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范曾给张氏帅府题写了新匾,你觉得“大帅府”三个字比得上老匾上的题字吗?

 杏林春阳 2018-01-25

不得不说,范曾已经成为了当今中国的一个文化符号,尽管争议很大,但是其艺术成就和影响力是谁都不能忽视的。我对范曾先生的绘画作品印象很深,尤其对其笔下的古典人物画很有感触,不管范曾先生性格有多么狂傲,论国画(尤其是人物画)水准,当今能与之比肩者确实不多见。

但是,我对范曾先生的书法水准一直持保留意见。范曾用杜甫形容李太白的诗“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来形容他自己的字,幻变古规,自造家法,自信不轻让褚虞。看来范曾对自己的书法还是颇为自得的,并且留下了相当多的墨宝。

作为一个书法爱好者,对于范曾先生的书法水准不敢作太多评价。但是看到范曾给东北“大帅府”题写的牌匾,却不得不说几句了。因为我对原来“大帅府”老牌匾上的题字印象很深,不明白为什么要请范曾重新题写?难道仅仅是因为名气博人眼球吗?对书法有兴趣的朋友都能看出来,老匾上的“大帅府”三个字古朴而厚重,同时又不失质朴和灵动,颇见功力。毫不夸张地说,这几个字是题匾作品中难得一见的上乘之作,实属精品。

再看范曾在新匾上的题字,保持了他一贯的书法风格:追求提按,一笔之内几起几落,粗细变化无度,就像在画画一般,看似用笔丰富,实则孱弱无力、索然无味。尤其是最后一个“府”字,飘飘然毫无力度,大失水准。

坦白地说,像“大帅府”这样的题匾书法,气势应该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对比一下新匾和老匾上的题字,抛开书法功力不谈,就气势和厚重感来说,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我没有查找到关于老匾题字的相关资料,也不知道那几个字出自哪位书法家的手笔。但是,相关单位既然选择了范曾重新来题写新匾,应该与书法水准无关,最看重的无非就是范曾的名气而已。站在一个书法爱好者的角度,我为此感到遗憾。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