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振华声讨黑龙江亚布力管委会,投资真的不能过山海关吗?

2018-01-04  茂林之家


1月2号,一则“知名民营企业家毛振华控诉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的网络视频,迅速通过各大网络社交平台流传开来,刷屏朋友圈。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中国之声”(ID:zgzs001),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视频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视频中,中诚信集团创始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毛振华自诉在亚布力遭受不公正待遇,称“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来了之后,是亚布力最黑暗的日子”,呼吁黑龙江官方给予调查。


据公开资料显示,此次站在舆论漩涡中的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管委会,是2014年5月,由黑龙江省委、省政府组建了由省长任组长的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改革发展推进组,继而成立的。


1月2号下午,黑龙江省政府对外发布,高度重视毛振华反映的问题,已专门派出省委省政府环境整治办、省政府企业投诉中心赴亚布力开展深入调查。


黑龙江亚布力滑雪场

图片来源网络


该视频一经网络曝光,迅速吸引了众多企业家大V转发评论,其中不乏很多我们耳熟能详的名字。


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2号连发三条微博隔空支持,并称为“@毛振华喊冤,是为了我们社会的进步”。



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则在其朋友圈转发并发文称,“这样的管委会,是中国社会进步的癌细胞。”



还有许多财经专栏专家,大学教授都参与到对视频的讨论中来。而对于这条“控诉”视频,网友们也反应不一,有话要说。



“投资不过山海关”、“东北振兴到底怎么了”“东北营商环境”……关于这起事件的进展如何,尚待调查解决。但事实上,在这条视频火爆网络之前,近些年,这些有关东北经济环境的讨论就不绝于耳。


振兴东北,不止是东北人民,更一直是全国上下都非常重视的事情。可是,近几年,我们却看到了很多让人有些失望的例子。有人追问幕后,有人犀利热评,一个个讨论话题背后是人们对那片黑土地满满的关注。


1

“东北营商环境怎么破?”




这次事件中,被各位企业家评论最多的就是东北的营商环境。2016、2017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专门下发文件,就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保护企业家精神作出详细规定。


在2017年3月《人民日报》的一篇评论中,“如何改善东北的营商环境的大问题”就被反复讨论。该文系转载《辽宁日报》评论员文章,谈辽宁,更是谈东北。


图片来源网络


文章以《优化营商环境要破解“三个不信”》为标题,提出,优化营商环境时会碰到的三个不信问题,即“不相信市场的力量、不相信民营的力量、不相信中小微企业的力量。”


如果“要想振兴东北,不能少了民营经济”,“要发展民营经济,不能不优化营商环境”,“一个地区打造营商环境,最终目的是要聚企业聚人心:对已有企业,要留得住,服务企业做大做强;对外部企业,要有吸引力,使企业敢于进入、顺利进入。”


文章中表示“能否建设良好营商环境,影响着东北振兴的进程。”



2

“我为什么举家逃离东北”




东北营商环境的恶化成为近些年被时时提及的话题,更有报道称东北已陷入“资源魔咒”中。


在2016年10月18日的国务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推进会议上,李克强总理曾表示:“我听东北一些企业家讲,现在想在东北搞一个项目,仍需盖200多个章,没有几百天根本办不成。还有不少企业家反映,东北的营商环境和南方一些地区相比确实存在不小的差距。”



《中国经营报》2016年11月28日曾刊发过一篇题为《这里只剩南方孩子还在创业》的文章。文章中提到,“投资不过山海关”已经成为东北发展困境的真实写照,“官本位”意识、“大政府、小市场”等落后体制,层层束缚着投资者的发展。东北的投资环境也让创业者望而却步。


文章中“为考公务员而放弃创业”提到,首先遇到的就是人才危机:“在这里,就是缺少创业的氛围,本地家庭都想让孩子当公务员,没有创业的欲望,这就是东北和珠三角、长三角的差距。


其次碰到的就是“观念落后”。“东北最早进入计划经济,最晚退出,计划经济给这个地区的经济发展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比如进口食品的保质期是有限的,但是政府部门工作效率低下,在东部地区,海关15天办完的证件,在这里一个多月还没有进展。”一名投资东北人士表示,“大家给我的建议,要么找人办事,花钱找关系,要么通过私人带过海关。”


