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如何将蒙古推进俄罗斯怀抱

2018-01-14   育则维善...





在清朝建立初期,蒙古王公无疑是受到尊重的。在清军入关前,满、蒙之间就存在着联姻—同盟关系,满、蒙通婚已是一项国策。随着清军入关和蒙古人所辖主要地域进入清帝国版图,双方关系更加密切。顺治帝曾经宣称:“朕世世为天子,尔等亦世世为王,享富贵于无穷,锤芳名于不朽。”


据清朝皇家族谱《玉牒》记载:满、蒙联姻共595人次,其中出嫁给蒙古的满洲格格达432人次,娶蒙古王公之女的满洲贵族有163人。


通过联姻,大量蒙古人进入清统治上层。清廷对蒙古封建主分别加封亲王、郡王、贝勒、贝子、镇国公、辅国公六等爵位;其下还有一至四等台吉、塔布囊,且受封为六等爵的和执政的台吉、塔布囊都有俸禄,不论执政与否,其领主身份和爵位都是世袭的,都享有特权。


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俄人柯乐德(Grot)从北京以个人契约的方式,取得了在蒙古金矿的开采权。光绪二十六年,柯乐德在离库伦三百华里之地开始采掘,却被土谢图汗所严禁。施什玛勒夫(Chichmarieff)与库伦办事大臣连顺交涉也不得要领。连顺既不能否认北京所许可的契约,也无法迫使土谢图汗让步,结果竟交由土谢图汗与施什玛勒夫商洽办理。施什玛勒夫为调节蒙古王公的不满情绪,以“赔偿”为名,当场拿出10万卢布贿赂蒙古王公。随后,施什玛勒夫出席土谢图汗召开的王公贵族全体会议(Quraltai),声称满清要在“经济上、政治上灭亡蒙古”,俄国是“希望把蒙古王公从这种难堪的状态中挽救出来”,只有“通过俄蒙贸易和金矿开采”,才能“增进蒙古的国王、人民和王公的繁荣”。施什玛勒夫的长袖善舞化解了一场针对沙俄的危机,并成功离间了满蒙关系,一场极端反俄的会议由于满清无法保障蒙古人的利益,竟变成了亲俄的转折点。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