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马途 / 资料类 / 土木堡之变的三大谜团终于解开了?

0 0

   

土木堡之变的三大谜团终于解开了?

2018-01-01  老马途

正统十四年(1449年)七月,蒙古瓦刺也先,以明朝削减马价为理由,向明朝边境发起大规模进攻。大同守军失利,塞外城堡陷落,边报传至朝廷,朝廷上下惶恐不已。明英宗朱祁镇在宦官王振的怂恿下,不顾群臣劝阻,七月明英宗令皇弟朱祁钰留守,亲率大军出征。由于组织不当,一切军政事务皆由王振专断,最后三十万大军在土木堡一带惨败殆尽,王振被杀,英宗被也先俘去, 兵部尚书邝埜、户部尚书王佐等66名大臣战死,史称“土木之变”,也称“土木堡之变”。很多史学家都把土木堡之变也被看成是明朝由盛入衰的转折点,土木堡之变后,明朝逐渐衰败。

土木堡之变,至今仍有三大谜团尚未揭开,历史界众说纷纭。

第一大谜团是为何明英宗不顾群臣劝阻,执意要亲征漠北呢?

正统十四年,也先统率各部,分四路大举向内地骚扰。东路,由脱脱不花与兀良哈部攻辽东;西路,派别将进攻甘州(甘肃张掖);中路为进攻的重点,又分为两支,一支由阿剌知院所统率,直攻宣府围赤城,另一支由也先亲率进攻大同。也先进攻大同的一路。七月,大同守军失利,塞外城堡陷落,边报传至朝廷,朝廷上下惶恐不已。明英宗朱祁镇在宦官王振的怂恿下,不顾群臣劝阻,明英宗令皇弟朱祁钰留守,亲率大军出征。

目前史学界普遍认为当时王振在朝中势力极大,专权独断,他不懂军事,以为行军打仗就是普通打架一般,人多欺负人少便可,率领五十大军必定是有胜无败,想立下这不朽之功,故而怂恿明英宗亲征。而英宗年少无知,被其蒙蔽,故而不顾朝中众臣的阻挠,执意亲征,最后酿成土木堡大败。

清风明月认为明英宗亲征瓦刺,决不是被宦官王振蒙蔽,而是其内心深处不满朝廷众臣无所作为的工作作风,他想通过亲征来激发他们重新振作进取,有所作为,因此,才不顾众臣的劝阻,执意亲征瓦刺,主要理由有下面几点。

第一,他想大展拳脚,有所作为。朱祁镇九岁继位称帝,虽然人小,但是志气却不小。史书上记载,有一次,他命兵部尚书马冀、侍郎邝埜议处边事,五日还没有得到答复,怒气冲冲地斥责他们,“你们小瞧我是小孩吗?”说罢竟然将二人打入监狱,明人评论此事时说,"这时英宗已经有鞭挞四夷的气魄了。"史书上还记载,正统六年十一月,乾清、坤宁二宫,奉天、华盖、谨慎三大殿落成,定都北京,文武诸司不再称行在。从这里我们也能看出明英宗决心效法祖宗,加强北京边境控制的决心。朱祁镇刚登基时,国事全由太皇太后张氏把持,贤臣“三杨”主政,后来,随着身边最为亲近的祖母和一干辅佐自己的老臣相继离世,终于可以展开拳脚、建功立业了,故而我相信其内心深处也想亲征。

第二,想效仿明宣宗亲征,名垂青史。当年朱高煦的叛乱,他父亲明宣宗朱瞻基在当时朝臣的建议下,御驾亲征,打败了汉王,成为佳话。有道是“虎父无犬子”,朱祁镇也想要效仿父亲亲征,打败瓦刺,名垂青史。

第三,他不满朝臣无所作为的态度和朝廷因循守旧的政治气氛。文宣二帝以来,辅政五臣一直执行无所作为的政治态度,他们的做法在永乐年间的一系列南征北战之后,确实具有休养生息的作用,但是长期下去,弊端开始显现,造成了萎缩、僵化和一蹶不振。史书上记载,广西麓州地区也发生叛乱,一些大臣主张退兵,杨士奇也仅仅主张绥靖,但是王靖远坚持主张讨伐。接过官军威震西南,不仅保护了国土,而且稳定了边疆,这个王靖背后的支持者却是王振。所以明人评论说,面对叛乱,朝廷一味退兵,麓州很可能会和当年丢安南一样丢掉。我举这个例子,并不是想帮王振称功劳,我是想说当时朝廷的辅臣一味因循守旧,保守退缩绝非上策,也就是明英宗最不满意的地方。因此,他想通过自己对瓦刺的亲征,来激发朝廷众臣的振作进去,大明才会有更好的出路。

第二大谜团明军本打算从紫荆关经蔚州返回,为什么突然改变撤军路线,返回大同经宣府入京?

