年的2.5万件,飙升至2016年的30.2万件,增幅超过1100%,连续六年居世界首位。

 

达成可能性:

 

研发强度达到3%左右,为全球中上水平。基本建成创新型国家。

 

    (7)         城镇化率   70%

 

城镇化率衡量一个国家的城市化水平


现状:2016年,按照国家统计局的口径,中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57.4%

不过这个统计有争议。城市常住人口的统计有很多遗漏,很多灰色人口,以及短期流动人口难以统计。

 

用总人口减去城市人口,得出农村人口。不符合现实。

如以总人口减去农村常住人口,得出城市常住人口。应更准确。中国当下农村逐步被掏空,主力是老弱,农村人口最多五亿,如此反推城市人口,应在9亿左右。实际城镇化率应该早已超过了60%

 

未来中国将继续推进城镇化。

 

实现可能性:

基本可实现。

但关键的问题,是农村的振兴和城市的治理。

 

    (8)          文化产业成为支柱  建成文化大国

 

中国未来能够走多远,关键在于软实力。

 

当今强国,其发达程度并非以“硬实力”来衡量,而是以“软实力”来衡量,而文化和创意产业最能体现“软实力”。

 

现状:2016年,中国文化产业增加值达到3.08万亿元,占GDP比重4.14%在图书出版、电视剧制播、电影银幕方面雄踞世界第一。电影票房第二。战狼2票房创50亿记录。

 

但是,中国的文化产业,离成为支柱产业的5%的标准,还略有差距。

 

比全球发达国家,差距更大。美国的文化产品出口超过航空航天工业,成为第一大出口创汇产业。动漫产业已成为日本第三大产业;英国文化创意产业产值则仅次于金融业。

 

目前,中国加大了对于文化产业的投资,值得鼓励,但是,文化产业的发展,还需要 “软环境”, 开放包容的气度,博采众长的器局,对于文化产业发展至关重要。

 

开放包容,有两大衡量指标,一,人口是否多元?二,思想是否开放,是否可以容纳各种文化和思潮?

 

一个开放多元的城市,各种新思想、新创意不会轻易被排斥。容易打破利益之争,减少内耗,改革更容易推动。富有创业和创新精神,充满激情活力。

 

同时,未来中国推行一带一路战略,涉及几十个国家,数十亿人口,多重文明,开放的气度,才可以实现文化共生,民心相通。

 

实现可能性:

文化产业占比5%,成为支柱产业,基本可实现。

与发达国家还有差距。

 

    (9)          教育  全球教育大国

 

教育可以提升一个国家的国民素质。

 

当下,中国的幼儿园,小学,中学,就入学率来讲,与全球主流国家基本接近。尤其是识字率达到95%,基本扫除文盲。

 

差别主要在几个方面,幼儿园的安全性,最近的连续几件教师虐待幼儿事件,凸显了中国幼儿教育的安全问题;小学生的安全和人格培育问题,中学生的素质教育,减负问题。

 

当下的青少年,无论视野,知识面还是平均智商,其实都超越了前辈。

 

大学教育也引起争议。部分人认为高校扩招降低了大学教育水平,部分人则认为大学扩招,使更多人接受高等教育,对于提升国民素质,至关重要。

 

现状:2016年,中国25岁以上人口接受高等教育人口比重为20%,接近全球平均水平,低于发达国家。但是相比二十年前,则提高了十倍以上,进步惊人。中国的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44%左右,超过世界平均水平。

 

最关键的后发优势是,中国近年的大学录取率接近80%,而且未来随着青年萎缩和高校继续扩张,大学录取率仍有上升空间。中国大学生在校人数,也雄踞世界第一。

 

著名经济学家舒尔茨认为,人力资本的提高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远比资本、劳动数量的增加更为重要。美国1929年至1957年的国民经济增长额中,33%是由教育形成的人力资本做出的贡献。

 

虽然当下青年人口萎缩,但因受惠于高校扩招,中国青年的整体素质将大大提高,而人力资本素养的普遍提高,有利于中国早日实现产业升级。庞大的高等教育人口,将是扭转局势的决定性力量。

 

实现可能性:

义务教育15年可实现。随着持续高校扩张,大学毛入学率将接近发达国家。

基本建成全球教育大国。

最大挑战是学生想象力,以及人格培育。

 

      (10)     高铁  全球高铁大国

 

高铁,代表一个国家的运行速度。

 

中国是一个高速发展的国家,基础设施非常重要。

 

中国在很多方面没有实现技术突破,但是高铁领域却异军突起,虽然高铁研发领头人已经入狱,但是其胆魄和贡献,不能抹杀。

 

2016年,中国铁路已经超过12万公里,高铁里程超过2万公里,全球第一,占全球高铁总里程的60%,这是一个奇迹。

 

高校扩张,让中国拥有更聪明的国民。

高铁扩张,让中国拥有更明快的节奏。

 

双高助攻,国家大幸。

 

实现可能性:100%

高铁继续建设仍有必要,平衡人口和区域,两点要兼顾。

 

 

小结:

 

1,  经济大国,不仅看总量,还要看结构。

2,  经济强大的同时需要提升软实力,建成文化、教育、科技大国。

3,  逆水行舟,不仅则退,改革永远在路上。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