图片来源网络


而在中国之声2016年推出的“东北振兴”策划特辑中,《我为什么举家逃离东北》一文更是得到了诸多关注。文章的作者是一名土生土长的东北姑娘,作者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谈及了为何深爱这片黑土地却又不得不“出走”的原因。


文章中提到,东北经济有其得天独厚的经济条件:曾经是共和国的工业摇篮;地处平原,资源丰富;物流发达并且有口岸;教育医疗设施完善等等。然而却面临了经济“断崖式”的下降。



作者认为“国企的优越感根深蒂固存在大部分东北人的意识里”,“没有人打算为企业的发展或者经济的走势买单,无论为国企服务还是找政府办事,都有一种优越感,或者想过手捞油,或者想设置障碍刷存在感,而忘了初衷是为民服务,合作共赢。”


在其所例举的三个案例中,“没有透明的竞争环境”是其认为问题的症结所在。


图片来源网络


3

“为什么东北发展缓慢?”




前段时间,还有一篇名为《为什么东北发展缓慢,看这个帖子也许就明白了》火爆网络。文章中,将广东和辽宁的GDP进行对比,引用的一篇《 看广东、山东、辽宁官员的区别……》 的知乎帖子引来网友们的争相跟帖,其中含义,值得深思。



具体情况——


广东官员自己来的;


山东官员带了一个科员;


辽宁官员带了两个科员。


广东官员和我说:我要多学点,要不白来了。


山东官员和科员说:咱俩得好好学,要不回去不好和领导交待。


辽宁官员和科员说:你俩给我好好学,要不回去咱让人笑话。


提起企业——


广东官员说:我服务的那些企业……


山东官员说:我下面的那些企业……


辽宁官员说:我管的那些企业……


临走时——


广东官员说:x工,下次去广东xx市,肯定请你吃广东小吃。


山东官员说:小x,下次去山东xx市,一定请你喝“到位”了。


辽宁官员说:小兄弟,下次去辽宁xx市,指定有啥事就说话。



在知乎当中,关于东北衰退的讨论常常被引爆,一条“为什么说投资不过山海关”的帖子获得超过13万的浏览。东北的营商环境、东北的经济正被无数双深爱这片黑土地的眼睛注视着。


正如一名获得超高点赞的网友答案中所写:“打破僵化思想的囹圄,破除地方利益的藩篱,东北振兴,任重道远。”


延伸阅读


营商环境不优化,振兴东北就无从谈起



1月2日上午,一则“中诚信董事长喊话亚布力”的视频在网上流传。视频里,企业家毛振华称自己的企业在亚布力遭受了不公正待遇,呼吁黑龙江官方给予调查。数小时后,黑龙江省委省政府发出声明,称将派出省委省政府发展环境整治办、省政府企业投诉中心赴亚布力开展深入调查。


振兴东北,是全国上下都非常关心和重视的一件事情。近年来,关于东北营商环境的塑造,官方和民间也多有改善。同样,2016、2017年,中共中央、国务院都专门下发文件,就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保护企业家精神作出详细规定。


此案进展如何,尚待调查解决。我们推荐2017年3月《人民日报》的一篇评论,该文系转载《辽宁日报》评论员文章,谈的是如何改善东北的营商环境的大问题,提出“要想振兴东北,不能少了民营经济”,“要发展民营经济,不能不优化营商环境”,“一个地区打造营商环境,最终目的是要聚企业聚人心:对已有企业,要留得住,服务企业做大做强;对外部企业,要有吸引力,使企业敢于进入、顺利进入。”


旧文是谈辽宁,更是谈东北;是谈东北,更是谈全国。推荐给各位阅读,略有删减。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侠客岛”(ID:xiake_island),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优化营商环境要破解“三个不信”


辽宁日报评论员  张  健


2016年底,辽宁出台了优化营商环境条例,并将2017年定为营商环境建设年,提升营商环境已经成为振兴辽宁的共识,但一些干部思想不解放、观念陈旧的问题依然存在。最近一位专家谈及优化营商环境中碰到的问题,他总结为“三个不相信”:不相信市场的力量、不相信民营的力量、不相信中小微企业的力量。


