邈思遐想 / 古典文学 / 《采桑子•谁翻乐府凄凉曲》纳兰容若

0 0

   

《采桑子•谁翻乐府凄凉曲》纳兰容若

2018-01-27  邈思遐想

采桑子

纳兰容若

谁翻乐府凄凉曲?

风也萧萧,雨也萧萧,

瘦尽灯花又一宵。

不知何事萦怀抱?

醒也无聊,醉也无聊,

梦也何曾到谢桥?




讲到深情痴情的纳兰公子,毫无疑问是他《饮水词》中最有代表性的一批创作。但细究《饮水词》,其中还有一些情词明显不属于“悼亡词”的创作范围,但又同样写得别具深情。今天,我就来赏读这样的一首小令——《采桑子·谁翻乐府凄凉曲》。词云:“谁翻乐府凄凉曲?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

首先这首词的意境实在是太过优美,典型地体现了纳兰的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的那种真切深情的创作风格。“谁翻乐府凄凉曲?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上片是在写景、写物。所谓“谁翻乐府”当然是指按曲调填词,“翻”就是指填词的意思,白居易的《琵琶行》说“为君翻作琵琶行”。“乐府”当然是泛指了,最初像乐府采风,一切来自民间,所以既可以指民歌,也可以指文人的创作。所以“谁翻乐府凄凉曲”,既可以是指诗人自己依曲创制的歌,也可以是指民间任何人依曲创制的歌曲。最重要的不是谁创作的,而是创作的是“凄凉曲”。所以人世间红尘滚滚,于伤心事而言,大多“相逢何必曾相识,同是天涯沦落人”。所以纳兰最喜夜中闻曲,比如在“更无人处月胧明”的深夜,听“落梅横笛已三更”,从而引起共鸣,慨叹说“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所以对于纳兰这样的人,现实世界任何深情的事物,哪怕一花一草、一雪一风、深夜里的一支曲、明月下的断肠声,都能引发他强烈的共鸣。所以听着那凄切悲凉的乐府旧曲,“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你看那萧萧肃肃的风雨里,屋里点燃了灯烛又短又瘦了,一个凄苦孤独的夜晚,就在烛泪中慢慢逝去。用“瘦尽灯花”写彻夜不眠,不仅形象生动、用语浅白,却又有极缱绻不尽之意。

上片写景写物,极尽铺垫,下片则直抒胸臆。“不知何事萦怀抱”,这是自问啦,但自问的答案是什么呢?竟然是“醒也无聊,醉也无聊”,那萦绕心怀的旧事啊,是如此的让人难以放下,以至于醒时和醉时一样,都让人无聊难耐。所以这样的心事、这样的旧事就成了纳兰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为他带来的内心的创伤、内心的痛苦竟是难以言表。所以伤心人独有怀抱,一言难尽之意最后竟引发了一句浩叹、一句反问,“梦也何曾到谢桥。”

全词可谓明白晓畅,唯独到了最后一句用了一个小小的典故。这个“谢桥”到底是指什么,在这首词中确实比较关键。从典故的角度上来看,“谢桥”有一说是指谢秋娘之桥,谢秋娘曾经是唐代李德裕的亡姬(李德裕(787年-850年),字文饶,赵郡赞皇(今河北赞皇)人,唐代政治家、文学家,牛李党争中李党领袖,中书侍郎李吉甫次子。)。《乐府杂录》曾经记载说,李德裕在谢秋娘去世之后,为她撰写《谢秋娘曲》。后来因为白居易依此调作著名的《忆江南》三首,所以“谢秋娘”遂改名为“忆江南”,后来又有“望江南”、“梦江南”、甚至“望江梅”、“望江楼”等别称。有人因此以为,纳兰的这首《采桑子》应该属于“悼亡词”,这样的想法则可能一叶障目、误入歧途。因为“谢秋娘”之所以叫谢秋娘,并不是因为她的名字叫秋娘,她姓谢,实际上是因为“秋娘”是唐代歌妓、女伶的通称,比如说还有著名的杜秋娘。而谢秋娘只是李德裕府中的一个歌女而已,地位应该是十分低下的。纳兰如果是作悼亡以念卢氏之作,应该是不会用“谢秋娘”的这个典故,这是很不恰当的。而且所谓“不知何事萦怀抱”,所谓“梦也何曾到谢桥”,这种心事与旧事的煎熬,细细揣摩,也确实不是所谓悼亡的状态。

