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草327 / 文章 / 跳舞场上的女人们是一群什么样的女人?

分享

   

跳舞场上的女人们是一群什么样的女人?

2018-01-18  青青草327

  舞场上的她们有着怎样的情感生活?请看我们的《现场故事》版,在跳舞场现场采访的几个女人的故事。

   

    被老公冷落的妻子:他玩我也玩

    21岁的苏小黎已是一个一岁小男孩的
 母亲,她顶着最时兴的烟花烫的头发。拿烟的姿势熟练无比。

    两年前中专毕业的她,在一个超市做导购员的工作,每天工作九个小时,一个月的工资不够买件好的衣服。一个下雨天,没有带伞的她坐到顾客休息区等雨停,可能是太累,竟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是被一阵吵闹声惊醒的,眼前两个男子在争论,其中一个走到她跟前,拍她肩膀:这是我女朋友,你把东西拿出来。另一个看了她一眼乖乖递过来一个钱包。苏小黎惊叫,这是我的钱包!

    原来,一个小偷趁她睡着偷她包,被这个叫沈川的男人给遏止。沈川没有掩饰他对苏小黎的好感,给她电话,问候冷暖,送花约会。离乡背井的苏小黎很快被她打动,跟他吃饭约会唱歌。

    沈川的父母虽没有工作,但早期在高校旁边建了两栋房子,每个月收租金就有大几千。想着工作的艰辛,而且木已成舟,十九岁苏小黎就嫁给了认识三个月不到的沈川,随即生下儿子。生活平静下来。孩子半岁的时候,苏小黎得知,沈川固定去的迪吧,有个跳舞的女孩跟他关系不一般,年轻气盛的她冲到那个地方,把那个女孩子狠狠打了一顿。回到家换来的是沈川狠狠的拳头,还威胁:以后少管我的事。有本事你也出去玩一个给我看看!

    婆婆过来给苏小黎擦脸,说,这个儿子被我们惯坏了,你不要跟他计较。他在外面玩,总有够的一天,以后回来就好。

    苏小黎气了,凭什么我就该在家等他回来?他不是看不起我,说我不会玩吗?我就出去玩给他看看!

    起先出去玩只是为了气沈川,每次吵完架,就去喝酒跳舞,到陌生男人那里寻求安慰、释放心情。后来,苏小黎越来越迷恋那种感觉。每晚不到音乐中叫两嗓子,甩甩头发出点汗就像一天少过了两小时似的。现在她已成为迪吧的常客,结识了很多常去的人,每晚喝酒跳舞,也有过一夜情。她说,去那种地方,想完全保全自己,不太可能。所以,好女孩不要去那里玩,真的去了也要像电视里说的,不跟陌生人说话,更不要吃、喝陌生人随便给的东西。那些图谋不轨的男人经常会把药下到酒里哄女孩子喝下。

   

离婚女人:我不是没人要的

    刘慧说自己四十六岁时,我还真吃了一惊,不管从言谈举止还是穿着打扮,都看不出来她是四十多岁的人。说,要是在三年前看到她,肯定不会这么说。

    三年前,丈夫因另一女人要跟她离婚,她死活不同意,苦苦挽救自己破裂的婚姻。但丈夫并不领情。

    这场痛苦的角力战,终于在一年后使得刘慧身心疲惫地放手,丈夫把房子和女儿留给了她,跟另一个女人迅速结婚。那段时间,刘慧早上起来不知道该干什么,到了晚上也睡不着,成天的精神恍惚泪眼朦胧,头发也大把大把地掉,人在一个月内瘦了十二斤。

    以前的好姐妹知道她的事情后,来看望她,见她在家闲着,就邀她一起学跳舞。

    学跳舞的过程中能认识很多人,有离了婚的,也有婚姻正出现问题的,大家互相安慰,心里的那块伤就不是那么痛了。其间,一个姓程的男人跟老婆关系很不好,两人在一起就吵,他带着儿子跟年迈的母亲生活。看着比自己小六岁的他独自带着孩子照顾母亲,让刘慧没由来地心疼,两人在舞步上特别合拍,每次周末聚会上都成了彼此的固定舞伴。

    姐妹看在眼里,也曾暗示说,那个男人就算离婚了也不是合适的再婚人选,何况还没离婚。

    刘慧倒没有想太远,觉得现在的生活状态很好,以前活得太辛苦了,劳心劳力地照顾家庭,也没见人说句好听的。到头来,还被丈夫抛弃。现在终于有个人每天想着念着了,这是对自己的一种肯定,肯定了自己不是没有男人要的。

   

地下情人:用跳舞打发寂寞

    李静卸过妆的脸有常年熬夜人的黯淡和苍白,可这些并不影响她的美丽。

    三年前,十七岁没考上大学的她,背着几套衣服,来投靠嫁到武汉的小姨,只好把她安插到朋友的酒店做前台接待。

    她的工作只是在酒店前台接听电话,处理登记、退房的事情,很轻闲。来往的客人中,一个姓丁的客人有很固定的入住时间,每个月的下旬,他都会打电话给李静所在的酒店,预定一间一个星期的套房。时间久了,两人也就熟悉起来。他叫丁伟,在一个医药公司任营销部长,每个月都会从总公司飞到武汉查对分公司的账目。遇到工作顺利,有空余的时间,丁伟会请她吃饭,两人心照不宣地任由暧昧情愫滋生。

