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最后的风骨,都在这个人身上

2018-01-10   零壹贰012


01


人生许多事,明知不可为,为何仍要为之?


德祐元年(1275),南宋临安城里,朝野上下乱成一团。面对节节推进的蒙古兵,南宋各级官员,纷纷抛下年仅4岁的宋恭帝赵㬎(xiǎn)弃职逃命,已经66岁的太皇太后谢道清,为此在临安朝中,张榜痛斥公开逃窜的各级官员:


“我朝三百多年,对士大夫以礼相待。现在我与新君遭蒙多难,你们这些大小臣子,不见一人出来救国。我们有什么对不起大家?你们内臣叛官离去,地方守令舍印弃城·····平日读圣贤书,所许谓何?乃于此时,作此举措,生何面目对人,死何以见先帝?”


大宋帝国危亡,眼下崩溃在即,对于许多人来说,那些史书上“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的训导,早已被逃生的恐惧所笼罩,以状元出身的宰相留梦炎(1219-1295)为首,文臣武将们纷纷弃官逃命,南宋,这个自靖康之变以来就南渡偏安的政权,眼下,已摇摇欲坠。


02


危难时刻,另外一位状元出身的帝国官员,挺身而出。


那是南宋宝祐四年(1256年)以20岁之身就荣膺状元的文天祥(1236-1283)。眼下,这位39岁的昔日状元,正担任赣州知府。


当得知朝廷诏令天下勤王,这位“体貌丰伟,美皙如玉”的美男子状元,捧着勤王诏书痛哭流涕,尽管少年英才高中状元,但这位生性耿直、敢于在当时讽刺当权宰相贾似道的年轻官员,在南宋朝中并不受待见,为此他一度被贬,仕运坎坷。


他刚硬正直,但也不是那种清汤寡水式的保守官员,他“性豪华,平生自奉甚厚,声伎满前”,是个懂得生活享受的人,但或许这是一种排遣仕途坎坷、心情抑郁的方式,当国家遭遇危难,各级官员纷纷出逃之时,他却痛哭流涕,变卖家产,毁家纾难,宁可让自己过上最苦的日子,也要“尽以家资为军费”,倾尽所有:打蒙古兵去。


尽管今天的史书叙述方式变了,对于岳飞、文天祥的“民族英雄”提法变得隐晦起来,然而在那个外敌入侵、民族危亡的时刻,他们若不是民族英雄,哪么谁,才是民族英雄?


在那个民族、国家危亡时刻,他散尽家财,东拼西凑,甚至联结了赣州境内的少数民族,终于集合起一支一万多人的队伍向临安进发勤王,对此有朋友劝阻他说:


“元兵三路直逼临安,而你却带着一万多人的乌合之众去以卵击石,这跟赶着一群羊入虎口有什么区别?”


这位状元出身的地方官员,对此回答说:我又何尝不知,但国家危难,眼下征召天下勤王,却“无一人一骑入关者,吾深恨于此,故不自量力,而以身徇之”。


▲在南宋的末日中,状元出身的赣州知府文天祥,毅然发兵勤王援救临安。


尽管南宋皇族和朝廷要员看他,只是个低级的地方官员;那些畏死逃避的同僚,也只当他是个孤军冒进的“傻大憨”。


但他早已抱定必死之心,要与国家社稷共存亡。


在江苏虞桥,他临时组织、毫无作战经验的勤王义军,被凶悍且久经战阵的元兵屠戮殆尽,他率领残兵退保余杭,德祐二年(1276),在危难之中,他被风雨飘摇的南宋朝廷,任命为临安知府,协助拱卫京师。


元朝大军逼近临安城外的皋亭山,在敌兵震赫前,比文天祥先12年(1244年)考中状元的左丞相留梦炎开溜了;然后,右丞相陈宜中也脚底抹油了。


临安城内的凤凰山皇城中,此时已几乎无人来朝,只有这位憨直的状元知府文天祥,和少数一些官员,还毕恭毕敬伺立在老迈的太皇太后谢道清,以及5岁的宋恭帝赵㬎左右,无人可用的太皇太后谢道清,只得颁发懿旨,任命文天祥为右丞相兼枢密使,全权负责与城外元军主帅伯颜的谈判事宜。


