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些事情在不断提醒:我们依然是个半乡巴佬国家

2018-01-10  依悸


本文作者:肥肥猫



最近有个奇葩事情——开往广州南的一列高铁在合肥站要开走时,一名带着孩子的女性旅客以等老公为名,用身体强行阻挡车门关闭,工作人员和乘客劝解无效。


由于这女人一直强行扒阻车门,最终造成该高铁晚点发车。

 

视频我看了,我估摸着对于这个女人来说,这列高铁就和县城里的巴士一样,“多等一会儿又不会怎么样!”

 

那种小县城的巴士不知道你们坐过没有:

脏兮兮的,从不准点发车,满员才走。跑这种线的司机和售票员,十几里路上所有的乡里乡亲都认识。乘客们经常背着活鸡活鸭、涂料机器什么的就上来了。开到了某个山坳坳的小路边上,不需乘客提醒,司机会默契的放慢速度开门,车都不用停稳当,乘客唰的跳下去就走人了。


把自己代入到县城思维,其实你就很好理解那个扒高铁的奇女子的脑回路是怎样的。


因为对她来说,一列高铁牵涉到的系统工程之庞大,已经远远超出了她对“交通工具”这个东西的理解范围:

 

她无法理解一条电气化现代铁路对于时刻的精准要求


她无法理解时速300公里以上的陆地交通,对于调度的巨大挑战和风险


她更加无法理解这整条列车上的所有人,从企业高管,到着急赶饭局的人们,对已经确定的抵达时间的倚赖,根本不懂“可期待性”、“可预测性”对于现代社会运转的意义。


她只知道一件事:我老公还没到,你们得等我

 


尽管网上爆出来这女人的职业是个小学教导主任,但从她的行为看,更像是个典型的撒泼农妇:


任工作人员和围观乘客如何劝,就是不撒手,甚至最后保安将她拖到门外,倒地后还是要用脚卡着车门,阻碍车门关上;工作人员因为怕把她的脚夹住,不得已将门重新打开,这女人趁机又重新爬起来钻进门内。。。

 

这个女人代表了中国相当一批人——脑容量还停留在前工业化时代,骨子里写满了愚昧、贪婪,丝毫不在乎吃相,更没有一丁点现代社会的规则意识。


说真的其实这类人并不适合生活在大城市。




大概一年前高铁南京站还出过一个事情,性质和这个类似,也是分不清现代化铁路和县城汽车站的区别,但结果要比这次惨得多:


一个男的走错了站台,看着远方的站台即将发车,他想都没想就直接跳下去站台想穿过去,被对向驶来的高铁碾碎了下半身,但上半身还意识清醒了好一会儿才死,可以说相当惨了。

 

飞机也没能幸免,大家记性好的应该还记得去年那个登机时往飞机引擎扔硬币的奇葩老太婆。


大概是平时出去旅游往水池,乌龟背上,假山洞里扔硬币扔习惯了,看到又大又深的地方就手痒难耐。宁可冒着把全飞机的人都拖着一起坠毁的危险,也要过这把手瘾。

 

后来听说因为这老太婆年纪太大,警察教育了一番就放了。太可怕了,天知道这人以后出去还能折腾出多大事儿出来。


手贱如脚癣,哪有那么容易去根的。

 


中国内地最有工业化社会素质的应该是上海人。


上海是历史带来的积淀——中国最早的工业摇篮。我们都知道工厂是分工和责任特别明确的地方,流水线到你面前,你出了岔子所有人都要被你耽误,所以工业化社会首先需要人守规则,为他人着想。

 

有句话很多人不爱听:不是进了城就是城里人的,甚至几代人都未必能成为合格的现代社会人。


中国现在的主要问题,反倒是是国家基础建设走的太快了,人的素质跟不上来。毕竟,城市化本身是个至少两代人甚至是三代人才能完成的事情。



在中国生活是一个很分裂的事情。


 尽管大城市灯红酒绿,型男靓女,小资们看着当季美剧,中产们吃着米其林,白领们用英语发着邮件,俨然已经一只脚踏进发达社会,但只要马路的一个拐弯,一个街角,立刻就有无数的例子在时刻提醒你,这是一个城市化还没有完成的国家,我们是一个半农民的社会。

 

半农民社会的典型特征就是根本不考虑他人的感受,比如你在地铁上好好的刷着微信,或是想着一件事情,突然上来一个傻×,猛的打开手机开始外放歌曲,动次打次。


 


每次遇到这种人我都想上去和问他:大哥,你没有耳机吗?

