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人的图书室 / 待分类 / 如何区分“理学”和“心学”?

   

如何区分“理学”和“心学”?

2018-01-28  1个人的图...

理学在学术考据上是有较高成就的

理学是指程朱理学,代表性人物是朱熹及其老师程颢和程颐。他们的学问是很好的,这一点我们不妨可以去看看朱熹的代表作《四书章句集注》,其中的学术功力是后人少有匹敌的。他们在考据上是非常认真的,挖掘出了许多前人所未注意或忽略的问题。唐代人的思想比较自由,一般都直接会通其意,很少在文字末节上过度计较。因此,唐人的儒学思想于孔孟相近,但在经典的字词考释上成就不如宋人。

此外,将《大学》和《中庸》从《礼记》中抽取出来与《论语》《孟子》汇编为儒学的基本教课书,这可谓朱熹的一大成就。

理学的思想是相当迂腐的,与孔孟的气质相去甚远,远远不能与唐人成就相比

作为思想家,程朱是相当迂腐的,他们都有一些自命圣贤的气质,有一种道德卫道士的味道,没有了唐代儒学大家洒脱的气质。其实从儒学思想来说,隋末的王通的《文中子》、唐太宗的《帝范》、虞世南记录的《贞观政要》以及韩愈的《原道》才是真正符合孔孟思想的本义的,尤其前三者更是杰作,可惜后人反而读得不多。

程朱都有为帝王师的欲望,从性格上其实都是很不谦虚的,他们狂妄地直接跳过唐人的学问,自认为是直承亚圣孟子。但这种狂妄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他们自己的作为颇有一些宗教家的味道,好像是整个儒学都瘫倒了,然后突然他们这些英才顺应天命跑出来救世。这就是理学思想从根子上是假道学的原因。

他们把孔孟思想的核心词汇变成了“理气”,违背了孔子“述而不作”的作风,也即应当忠实于阐述,如果自己要另行发挥可以另起炉灶,不应当挂羊头卖狗肉。程朱之学,从思想上来说,以打妄想居多,偏于玄学。“存天理,灭人欲”就是朱熹说出来的奇葩言语。这句话再怎么给他合理化,其实都是说不圆的。

程朱的思想从根子上来说具有腐朽性。但其学问及思考的价值倒也不容忽视,值得研究。从今人来说,还是应当批判性地看待,不可全然打倒。像我最爱用的儒学本子还是朱熹的《四书章句集注》。我从根本上不太认同朱熹的思想及其气质,但对于他的学术工作却认为价值巨大,省了后人好多力气。但一定要注意,孟子说过“尽信书不如无书”,若读而尽信则不如不用。

孔孟思想与程朱理学的教育对象是不一样的

孔孟思想的核心是教育统治者如何成为君子而成为合格的统治者,以及指导一个普通人如何通过自修道德而进阶成为君子成为治理者。程朱思想的核心则是论证抽象的“理气天命”,教育读书人如何成为一个愚忠刻板的所谓君子。譬如朱熹说诗经《关雎》是描述后妃之德,就是一种典型的胡扯,我们的教课书有一段时间也是采用朱熹的这种荒谬解释的。在孔子修订的《诗经》那里,男女欲爱发乎情止乎礼是正常的;在朱熹那里则总是觉得《诗经》里的男女似乎太直白而且穿衣少,于是他不惜纂改解释也要拼命给其添点布料。

这两者的教育对象是完全不同的。这样,儒学就被改造成了儒教,成了一种麻醉剂;我们可以看到,骨子里来讲,程朱是奴才相的。他们本质上没有孔子与孟子周游列国见诸侯,不合则去的傲骨与理想;实则只是以学问为手段蝇营狗苟于自己的万古流芳。

程朱理学从根本上来说是玄学的

程朱对“理气”的解释其实比较肤浅的,他们的思考其实蛮像道教那些炼丹的,它们把对这种类型的本体论思考称为“格物致知”,也体现了相当无知的一面。这些玄学的东西与儒学本具的朴素的科学精神大相径庭。

先秦时,老庄与孔孟所论的道或理并不复杂,指的就是大道,也即根本方法。孟子讲的气,指的就是人通过修德转变自己的身心气质,养成君子之气,都不神秘。但程朱混入了神秘玄学,趣味其实有点走入汉时的谶纬味道了。当时与他们趣味相近并且走得更远的就是号称大儒的邵康节,算命先生的祖宗。

陆王心学是对程朱理学的反动,是回归儒学本来面目的努力

很多人将陆王心学与程朱理学统称为宋明理学,其实这多少是不太准确的。因为陆王心学的精神,比较像唐人的儒家,而不大像程朱理学。陆是陆象山,王是王阳明。合称在一起其实是不合适的。

孔孟学问的要旨其实就修心性以自强不息,相信人心是可以改造的,君子是可以养成的,仁义礼智信的人格是培养得出来的,并且是有严谨的次第可循的。孔孟之学教导的就是常人如何通过学习而超凡入圣的方法,把这称为大学或大道。

王阳明深刻洞察了朱熹在“格物致知”上的盲点,抛弃“理气”的迂腐之学,另行提出了“良知良能”的问题,抓住了儒学“知行合一”的重点,并且在本体论上提出了一种类似康德思想的唯心主义学说。

从思想上,可以说王阳明是远远比程朱高明。陆王心学努力回归了儒学的本来面目,回归人性。但可惜总体而言,程朱理学更适合统治者的愚民政策,后来被政治力量推动成了全民的意识形态。这是导致中国人后来精神衰弱的一大根源。

理学与心学这两者而言,前者思想基本是反人性不可取的;心学的趣味才是比较符合孔孟及魏晋风骨及唐人的儒学传统的。

我们今天来看理学,从学术上值得参考,但从思想上基本不必取。

对于心学,我们应当这么看,儒学的真正比较正常的传承是:孔孟原典、魏晋时期《世说新语》所体现的儒人之风、隋唐的实践治道的儒学、陆王心学、曾国藩之学。应当把程朱理学排除出去,这是一个在思想上非常祸害的东西。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2.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