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9蓝田书院 / 经济 / 志愿军炒面背后的故事

分享

   

志愿军炒面背后的故事

2018-01-30  369蓝田书...

几十万志愿军将士跨出国门,立刻遇到吃饭这个大问题。


炒面应运而生

  抗美援朝初期,志愿军连一架飞机都没有,防空武器方面,只有缴获日军的36门几乎磨光膛线的75毫米老式高炮和上百挺高射机枪,连雷达都没有一部,搜索空中目标,只能靠耳听目视,基本上没有防空能力,而对手是最强大的美国空军。


  在朝鲜战场,美军的战斗机和轰炸机有近两千架,轰炸强度只有用“疯狂”一词形容。美军几乎炸光了北朝鲜的军事目标和有价值的民用目标,整个编队的B-29重型轰炸机,甚至将炸弹倾泻到公路上行走的牛车上,甚至自行车上。觉察到中国军队的入朝迹象,美国远东空军更是昼夜不停地疯狂轰炸,特别是对公路、桥梁等交通枢纽和交通设施进行封锁,不准放过一人一车。


  在这种强度极大的空袭之下,志愿军后勤力量遭受惨重损失,首批入朝部队1300辆汽车,仅仅一个月,就被炸毁一千余辆,平均每天有三十多辆车被炸。在如此严酷的情况下,志愿军的口粮难以为继,即使得到补充,白天黑夜都不能生火做饭,一旦敌机发现哪里有炊烟和火光,马上就会赶来狂轰滥炸。此时,志愿军急需一种携带方便的野战食品,满足将士们基本的生存需要。


  于是,炒面应运而生,随即名噪中华,在人民军队野战食品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炒面到底是什么

  炒面是我国北方地区的一种传统食品,因地域不同,制作原料稍有区别,山西以糜子、芸豆、玉米等为主要原料;陇中地区以玉米、青稞、甜菜根为原料;东北地区以小麦、大豆、高粱米为原料。


  制作手段和食用方法大同小异,将原料炒熟,按一定比例磨制成粉,即为随时可以食用的炒面。直到现在,将柿子汁与炒面混合成柿炒面,仍是晋南一些地方的早点吃食。


  在许多地方,炒面甚至是名产,像解州炒面油茶,左权(县)炒面都是当地有名的小吃。


  八路军在北方征战多年,八路军总部长期驻扎在左权县(原辽县),对炒面这种民间速食方便食品肯定不会陌生。早在红军时期,人民军队就与炒面结下不解之缘,过草地时,三大方面军都以青稞面为主要食品,实际上就是“青稞炒面”,中央红军在二次反围剿中,隐蔽待机时,吃的是炒米,因为南方只出产大米。


  可见,炒米、炒面这一类民间速食方便食品,确是人民军队当时所能找到的最好野战食品,所以,炒面出现在朝鲜战场上,一度成为志愿军将士的主食。



如何进入朝鲜战场

  有的说是时任东北人民政府主席,实际上负责志愿军大后方——东北地区后勤工作的高岗推荐的;而在陇中地区,当地人民传说,是王震将军进疆前过陇中,吃到当地的炒面,赞不绝口,推荐给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


  这些说法并没有得到官方认可,权威的说法是——由于美机疯狂轰炸,运输、野餐条件均极差的几十万入朝部队,很难生火做饭。


  在这个关键时刻,时任东北军区后勤部长兼政治委员的李聚奎将军,提出用炒面作为志愿军将士的干粮,并让东北军区后勤部加工一批炒米、炒面样品,送往前线试用。


  随后,李聚奎又将一批炒面样品送志愿军总部,彭德怀和几位副司令员亲自品尝后,立即给国内发回加急电报:“带来的炒米样品甚好,把米磨成面,速制送来。”


  从此,炒面成为人民军队第一份制式化的野战食品。


  由于炒面携带、食用方便,立刻受到志愿军将士的热烈欢迎。志愿军副司令员洪学智回忆:“炒面是用70%的小麦,30%的大豆、高粱米或玉米等原料,经炒熟、磨碎,加0.5%的食盐,混合制成的方便食品,易于运输、储存和食用。大家随身背一条炒面口袋,饥饿时,抓一把炒面,塞在嘴里,再吃几口雪,照样可以坚持战斗。”


  提到炒面,必须提到志愿军将士们携带它的工具——炒面袋,这也是抗美援朝的“功臣”。

  炒面袋直径约十厘米,长一米多,行军时,战士们将其斜挎在肩上,就是志愿军将士们的标准野战口粮携行具,袋子能装多少炒面?说法不一。38军战斗英雄张炳荣回忆:“一人一条米袋,按两个月标准准备炒面、饼干和罐头。”


  邱少云的班长、一等功臣锁成德回忆:“入朝后,每人配发70市斤炒面、8枚手榴弹、500发子弹(非作战状态,指入朝途中的负担)。”连美国第8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四星上将也对志愿军的炒面袋印象深刻:“(志愿军的)粮食是用米和杂粮磨成粉状而成的,装在一条长管形布袋里,必要时,可维持16天。”