当王朝即将覆灭,南宋皇族们放眼望去,才发现那些他们寄予厚望的权贵高官,却纷纷仓惶逃命;而那几个他们压根不当回事的低级官员,却始终坚守岗位,甚至不惜远道千里勤王。


那些当初共富贵的人,都逃跑了;剩下那些他们看不入眼的人,却选择了与他们同生死、共患难。


03


在中国1300多年的科举史上,一共产生过596位状元,其中有45人由状元而官至宰相,即为状元宰相。在宋朝,状元宰相有北宋的蔡京,以及跟文天祥同时代的留梦炎。


眼下,状元宰相留梦炎已经弃官潜逃,另外一位宰相陈宜中,也撇下幼稚的小皇帝和老迈的太皇太后开溜了,剩下一个最后的烂摊子,等着赵家人自己收拾。


就在这个时候,文天祥挺身而出。


在当时,临安城的陷落,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对此,身为元军统帅兼宰相的伯颜志在必得,可他没想到,那位在南宋危亡之际出任宰相的文天祥,竟然敢跟他抗争辩论,恼怒之中,伯颜命令将文天祥拘押起来。


文天祥公开怒斥伯颜、被拘押的这一天,是德祐二年(1276)农历正月二十四日;11天后,二月初五日,已经走投无路的南宋小朝廷,最终在临安向元军投降。


▲1276年,文天祥愤然抗对元军统帅伯颜。


与149年前经历靖康之耻(1127)灭亡的北宋一样,南宋,也已接近穷途末路。


眼看大厦将倾,可仍有人,在力撑危局。


为了拱卫赵宋帝国最后的血脉,协助名将李庭芝一起抗击元兵的进士陆秀夫,在南宋朝廷于临安投降元朝之前,秘密护送着赵宋皇族最后的血脉:7岁的赵昰和5岁的赵昺,出走福州。


临安之降后3个月,1276年5月,陆秀夫和赶来护驾的张世杰一起,在福州拥立赵昰登基,是为宋端宗。此后,被元军押解北上的文天祥,也在途中逃脱南下,历经九死一生辗转来到福州,并被任命为右丞相知枢密院事。


尽管叛降蒙古人的文臣武将众多,但在这个南宋帝国最后的末日,仍然有人在用卑微却高贵的生命,誓死捍卫着这个他们热爱的祖国:从坚守淮东的姜才、李庭芝;到坚守重庆的张钰;以及团结在福州小朝廷周围的文天祥、陆秀夫、张世杰——这些散落在帝国各个角落,仍然在坚持战斗的文臣武将们,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因为他们早已决定,要用自己的鲜血,为大宋帝国谱写出最后的光辉。


04


人生许多事,其实并非看不透,也不是愚忠,而是那些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不允许我们背叛:心中的信念和良知。


与甘心投降的留梦炎、张弘范等人相比,在南宋大厦将倾时,文天祥、陆秀夫和张世杰等许多“不识相”的痴情男儿,却仍在为这个帝国奔走呼吁、奋力抗争,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


与当初在江西赣州组织兵马勤王一样,从元兵手中逃脱的文天祥再次出发,从1276年七月到1278年十一月,他先后组织义兵,一度收复了被元兵占领的江西赣州、吉州、徇州等地,然而在永丰,他再次遭遇败绩,“妻妾子女”都被元兵俘虏;而在进军广东潮州过程中,他的军队又开始流行瘟疫,并夺走了他剩下的唯一的儿子。


他已然一无所有,可他仍然在坚持战斗。


他率领着最后的残兵一路转战,最终在退到广东海丰时,被投降元朝的宋将张弘范部队突然袭击。猝不及防的文天祥最终被捕,仓促之中,他吞下脑子(龙脑)试图自杀,没想到自杀失败。


这是他第一次自杀。


元将张弘范要他跪拜,他坚持不拜,张弘范又要求他写信劝降陆秀夫和张世杰等人,没想到文天祥却说:“我无法保卫自己的父母,又怎么可能,教别人背叛自己的父母?”


▲文天祥二度组织义军抗击元兵,最终失败被俘。


他宁死不降,在被元军押解前往追击宋军时,他写下了千古闻名的《过零丁洋》: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在广东崖山,南宋的最后一战也最终到来。


1278年,年仅9岁的赵昰在流亡的途中病逝,随后陆秀夫和张世杰,又拥立7岁的赵昺为帝继续抗战;不久,1279年二月,陆秀夫和张世杰,率领着残余的十多万南宋军民,与元兵展开了最后的战斗。


宋军最终惨败。面对重重包围的元兵,不愿屈服投降的陆秀夫,毅然决然、背着8岁的宋帝昺投海自尽;


在得知陆秀夫和宋帝昺跳海自尽的消息后,张世杰仰天长啸、泪流满面说:“我为赵氏尽心尽力,一君亡,又立一君,如今又亡矣,不知天意为何?”最终在飓风中,张世杰也跳入滚滚波涛之中,追随那个他为之奉献所有的王朝而去。


在整个崖山之战中,南宋最后残存的十多万军民,或在战斗中壮烈牺牲,或不甘受辱投海自尽,至此,南宋彻底毁灭于崖山的怒海波涛之中。


05


当时,被扣押在元兵船中的文天祥,全程见证了崖山之战的惨烈。南宋灭亡后,张弘范在广东崖山刻上了“镇国大将军张弘范灭宋于此”的碑文,并让人再次押来文天祥,引诱他说:


“你的国家已经灭亡了,丞相您对宋朝的忠孝已经倾尽全力了;如果你能用对待宋朝的忠心,来对待当今的圣上(忽必烈),哪么一定还可以当上宰相!”


