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武门外腾退疏解,又一批古建筑被救,给西城区点赞!

2018-01-19  NGC1952
北京土著
我们是土著,我们最爱老北京


如果说高楼大厦是一个城市的表面,那么历史文化就是城市里的灵魂。


身为历史文化名城,大北京的古建筑自然多的数不胜数,习大大也重点指出要保护好古文化遗产。这不,2018上半年就有一处古建筑和大家见面,它就是沈家本故居。


沈家本故居



沈家本故居位于宣武门外金井胡同与储库营胡同的交界处,清朝光绪二十六年,清末法律修订代表人沈家本入京后居住此地。



沈家本是清朝光绪年间的进士,历任刑部左侍郎、大理寺正卿、法部右侍郎、资政院副总裁等职,是清末修订法律的主持人和代表者。



沈家本精于经学和文字学,著有《诸史琐言》。他还主持制定了《大清民律》、《大清商律草案》、《刑事诉讼律草案》、《民事诉讼律草案》等一系列法典同,重视研究法理学,建议废止凌迟、枭首、戮尸、刺字等酷刑。


其中他撰写的《沈寄簃先生遗书》,成为研究我国古代法律的重要文献。



1912年2月清帝退位,沈家本的仕途生涯告终。中华民国成立后,袁世凯属意让他担任司法总长,沈家本却以“与世无争许自由,蠖居安稳阅春秋”的理由拒绝。



沈家本故居前些年是典型的南城大杂院,不大的院子住了将近50户人家,自建违建建筑将沈氏故居原本模样完全遮盖。



而沈家原本用来藏书的“枕碧楼”更是岌岌可危。只有一个被杂物遮挡的白色石碑还能证明它的不凡出身——“西城区文物保护单位”。


修缮中的枕碧楼


2015年3月底,沈氏故居开始腾退,仅用了10个月的时间,杂乱不堪的大杂院就换了一个新面貌,重新恢复了它三进大院的模样。



为了保证修旧如旧,故居修缮中使用了七成的老木料,和五成的老石料,大部分情况下为了保护古建,修缮工人都是人工代替机器操作。



沈氏故居二层院展室目前正在布展,电子屏幕上可以看到张居正、曾国藩、沈家本等明清以及近代历史上和法律相关人物的简介。



此处还会陈列沈家本用过的桌子、椅子、屏风等老物件,甚至包括著名的晚清四大奇案之“杨乃武与小白菜”案件的相关案件奏折,所有这些文物均会在2018年上半年公开展出。



沈家本故居腾退复原,是2015年开始的“宣西北”棚户区居民自愿腾退疏解政策落到实处的体现。在宣外达智桥胡同一带,除了沈家本故居,下面这些地方也进入到了腾退阶段,在不久的将来有望与您见面。

杨椒山祠



达智桥胡同12号是明代杨继盛的故居,杨继盛是北京三位城隍之首,然而如今知道他的人越来越少了,一个城市的守护神早已被他所守护的城市忘记。



杨继盛是明嘉靖进士,字仲芳,号椒山,因弹劾大奸臣严嵩,被其投入刑部大狱,临刑前留下名句“浩气还太虚,丹心照千古。生平未报国,留作忠魂补!”


杨椒山祠的飞猫


1895年,《马关条约》签署,举国愤慨,以康有为、谭词同为首的1300多名学子在此集会,联名向皇帝上书,变法救国,史称“公车上书”。



虽然“百日维新”最终以失败告终,不过维新人士在杨椒山祠的壮举,没有辱没这处宅院敢于谏言直上的风骨与传统。

太原会馆


太原会馆旧址位于西城区储库营胡同15号,修建于乾隆四十八年。会馆建成后,凡公车北上与谒选者,都来这住宿,贫穷学子也能安身应考。大家“以敦亲睦之谊,以叙桑梓之乐,虽异地宛若同乡”。



太原会馆曾成为中国共产党人的重要活动点,共产党早起著名的政治活动家高君宇,曾在此地秘密发动群众宣传革命道理,在这儿结识了民国才女石评梅,后成为亲密的战友。

东莞会馆



东莞会馆位于烂漫胡同127号,曾是康熙雍正时期一位大将军的私家花园,1918年由陈伯陶捐资建为东莞会馆。



上世纪20年代至40年代,会馆里名人荟萃,如冼玉清、张伯桢、张次溪、容庚等,还有康有为的匾额。

龚自珍故居



龚自珍故居位于宣武门外上斜街50号,院内有道光御笔“福”字匾。



龚自珍是我国近代进步思想家、诗人、文学家。他博学多才,关心国家民族的前途和命运,全力支持林则徐禁烟。



1831年,龚自珍将这所宅院卖给了广东番禺县人潘仕成,潘仕成赠与同乡会,遂成为番禺会馆。


目前还处于腾退阶段,龚自珍故居还剩12户居民未曾搬离,除了这些,还包括林海音故居、三清观、梅兰芳祖居等均在腾退。



在北京南城,璀璨的文化建筑还有不少。

宣武门


宣武门位于西城区南部。明、清时京师内城九门之一,现在已经变成了地名,包括宣武门东、西大街,宣武门内、外大街附近。



宣武门始建于明永乐十七年,最初名顺承门,正统四年改称宣武,为内城南门之一。



宣武门与崇文门在命名上遵循了古代“左文右武”的礼制,两门一文一武对应,取“文治武安,江山永固”之意。这个“左文右武”的视角是按照皇帝的视角来定位的,皇帝坐北朝南,他眼中的左右和地图上的左右恰恰相反。