  应该说,范弗里特所说的这个数字比较准确,这是美军情报部门经过精确计算得到的结果。事实上,志愿军靠炒面袋,只能维持7天的攻势作战。



贫弱民族的必胜意志

  志愿军将士所吃的炒面,没有统一制式,许多炒面是甜的,炒面质量不能得到保证。刚开始,炒面质量极佳,由精面加工炒制而成,掺和有矿糖、芝麻、花生等,后来变为干巴巴的炒高粱米,口味极差,难以下咽,吃到肚里,甚至冒酸水。为此,部分部队不得不从前线抽人到后方挖野菜,以改善生活。


  在抗美援朝最关键的二次战役前后,当时负责志愿军后勤的东北军区后勤部,开始向前线大量供应炒面,由于需求量大,即使按志愿军将士每人每月定量的1/3供应,也需要1482万市斤炒面,而东北地区最多只能解决1000万市斤,不足部分只好由国内其他地区帮助解决。


  为了完成每月1000万市斤炒面的生产指标,东北地区几乎进行了全民动员,人民政府甚至专门发出《关于执行炒面任务的几项规定》的公文,确定东北各大城市党政军各系统、各单位的日炒面任务量。


  为了满足供应志愿军将士足够炒面的需求,东北和全国其他地区的党政军民立即行动起来,整个北中国迅速掀起一个男女老少齐动员、家家户户忙炒面的热潮,包括周恩来总理在内的许多中央领导人,抽出时间,亲自同北京市一些单位的机关干部和人民群众一起制作炒面。


  周总理等中央领导亲自炒面的消息传到朝鲜前线,给了广大志愿军战士以极大的精神鼓舞。


  值得一提的是,还在北京功德林监狱的国民党战犯都被动员起来,制作炒面和炒米,而且干得非常认真。他们都在战场上饿过肚子,深知其中滋味,也为自己民族的军队能打败“联合国军”而自豪。


  志愿军每月需1482万市斤炒面,今天,一个现代化的大型食品加工企业,一天生产量就可达上万吨,在当年,不得不动员上至总理下至战犯、地域范围几乎遍及半个中国的人力物力,才能勉强完成。百年战乱之后的中国,虚弱到什么程度,可想而知。当时,炒面质量不能得到保证,口味不尽一致,也就不难理解。


  在如此艰难的条件下,新中国和志愿军将士能够打败全世界最强大的十六国联军,取得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胜利,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只能打到三七线

  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志愿军一举突破三八线,占领汉城,全军就是靠炒面维持战斗力,“打过三八线,雪水拌炒面”,一时间成为志愿军内流行的顺口溜,也是将士们日常生活的真实写照。


  随着时间的推移,炒面这种应急食品的缺陷暴露无遗,许多战士嘴里吃出了大泡,患上了夜盲症。洪学智上将回忆道:“炒面这东西,长期作为军队的主食是不行的。人体需要多种营养,由于炒面的营养成分过于简单,缺乏多种维生素,长期食用,将会影响战士的体力和健康,影响战斗力。例如,炒面含水分少,长期食用容易上火,许多战士得了口角炎,再者,长期吃炒面,肚子胀。”


  当时,中央领导人意识到吃炒面绝非长久之计,洪学智回国汇报工作,主管经济的陈云专门把他叫过去:“志愿军长期吃炒面,有没有问题?”


  洪学智说:“当然有问题,吃多了,烧心。”


  陈云焦虑地说:“一定要想办法让将士们吃几顿热饭。”


  毛泽东听说许多战士由于营养缺乏,得了夜盲症,更是急迫地要求给部队增强营养,让战士们每天吃一个鸡蛋。


  在抗美援朝最后一个战役——第五次战役发起前,彭德怀希望一举将联合国军赶下大海,彻底解放南朝鲜。五次战役发起后,志愿军一度打到三七线,不堪重负的补给线撑到这个时候,彻底断裂了,连炒面都供应不上。


  赵南起将军回忆,当时,粮食保障只能满足前线部队最低需要量的20%,弹药只能重点供应,打到三七线的中国军队,连军长、师长都喝不上稀饭,炒面袋里空空如也的志愿军将士只得后撤,此后,朝鲜战争转入阵地战,战线基本上稳定在三八线沿线附近。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志愿军防空力量的极大增强和后勤运输状况的改善,志愿军将士们终于告别“一口炒面一口雪”的生活,许多前沿阵地的连队,早上都能吃到油条,喝上豆浆,这也是阵地战时期志愿军越战越强的侧面反映。


  经过解放军科研部门的研究,粉状的炒面进化成块状的炒面压缩干粮,直接应用在上甘岭等战役,在电影《上甘岭》中,观众还能见到它的身影。直到今天,经过改进的压缩干粮,还在军中发挥着一定的作用。


恩施硒茶/茶园直销/红茶/齐跃·家和兴顺100克折叠盒/买2送1优惠活动进行中




恩施硒茶/天然含硒/茶园直销/红茶/红宝石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