“三个不相信”的说法,值得深思。不相信市场的力量,集中表现为一些地方依然习惯用行政命令干预经济生活,忽视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而不相信民营的力量,则体现为一些干部不愿意接触民营企业家,只怕“不清”、不怕“不亲”,不把民营企业视为新一轮全面振兴的主体;不相信中小微企业的力量则更为普遍,一些地方对中小微企业不重视或重视不够,政策、资源、资金支持薄弱,在发展环境、发展氛围的营造上,瞻前顾后、三心二意。


这其中,除了体制机制包袱沉重外,主要反映为人的思想观念没有与时俱进。辽宁是进入计划经济最早、退出计划经济最晚的省份之一,对单一行政决策惯性的迷恋,至今还没有完全褪色。不能走出观念的误区,实践就容易出现偏差。譬如,某个城区闹市有个小市场,经过十多年发展已小有规模,这时当地却以一纸命令将市场搬迁至另一处。忽视市场、匆匆执行的结果,是新址太偏而生意被“拖黄”,最终业主又悄然回到旧址经营。市长搬不走市场,集中折射出行政过度干预市场发展的危害。


今年全国两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辽宁代表团审议时强调,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是一枚硬币的两个面,民营经济一定会成为振兴辽宁的生力军。一个地区打造营商环境,最终目的是要聚企业聚人心:对已有企业,要留得住,服务企业做大做强;对外部企业,要有吸引力,使企业敢于进入、顺利进入。当然,这不是说招商引资可以胡乱承诺、随意变更,因为亲疏远近而“差别对待”,而是要真正创造出一个公平正义的环境,让资本能增值,让投资创业与地区发展实现双赢。


从某种意义上讲,营商环境也是生产力。想进一步解放生产力,就要进一步解放思想。


延伸阅读


“它来之后是我们亚布力最黑暗的日子”,毛振华控诉的管委会到底是什么机构?


1月2日上午,一段中诚信集团董事长、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毛振华“控诉”黑龙江省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的视频在微博和朋友圈广为流传。毛振华在视频中称被亚布力管委会“欺负、愚弄”,并指责该管委会政企不分,非法侵占其23万平方米土地用于招商。


记者从中诚信集团内部了解到,该视频拍摄于2017年12月31日。1月2日晚间,毛振华在视频中所指的长期遭受刁难和不公的旗下公司——亚布力阳光度假村相关负责人回应澎湃新闻称,该公司正在配合黑龙江省有关方面对此事展开的调查。


稍早前的1月2日下午,记者从黑龙江省政府新闻办了解到,黑龙江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毛振华反映的问题,专门派出省委省政府环境整治办、省政府企业投诉中心赴亚布力开展深入调查


此外,在1月2日当天,澎湃新闻多次致电处于事件核心的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和项目审计处,均无人接听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澎湃新闻”(ID:thepapernews),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1

来自中国第一家评级机构老总的“控诉”




毛振华,1964年出生于湖北石首,1979年考入武汉大学经济系。1983年至1992年曾先后在湖北省统计局、湖北省委政策研究室、海南省政府研究中心、国务院研究室等单位从事经济研究工作。1992年创办了中国第一家全国性的从事信用评级、金融证券咨询和信息服务等业务的股份制非银行金融机构——中国诚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2006年起,任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根据网传视频内容,毛振华是打算向当天赴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调研的黑龙江省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张庆伟反映自己公司在亚布力所经历的“磨难”,“管委会来之后是我们亚布力最黑暗的日子”,他说。


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位于黑龙江省尚志市,地处长白山脉、小白山系、张广才岭西麓中段,包括海拔1374米大锅盔山、1258米二锅盔山、1000米三锅盔山三座山峰,距黑龙江省哈尔滨市193公里,距牡丹江市120公里。早在1980年,黑龙江省就为发展滑雪运动在亚布力设立了滑雪训练基地,并先后承办了第五届、第七届、第十届全国冬季运动会及第三届亚洲冬季运动会。