那么这个“谢桥”到底用了什么典故呢?除了谢秋娘之说,相传六朝时有谢桥被称为谢娘桥。但这个谢娘呢,并不知她所指何人,一般只是说是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甚至有一种说法是指谢道韫,因有“咏絮之才”,因有“林下风致”(林下风致,“林”指“竹林七贤”,《世说新语》中评价人物时,常以其为标准。风致,姣好的容貌与高雅的举止。林下风致,指女子态度娴雅、举止大方,后来大多用来形容女子的飘逸出尘。),所以成为那个时代男人们心中理想女子的象征,也就是今天大家所说的女神。

所以“谢桥”其实就是指的与心目中理想的女子约会之地,与女神欢会之地,所以“谢桥”在这里是指相爱的两个人约会的地方。于是“谢桥”成为一种象征,只要桥上站着那位心爱的女子,那座桥便配得上称为“谢桥”吧。

所以“梦也何曾到谢桥”,就是一种浩叹,让我如何再遇到你,就像我们当年最美丽的时刻。这也是一种“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啊!所以甚至有人认为我们上一回讲过的《木兰花·拟古决绝词柬友》,其实和这首《采桑子》一样,都是纳兰对初恋那件小事的念念不忘,甚至还有不尽的悔恨、不尽的哀伤,乃至生命中一夜夜无尽的惆怅与回想。

这就要说到初恋那件小事了,就要说到纳兰的初恋了。有关纳兰的初恋一直是学术界悬而未决的一个难题。首先一点可以确认的是,从各种史料乃至纳兰《饮水词》自己的创作本身可以看得出来,纳兰应该确实有一段曾经痛彻心扉的初恋。而这段未果的初恋,不仅成为他生命中难以承受之轻,也确实在情词创作中成为他深情的《饮水词》创作的第一个重要的生活情感来源。

那么纳兰的这段初恋到底是怎样的呢?有的说,这位谢桥上站立的纳兰初恋的女子,是他府中的一个婢女。后来因为两人身份差异太大,所有的情感终成无果的往事。也有的说,这位站立谢桥之上的纳兰的初恋,是他的中表亲(古代称父之姐妹所生子女为外兄弟姐妹,称母之姐妹所生子女为内兄弟姐妹。外为表,内为中,合而称之中表)。而民国才女苏雪林甚至考证出这位谢娘是纳兰的姨表妹(苏雪林(1897年3月2日—1999年4月21日,享年102岁),籍贯安徽太平县岭下村,出生于浙江省瑞安县县丞衙门里.她一生从事教育,先后在沪江大学、国立安徽大学、武汉大学任教。后到台湾师范大学、成功大学任教。她笔耕不辍,被喻为文坛的常青树。),所以这就是特别有名的纳兰初恋的“表妹说”。而这种说法一切的源头都来自于晚清的无名氏所作的一本笔记,叫做《赁庑笔记》。


采桑子


《赁庑笔记》里记载说:“纳兰眷一女,绝色也,有婚姻之约。旋此女入宫,顿成陌路。容若愁思郁结,誓必一见,了此夙因。会遭国丧,喇嘛每日应入宫唪经,容若贿通喇嘛,披袈娑,居然入宫,果得彼姝一见。而宫禁森严,竟不能通一语,怅然而出。”《赁庑笔记》不知是谁人所作,但这段描写却写得绘声绘色,甚至连情节都曲折生动,让人感觉如在目前。当然,这里并没有说到纳兰的这个初恋就是他的表妹,它只是说纳兰的初恋是一绝色女子,本已有婚姻之约,但是后来被选入宫中,两人顿成陌路。纳兰愁思郁结,势必要见自己的初恋情人,了此夙愿。后来好不容易碰到一个机会,就国丧期间,喇嘛每日应该到宫中去念经,容若就贿通了喇嘛,披上袈裟,扮作了喇嘛的模样,果然在宫中与初恋情人一见。但是宫禁森严,虽然两人相见却不能通一语,最终只能在彼此怅然的目光里无奈地转身,竟成永别。

