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骆驼4753 / 民国文人 / 她曾被逼良为娼,她幸遇意中人,她是鲜为...

0 0

   

她曾被逼良为娼,她幸遇意中人,她是鲜为人知的女杰卢慧卿

2018-01-29  老骆驼4753

她是个女人。不平凡的女人。

她的生命短暂,就像流星转瞬即逝,但在人生的天幕上划下了传奇的痕迹。

她的丈夫这样追忆她:“夫人性喜读书,诗书易礼,三月成诵。小说尤过目不忘。理家之馀,辄手一书朗诵,至夜分不辍。又善作擘窠大字,见者均惊异,不意其为妇人书。喜挥霍,遇公益虽极匮乏,亦乐助之。”

当他又将东行,“私心隐忧,依依不忍言去”。她则“犹作壮语,以释我怀,并料理行箧,匆匆促去!”

这样一位奇女子,如今鲜为人知了。


辛亥女杰卢慧卿

 

卢慧卿是辛亥革命时期陕西一位带有传奇色彩的巾帼英雄。可惜的是,由于她逝世时年仅28岁,关于她的记载很少。笔者经过多方查阅历史文献,又去卢慧卿家乡调查访问,撰成本文,以纪念这位今日已经很少有人知晓的辛亥女杰。


辛亥女杰卢慧卿


卢慧卿原名毅侠,字慧卿。公元一八九〇年(清光绪十六年)生于陕西省长安县南乡居安坊村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


慧卿少年时,母亲曾在一位官宦人家作佣工,慧卿也常随母亲。卢母勤劳宽厚,慧卿聪明伶俐,惹人喜爱。这家公馆的夫人、小姐见慧卿从小丧父,与寡母相依为命,因而对她们母女颇好。慧卿对官宦人家待人接物的礼节也耳濡目染,懂得了不少。


卢慧卿


卢母在西安城内作了几年佣人,又带着女儿回到乡下农村。慧卿十五岁已长得十分标致。不幸的是,她年仅十五岁就被迫嫁给年龄整整大她二十岁的傅二为妻。


傅二本是一名无赖,后来在县衙当差,为非作歹,百姓对他十分痛恨。他对慧卿动辄打骂,全无夫妻情分可言,后来,竟然强迫慧卿去做暗娼,赚钱供傅二挥霍。


慧卿多次想以死抗争,但又觉得这样死去,太便宜了傅二这个恶棍,强活下去,说不定有朝一日能遇到一个好人,使自己重见天日。就是靠着这种信念,她才没有像当时的许多年轻妇女那样含恨轻生。


傅二为了能从慧卿身上榨取更多的钱财,在西安城西关开了个小茶馆。慧卿名义上是老板娘,但真实身份是不言而喻的。


当时,新军(清末编练的“新式陆军”,各省新军下级军官士兵是辛亥革命的重要力量)的驻地距傅二开的茶馆不远。一些新军官兵闲暇之时,常来茶馆喝茶。慧卿年轻漂亮,待人热情宽厚,到此喝茶歇息的人络绎不绝。这些人中,虽然有因贪恋慧卿美貌前来的,也有一些同情慧卿遭遇,能使她引为知己的有识之士。慧卿后来许以终身、至死不渝的青年军官张光奎就是其中之一。


张光奎先生


张光奎也是长安人,其父清末曾任云南江川县知县,因看不惯上司的胡作非为,弃官回陕。光奎青年时投笔从戎,毕业与陕西武备学堂,被分配到陕西新军一标(团)二营左队(连)当司务长。


张光奎性格豪爽,待人诚恳,他在认识慧卿之前已加入了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名义上是清军军官,暗中却从事反清斗争。


由于慧卿的茶馆平时来往人多,在此地与同盟会会员联络接头不易引起军官的注意,所以,光奎常以来此喝茶为名,秘密进行革命活动,在新军官兵中发展革命力量。


久而久之,张光奎知道了慧卿的身世,对她十分同情,慧卿会光奎也十分有好感,二人进而互相倾慕。


这时,光奎年龄三十挂零,不幸妻子病逝,儿女年幼,难免使他牵肠挂肚。他看到慧卿虽落风尘,但温文尔雅,待人宽厚,如果与自己结为伉俪,既可以帮助她跳出火坑,也能免去自己丧偶扶幼之苦,使自己集中精力投身于反清大业。



