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继少华总部 / 中医儿科学 / 第十一单元 哮 喘

0 0

   

第十一单元 哮 喘

2018-01-01  张继少华...


()病因病机

1.病因

哮喘的病因既有外因,也有内因。内因责之于肺、脾、肾三脏功能不足,导致痰饮留伏,隐伏于肺窍,成为哮喘之夙根。外因责之于感受外邪,接触异物、异味以及嗜食咸酸等。

2.发作期的病机

哮喘的发作,都是内有痰饮留伏,外受邪气引动而诱发。感受外邪,以六淫为主,六淫之邪,以风寒、风热为多。邪肺经,肺失宣肃,肺气不利,引动伏痰,气交阻于气道,痰随气升,气因痰阻,相互搏击,气机升降不利,致呼吸困难,气息喘促,喉间痰鸣哮吼,发为哮喘。此外,嗜食咸酸厚味、鱼腥发物,接触花粉、绒毛、油漆等异常气味,活动过度或情绪激动,也都能刺激机体,触动伏痰,阻于气道,影响肺的通降功能,而诱发哮喘。

本病的发病都是外因作用于内因的结果,其发作之病机为内有壅塞之气,外有非时之感,膈有胶固之痰,三者相合,闭拒气道,搏击有声,发为哮喘。若是外感风寒,内伤生冷,或素体阳虚,寒痰内伏,则发为寒性哮喘;若是外感风热,或风寒化热,或素体阴虚,痰热内伏,则发为热性哮喘。若是外寒未解,内热已起,可见外寒内热之证;若痰饮壅肺未消,肾阳虚衰已显,又成肺实肾虚之证。

3.缓解期的病机

哮喘患儿,本为肺、脾、肾三脏不足之身体素质,反复发作,又常导致肺之气阴耗伤、脾之气阳受损、肾之阴阳亏虚,因而形成缓解期虽然痰饮伏未动,但出现肺脾气虚、脾肾阳虚、肺肾阴虚的不同证候。发作期以邪实为主,缓解期以正虚为主,但亦有发作期、缓解期不明显,发作迁延,虚实夹杂的复杂证候。

()诊断标准

1.常突然发作,发作之前,多有喷嚏、咳嗽等先兆症状。发作时喘促,气急,喉痰鸣,咳嗽阵作,甚者不能平卧,烦躁不安,口唇青紫。

2.有反复发作的病史。发作多与某些诱发因素有关,如气候骤变、受凉受热、进食或接触某些过敏物质等。

3.多有婴儿期湿疹史,家族哮喘史。

4.肺部听诊发作时两肺闻及哮鸣音,以呼气时明显,呼气时限延长。支气管哮喘如有继发感染,可闻及湿音。

5,血象检查一般情况下支气管哮喘的白细胞总数正常,嗜酸性粒细胞可增高伴肺部细菌感染时,白细胞总数及中性粒细胞均可增高。

()辨证论治

1.热性哮喘证

主症咳嗽喘息,声高息涌,喉间哮吼痰鸣,咯痰稠黄,胸膈满闷,身热面赤,口干,咽红,尿黄便秘,舌质红,苔黄,脉滑数。

治法清肺涤痰,止咳平喘。

方药麻杏石甘汤合苏葶丸加减。常用麻黄、生石膏、黄芩宣肺清热,杏仁、前胡宣肺止咳,葶苈子、苏子、桑白皮泻肺平喘,射干、瓜蒌皮、枳壳降气化痰。

2.寒性哮喘证

主症咳嗽气喘,喉间哮鸣,痰多白沫,形寒肢冷,鼻流清涕,面色白,恶寒无汗,舌淡红,苔白滑,脉浮滑。

治法温肺散寒,化痰定喘。

方药小青龙汤合三子养亲汤加减。常用麻黄、桂枝宣肺散寒,细辛、干姜、半夏温肺化饮,白芥子、苏子、莱菔子行气化痰。白芍药配桂枝,有解表和营、缓急平喘之功五味子与细辛相伍,一酸一辛,一收一散,共达敛肺平喘之力。一般本证不单用白芍、五味子,以免酸敛收涩留邪之

3.外寒内热证

主症喘促气急,咳嗽痰鸣,鼻塞喷嚏,流清涕,或恶寒发热,咯痰黏稠色黄,口渴,大便干结,尿黄,舌红,苍白,脉滑数或浮紧。

治法解表清里,定喘止咳。

方药大青龙汤加减。常用麻黄、桂枝、生姜温肺平喘,生石膏清里热,生甘草和中,白芍、五味子敛肺。

 

4.肺脾气虚证

主症多反复感冒,气短自汗,神疲懒言,形瘦纳差,面白少华,便溏,舌质淡,苔薄白,脉细软。

治法健脾益气,补肺固表。

方药人参五味子汤合玉屏风散加减。常用人参、五味子补气敛肺,茯苓、白术健脾补气,黄芪、防风益气固表,百部、橘红化痰止咳。

5.脾肾阳虚证

主症动则喘促咳嗽,气短心悸,面色苍白,形寒肢冷,脚软无力,腹胀纳差,大便溏泄,舌质淡,苔薄白,脉细弱。

治法健脾温肾,固摄纳气。

方药金匮肾气丸加减。常用附子、肉桂温肾补阳,山茱萸、熟地黄补益肝肾,怀山药、茯苓健脾,胡桃肉、五味子、白果敛气固摄。

6.肺肾阴虚证

主症咳嗽时作,喘促乏力,咳痰不爽,面色潮红,夜间盗汗,消瘦气短,手足心热,夜尿多,舌质红,苔花剥,脉细数。

治法养阴清热,补益肺肾。

方药麦味地黄丸加减。常用麦冬、百合润养肺阴,五味子益肾敛肺,熟地黄、枸杞子、山药补益肾阴,丹皮清热。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