这段纳兰化装成喇嘛去见自己初恋情人的奇谈轶事,之所以后来越传越神,也确实有人去找纳兰的《饮水词》中有些词作,好像也能和它对应。比如说纳兰有一首《减字木兰花》,词云:“相逢不语,一朵芙蓉著秋雨。小晕红潮,斜溜鬟心只凤翘。待将低唤,直为凝情恐人见。欲诉幽怀,转过回栏叩玉钗。”所谓“相逢不能语,幽怀难以诉”,仿佛确实是那么回事,但细细推究,这样的材料但却又很难经得起推敲。

比如首先一个问题就是纳兰身份问题。他本来就是康熙帝的小伙伴,又是康熙的表弟,而且他的身份和职位,是康熙的侍卫,原来是三等带刀侍卫,后来做到一等带刀侍卫。所以他要进宫中,有的是机会,完全不必扮作喇嘛。二一个关键问题是,这段材料之所以把纳兰遇见初恋,扮作喇嘛潜入宫中写得如此曲折生动、绘声绘色,他的初衷也不是要考证纳兰的情史,而是为了《红楼》的索引。

因为《赁庑笔记》它又名《赁庑剩笔》,它最初其实见载于两本、另外两本笔记,一是《海沤闲话》、一是《小说丛谈》。像《海沤闲话》在这段记载之前就明确地说到,“尝见《赁庑剩笔》一则,记《红楼》亦谓叙纳兰故事,皆实录也。其所引证,则与他人之指为叙纳兰事者不相同。因节录其大略于下,”接下去“纳兰眷一女,绝色也,有婚姻之约。旋此女入宫,顿成陌路……”怎么怎么样,都和我们前面读到的一样。这段引文的后面呢,就在纳兰终于见到初恋情人并怅然之出而后,又引《赁庑剩笔》所云说,“故书中黛玉之称潇湘妃子,乃系事实。否则黛玉未嫁,而诗社遽以妃子题名,以作者心思之周密,不应疏忽乃尔。”

所以通观上下文可以看得出,《赁庑笔记》的这种说法,其实要证明的是乾隆皇帝所作的判语。和珅给他看了《红楼梦》之后,他说“此乃明珠家事尔”,意思就是贾宝玉的原型就是纳兰如若。而贾宝玉之所以深恋黛玉就是因为原型纳兰容若有一个初恋情人,就像黛玉一样。而苏雪林等人呢,据此反推这个如同谢娘的初恋情人,就像黛玉之于宝玉,她的身份就应该是纳兰的表妹。所以再加上《红楼梦》的诗词创作,与纳兰的词作可谓清代的双璧之作,而且纳兰容若和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本来关系非浅。我们一开始就说过“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曾知”,这联广为人知的断语就是纳兰的好朋友、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所云。所以“《红楼》索引派”据此极尽之能事,在这一方面下足了功夫,而纳兰初恋“表妹说”也因此越传越广、越传越神。而喜欢猎奇的民俗与通俗文学,对此自然也乐此不疲,所以后来连网络文学,著名的《寂寞空庭春欲晚》也把纳兰与表妹还有康熙之间的三角恋爱,演绎到了不是匪我思存(匪我思存:不是我想念的。匪,同“非”,不是。思存,想念。),简直就是匪夷所思的地步。

当然这种演绎在通俗文学的创作中无不可,但回到纳兰词的研究领域,这种所谓的纳兰初恋表妹说,还不能成为一种定论,也缺乏严谨的学术论证。所以纳兰的初恋情人到底是谁,他的初恋那件小事,虽云小事,却又对他的一生、对他的情感产生重大影响的初恋,到底是怎样的,也还只能留给学术界去慢慢研究,留给时间去渴望有解答的一天。但不论这个谢娘到底是谁,对于纳兰来说,甚至对于每一个真情、纯情的人来说,初恋总是难以忘怀的。而所谓“人生若只如初见”,而所谓“梦也何曾到谢桥”,应该都饱含着纳兰对初恋情人最深的追忆与最难抹平的怅惘。

其实难忘初恋情人,红尘男女本来都是如此,只不过纯情、深情、痴情的纳兰公子写来便似人间别有怀抱,“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

《采桑子.谁翻乐府凄凉曲》 来自古诗词文欣赏 19:35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