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将是大地的一份时光

2018-01-20  大连人的...
 



我们都将是大地的一份时光



图文/网络   整理/大连人的图书馆
 
 

 
记忆的阡陌间,纵横的印痕与岁月一起,仍旧未变。站在最痛为苦的那一段时光里,我明白了,这是上苍带着命运的暗示,将一脸茫然的我推到了大地之间。面对着苍茫的世界,压抑着一副狂燥的心情,我愣愣地站立在坡的高处。 背着行装的伙伴们,挥着手臂一个接着一个,从我的身边鱼贯而过。

加油呀,马上就到宿营地了!他们都在用注目的礼节,微笑而温和地鼓励着我。看着渐渐走远的队伍,看着他们起伏的背影,正一截一截没入地平线,最后悄然地消失在缓缓的山坡下。天高云低,山峦层叠,四周寂静,眼睛、身体和灵魂一起伫步凝望,共同感受着来自大地的辽阔和泥土的深远;此时,我体验着一份生命的升华,正将我变成大地的一缕时光,这才是我真正应该拥有的美妙生命! 

我徒步的时间其实很早。人间的纷繁事务,单位领导之间的不和与矛盾,加之自己工作的不顺畅;不论做人做事都会让人淹没在不知所从、手足无措的迷茫里,破烂和疲惫组成了另外的我,应付着庸碌、麻木和寂寞的时光。

正是此时,我开始主动去思考人生、事业和工作之间的关系,人是什么,人又为了什么才来到这个世界,这些上帝才有资格考虑的问题,却让一个沙粒般大小的我去思考,现在想想,当时确有些可笑。我们的任何思考,任何技巧性办法,甚至是自以为是的聪明和狡猾,都无法解决现实中任何一道稍有难度的问题。

因为,谁也无法去削弱、控制、消除掉别人心中的欲望和人性的自私,去干预别人的世界、影响别人的心理,甚至去纠正和改变别人的一念之差。对于自己以外的别人,包括别人的所有私人生活,都会让我们在坚硬高大和冷漠的城墙外,感到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一个人的弱小。这是人性的使然。

 然而,我还是有了一份小小的收获。我走出了封闭的楼房、抛开方格子的玻璃空间,带着一份自己的心灵,走向无边无际的大地。 当我第一次背着沉重的行囊,跟在一行老驴的身后,默默向前行走时,是一个周五的傍晚。燃烧的火焰一般,夕阳把柔软的光泽打在一张张生动的面孔上,也照射在每一双缓慢向前的双足上。

蓦然间,我突然有了一种回归自我的冲动。姑娘般安静的草原,老人般静穆的山峰,孩子似窃窃私语的小溪,还有跟着我一路行走讨饶不休的小鸟,这是童年里我的时光呀,这一切熟悉的感受被翻找了出来。独自一个,站在广袤的牧场上,看落日余晖,我觉得自己可能找到了些什么,又仿佛离这一件东西之间仅有一步之遥。 

坐在点燃的篝火旁,闪烁的火星碎金般点缀着漆黑的四周中。我的身旁、我的眼前,都坐着一群徒步的驴友。和我一起结伴走路的朋友,他也一样,刚从苦苦奋斗多年的岗位上被人故意地挤下来,十年奋斗、化为灰烬,一腔热情、半生遭遇,正面临着下基层去锻炼的问题。

还有开始爱上喝酒的刘君,妻子的离去和温暖家庭一夜之间的丧失,让他面临着精神的重重压力。领队说,一群驴友里,有近一半的人是某种人生意义的失败者,他也一样,喜欢和爱上徒步活动,也缘于商场上一次投资的完美失败。他们其实和我一样,都是在难捱的时光里,在选择之中困难地等待着命运大手的又一次摆布。

也许,是书生意气和理工科专业的缘故,朋友始终坚持着自己的操守,在低头和抗争、放弃与坚持、俯首与执着之间,始终不改自己的初衷。在这个充满着随时可能变节的社会里,他能坚持自己的人生底线,不论是胆识还是个性,是人性的光芒还是命运的注定,面对着他,我挺佩服他的这一份渺小又无名的勇气。 