毛振华的中诚信集团旗下公司——亚布力阳光度假村则是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内最早兴建的以滑雪旅游运动为主的滑雪场。


该度假村的前身是由中国国际期货经纪有限公司应黑龙江省政府要求于1996年建成的“风车山庄”。2001年2月,首届中国企业家论坛年会在“风车山庄”举行,亚布力由此被确认为中国企业家论坛永久会址。曾任中国国际期货经纪有限公司董事长的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创始人田源正是毛振华武汉大学的师兄。


2007年5月10日,澳门赌王之子何猷龙旗下的新濠中国度假有限公司(MCR)接手管理亚布力“风车山庄”,并将之命名为“阳光度假村”。2010年,中诚信集团通过股权收购而成为阳光度假村控股股东,并将其正式更名为亚布力阳光度假村,至此,亚布力阳光度假村三易其主,最终交到了毛振华手上。


在视频中,毛振华指责亚布力管委会非法侵占其23万平方米土地用于招商。他还说,“我们一个正常经营企业,动不动就执法机构来威胁我们,今天查这个,明天查那个,又是公安,又是什么食品检验,又是什么锅炉检查,天天找我们麻烦,他们没有为我们办一件事情。”


“亚布力有很多政府支持企业的政策,经过管委会之手,从来没有一件到过我们公司。”毛振华说,“他们的执法机构拦截旅行社,威胁旅行社不能到我们这里,在这里强买强卖,强行搭配非要到他们那里滑雪。”


他最后痛斥,“他们是政府,但是他也是个企业,他们打着政府的幌子,非法夺走我们民营企业,让我们外来的(企业家)在黑龙江尝到了苦和难,黑龙江如果不把这样的败类清除,怎么搞得起来呀!


2

亚布力管委会成立3年,

最初目的含调整区内经营单位资源




毛振华的视频流传开之后,在网络上获得不少企业家的力挺。


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于当天在微博表示支持毛振华:“希望黑龙江政府能调查处理,给企业一个公平公正的商业环境!


龙湖集团董事长吴亚军则在朋友圈转发视频以示支持,并称“从毛振华收购亚布力滑雪场每年我都问他,他一直往里贴,一年差不多一个亿”,还说,“他接手时滑雪场濒临破产,政府根本不管。现在滑雪市场起来了,经营开始有了起色,一堆虎狼冲过来抢食。”


毛振华也在视频中声称,“我们来之前哪有什么管委会啊!”


那么,亚布力管委会诞生于何时呢?据公开资料显示,目前的亚布力管委会组建于2014年。


2009年7月2日,黑龙江省政府第二十七次常务会议确定,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交由黑龙江省森林工业总局管理。


2011年4月28日,黑龙江省编委下发《关于组建省政府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的通知》(黑编[2011]32号)文件,成立了省政府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与省森林工业总局所属的森林公园管理局合署办公),委托森林工业总局管理。


2014年黑龙江省两会期间,作为省政协委员的时任省旅游局局长薄喜如针对亚布力冰雪产业呈现被弱化的现状,提出了重新组建管委会,重振亚布力滑雪雄风的提案。


2014年5月,为加快发展、科学发展亚布力度假区旅游产业,理顺体制机制,创新运营模式,规范区域管理,强化市场监管,黑龙江省委、省政府组建了由省长任组长的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改革发展推进组,并成立新的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管委会。


新的亚布力管委会作为黑龙江省政府派出机构,由省森林工业总局代管,正厅级建制,作为省森林工业总局体制改革试点单位之一,赋予财税职能,主要负责“科学规划、招标建设、商业模式设计、行政审批、市场监管”。


该管委会目前设办公室、规划投资发展处、项目审批处、市场监管局、财政局等5个内设机构,行政规格为正处级,管委会主任为黑龙江省森林工业总局局长王敬先。


时任亚布力管委会专职副主任的王敬先曾告诉媒体,区内现有12家经营主体,要想改变条块分割格局,必须坚持“一体化”理念,对区内国有、私企等经营单位资产、资源、人员等进行调整,整顿秩序、理顺关系,优化环境,“出凝心招,打组合拳”,使之形成开发亚布力的合力。成立“亚布力旅游发展(集团)总公司”,下设亚布力旅游开发公司,亚布力旅游建筑公司,亚布力旅游运输公司。从根本上杜绝条块分割、各自为政的局面。