慧卿也从光奎身上看到了自己生活的希望。促使他们二人结合,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当时由于反清斗争的需要,同盟会员打算建立一个以家庭为掩护的秘密据点,特别要求这个家庭的主妇既要会办事,还要敢担风险。


光奎经过多次与慧卿接触,觉得她很合适。陕西同盟分会的领导人对光奎的想法也深表赞同。一九零九年秋,由同盟会员筹集重金交给傅二,由张光奎长期“包下”慧卿,二人移居西安城内早慈巷,开始了新的生活。


西安早慈巷如今的路牌


光奎与慧卿同居后,经常给慧卿讲述古今中外大事,还特别用梁红玉、秋瑾等女英雄的事迹启发引导她献身反清革命斗争。


鉴湖女侠秋瑾


慧卿这时虽然年方二十,却已饱尝人间的苦难和辛酸。因此,与光奎一起生活后,她真如飞出樊笼的鸟儿,对光奎周围的一切都感到新鲜。她天资聪颖,又苦大仇深,很快就接受了光奎的革命思想。她全力以赴地支持光奎参加推翻清王朝黑暗专制统治的事业。她不仅照顾光奎的生活,而且为同盟会保管文件,传递情报。同盟会员在光奎家中开会,慧卿就主动担任警戒。同盟会员都夸光奎眼力好,找了一个贤内助,为同盟会办了好事。


可这时,傅二的魔爪却再次伸向慧卿。他贪得无厌,所要愈来愈多。同盟会诸人难以负担此款,同时,也恐怕反清活动被傅二侦知,报告官府。于是,在西安城外西关另赁房让光奎与慧卿居住。


傅二经过一番侦查,一日趁光奎不在家,勾结几名地痞,把慧卿劫到三原痛打一顿,又强迫她再去卖笑。慧卿毫无惧色,义正言辞地警告傅二一伙不可胆大妄为,又剪发毁容,声明宁死不再当娼。傅二怕逼出人命,就把慧卿交三原的狐朋狗友看管,自己回到西安。看管的人见事情闹到如此地步,也不愿意再给傅二帮忙,遂故意放松看管,慧卿便乘机逃回西安,与光奎再度团聚。


傅二见制服不了慧卿原因还在光奎身上,于是,又向光奎挑衅。他以霸占他人妻室的罪名,把光奎告到官府,由长安县衙出面逮捕了光奎。


张钫将军


同盟会员张钫等人利用各种社会关系进行疏通。慧卿也典当衣物,竭力为营救光奎筹集资金,又时时前往狱中探望,告知光奎消息,使他不致过分焦虑。审讯时,慧卿多次上堂作证,诉说傅二逼良为娼,丧尽天良,坚决要求与其脱离夫妻关系。经过一番艰苦的较量,傅二打输了官司,慧卿与光奎名正言顺的结为伉俪。


一九一一年春,广州黄花岗起义失败,同盟会决定秋天在南北方各省同时举行起义。陕西的同盟会员立即紧张地行动起来。张光奎与钱鼎、张钫等新军中的同盟会骨干人物,夜以继日地进行起义的准备。卢慧卿为同盟会员传递情报,保管文件,探听消息,成为同盟会活动中不可缺少的助手。


武昌起义爆发后,陕西当局十分惊慌,对省城西安的革命党人防范的更加严密,为了避开清政府的耳目,光奎和慧卿搬到西安西门外偏僻的贫民窟中,住着破旧的房子,生活条件很苦,但慧卿毫无怨言。


起义的时间决定后,同盟会员中有人劝慧卿到乡下躲避几天,慧卿却说:“诸位让我躲避,不就是因为我是女人吗?昔日的梁红玉,当今的秋瑾,不也是女人吗?我敬重她们,立志要以她们为楷模。自从与你们相识后,我日夜思念着要为女界争光。今日事到临头,岂有退缩之理!你们放手去干吧,不要为我担心。官府想不到女人也会成为革命党,不大会留心我的行踪,我正好利用这一点为你们多做一些事情。”一席话说的大家敬佩不已。


一九一一年十月二十二日,西安的新军在钱鼎、张钫、张凤翙、张光奎、张云山、万炳南等人的领导下发动起义,经过激战,迅速占领省城,使陕西成为全国最早响应武昌起义的省份之一。


