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徐志摩为林徽因写的情诗

2018-01-06  禅院清莲

那些年

林徽因与徐志摩的故事
也许因为错过
因为遗憾
才至今都被人铭记

徐志摩为林徽因写的诗



  徐志摩与林徽因相识在1920年的伦敦。

  那年徐志摩24岁,林徽因16岁,这个浪漫多情的才子一下子就喜欢上了那个风姿绰约的少女,一双弯弯的笑眼,秋水盈盈,神动能语。

  她的美丽,已为许多青年男子所倾倒。然而,却没有谁能像他那样,以一个诗人独到的慧眼,从她谜一样的眼睛中,读懂她与生俱来的忧郁。


偶然

  不过这段恋情却因林徽因理智的思索,转瞬间就灭了踪影——和父亲一起提前回国,而且是与徐志摩不辞而别。

  为此,徐志摩写下一首名为《偶然》的诗,表达两人之间的感情:一见倾心而又理智地各走各的方向。

偶然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该诗写于1926年5月,初载同年5月27日《晨报副刊·诗镌》第9期,署名志摩。

  林徽因与徐志摩相识、相知、相惜的时光中,这首诗与两人的感情线也十分吻合。

  就像天空中运行的两颗行星,各自有各自的运行方向和轨迹,当他们在浩渺的星空中相遇时,深邃无垠的天际闪耀着美丽璀璨的光亮!


你去

  下面这首诗系1931年7月徐志摩附在给林徽因的信里的一首诗。
你去
你去,我也走,我们在此分手;
你上哪一条大路,你放心走,
你看那街灯一直亮到天边,
你只消跟从这光明的直线!
你先走,我站在此地望着你,
放轻些脚步,别教灰土扬起,
我要认清你的远去的身影,
直到距离使我认你不分明,
再不然我就叫响你的名字,
不断的提醒你有我在这里
为消解荒街与深晚的荒凉,
目送你归去……
不,我自有主张,
你不必为我忧虑;你走大路,
我进这条小巷,你看那棵树,
高抵着天,我走到那边转弯,
再过去是一片荒野的凌乱:
有深潭,有浅洼,半亮着止水,
在夜芒中像是纷披的眼泪;
有石块,有钩刺胫踝的蔓草,
在期待过路人疏神时绊倒!
但你不必焦心,我有的是胆,
凶险的途程不能使我心寒。
等你走远了,我就大步向前,
这荒野有的是夜露的清鲜;
也不愁愁云深裹,但须风动,
云海里便波涌星斗的流汞;
更何况永远照彻我的心底;
有那颗不夜的明珠,我爱你!

  这是一首温暖的小诗。他去香山看望林徽因后,便写下了这首诗。

千言万语化作一句:
我爱你



  还有不能完全确定是否写给林徽因的例如有《我不知道风是往哪一个方向吹》、《雪花的快乐》等。

  小京为大家展示一下这些文字美、情意深的诗吧。
雪花的快乐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飏,飞飏,飞飏——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也不上荒街去惆怅——
飞飏,飞飏,飞飏——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在半空里娟娟地飞舞,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等着她来花园里探望——
飞飏,飞飏,飞飏——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
那时我凭借我的身轻,
盈盈地,沾住了她的衣襟,
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
消溶,消溶,消溶——
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

我不知道风是往哪一个方向吹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轻波里依洄。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温存,我的迷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甜美是梦里的光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负心,我的伤悲。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悲哀里心碎!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黯淡是梦里的光辉。


  1931年11月,徐志摩离京前夜,再去往林徽因北总布家中,不料梁林夫妇都不在家。因家中无人,徐志摩稍坐一会便走了。

  走前留了一张字条给林徽因,上书:定明早六时飞行,此去存亡未卜......


哪料一语成箴

  徐志摩为了参加11月19日林徽因在协和小礼堂举办的关于《中国古代建筑》的讲座。在飞往北京途中,因遇大雾在济南附近触山坠毁,不幸殉难。 

  徐志摩与林徽因,他们的故事一直令后人津津乐道。关于这段“情感”世人褒贬不一,但小京更乐意把这当作是一场美丽的遗憾。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