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读书很苦 试试看无知的代价

2018-01-19  星辉斑斓...

01

公元639年,也就是史上著名的“贞观之治”的第十三年,李世民把自己的弟弟李元婴派到滕州,封了个滕王。

而李元婴从小生于帝王家,受到了良好的高等教育,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其喜欢建筑学,所以任职期间,在腾州修建了第一个“滕王阁”。

后来李世民的儿子李治继承皇位,编年号“永徽”。为了警告自己叔叔控制下那骄奢淫逸的行为,在永徽三年,即公元652年,李治把李元婴调任江南,任洪州都督。李元婴一看,这调职事小,没有好房子住事大,于是在次年(653年),又死性不改,召集人马,在洪州大兴土木筑豪阁,这就出现了第二座“滕王阁”。

从此,“滕王阁地产”正是注册开盘,李元婴更是赶时髦——为自己代言!心想着凭借精良的设计和高段位的皇家代言人,“滕王阁地产”一定会流芳百世。

但李元婴不知道的是,因为他剥削工人,不讲环保,早已经弄得民怨沸腾的,形象不好还为自己代言,搞得大家都不买“滕王阁”地产的帐。

李元婴一看,这不行啊,不能血本无归啊!于是召开董事会,搞了个头脑风暴,这时候职业经理人阎伯屿(时任洪州牧)就建议:“不如我们搞个活动,邀请天下有识之士集思广益,为滕王阁写个广告文案,重新包装一下?改变下形象?”

李元婴一听,此计甚好,便让阎伯屿着手去办。

02

阎伯屿也是负责任的人,首先找人重新修葺了滕王阁(毕竟好些年卖不出去,有些残旧了),然后选了个好日子——公元675年,九月九日,滕王阁新修成,阎公举办“滕王阁地产广告文案征集”大会,大宴宾客,还带上了他的女婿吴子章,苦口婆心嘱咐:“子章啊,一会你去做主持人,抛砖引玉,也好在大家面前露个脸。”

只不过人算不如天算,二十六岁的王勃回乡探望父亲,刚好经过,就去参加了阎伯屿的聚会。大家一看,这不是“初唐四杰”之首的王勃吗?哎呀,大神啊!

于是刚站上台的吴子章忙道:“王勃大神,久仰久仰,今天你能来我们真是蓬荜生辉,不知道是否有幸,请您为我们这个致个开场辞?”

本来只是吴子章谦让的说法,没想到王勃当仁不让,点了点头,提笔就作: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

星分翼轸,地接衡庐。

阎公因为自己女婿被抢了风头,很是不爽,听了这两句更觉得: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老生常谈!

而后:

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

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

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

雄州雾列,俊采星驰。

俨骖騑于上路,访风景于崇阿;

临帝子之长洲,得天人之旧馆。

层峦耸翠,上出重霄;

飞阁流丹,下临无地。

鹤汀凫渚,穷岛屿之萦回;

桂殿兰宫,即冈峦之体势。

阎公闻之,沉吟不言!

披绣闼,俯雕甍,山原旷其盈视,川泽纡其骇瞩。

闾阎扑地,钟鸣鼎食之家;

舸舰迷津,青雀黄龙之舳。

云销雨霁,彩彻区明。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阎公闻之,大惊!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此真天才,当垂不朽矣!”至此阎公终于知道自己的女婿是无论如何比不上王勃的,心中芥蒂消除,本着爱才之心,走到王勃身边,看他往后要如何写。

爽籁发而清风生,纤歌凝而白云遏。

睢园绿竹,气凌彭泽之樽;

邺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

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

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

所赖君子见机,达人知命。

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

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一字一句,可谓: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一抒心中郁郁不得志之感,最后,王勃道:

胜地不常,盛筵难再;

兰亭已矣,梓泽丘墟。

临别赠言,幸承恩于伟饯;

登高作赋,是所望于群公。

敢竭鄙怀,恭疏短引;

一言均赋,四韵俱成。

请洒潘江,各倾陆海云尔:

《滕王阁》

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

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

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自流。

笔落,王勃轻轻地走,正如他轻轻地来,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03

等大家从惊叹中回过神来,才发现王勃留下的这首《滕王阁》最后一句少了一个字!在座的人面面相觑,玩起了填字游戏!

槛外长江「独」自流?

槛外长江「水」自流?

不妥不妥…

最后没办法阎公只好派人追到王勃下榻的酒店,请他补上最后一句。

但王勃的随从却说:“我家主人吩咐了,一字千金,不能再随便写了。”

阎伯屿一听,心想这不行啊,我这文案还要和老板交代的,一字千金也要写呀!于是亲自带了千两黄金,和手下一起去找王勃!

王勃接过银子,故作惊讶地问:“我不是把字写全了吗?”

大家都说:“那不是个空(kòng)字吗?”

王勃说:”对呀!就是“空(kōng)字呀!‘槛外长江空自流’!”

众人恍然大悟!可不就是“槛外长江空自流”嘛!

好在“滕王阁地产”不差钱,这一千两买一个流芳百世的文案,也是值了!

04

从此,“滕王阁地产”凭借“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以及“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这两句Solgen声名鹊起,大卖特卖!

李治一看,这不行啊!此等劳民伤财的风气不能助长,可毕竟“滕王阁地产”的董事长是自己的叔叔,由于裙带关系这也不能做太绝,所以再给一次机会好了。

于是,作为红牌警告,调露元年(679年),李志把李元婴调任隆州刺史,也就是今天的四川阆中。

李元婴一看,这山高皇帝远的很好呀,于是变本加厉,这回选址在嘉陵江畔的玉台山,建了个半山豪宅,这就是第三座“滕王阁”。

只可惜,此时那个能写出惊天地产广告文案的王勃,早已在676年八月,自交趾探望父亲返回时,不幸渡海溺水,惊悸而死。

所以三座“滕王阁”,我们只记得南昌的。

“如果你认为教育的成本太高,试试看无知的代价”

赶紧关注老王啊!

至少在历史这方面可以知道更多。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