对此文天祥泪流满面说:“国亡不能救,为人臣者死有余罪;又怎么能够背叛国家,不与之同生共死呢?”


一席话,说得从宋朝投降蒙元的张弘范也动了恻隐之心,于是,他命人护送文天祥北上大都(北京)呈见忽必烈。


文天祥再次自杀求死,在路途中,他绝食八日,没想到仍然不死,于是他放弃绝食,决定与蒙古人周旋到底,最终以求一死,为大宋殉葬。


许多年后,常常有人说,文天祥为何不再次自杀?其实,一求速死固然痛快,但这种把牢底坐穿,却始终坚贞如一的信念,却比“引刀成一快”来得更为艰难,所以这也是选择将牢底坐穿的甘地、曼德拉的伟大之处,而在世界范围,文天祥,是比他们更为古老的精神典范。


在元大都,忽必烈让9岁的宋恭帝赵㬎(xiǎn)出面劝降文天祥,当看到宋恭帝一身蒙古人装扮出现在牢狱中时,文天祥立马跪在宋恭帝前泪流满面,他说:“臣不能保大宋,致使陛下今日,深愧。圣驾请回,圣驾请回!”


当时宋恭帝已经懂事,在文天祥面前也痛哭失声。


▲陆秀夫誓死不降,最终背负宋帝昺投海自尽。


在牢狱中,蒙古人又将文天祥的妻子欧阳氏,和两个女儿柳娘、环娘罚没为奴,并且让他的女儿柳娘写信给他,并提示他说,只要他愿意投降,他的家人马上可以恢复自由身,他本人也可享受荣华富贵,但文天祥执意不肯,在回复自己妹妹的信中,文天祥写道:


“收柳女信,痛割肠胃。人谁无妻儿骨肉之情?但今日事到这里,于义当死,乃是命也。奈何?奈何!……可令柳女、环女做好人,爹爹管不得。泪下哽咽哽咽。”


为了逼迫文天祥投降,慑服亡宋子民,元朝宰相孛罗甚至亲自提审文天祥,文天祥坚持不肯下跪,强硬地说:“天下事有兴有衰。国亡受戮,历代皆有。我为宋尽忠,只愿早死!”


对此,当时已经投降元朝的王积翁等人上书忽必烈,请示说,文天祥坚持不降,或者就将他释放做道士好了,但同样为宋朝状元宰相出身的留梦炎却强烈反对,留梦炎说:“文天祥如果被释放,复出号召江南,哪我们这些投降的人,将置于何地?”


06

 

从1278年被俘,到1279年目睹崖山之战南宋的毁灭,中间两次自杀,始终坚持不屈的文天祥,最终在被关押四年后的1283年,迎来了忽必烈的再次提审。当时,忽必烈仍然重视这位南宋的状元宰相,便问他说:


“你有什么愿望?”


文天祥显得非常淡然,只是说:“我文天祥受大宋的恩惠,官为宰相,安能投降二主?”


文天祥说:“愿赐之一死足矣!


最终,他被引出就刑。临刑前,他特地要求,向着南方故国、大宋的方向跪拜,然后大声地对围观的元朝官吏士卒说:


“吾事毕矣!”最终,他从容就义。


他被杀的那一天,是1283年1月9日,距今整整735年。


▲状元宰相文天祥,最终为大宋殉国成仁。


他死后几天,妻子欧阳氏为他收尸,在他的衣带中发现了他的遗言: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惟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对此,近代史学家蔡东藩评价说:正如诸葛亮明知不可为,却仍然坚持北伐一样,文天祥等人明知南宋大势已去,却仍然坚持救亡图存,“六合全覆而争之一隅,城守不能而争之海岛,明知无益事,翻作有情痴”


因为即使明知失败,败,也要败得忠肝义胆、轰轰烈烈,对不对?


参考文献:

(元)脱脱等:《宋史》

张绥:《中国人的通史》

王水法:《南宋王朝:八百年前云和月》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