9日,明军出居庸关,过怀来,至宣府。8月1日,明军进到大同。未交锋,镇守太监郭敬报告也先为诱明军深入,主动北撤,王振看到瓦剌军北撤,仍坚持北进,后闻前方惨败,则惊慌撤退。本欲使英宗于退兵时经过其家乡蔚州“驾幸其第”,显示威风;又怕大军损坏他的田园庄稼,故行军路线屡变,导致士兵疲惫不堪。至宣府,瓦剌大队追兵追袭而来,明军3万骑兵被“杀掠殆尽”。13日,狼狈逃到土木堡,不料被瓦刺大军伏击,大败,五十万大军损失殆尽,王振被杀,英宗被俘。

许多学家都将明军战败的原因归罪到明军改道经宣府回师的这一错误决定上,至于为什么会突然改变行军路线,史学界目前流行两种说法。

第一种说法是王振临时起意改道。《明实录》记载,20日开始返回,先打算从紫荆关经蔚州返回,选择蔚州的原因是王振希望皇帝给自己在父老面前长脸,而走了一段之后,他又怕大军踩坏庄稼,于是建议皇帝改变路线,经宣府返回。这个是目前史学界最为主流的讲法,有些学者还猜测王振当时在家乡购置了很多田地,怕踩坏了自己的庄稼,因而建议明英宗改道。按《明实录》里的说法,总之一句话,所有的责任都是王振。但是我个人认为这个说法并不可靠。理由有两点,其一,前面我们说过了,明英宗和王振准备亲征,但是文官系统一直是极力反对的,而且土木堡败后,王振被杀,英宗被俘,文官系统势力独大,完全控制了朝廷。所以土木堡败后,文官系统自然把责任全部推到王振身上了,有道是死无对证。其二,土木堡一役后,文官系统的人在金銮殿上当着监国朱祁玉的面,打死了王振的亲信马顺、毛贵、王长随三人,每次看到这里,我总有些毛骨悚然,感觉监国朱祁玉似乎已经是个傀儡,完全被文官系统绑架了。既然文管系统控制了朝廷,那么实录里面说的自然都是针对死对头王振的坏话。因此我个人认为这种说法并不可靠。

第二种说法是明英宗和王振得到消息说宣府将领通敌,所以决定前去查探一番。曾经有学者在网上发表这个观点,说撤退路线的临时改变,他推测王振听家乡人口中得知也先的军队经常在宣府出入抢掠,而他和明英宗在朝中却一直未接到任何消息。王振和明英宗心中纳闷,怀疑宣府守将可能暗中通敌,和也先达成了某种默契,只要不惹大事,少许掠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因此明英宗和王振决定率大军北上看个究竟,这才改变撤退线路经宣府返回。我个人不赞同这种说法,他们当时听闻前线战败的消息,害怕也先大军,这才立即撤退,即使当时他们怀疑宣府守将通敌,我想明英宗和王振都不是傻子,应该不会就一定要在这节骨眼上去查探究竟吗?因此,我断定明英宗下令改道,决不是为了查探宣府守将是否通敌。

清风明月经过研究发现,自蔚州入紫荆关回师的这条路线,比改道后经宣府入京的线路要近的多,表面上来看,是一个不错的撤退路线。但是,其实自蔚州入紫荆关回师的路线存在两个致命的地方。

第一,自蔚州入紫荆关回师的这条路线利于瓦刺骑兵却不利于明军。因为这一带都是空旷无际的平原,和适合瓦刺的骑兵奔袭和作战。一旦选择了这条线路,明军后勤人员和辎重太多,速度缓慢,相信不出几日,瓦刺骑兵便会追上。而且空旷无际的平原恰好适合瓦刺骑兵冲杀,一旦被瓦刺骑兵追上,五十万大军便会被瓦刺的数万骑兵冲的七零八落。

第二,自蔚州入紫荆关回师的路线的防御能力远不如改道后经宣府回京的路线。明朝九边地区的城堡,有七成以上都是在正统年以后才逐渐筑成的。大同至蔚州城途中有聚落城、许家庄堡、广灵城、顺圣川东 城、灵丘城、浑源城等城堡大多是后来修建的。在正统十四年以前,从大同至蔚州城沿途中,其实只有浑源城和广灵城两座城池可以防御。所以选择这条线路撤退犹如选择了一个四处漏水的大筛子,毫无防御可言。而经宣府入京的线路,沿途有很多城堡,如雷家站、鹞儿岭、独石、马营、云州等地。防御能力要比自蔚州入紫荆关回师的路线强的多。