    当丁伟再一次来武汉时,李静帮他把干洗好的衣服送上去,丁伟抱住她,说喜欢她,除了婚姻,什么都可以给她。李静稀里糊涂地就把自己给了他,而后顺理成章地当了他的情人。

    李静辞了工作,丁伟给她买了房子,地段很好的小区,布置得浪漫奢华。可是新鲜劲头一过,李静就觉得闷,这么大的房子,每个月有大半的时间都是一个人待着,空荡得让人心慌。

    她常在网上找人聊天。那时候网上兴一个叫同城约会的游戏,同一个城市但互不相识的男女们,通过QQ,e-mail等联系方式,约定时间地点见面。既交到了朋友,又避免了网友单独见面时的尴尬。

    李静在丁伟不在的日子,就去赴这种同城约会。约会的地点一般都安排在年轻人喜欢的酒吧迪吧里。就是在那个时候李静爱上了迪厅这个地方的。陌生的人群和热闹环境,让她可以任由自己的喜好扮演着各种角色,在歇斯底里的扭动里打发掉一个又一个无聊的夜晚。

   

大学女生:跟她们一样生活

    刚从跳舞人群里走过来的萧楠看起来很小,她到吧台边喝口酒,跟酒保熟稔地打招呼、划拳,完全是这个迪吧常客的样子。她指着舞台中的一群人说,那都是一起玩的朋友,这条街上所有迪吧老板都认识我们。那语气得意洋洋的。

    萧楠是大四的学生,大一那一年,萧楠认真上课,仔细复习,拿甲等奖学金,一直都是班里优秀的学生。

    萧楠也一直以此为骄傲,直到一次篮球课上,老师让学生两人一组练习传球动作,居然没有人愿意与萧楠一组。同寝室的其他三人,每科考试总在补考线边缘徘徊,可是她们有接不完的电话,赴不玩的约会,成天欢欢喜喜快乐无边的样子。

    晚自习回来,在门口听到了她们谈话:她萧楠以为自己是谁呢,每次叫她出去逛街都说要看书,每次约她出去玩都说要去图书馆。平时见着我们连个招呼都不打。脖子拧得跟天鹅似的……

    萧楠终于明白自己身边为什么没有半个朋友。其实她认真学习只是为了毕业能找到更好的工作;她不主动打招呼,也只是因为自卑。她以为,像小时候一样学习成绩好,自然就会有人愿意亲近她。原来,在大学里成绩不再是值得炫耀的资本。她回头又去了楼下,买了当月的瑞丽,若无其事推开寝室的门,向她们询问,现在正流行染什么颜色?自己想给黑头发换个颜色。

    她加入她们的逛街行列,跟随她们在没有课的时候,到迪吧喝酒跳舞。萧楠慢慢地从自习室、图书馆消失,出现在各个酒吧、迪吧等热闹场合,混在一群年轻时尚男女中间,跟他们越来越像,终于成了一类人。

   

小区舞蹈教练:跳舞是种职业

    42岁的胡丽云是个自信的女人,眼角眉稍都堆着满满的满足。

    胡丽云的母亲是一个知青,留在了那个村庄并与父亲结婚。胡丽云说,她知道母亲是不甘心的,所以不顾家人反对,把她送到大城市。

    老大不小的年纪,熟识的一个大姐给说媒,是个木讷的人,比她大几岁。司机,家在城市,也就是有城市户口。

    虽然百般不满意,但是母亲也劝:怎么说也留在大城市,又可以解决你的户口问题。她就结婚了,丈夫是个本分人,然后有了儿子,工厂因亏损被收购,她拿了一笔遣散费,正式下岗。

    丈夫安慰她说你就在家安心带孩子吧。她就安心在家待着。可是琐碎的日子,难免会厌倦。跟木讷的丈夫也没什么共同语言。于是她就跟小区的邻居一起学会了跳舞,慢慢地舞跳好了,居然在那片有了小名气,有人打电话到她家,跟她讨教。

    她觉得也许可以办个舞蹈教学什么的,打发时间,也有点收入。她到正式的舞蹈授课班学习完后,在自家小区,组建了几个志同道合的姐妹,每晚在那里教人跳舞。

   

陪舞女郎:这是种轻松的挣钱方式

    蓉蓉是个19岁的女孩,没有工作,父母每月给的生活费也不够她们开销。她很羡慕那些年龄大一些的男孩女孩,因为她们有钱买时髦的衣服,有钱到娱乐场所消费。有一天,一年龄稍大的女孩告诉她们一个轻松的赚钱方法,到歌舞厅陪客人唱歌跳舞。她说:反正又不做什么,就陪客人唱唱歌,跳跳舞。一晚可以弄大几十上百元。开始蓉蓉并不想去,因为“舞小姐”的名声不好听。但后来蓉蓉实在缺钱,总之,蓉蓉悄悄跟年龄大一些的女孩去了一次。后来她自己又去了几次,虽然有的客人手脚不老实,但蓉蓉并未出轨,那里人都喜新厌旧,所以请她的人特别多,很多年龄比她大的女孩都没有蓉蓉挣的钱多,蓉蓉觉得这的确是种轻松的挣钱方法。

    久而久之,蓉蓉她们习惯了这种挣钱方法。现在几乎每天晚上,蓉蓉都会到酒吧间玩到半夜。蓉蓉的父母在她很小时就已离婚,家里没人管她,蓉蓉说:我在外面疯惯了,他们即使想管也管不住,如果把我关在家中,我会把门劈烂了跑出来,我脾气很大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