 

我注意很久了,这些人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时个问题,打开手机开始放歌就像在自己家卧室那么自然,周围的其他乘客?


不存在的。

 

最可笑的是,我记得n年前有一次我因为买不到票,只好坐了一次绿皮硬座,晚上12点大家都休息的时候,依然有好几个傻×不依不饶的放着歌——他们彼此之间相隔不到2米。


我就奇了怪了,就算你不在乎吵到其他人,你们几个人同时一起放歌,难道不觉得音乐会相互干扰吗?


然而并没有,那几个傻×听的津津有味。

 


这让我更加坚定了我的猜测——他们不是不在乎别人的感受,他们是压根没有意识到“干扰”这件事本身是一个问题。


所以他们不在乎干扰别人,也不在乎被别人干扰。


一般来说,现代社会因为陌生人社会的属性特别强,所以人的边界意识很厉害。


但在中国,大部分人是不懂什么叫“边界”的,或者说,尽最大可能扩张自己的“边界”就是人生的第一信条。



我以前还是个穷学生的时候,住不起五星,出去旅行只能住一些便宜的连锁酒店。


大家都知道酒店的格局都是一个长走廊,两边房间。每次我都发现,很多住客都不愿意关门,门就这么开着,里面看电视的,打牌的,抽烟的,家家户户什么都有。

 


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我住酒店第一件事就是关门反锁,为啥这些人那么愿意主动暴露自己隐私呢。后来有人和我解释,他们开门是想透透气,或者是散散烟。


总而言之,特别不拿自己当外人,特别relax,酒店就是他家,他家就是酒店。所以半夜看球吵闹什么的,你就当对门住客是你家隔壁房间的亲戚,忍忍就好了。

 

类似的还有:马路是我家。 


你们可以上B站去搜“中国交通事故视频集锦”看,真是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


无数的穿着睡衣的老年人,就像遛弯一样的在城市的快车道甚至高速上散步,有时车快了到跟前急刹,这些人还会瞪一眼司机,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刚才就在一瞬间。

                        

 


现在出租车司机不敢在车里吸烟了,但是在饭店室内吸烟的奇葩还是屡见不鲜。各种禁烟的法规,商家的规劝都好像假的一样,反正我自己爽了最重要。其他人?不存在的。

 

尽量替别人着想,不给人添麻烦,真的很难吗?



我在香港很感触的一件事,在ATM上取钱存钱缴费,如果你的交易很复杂,费时间,香港人,至少中环的香港人通常做完一笔或者两笔后会礼貌的离开,再去重新排队,在7-11和地铁也是。

 

这种ATM礼仪都是从小培养的,从小在公园里玩,轮候秋千,看到有人在排队,家长就会对小朋友说再两分钟就下来,让别的小朋友玩一会儿,尽管不愿意,小孩儿多半也都会同意,如果想再玩,就再去排。


任何公共设施,家长都会这样做,小孩儿从小也就知道公共的东西自己不能霸占的太久这个简单的道理了。

 


我们之所以觉得日本、香港是亚洲最现代化最文明的地区。其实无非就是这些地方的人能想到其他人的感受,能意识到环境里还有其他人的存在,仅此而已。

 

就这么一点微薄的要求,而已。

 

所以我说中国是个半乡巴佬社会,已经很客气了。


要不是因为有着素质远超上一代人的年轻一代顶着,那个“半”字都得去掉。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