其实,某种意义的失败和心灵的失意,有时却是人类另一种形式的极其苦涩的补药,会对人生有益,却又让人们面带困色难以下咽入口。 人生的成败,在原则上是源于自我的选择和方向的努力,所以选择会大于努力。然而,总会有很多的选择,往往决定一切的却是一种无奈被迫的选择。

这种选择的最后,就是让我们学会等待,一旦给了你什么,什么就是你今后的命运,这就是等待的最终结果。朋友和我都明白,我们是在等待一种选择的决断。或是暴君戗伐,或是柳暗花明。 大自然,其实正是人类的另一位母亲。它虽无形、无迹、不露真容,却有一副温暖的心肠,有一份令人欣慰的轻抚,也有一双安慰的手掌和一张拭去泪水的坚毅面孔。

它所医治的往往是心灵的病,是灵魂的痛,是爱情的伤,是失败的疴,更是人类医生费尽周身之力也无法医治的顽疾痼证。草原、牧场、蓝天、白云、河流,树木、小草、羊群、牧人、毡房,奶茶、羊群、牧羊犬和蓝色的炊烟,事着童话里的王子一起,悄然间闯入了你的生活,不由分说地占据着其中,用浩瀚的星空、无垠的世界和更为广阔的人生,去洗涤、冲淡和挤压着你并不适意的生活。

一掬清水,清凉间,洗净的不尽是脸上的汗水,也有你织成网格一般的疲惫身体;一声鸟啼,娇啭里,唤醒的不尽是你失去已久的记忆,也叫醒了那一个离你不远正欲逃逸的自己。一片遮天的绿荫,一阵徐徐的清风,厚厚地覆盖着农业和牧业的古老时光。你从那个久已失忆的世界里,追着春天的温暖回归故里、重新复活。 

火光咝咝地打破了营地的安静,或圆或长的面孔,或闭或睁的目光,抱膝盘腿,坐卧在忽明忽暗的火焰里,悄然无语。也许,我们都成为这个世界里的失恋者,以寻觅的身份,在荒野间找回了曾经的自我。 

一路的尘土,一身的汗水和一脸的欢悦;一天的星光,一地的灿烂和一身的轻松。或晨光,或月夜,或小路,或荒野,或村庄,或花朵,或冰川,或一人,或结伴。不论以怎样的方式,我们都要穿过河流,穿过船的行程到达对面的岸畔;不论你此时抱着如何的心情,都必须趟过雪水,趟过野兽饮水的巢居,找一处点燃营火的平地。

选择与自然的恋爱,选择一份充满纯洁的方式,去完整地表达情感,这可能就是人生的目标了。其实,谁的内心里,都渴望有一场令旁人瞪目结舌的轰轰烈烈式的爱情。这是人来自天性的注定,与你、我、他以生命的方式,与大自然血肉相融地并为一体,才会迸发出来的激情万丈。 

有几次,夜行路上,我们与大队人马失去了联系。迷路和掉队,孤独面对无尽的黑暗,又成了一份成长自我的体验。茫茫的黑夜里,远方是黑色的山峰,是淡淡的月光,是响成一片的虫鸣兽嘶,是脚下深浅不一的泥土。我们反而不急、不怕、不惧,也没了那种难以回家、渴望大队聚焦的丝毫恐惧。

选择在河水旁边一处高高的坡地上,我们就地扎营,宿营地上顿时点燃了的松木的火堆。一片马群和兽群也寻光而来,散布在营地的四周,蹑声蹑息地傍我们而憩。 营地上,火光熄灭了,酣睡中的行人鼾声一片。我却无眠。天地之间,时光如水,任何的存在都将消逝,悲伤也一样。

在时光的永恒和宇宙的广袤间,我们的伤感又能如何,我们的痛苦何其微小?我与人;人与我。都是人海中微小的一粒,都是将要散去的灰尘。人,虽然称为一种具有高级智慧的生命,却一样拥有着生命物体的共同之处,难逃岁月的最终劫数。那就是依旧是落在百年之后,皈依于大地,回归于泥土,落入生命长河之中的一份时光。 

北斗七星高悬的方阵下,银河两岸堆起了更加密布的星宿,启明星开始在闪烁中不停地微笑着。我们安然地入睡了,渐渐地成为大地的一份时光。因为,明天的太阳一旦来临,天地之间的任何方位,人生中的各种悲欢喜乐,都会以简捷的方式,给我们一目了然的解释。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