在亚布力管委会官网上,可以看到王敬先提到的“旅游开发公司”,名为“亚雪旅游开发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下设旅游经营公司、旅游运输公司、旅游建筑公司和雪亚旅行社等4家公司。查询工商资料可知,该公司目前已更名为“黑龙江亚布力亚雪旅游集团有限公司”,公司董事长正是王敬先,由中国龙江森林工业(集团)总公司100%持股。


而中国龙江森林工业(集团)总公司则由黑龙江森林工业总局100%持股,且还参与持股了黑龙江黑森旅游有限公司、黑龙江森工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等另13家公司。


自成立的三年来,在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改革工作推进组的指导下,黑龙江省相关厅局先后赋予亚布力管委会包括财税体制在内的旅游、食药、质监、体育、安监、环境保护监察、劳动监察、物价、文化等相应事权,并成立了度假区公安局、工商局、地税局。


据黑龙江森林工业总局,亚布力管委会三年来极大地拉动了区域经济快速发展。2014年全年累计接待游客37.3万人次,同比增加102%,实现综合收入2.5亿元,同比增加89%;2015年全年累计接待游客57.6万人次,同比增加54%,实现旅游综合收入3.8亿元,同比增加52%; 2016年累计接待游客108.4万人次,同比增长88%,实现旅游综合收入5.7亿元,同比增加51.4%。


3

森林工业总局建议保留管委会,

筹划度假区上市




黑龙江森林工业总局在2017年曾建议过保留成立三年的亚布力管委会。


该局于2017年6月29日发布《关于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负责人及组成人员调整意见的报告》。报告提及,根据省政府督办检查室通知要求,省森林工业总局研究确定,建议保留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


报告谈及亚布力管委会成立三年来所做工作,包括:对度假区内的国有资产实行“一体”经营;对民有资产实行“联盟”经营;对区域周边旅游主体(39家农家乐、林家乐)实行“协会”经营,内部统一,外部联盟,市场化管理、规模化发展,基本解决了以往管理混乱、恶性竞争、经营无序局面,把有限稀有冰雪、森林资源实现效益最大化。


报告称,亚布力度假区核心区内历史形成的多元化投资,多体制并存,涉及私人、公司、集团、政府部门12家经营单位,国有资产闲置浪费,区中建区、园中有园,各种经营主体仍然存在,没有彻底解决,没有形成核心竞争力,导致竞争力不强,发展后劲不足。旅游资源管理权、经营权、收益权在各个利益主体之间相互交织。统一管理渠道不畅,规划一张图、营销一平台、思路一盘棋、上下一股劲等诸多设想还没有完全得到实现。


因此该报告建议,“应不断丰富完善亚管会职能事权,充分发挥亚布力度假区的龙头、引领和支撑作用,继续加大亚布力东南西坡滑雪场招商力度,完成亚布力机场建设,进一步整合旅游资源资产,突出顶层设计,强化政府行为,本着先系统内再地方,先度假区内再周边,先核心区再外延区,坚持点线面结合,城区景区园区并进,建立以亚布力为核心的张广才岭一体化的‘大亚布力’旅游经济带,才能实现优势资源、优势资产整合,强化生态资源保护,巩固提升税收,扩大资本总量,实现部分或整体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中提及,在2014年12月24日,已全面完成“三山联网、雪道相连、索道相通”工程,结束了亚布力度假区20年条块分割、各自为政的历史,实现一卡在手,滑遍三山。


但毛振华在视频中却称,所谓的“三山联网”是一个“欺上瞒下”的项目。他指责亚布力管委会的“三山联网”是“欺骗党和政府还获取荣誉”。


所谓“三山”,是指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中的大锅盔山、二锅盔山和三锅盔山。毛振华旗下亚布力阳光度假村的滑雪场正位于三锅盔山上。


总监制:吴亮

监制:夏宇

责编:戴丽丽 李逸博

编务:李浩然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