张凤翙先生


慧卿一身戎装骑着战马,奔走于大街小巷,为起义军筹划衣食用品,料理得井井有条。


陕西革命的爆发,打得清朝统治者手忙脚乱,粉碎了清廷集中兵力镇压武昌起义的计划。于是,清廷急调大军,由河南、甘肃东西夹攻陕西。张光奎被任命为军政府参政兼东路筹饷大使,奔波各地为军政府筹集粮饷,十分辛苦,慧卿总是鼓励光奎奋勇前进。有时,光奎对年幼的子女放心不下,慧卿即向他说:“大丈夫来到世上自应舍身为国。今日推翻清朝是我们的夙愿,你一定要以国事为重,全力以赴。家事自有我来料理,你尽管放心,切不要因家庭小事误了国家大事!”


有一次,光奎回省城办事,告诉慧卿说,张钫率东征军在灵宝、潼关一带与数倍于己的清军奋力血战,伤亡惨重。慧卿说:“我不幸身为一个弱女子,不能在前线与敌军拼杀,请你转告前方战士,一定要舍身为国,奋勇拼死杀敌,特别是要告诉张钫及其他与我们共过患难的朋友,他们的胜利将使我感到无上光荣!”光奎当即把慧卿的话写信告诉张钫。这时,张钫正与清军作战,相持三日,难分胜负。他在马背上读了此信,立即向战士们宣读了慧卿的豪言,使战士深受感动。


清帝退位以后,陕西战事结束。张光奎任陕西实业司司长,致力于发展地方工业,在西安筹建面粉公司、制革工厂等企业。慧卿痛感自己由于家贫失学,对教育事业十分重视。她捐资修建学校,自己也虚心拜师求学,她还督工在西安城内五岳庙旧址上修建了一所有百余间房屋的园林式建筑,取名“慧园”。有人以冲撞神灵劝阻,她说:“如果真有神鬼,我倒要与他评理,为什么人间路有不平,有祸有福?”听者无不惊叹。


慧园张公馆正厅旧影


一九一四年,袁世凯亲信陆建章主持陕政后,曾委任张光奎为陕西清乡会办。张利用自己的职位,掩护了不少昔日老同盟会员,引起陆建章忌恨。张被迫离开陕西,寓居京、津。


卢慧卿为继续掩护革命志士,同陆建章内眷来往密切。一九一五年春,陕西著名的同盟会员马彦翀被陆建章追捕。


马彦翀先生


马先生去找慧卿。慧卿选了一个艳阳天,以去灞桥赏柳为名,坐着华丽的轿车,把马彦翀藏车内。出城时,因守城的兵士认识慧卿,也知道她与陆建章内眷有关系,自然不敢盘查。慧卿一直把马送到安全地方才回城。


马彦翀经上海东渡日本,向孙中山汇报了陕西的情况。翌年春,又奉中山之命,回陕西策动反袁逐陆斗争。


老同盟会员焦子静等人在渭北秘密策动起义,苦于藏在西安的枪支无法运出。卢慧卿又如法炮制,把抢藏在轿车中,旁边还跟着四五个骑马的护卫,说是要回家扫墓。出城到渭河渡口,把包扎好的枪支交给渭北来取枪的革命党人。


一九一七年二月二日,卢慧卿因积劳成疾在西安病逝。许多昔日的同盟会革命同志为其举办了隆重的葬礼。张钫在为慧卿撰写的碑文中说:“慧之为人,于夫为义妇,对朋友为益友,其宅心涉世,乐善不倦,则又类古任侠之所为。其性情康爽,见义勇为,虽须眉不及也!”于右任书赠的挽诗写道:“落凤朝阳一再惊,东南日暮复西征。入关知旧多零落,礼罢国殇吊慧卿。”井勿幕书赠挽联:“妻子岂应关大计,英雄无奈是多情!”


十余年后,杨虎城将军主持陕政时,谈到卢慧卿的事迹时,亦深有感触地说:“在清末民初那样的时代里,一个青年女子能够献身革命,不信鬼神,实为不可多得的女中豪杰!”


本文作者张应超先生为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缅怀辛亥先贤     

     传颂精神风范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