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林阅读 / 政治评论 / 诸葛亮怼江东群儒台词,原来看台词比看电...

0 0

   

诸葛亮怼江东群儒台词,原来看台词比看电视剧更带劲儿!精彩!

2018-01-29  松林阅读

孔明擦拭羽扇。

张昭(字子布):“孔明先生。”

孔明:“子布先生,有何见教?”

张昭:“昭乃江东微末之士,久闻先生高卧隆中时,曾自比管仲乐毅。此语果真有之?”

孔明:“是,那不过是亮平生一个寻常的比喻而已。”

东吴众谋士大笑。

张昭:“听说刘豫州三顾茅庐,幸得先生,以为‘如鱼得水’。并立誓要席卷荆襄之地

。可是,如今这些地方尽皆归属曹操,不知先生对此有何见解?”

众谋士附和:“对,有何见解?”

诸葛亮怼江东群儒台词,原来看台词比看电视剧更带劲儿!精彩!

孔明:“在我看来,夺取荆襄之地,易如反掌。我主刘豫州躬行仁义,不忍夺同宗之基业,故力辞之。刘琮年幼,听信佞言弃城投降,致使曹操得逞。方今我主屯兵江夏,别有良图,非等闲之辈可知也。”

张昭笑曰:“这就是先生言行自相违背了。先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生自比管乐,可知管仲辅佐齐桓公称霸诸侯,乐毅扶持微弱之燕国,攻下齐国七十余城,此二人真乃济世之才也!可刘豫州未得先生之时,尚能纵横寰宇,割据城池;然而,先生自归了刘豫州之后,曹军一出,则弃甲抛戈望风逃窜。弃新野、走樊城,败当阳,奔夏口,几无容身之地……可见刘豫州得先生之后,反不如初也,难道管仲、乐毅果如是乎?在下愚直之言,请先生勿要怪罪。”

孔明:“鸿鹄之志岂燕雀能知?当年我在隆中躬耕时,每当遇到病重命危之人,总是叫他家人先喂之以稀粥,服用些平和之药物。待至脏腑调和,形体渐渐好转,再用肉食补之,猛药攻之,则病根尽除!如若不然,不待气脉和缓,便投之以猛药厚味,欲求安保,诚为难矣。我主刘皇叔向日兵败汝南,寄寓刘表城下兵不满千,将不过关、张、赵云而已,此正处病危体弱之际。新野小县,民少粮亏,城池不固,如此之少的兵力,如此残破的城郭,军士未曾训练,粮草仅能维持数月。然而,博望之火,白河之水,使曹军大将夏侯惇、曹仁等辈心惊胆裂!我看,管仲、乐毅用兵,未必过此。至于当阳之败,数十万百姓扶老携幼相随,刘皇叔不忍心弃之,因此日行十里,不思进取将江陵,甘于同败,此乃大仁大义也。寡不敌众,胜败乃兵家常事。昔日高祖曾数败于项羽,而垓下一战成功!这难道不是韩信的谋略吗?如此看来,国家大计,社稷安危,必须要靠有主谋的人;而并非那些夸大其词,无理狡辩之徒。那些以虚荣自欺且欺人者、坐议立谈自以为无人可及者、而临危应变却百无一能者。此诚为天下耻笑耳!”

诸葛亮怼江东群儒台词,原来看台词比看电视剧更带劲儿!精彩!

虞翻(字仲翔):“曹丞相屯兵百万,对江夏虎视眈眈。请问孔明先生对自己渺茫的前景有何展望?”

孔明:“曹操招降纳叛,收袁绍、刘表等乌合之众,虽有百万,不足惧也。”

虞翻:“君败于当阳,寄穷于夏口。仓皇逃窜,几乎无藏身之地。现只身过江,求救与我东吴。竟然说不惧,真是大言欺人也。”

众谋士大笑。

孔明:“这不是虞翻虞仲翔吗?你笑得太早了。试想刘皇叔以数千仁义之师,怎能抵挡百万残暴之众。然而我全军上下一致齐心抗敌,虽历遭惨败仍浴血拼斗。而今江东兵精粮足,又有长江天堑。可有人却劝说其主屈膝投降,不顾天下耻笑。与此相比,刘豫州真不愧为不惧曹贼之人!当年仲翔在会稽太守王郎帐下就曾劝主投降孙策,不想如今归顺东吴后,又要劝主降曹,看来是旧病复发矣。”步骘(字子山):“孔明,欺人太甚了吧!”