宣武门是从南方各省来的人进内城的必经之路,不进内城的人就住在菜市口一带,因此,在清朝时期这里非常热闹。



大街上能听到各种叫卖声:羊头宛、豆汁张等,那个时候的美食才地道呢!

宣武午炮


宣武门外为菜市口刑场,囚车从此门经常出入,人称“死门“,令人回味的是:瓮城上的午炮每日一响,声震京华,京人以此对时,人称:“宣武午炮“。



要问斩的犯人经刑部审核确定,从宣武门出去,在菜市口问斩。宣武门的城门洞顶上刻着三个大字儿:“后悔迟”!都要问斩了,再后悔也没有用了。


1937年日军从宣武门进京,他们来“宣武”


宋末时期,不肯屈服元朝的宋丞相文天祥最后被斩于菜市口。戊戌六君子之一的谭嗣同也从宣武门拉出斩于菜市口。


宣武天主堂


宣武门城楼东北侧的天主堂那高高的十字架,存在于每个宣武人的记忆中,每逢路过这里,都要看上几眼,那时候这一带没有什么高层建筑,只有一座教堂矗立在路边惹人注目。



那时候老北京人都叫它南堂,1605年,一位名叫利玛窦的神父来到此地,建起了一座经堂,规模很小。后来一位德国神父于1650年在这建造了北京城内第一座大教堂。



后来经历了太平天国的现存教堂是1904年建成。


天主堂墙上有“复活”两字

远看天主堂

皇家动物园——象来街



象来街是一条只有名字而不存在的街,因为它的所在地已经成为了长椿街。



象来街,顾名思义,在明清时期这里是是饲养大象的地方,东南亚国家来华,带着特产大象进贡给皇帝以示友好,这里便成为皇帝养大象的地方。



到清朝末年,驯养大象的经费被克扣,大象被饿死了,所以此地没有了大象,只留下一个名称。



说个题外话,小丫没想到皇帝这么喜欢养动物,老虎养在虎坊桥,大象养在象来街。万一有皇帝喜欢养兔子,是不是还要有一个兔三窟胡同?


百年前的“民主”闹剧


说到象来街就不得不提一下国会旧址。曾经这里是中华民国成立后开会办公的地方,现在已经成为新华社通讯的所在地。



民国时期,这里上演的可不止一场闹剧。


1912年3月10日,袁世凯就任临时大总统,下令解散国会,废除《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实行帝制。



次年8月,袁世凯指使部分议员向国会提出总统选举案,于是,一场令人啼笑皆非的竞选便在国会议场拉开了序幕。袁世凯让荷枪实弹的军士假扮公民包围议场,议员们成了惊弓之鸟,不得不选袁世凯。



1913年10月10日,袁世凯就任中华民国第一任正式大总统。


图为出席典礼的证件“庆祝券”。


第一场闹剧没落幕几年,第二次闹剧就在此上演。



1923年,在评选中华民国第五任总统时,曹锟为了登上总统的位置,采取了贿赂的办法,他对选举他当总统的议员没人给了5000元,结果曹锟以480票“当选”,用去贿款达1356万元,人称“贿选总统”。



10月7日,国民党发表申讨曹锟贿选窃位宣言,有人却替曹锟辩护:曹锟对那些拿了钱不投票的并不曾采取报复手段,而且花钱买总统比那些只知道要钱的贪官和拿枪命令选举的人强得多。这难道就是就没对比就没有伤害?



1923年10月10日,曹锟在国会会堂发表就职演说,终于如愿以偿当上总统。



曹锟当上总统后不问国事,每天召嫖玩乐,总统位置坐了一年就被囚禁。


仁义楼、礼智楼当年议员起草宪法的办公场所


其实曹锟这人也并非一无是处,晚年他拒绝日伪的邀请,誓死不做汉奸,保持了民族气节。看来在大是大非上,曹锟还是很有立场。


晚年曹锟


宣内大街靠近西单,一直繁华热闹。戏院、饭馆、酒肆、商号、浴池,自清末民初之际就一直在宣内一带林立。



还有繁星戏剧村,国内首家集群式剧场,很多先锋剧社的精彩剧目在这里上演。谁去里面看过?



如今越来越多的胡同被拆除,老胡同街坊都搬到北京各地,再也聚不到一起。



随着北京新总规落地实施,今年还会启动更多腾退项目,包括绍兴会馆、京报馆等。相信等到2020年,大家一定能看到一个原貌的北京老城,我们怀念的那些老建筑一定会再回来。


    来自: NGC1952 > 《北京》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