总之,清风明月大胆推测,当时明英宗和王振在大同听到前线兵败的消息后,不由地害怕起瓦刺大军,立即下令撤退,本能的第一反应,当然也可能听了大臣的建议,选择了逃跑路线比较近的自蔚州入紫荆关的路线回京。可是没走多少路,估计要么是身边的将领提醒(毕竟亲征的时候带了很多著名将领),要么是明英宗和王振自己醒悟过来,发现这条线路有两个致命的地方,不如经宣府入京的线路安全,因此,下令改道,经宣府入京,却不料,在土木堡遭遇瓦刺骑兵的埋伏,致使五十万大军全军覆没,王振被杀,明英宗自己也被俘。

第三大谜团是明军到了土木堡为什么不入怀来城,而且错择了没有水源的营地驻扎。

至宣府,瓦剌大队追兵追袭而来,13日,明军派朱勇率3万将士阻击瓦刺骑兵。朱勇无谋,进军鹞儿岭,瓦刺军在两山夹击明军,朱勇部队被杀掠殆尽。这时天刚过午,明英宗车架已经到达土木堡,离怀来城还有二十里路程。众人请求明英宗赶快入怀来城,但是明军尚有两千辎重未到,因此,王振命人在城外等待。兵部尚书邝埜上书请求车架疾驰入关,以严兵殿后,但是王振怒斥道:“腐儒安知兵事,再妄言必死!”邝埜说:“我为社稷生灵,何得以死惧我?”王振更加发怒,斥左右将邝埜扶出。最后,大军在土木堡驻营。

此时,两路瓦刺大军正向土木堡逼近。也先从西北的鹞儿岭乘胜追来,阿刺知院从东北方向拦截明军归路。十四日黎明,瓦刺军包围了明英宗所在的狼山,但是瓦刺见明军人多势众,也不敢贸然发起攻击,而是守住河流不让明军靠近。15日,明军人马两日都没有饮水,渴极了,于是纷纷掘井至二丈,但是仍然找不到水源。瓦刺见双方这样耗着不是办法,便慢慢退去。明军见瓦刺大军退去,便命令大军南移取水,将士纷纷跳出战壕,走了才三四里路,突然发现瓦刺大军又出现了,向明军冲杀过来,嘴里还喊:“放下武器不死。”结果五十万大军竟没有一人作战,纷纷解甲丢刀,四下逃散,自相踩踏。二十多万人死了三分之一,受伤者过半。骡马亦二十余万,衣甲兵器尽为胡人所得。

大多数学者认为王振又是土木堡之变的罪魁祸首,他到达土木堡后贪等辎重而不入怀来,以致被瓦刺两路大军合围,又错选扎营地点,这才造成土木堡一役,明军全军覆没了。而且有些学者认为王振为什么一定要等这两千车辎重,他们认为这是王振此次出征四处搜刮来的民资民膏。但是清风明月不赞同这种看法,

第一,先不研究这两千车的辎重到底是不是王振搜刮来的民资民膏,哪怕这两千车就是王振搜刮来的民资民膏,他明知道瓦刺大军在后面追来,刚刚派了朱勇率领三万将士去阻击,情况十分危急,难道王振就是个傻子,偏偏就要等这两千车的辎重,才肯入城吗?

第二,就算他一定要贪等辎重,干嘛一定要选择这没有水源的土木堡啊?王振是不懂军事的宦官,但是他随行的还有很多能征善战,深通兵法的老将,比如张辅等人,他们为什么不建议一下此处不能扎营,为什么史书上也一直找不到这方面的记载。

第三,前面我们说过了,明英宗和王振准备亲征,但是文官系统一直是极力反对的,而且土木堡败后,王振被部将杀,英宗被俘,文官系统势力独大,完全控制了朝廷。所以土木堡败后,文官系统自然把责任全部推到王振身上了,有道是死无对证。

第四,土木堡一役后,文官系统的人在金銮殿上当着监国朱祁玉的面,打死了王振的亲信马顺、毛贵、王长随三人,每次看到这里,我总有些毛骨悚然,感觉监国朱祁玉似乎已经是个傀儡,完全被文官系统绑架了。既然文管系统控制了朝廷,那么史书中记载的话不一定完全符合事实,他们肯定将责任推给死对头王振。

因此清风明月认为这种说法并不可靠。 我认为不是王振贪等辎重而不入怀来,以致被瓦刺两路大军合围,又错选扎营地点,致使明军土木堡一战,全军覆没。实则乃是知院阿剌所部已先于明军到达土木堡以东,断了明军的去路,并守住水源不让明军靠近,明军无奈才驻扎在没有水源的土木堡,后来,也先率部赶到,一起合围明军,最后,大败明朝五十万大军。理由有下面两点:

第一,瓦刺早已布好口袋。也先是个杰出的军事家,他早就全盘计划,布下口袋,准备合围明军。史书上记载,19日,明英宗和王振带领明军出居庸关,过怀来,至宣府。8月1日,明军进到大同。未交锋,镇守太监郭敬报告也先主动北撤,王振看到瓦剌军北撤,仍坚持北进。从这里可以看出,也先开始假装不敌,有意后退,诱使明军孤军深入。而另一方面,他派了知院阿剌所部直抵宣府,从地图上可以看出,他的意图很明显,是想断了明军的后路,然后两路大军一起合围明军,吃掉这五十万大军。

第二,宣府东北防御溃败。等到明英宗和王振率领大军继续深入腹地,也先立即率众与大同总督军务宋瑛、总兵官朱冕、都督石亨等人激战于阳和,令明军全军覆没。王振明英宗等人闻讯后,开始害怕,这才命令撤退。而另一支部队知院阿剌所部则围困马营(在今河北赤城县西北),断绝明军水源。马营守备杨俊,不敢出战,弃城而遁。知院阿剌继而挥戈南下,连续攻破独石(今河北赤城县东北)、永宁(今北京延庆县东),击毙守备孙刚,因此,我断定知院阿剌所部已先于明军到达土木堡以东,并守住水源不让明军靠近。

因此,随着三大疑团的揭开,我们发现王振并非像史书上说的那样,他是土木堡大变的罪魁祸首,明英宗后来复辟后,其他大臣继续构陷王振乃是土木堡之变的罪魁祸首,明英宗大怒,骂道,王振都已经死了,你们也该停了。从这里我们也能看到,史书上的记载也并不是十分准备的,也是有些人有意将土木堡之变罪名全部推给王振的,那么到底是哪些原因造成了土木堡之变,明军大败这样的局面?清明明月认为主要有四大原因。

一,最高指挥者不动军事。明英宗和王振为了改变朝中无所作为的气氛,故而不顾朝中众臣的劝阻,要求御驾亲征,当然他们的出发点是好的 ,但是他们两人都是不懂军事,任命不懂军事的宦官王振作为五十万大军的最高统帅确是不妥的,毕竟行军大军,要想胜利,靠的不是满腔的热血。大军统帅王振连大军未动,粮草先行的到底也不懂,对于最基本的任何排兵布阵,任何军事策略都一无所知,这又何谈胜利呢?大军出征到全军覆没,实在是看不出任何作战布局和技巧,无非是在疯狂地逃跑,为了躲避也先的骑兵部队,派了成国公朱勇,后卫将军吴克忠的后续部队阻击战,也是毫无战法的以卵击石。而随行中英国公张辅是位神通谋略,德高望重的名将,兵部尚书邝野也很有才干,但英宗却没选他们作为军事最高指挥,实在是失策。

二、情报系统错误。也先早就全盘计划,布下口袋,准备合围明军。19日,明英宗和王振带领明军出居庸关,过怀来,至宣府。8月1日,明军进到大同。未交锋,镇守太监郭敬报告也先主动北撤,王振看到瓦剌军北撤,仍坚持北进。从这里可以看出,也先开始假装不敌,有意后退,诱使明军孤军深入。而另一方面,他派了知院阿剌所部直抵宣府,从地图上可以看出,他的意图很明显,是想断了明军的后路,然后两路大军一起合围明军,吃掉这五十万大军。双方在这过程中都是互派细作,侦探敌情,也先对明英宗的行军路线了如指掌,而明军情报系统全线失灵,一直没有侦探到 知院阿剌所部在宣府一带的作战消息,最终导致在土木堡被围。

三、明军战斗力下降。继永乐指后,仁宣之治,天下太平。京城大军长期未习演练,处于务农状态,久疏战阵。再有此次出征使用了新型火器,但没有提前演练,大多士兵不熟悉新火器的用法,没有充分发挥火器对付骑兵的优势。从宣府东北防御全面溃败,便能很好的看出。等到明英宗和王振率领大军继续深入腹地,也先立即率众与大同总督军务宋瑛、总兵官朱冕、都督石亨等人激战于阳和,令明军全军覆没。而另一支部队知院阿剌所部则围困马营(在今河北赤城县西北),断绝明军水源。马营守备杨俊,不敢出战,弃城而遁。知院阿剌继而挥戈南下,连续攻破独石(今河北赤城县东北)、永宁(今北京延庆县东),击毙守备孙刚。

四、仓促起兵,准备不足。兵法有云“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成祖当年北征的后勤准备:“调用武刚车3万辆,运粮20万石,沿途每10天行程存一批粮,以备回返时食用,发山东、山西、河南及凤阳、淮安、徐、邳民十五万,运粮赴宣府”。明英宗和王振不懂兵法,五十万大军集结了两日,便匆匆起兵,衣物、粮食、水源等后勤物资补充不足,也没有安排好后勤部队的补给,故而行军不到十天已绝粮,仅靠沿途所到之处地方供给。回军时,没有控制好水源,致使全军断水两天,军心混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