孔明施拱手礼:“哦,是子山兄。失敬。”

步骘礼节性的回礼:“难道先生想仿效苏秦张仪鼓动如簧之舌来游说我东吴吗?”

孔明:“子山兄以为苏秦、张仪仅仅是说客吗?岂不知他二人是真豪杰也!苏秦佩六国相印;张仪两次为秦国宰相。二人皆有匡扶国家之大智大勇,非比那欺弱怕强,苟安避祸之人。君等未见曹操一兵一卒,便闻风丧胆,畏惧请降。如此还敢嘲笑苏秦、张仪么?”

诸葛亮怼江东群儒台词,原来看台词比看电视剧更带劲儿!精彩!

薛综(字敬文):“请问孔明以曹操为何等人也?”

孔明:“曹操乃汉贼也,又何必问?”

薛综:“公言差矣,汉祚至今、天数将终,今曹操已有天下三分之二,万众归心。刘玄德不识天时,以卵击石,安得不败?”

孔明:“薛敬文!何出此无父无君之言?”

薛综:“你……”

孔明:“人生天地之间,以忠孝为立身之本。今曹操祖宗为汉臣,食汉禄。子孙不思报效反怀篡逆之心,不是汉贼又是什么?此等国贼,本应天下共讨之,天下共诛之。而公等身为汉臣却在此为曹贼张目,岂不是无君无父之人!”

薛综:“你……”

孔明:“此辈不足与语,请勿复言!”

陆绩(字公)站起来:“曹操虽挟天子以令诸侯,犹为相国曹参之后。刘玄德自称中山靖王苗裔,却无可稽考。世人只知其为织席贩屦之徒,何足与曹操抗衡哉!呵哈哈……”

孔明:“呵呵……(转向鲁肃)鲁大人,此公莫非是当年当年袁术席间盗橘子的陆郎陆公记?

(走向陆绩)请安坐,听我一言。曹操即为曹相国之后,则世为汉臣矣。而今曹操乃专权横行、欺凌君主,不但蔑视皇帝,亦藐视祖宗。不为汉室之叛臣,亦为曹氏家族之叛逆。刘皇叔乃堂堂帝胄,当今天子按宗谱赐爵,并亲口称‘皇叔’。何为无可稽考?且高祖出身亭长,而终得天下。织席贩屦又有何耻辱可言呢?公乃小儿之见,不足与高士共语。”

陆绩:“你!”

诸葛亮怼江东群儒台词,原来看台词比看电视剧更带劲儿!精彩!

严畯(字曼才):“孔明所言皆强词夺理,不是正论,诸公不必与之计较。请问孔明先生治何经典?”

孔明:“我从不做那种寻章摘句,引经据典的学问。那是迂腐书呆子们的事情,与兴邦立业毫无关系。自古以来的大贤们,也未必治什么经典。商汤的宰相伊尹,当初不过是个耕地的奴隶;兴周的姜子牙曾作渭水垂钓之渔夫;至于后世张良、陈平之辈,皆有匡扶宇宙之才,也没听说他们治什么经典。可叹如今书生们张口经典、闭口古训,整日忙碌于笔砚之间。我看这些人恐怕只会数黑论黄,舞文弄墨而已!”

程秉(字德枢):“听公之言,口气甚大,未必真有实学。恐为天下儒者所笑耳!”

孔明:“既然说起儒者,可知道儒者有君子、小人之别么?君子之儒,忠君爱国,守公正,斥邪恶。既能恩泽于当时,又可流芳于后世;而小人之儒则不同,专攻笔墨文章,只会雕虫小技。可谓青春作赋,皓首穷经,笔下虽有千言而胸中实无一策。试看杨雄,才华横溢,修辞作赋名盖一时。然而奸贼王莽篡权,他不顾廉耻,屈膝投靠,最后落得个跳楼自杀的下场!此等小人之儒,就是日赋万言,又有什么可取之处呢?亮知德枢兄乃汝南大儒,也拜读过兄长《周易摘抄》之大作。但愿兄能做君子大儒,忠君爱国;切莫效仿杨雄等小人之儒,留下千秋万代之骂名啊!”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